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六章 三年丧期/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墨锦的话音方落,慕青冉和夜倾辰却是不觉对视,两人都从对方的目光中看到了惊疑之色。

太后竟然殡天了!

虽然一早就知道依照太后的身体状况,很难再坚持多久,但是任是何人也是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发生的这般突然!

之前虽是便也传出了病危的消息,但是对于慕青冉来讲,却是并没有觉得她会这么快的就殡天,发生的这般凑巧!

可不就是凑巧嘛!

否则的话,怎么会夏韬这边方才出了这样的事情,陛下刚刚赐了婚,那边太后就薨逝了。

太后娘娘可是夏家出来的女儿,她如今出了事,夏家子孙便是要守孝,国孝家孝两重在身,如何能够行大婚之礼。

而若是等到三年孝期一过,那时间上也太久了些,夜倾羽如今正是议亲的好年纪,若然是因此耽误了这三年,岂非是浪费了这大好的青春!

皇家已经有了夜倾城这样一个“老姑娘”,难道还要再多添一个不成!

想到夜倾城,慕青冉的眸光不禁便的有些同情,她总是觉得这女子的命运有些坎坷。自小便没有了母妃在身边,后来慢慢长大议了亲事,偏偏还未过门,夫君便去世了,后来便一直耽搁到了现在。

本来之前陛下为她选定了内阁大学士温逸然,原定着是一年前便该完婚的,可是偏偏又爆发了战争。如今方是太平了没两天,天后竟是又殡天了,这丧期一守又是三年,那这婚事

见慕青冉初时目光满是震惊之色,随后却又渐渐变成了同情,夜倾辰却是不禁有些奇怪。

同情谁?

太后?!

他觉得青冉不是这般妇人之仁,伸手抱起她,将她的衣物一件一件的穿戴好,夜倾辰才开始收拾自己的。

如今还真是多事之秋啊!

从墨锦说完“太后殡天”之后,里面便不再有人应声,墨锦心知事情传达到了便可以了,于是便赶忙出了浮风院,忙着去准备车驾。

这般情况下,王爷和王妃定然是要入宫的,他还是先行准备着,免得到时候又耽误工夫。

夜倾辰原本是不想让慕青冉和他一道进宫的,只是耐不住她几句轻语,便也就由着她去了。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老王爷自然也是要入宫,让紫鸢她们仔细照看着夜安陌,慕青冉便随夜倾辰一起进了宫。

其实,她倒也不是如何要去表一番孝心,只是太后不管做了什么,到底外人是不知道的,所以未免落了别人的口实,她便是去这一趟又如何!

老王爷因为骑马,并没有与他们同去,早在接到消息的时候,便已经先行进宫。是以当夜倾辰拉着慕青冉的手出府的时候,便只见到了一辆马车停在门外。

一路直奔皇宫而去,慕青冉的思绪不禁渐渐飘远,依照太后的身体状况,倒是有可能这般突然离世,但是她的心中总是不免隐隐有一种感觉,似乎这是有人刻意为之。

是大皇子还是西宁候?!

只有这两个人才有这个动机这么做,而嫌疑最大的,在慕青冉看来便是西宁候!

这件事情毕竟事发时间较短,夜倾瑄便是要得到消息,也是得夜倾睿他们回去,才能告知他。

这般一想,倒是比不得西宁候,夏韬出事的时候,他就在当场。便不是当时便想到了这个主意,那只怕是在出了王府大门的瞬间,也是已经决定了这样做,否则的话,这事情不会来的这般快。

现在便端看陛下会如何决定了!

三年的孝期实在是会发生太多让人无法预料的事情,谁能保证那个时候,夜倾羽还是好好的活在世上,谁有能保证,那个时候仍是储君未立!

“别想了!”夜倾辰得声音忽然响起,将慕青冉的思绪瞬间拉了回来。

他的眸中黑沉沉的一片,满是不赞同的意味,似是不愿她这般总是瞻前想后的。

闻言,慕青冉朝着他淡淡一笑,轻声说道,“王爷知道我在想什么?”

“左右不过是那个老太婆的事情!”人都已经死了,竟还是让人不得消停!

听着他满不在乎的语气,慕青冉不觉失笑,他这个样子,可是不宜让外人瞧见,否则还不知道要生出多少编排他的话呢!

“是呀人虽是死了,但是带来的问题,却是后患无穷。”说着,慕青冉的眸光中不觉闪过了一抹悲戚。

倒不是为了太后感伤还是如何,只是觉得这人掐尖要强了一生,最终也不过就是这般死去,却又是怎样呢!

天虽长,地虽久,金玉满堂应不守。富贵百年能几何,死生一度人皆有

“不必忧心。”轻轻按了按她的手心,夜倾辰的声音略显郑重的响起。

左右不管发生何事,都是有他在,万万不会让人将她欺负了去。

“嗯,我不过是随便想想。”说完,还朝着他甜甜的一笑。

事实上,慕青冉很多时候想的很多,却并不是庸人自扰,不过是未雨绸缪罢了。若然真的等到事情发生了再想办法解决,怕是就来不及了!

闻言,夜倾辰却好似根本不相信一般,忽然一下子凑近到她的面前,目光一眨不眨的盯着她看。

“当真?”他的目光中满是审视之意,好像要看看她到底说的是真是假。

见状,慕青冉却是没有再多言,只同样的眸光温润的回望着他,眼波之中,似是有着一汪清泉。

他最喜欢凝着她的双眼看,那里面总像是带着水光,静静的透着他的身影。而他不管发生了何事,只要是看着她恬淡的目光,心境就好像是平静了下来一般。

夜倾辰觉得,他此前对所有人都是那般的不假辞色,只是因为他等的青冉还未到!

如今终于是觉得人生圆满了!

马车停到宫门口之后,夜倾辰和慕青冉只奔着华阳宫而去,还未进到殿内,便已经听到了“咿咿呀呀”的哭泣之声。

直到进到正殿之后,看着跪着满殿的宫女和太监,慕青冉的眸光不觉一闪。

绕过屏风之后,方是进到了內间,慕青冉便见到了夜倾瑄由人虚扶着跪到在了太后的床前。

见状,她的眸光不觉一闪,夜倾瑄的伤竟然是这么重吗?!

她虽然知道他是遭了刺杀,但是无论如何也是没有想到,竟然是这么严重!

夜倾瑄的脸色很苍白,他左边一侧的臂膀似是都不敢使力一般,只在身侧虚垂着。大皇子妃一直在他的身边小心的照顾着,还要顾忌不能在这样的场合失了礼数。

慕青冉的目光不觉望向夜倾辰,见他几不可察的朝着她微微点了点头,她却是止不住的震惊。

果真是他!

虽然此前她便隐隐有些猜测,但是到底并不确定,如今见他竟是毫不掩饰的直接承认,慕青冉觉得她心底除了惊讶还是惊讶。

这人到底是有多大胆!

他竟然直接带着人杀进了大皇子府,便是地宫的人再如何厉害,可是到底那是跑到了人家的地盘上“作乱”,想来也是极为危险的。

慕青冉根本不相信夜倾辰只是吩咐了墨音他们去行事,这种事情,他定然都是自己“亲力亲为”的。

庆丰帝面色沉吟的站在床边,眸中不见丝毫悲戚的望着床上之人,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人会以这样的一种方式死去!

这一切发生的都太过突然了!

从他早年间意外得知自己的身世开始,庆丰帝便一直有所计划的想要报复太后和夏家的人。

那时他并没有将事情的真相告诉焯弟,就是怕他那时年级尚轻,万一一时没有压抑住自己的心绪,到时候在太后和夏家的人面前漏了底,倒是会为他招来祸患。

他早年登基之时,内有其他的兄弟和夏家虎视眈眈,外有临水和北朐左右相邻。好不容易焯弟手上分到了兵权,从那之后,他们的境况方才是好了一些。

庆丰帝的心中一直都想要查明事情的真相,证明当年是太后害死了他和焯弟的母妃,但是过了许久,仍是一无所获。

后来他方才意识到,凭借着夏家当时的势力,若然真的是打算彻底掩盖一些事情的真相,那实在是太过容易了!

渐渐地,他的心里也是想明白了,便是证明了这些事情又能如何,太后最终的结果也不过就是一死而已。

可是当时他已经是高高在上的皇帝,掌握着生杀大权,只要他想,他有上百种的方法将她制死!但是他却是没有那么做,要一个人的性命泰国容易,难得的是如何让一个人活着,却还能折磨到她。

所以,他后来并没有对太后出手,一则是怕打草惊蛇,让夏家的人多加防备,二则也是为了自己心中的执念。

他好生的将太后供养在华阳宫中,外面人人皆道庆丰帝以孝致国,可是事实上,太后除了是在别人口中活的好一些之外,实在是没什么别的可说的!

她尊享太后的殊荣,但是手中却无半分实权,也就只有皇后还将她当成是一宫太后,旁的人只怕是早就看透了这一步棋。

如果这事换了这别人,每日锦衣玉食,美味佳肴,享用不尽,自然是极为优渥的生活。可是庆丰帝太过了解这位太后了,所谓得陇望蜀,所谓欲壑难填,用来形容她,实在是再为合适不过了。

给了她一些,她必然就会想要的更多,而更不到的时候,她自然就愈发的抓狂!

他儿时父皇曾经教他帝王之术,所谓杀人无伤,诛心为上!

华嫔按照位份理应是跪在众位妃嫔之后,可是方才庆丰帝接到消息的时候,却是刚好就在她的宫中,是以他们二人是一同过来,她如今也就直接跪在了庆丰帝旁边靠后的位置。

见状,慕青冉的目光慢慢的扫过一旁的昭任贵妃,果然见她面有戚戚焉的跪在那里,哭的好不可怜。

可是到底是在哭太后,还是在哭她自己呢!

只怕不禁如此,夜倾羽回宫也是有好一阵子了,定然是早就将在王府中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她。

她放在手心上百般疼爱的女儿,如今生生是被人毁了清白的名声不说,竟然还被陛下指婚给了夏韬,这让她如何能放心的下。

慕青冉觉得,昭任贵妃大抵就是因为这个在伤心的不能自已吧!

如今太后殡天,宫中所有的皇子、公主,都要前来华阳宫。慕青冉看着不远处跪着的夜倾城,不免又是为她一阵心酸。

夜倾辰向前走了一步,挡在了慕青冉的身前,不让她见到太后死后的样子。这般死相他自然是不怕的,但是未免会吓到了青冉,还是不愿让她瞧见这般情况的。

见状,慕青冉只眸光清润的看了他一眼,并没有说什么。有些时候两个人就是这样,不需要过多的言语,只一个眼神便可以明白对方所想。

夜倾桓和夜倾君晚些时候也是来了华阳宫,慕青冉总觉得今日的夜倾桓有些不一样,往日他总是一派温然之态,可是今日,眼眸深处竟是隐隐带着一丝冷意。

这样的夜倾桓,慕青冉还是只在烟淼离开的时候才见过一次!

她可以确定夜倾桓绝无可能是因为不愿太后离世,那么唯一的可能便是他不愿她眼下这个时候殡天!

或许是会耽误了他的一些计划!

夜倾君依旧是那副痴痴傻傻,一派天真的样子,全然不似在王府中的模样。

夜倾辰见了,只眸光清冷的移开了目光,这一对兄弟俩都是惯会弄虚做戏之人,实在是信不得

太后这一殡天,除了众人要守丧之外,其实也没什么大的影响。若然真的要说有,只怕也是“乐坏”了夏韬!

只要丧期一日未出,那么他就无法迎娶夜倾羽,倒是乐的自在。虽说不能再继续去天外仙找怜梦,但是也只能暂且这样了,万一为了逞一时之快,到时候被人发现,岂非是得不偿失。

国孝家孝,两重孝在身,按理皇室中人与太后直系之人,均是不可行大婚之礼,不可行周公之礼,不可纳妾收房但是这些,若说别人在乎还好,有一个人,却是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慕青冉双手紧紧的抵在夜倾辰的身前,眸中满是拒绝之意,还在服丧期间,他怎么可以这样!

谁知这位根本没有将太后放在眼里的王爷,却是丝毫不在意这些。倒不是夜倾辰真的肆无忌惮到连自己祖母的丧期都不尊重,问题在于如今的这位太后,却根本不是他的祖母!

既是这般,那他何苦还假惺惺的与自己为难!

“夜倾辰,你别”话未说完,慕青冉的衣裙便直接被他丢到了地上。

见是自己不管说什么,也是改变不了他的心意,慕青冉的脑中忽然萌生了一个惊人的想法。

不然再打他一巴掌吧!

“你敢!”夜倾辰的声音幽幽的响起,并未有如何大的声音,但是眸中满是威胁的意味,慕青冉听闻,只觉得心下一惊。

他怎么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还有她怎么觉得,夜倾辰的语气中,似乎是带着一丝“期待”呢!

“青冉,试试呀!”说完,他便拉着她的手,动作轻柔的覆在了他的脸上。

慕青冉;“”

她不敢还不行嘛!

太吓人了!

明明就是他的行为不对,偏偏他就是不讲道理,还只会这般“吓唬”她!

不对!他不是在吓唬她,他根本就是说到做到!

知道夜倾辰恐怕是又“疯”了起来,慕青冉赶忙伸手环住了他精瘦的腰身,面颊微红的埋首在他的颈间,一副任他为所欲为的样子。

见状,夜倾辰方才终于嘴角含笑的放下了她的手,慢慢俯身压了下去。

怎么办他家的青冉实在是太可爱了,好像直接一口“吞”了她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