第二百一十五章 太后殡天/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宴席之上的这场赐婚,在庆丰帝的决定下,稀里糊涂的被拍案定了音。夜倾羽到最后也没能说服庆丰帝收回成名,即便她都已经将主意打到了老王爷的身上,可是也仍然无法改变什么。

夏侯爷半分犹豫都没有直接接了旨,夏韬自然是无法说什么,可即便没有夏侯爷,他也是不敢抗旨不遵。

但总归是心内郁结难解,事到如今他方才明白慕青冉的目的是什么。

什么被责罚、被严惩,这些都不过就是障眼法,她根本就是一早猜到陛下会为他们俩人赐婚!

可是他根本就不愿意娶夜倾羽!

先不说他心里已经有了旁人,便是没有,依照九公主素日的性子,他心里也是不喜的。

特别是九公主可是昭任贵妃的孩子!

那她身后代表的便是六皇子,可他是大殿下这边的人,明明就不是一个阵营,若然真的娶了她,这以后的日子还不知要生出多少事端呢!

可事已至此,夏韬即便心中再是不愿,也已经无力回天。

走出靖安王府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显得很颓丧,便是如何也没有想到,不过是来参加一次宴会,竟是生生将自己的终生大事都折了进去!

慕青冉她果然是好手段!

明明只是一介闺阁女子,可是偏偏心机深沉的让人觉得可怕。

眼见陛下已经离开,宾客也都陆陆续续的起身告辞,夜倾昱唯恐夜倾羽再闹出什么事情,便已经先行命人将她送回了宫中。

待他走至慕青冉身边的时候,虽是一走而过,但却是略微压低了声音说道,“多谢!”

闻言,慕青冉却只是淡淡的微笑,并没有说什么。

谢她嘛

自然是要感谢的,毕竟今日看似简单的一个计策,却是实则解决了两个麻烦!

一来夏韬是金吾卫的指挥使,如果能够因为今日的事情而扳倒他,那么夜倾昱便可以安插他自己的人手进去。

而非是如今这般,整个金吾卫都掌控在夏韬的手中,也就间接等于掌握在了夜倾瑄的手里。

二来,如果今日不将夜倾羽也算计其中,那么将来她的婚事,想来夜倾昱也是要利用的。还不如这一次她先帮他解决了,如果今日之事换成是夜倾城或是夜倾宁,想来夏韬也不会这般心中抑郁难舒。

可偏偏就是夜倾羽,方才会让夏韬这般难以接受。

而慕青冉要做的,便就是给夏韬找不自在!

直到所有宾客都已经离开,夜倾辰方才拉着慕青冉回了浮风院,今日从晨起开始,他们便没有得闲,寝放便是有墨锦他们一直在旁忙碌,但是到底他们也是折腾了一整天。

回了寝房之后,慕青冉看着一直目光灼灼望着她的夜倾辰,不觉轻笑道,“王爷这般瞧着我做什么?”

怎地今日竟是动不动就瞧着她看?!

“今日之事,青冉竟是不打算与为夫解释一番吗?”伸出双手慢慢的环住她的腰身,夜倾辰素日清冷的声音响在她的耳边。

闻言,慕青冉微微挑眉看着眼前之人,眸中满是嫣然的笑意。

“若然夫君有何疑惑,青冉知无不言便是。”话虽是这般说,但是慕青冉总觉得,他理应什么都猜到了才是。

“怎么忽然想到要对夏韬出手?”虽是他也瞧着那人不顺眼,但是事情已经过了这么久,他都以为青冉是不是忘记了,如今看来绝对没有!

“不是忽然,是一早便有这个打算,只是一直未曾得闲罢了。”之前他出征在外,紫鸢和墨锦他们担心她还来不及,她也不好再在那个时候出手做什么,免得让他们担心。

之后他回来,便出现了鸾儿的事情,后来她又满心担心她的伤,哪里还有心思去考虑这些事情!

至于现在倒是没有后顾之忧了。

“想要逼夏阙出手?”在夜倾辰看来,青冉今日的行为虽是针对夏韬,但是他身为夏家的长房长孙,若是他出了什么事,最是能够看出夏阙的反应了。

“嗯想要看看他作何反应。”说着,慕青冉的目光渐渐变得悠远,今日夏阙的反应,其实是在她的意料之外。

今日来参加陌儿百岁宴的这些大臣,有哪一个不是人精,陛下如今为夏韬和夜倾羽赐了婚,他们想来都是明白这举动代表了什么。既是旁人都明白,那么夏阙自然心下也是清楚的,可是他竟然还是能冷眼旁观这件事,这就不得不说是他的心思太过深沉了。

他究竟是根本不在乎夏韬,还是觉得这一场赐婚根本影响不到他们什么!

想到这,慕青冉的眉头不禁微微蹙起,夏阙这个人到底是在想什么呢?

不得不说,便是聪明如慕青冉,此刻也是不免有些费解。初时她是从顾长安的口中得知,西宁候夏阙已经投靠了夜倾瑄,后来出了夏韬的事情,她便更加确定了这一点。

但是如今令她感到万分奇怪的是,夏阙的反应实在是不像要帮助夜倾瑄夺嫡的样子

见她一直眉头紧蹙的思考着什么,夜倾辰却是忽然张口咬在了她的颈侧,瞬间便将她的思绪拉回。

“做什么咬我?”慕青冉的语气中竟是隐隐带着一丝委屈的意思,她下意识的伸手捂住被夜倾辰咬过的地方,眸中盈盈含着水光望着他。

见状,夜倾辰只觉得心头隐隐有股冲动,想要再狠狠地咬一口!

看着眼前之人的目光渐渐变得越来越亮,慕青冉的脑中,却是忽然闪过一丝不妙的念头。

“想要!”忽然,夜倾辰的手更紧的圈住她,薄唇凑在她的耳边,轻声说了这么一句。

想要

想要什么?!

闻言,慕青冉略显防备的看着他,一双玉手也下意识的横亘在了两人之间。

她如今也算是被他一次一次的给锻炼出来了,只要是夜倾辰的眼神稍显不对,她第一时间便能感觉到,虽然结果也并不能改变什么。

“想想咬,就就再让你咬一下!”尽管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她的脸色已是微红,但是慕青冉仍是断断续续的说完了这番话。

其实,慕青冉听清了他说的是什么,只不过装作听不清罢了。

若然是能这般“糊弄”过去,自然是最好!

但是她忘了,夜倾辰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对于一个在自己娘子面前,丝毫脸面都不顾的男人,你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的。

“不够!”明知道她是故意在装傻听不懂,可是夜倾辰仍是微微淡笑着撕咬着她小巧的耳垂。

咬一下?

那怎么行!

他总要将她全部都拆吃入腹,才算是对得起自己!

听他这般一说,慕青冉便觉得自己今夜只怕是不会好过了,而且他似乎也是“忍了”几日了。

想到他之前刚刚从边境回来的时候,她的日子简直就是过得“苦不堪言”。夜倾辰素日便是有些喜欢“胡闹”的样子,更何况当时两人分离了那么长的时间。

而现在他只怕又是动心起念了才是!

见她脸上似是愈见娇羞,夜倾辰不觉在她腰上掐了一把。

“怎地陌儿每每在你身上作怪,就不见你这般不情愿?”说完,夜倾辰还好似有些不满似的,又是扯开她颈侧的衣襟,将唇附了上去。

为何就是偏偏对他这样“不待见”!

慕青冉闻言,却是羞的整个人都埋了他的怀中,他是怎么想出的这句话,陌儿是他们的孩子,又那么小,怎么可能相提并论!

“他他力气小!”那么小的孩子,软软的小嘴儿,偶尔贴在她的脸上,只觉得鼻息间满是奶香,自然是与他不一样。

一个是暖人的小棉袄,一个是磨人的“小妖精”!

力气小?

听慕青冉这话一说,夜倾辰却是浅笑吟吟的贴着她的鼻尖说道,“那下次我也轻点。”

说完,还像是为了让她相信一般,又一次动作轻柔的吻上了她白皙的脖颈。

“如何?”方是自己占了便宜还不说,他还定要问一问她,逗得她满脸羞红,方才作罢。

闻言,慕青冉无奈的伸手捂住了他的嘴巴,实在是不想听到他的嘴里再是说出什么话了。可是夜倾辰哪里会让她如愿,偏偏他还不直接出手制止,只等到慕青冉细嫩的手覆在他的唇上时,却是唇边不觉泛起一抹笑意。

忽然见他这般“魅惑”的一笑,慕青冉竟是直接看呆了,待到觉察到自己掌心有湿热的触感传来时,她整个人都是一惊。

他在做什么?!

见状,慕青冉猛地抽回了自己的手掌,可是不料夜倾辰竟是伸手想要拉住她,这般一扯一拽,却是发生了让人意想不到的一幕。

“啪”地一声,只见慕青冉的手掌直接打在了夜倾辰的脸上,实打实的一巴掌,却是让两人都愣在了那里。

不管是打人的,还是被打的,均是一脸的茫然,好像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虽是慕青冉并没有用多大的力气,但是还是隐约在夜倾辰的脸上见到了有微红的痕迹。好像是终于反应了过来发生了什么,慕青冉本以为夜倾辰或多或少会有一些怒意,却是全然没有想到的是,他竟是满眼神伤的放开了对她的“钳制”。

慕青冉见此,却是不觉心下奇怪,他竟是真的这般生气了?看样子又不太像,倒像是有些受伤的样子!

“夜倾辰我不是故意的!”说着,她伸出手去,轻轻的捧起了夜倾辰的脸颊,想要仔细查看一下他脸上的情况。

若是他没有强行拉住她,想来她也是不会失手打在他脸上的。

“青冉你是不是不喜与我亲近?”忽然,夜倾辰竟是直接来了这么一句,眼眸之中满是委屈和不解,似是想不明白,到底慕青冉是不是真的不愿与他过分亲近。

然而慕青冉听他这般一说,却是忽然一愣,他怎么会这么想!

她不过就是有些害羞罢了!

何况方才,她根本不是有意打到他的,往日他哪一次胡闹她不是由着他折腾,今日不过是意外罢了。

“我没有”

话未说完,便是被夜倾辰直接打断。

“那你为何打我?”说完,还拉过她的手覆在了自己的脸上,似是在“指控”她的罪行。

而且还是一巴掌“甩”在了他的脸上,她也算是丰延第一人了!

“是你要拉住我,我不是有意的。”慕青冉的语气中,也不免有些委屈的意味在里面,虽然这话不免有些推脱责任的嫌疑在里面,但是她本意真的没有打他的意思。

“怪我”夜倾辰的声音幽幽的响起,却是让慕青冉只觉得如何也是说不清楚了。

或许,他是真的有些不开心了,毕竟到现在也还没有听说过,有哪一家的女子敢这般出手打自己的夫君呢!

“那不然你打我一下?”她眸光含水的望着他,试探性的与他开口说道。

可是夜倾辰闻言,却是不禁闭上了眼睛,状似很是无奈一般。他也不再多言,只直接出手抱住了慕青冉,将下巴抵在了她的肩膀上,轻轻的在她耳边说了一句,“青冉,你好笨!”

明明平日是那么聪明的一个人,怎么偏就是在这方面,竟是这般不易领会他的意思呢!

居然让他也打她一下想到这,夜倾辰不禁淡淡轻笑,她到底是怎么想出来的,他怎么舍得!

而慕青冉听着夜倾辰的话,却是不禁一愣,说她笨?

闻言,慕青冉却是不禁仔细反应了一下他说的话,半晌,方才明白了他的意思。

她脸色微红的微微转头,薄薄的唇泛着淡淡的粉色,她轻启檀口,在夜倾辰的耳边说道,“夜月一帘幽梦,春风十里柔情”

说着,她却是自己先微微红了脸,声音也是越说越低,但是却字字句句都传到了夜倾辰的耳中。

她也是方才想明白夜倾辰到底是何意,原来不过就是想听她亲口承认自己不讨厌与他一起罢了。想想也是,他是什么样的人,怎么可能因为她失手打了他一下就这般黯然神伤,质疑他们的感情!

说到底,也不过就是他借机发挥,原是想要自己因此心疼他,进而与他说些“舒心”的话。

想到这,慕青冉却是不禁淡淡笑开,他几时也是学的这般迂回了!

“青冉可别后悔!”说完,竟是直接压住慕青冉便扯开了她的衣服。

方才吻住她的唇瓣,夜倾辰却是只觉得周身气血翻涌,只恨不得立刻便与她水乳交融,生死缠绵一番才好。

这是偏偏

“启禀王爷!属下有要事禀告!”忽然,墨锦的声音突兀的在门外响起,语气中似乎还带着一丝恐惧。

这种时候跑来打扰王爷的好事,他会不会尸骨无存?

可是谁让事情偏偏发生在这个时候,他也是无计可施,只能硬着头皮过来了。

闻声,慕青冉下意识的拉住了夜倾辰的衣服,目光中满是惊疑。这种时候被人忽然打扰,她自然是有些像是“做贼心虚”一般的害羞似的,但是更多的,却是奇怪。

墨锦素日都不是这般没有眼色的人,可是今日这般贸然的过来想来是出了什么大事了!

夜倾辰的脸色阴沉的吓人,眸中一闪而逝的杀意让慕青冉不觉心下失笑,他竟是也不管是何人,只让他不顺心了,便是这般状态。

“讲!”夜倾辰的声音,冷冽让人觉得周身的汗毛都炸了起来。

墨锦听闻,只觉得死亡与自己近在咫尺,幸好如今有王妃在,还能变相救下他们!可是随机墨锦转念一想,若是没有王妃,是不是也不会有现在的这一幕

“启禀王爷,宫里传来消息,太后娘娘殡天了!”

------题外话------

七点——八点之间,还有一更,请各位小宝贝记得看呦!

还有就是,支持正版的小伙伴们在订阅章节到了一定的粉丝值之后,网站会赠送月票和评价票,大家记得查看,因为月底就会清空鸟,所以如果手上有的话,记得为作者大大投喂,谢谢,么么哒!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