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八章 心思缜密/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月上中天,晚间的丰鄰城显得分外的寂静,万籁俱寂,而就在所有人都陷入沉睡的时候,却是只见夏府中匆忙走出一行人,步履匆匆的向外走去。

夏辉面色沉沉的走在最前面,脸上的神色很是阴沉,一路出了夏府的大门之后,却是果然如小厮所言一般,见到了门口停着一顶轿子。

见状,夏辉不觉眸光一闪,随后才抬起脚步直奔那轿子而去,“不知姑娘深夜驾临夏府,有何贵干?”

虽是已经知道轿子中的女子便是“勾引”夏韬的青楼女子,但是夏辉依旧是“客客气气”的与出言说道。

闻言,那轿中的女子声音婉转的应道,“小女子想要求见府上大公子,不知会否方便?”

“姑娘漏夜前来,怕是有些于礼不合。”这般更深露重的,她一个姑娘家,就这般无所顾忌的前来找一个男子,倒果然是青楼女子的行径。

似是听出了夏辉言语之中的轻视之意,轿中的人半晌都没有再说话,好一会儿,方才声音有些不悦的说道,“起轿吧!”

她本是有些事情想不明白,心下疑惑,想要来问一问夏韬,却是不想直接被人挡了回来。既然如此,那若是将来出了何事,可就是不与她相关了!

若然不是看在夏韬对她颇多照顾,也诸多真心的份上,她今日定然是不会走这一遭的。既是身入红尘,她也知道自己如今不被世人待见,可是她心中也是难免有所感情,也知感恩图报,但是无奈怕是无人轻信的。

昔日芙蓉花,今成断根草。

以色事他人,能得几时好?

这首诗,她也是在沦落风尘之后,方才明白了其中的意味。从前种种犹如过往烟云,便是再如何深切体会,也段或是比不得自己亲身经历!

夏辉眸光沉沉的望着远去的轿子,心下嗤笑了一下,不过是一个青楼女子,竟然还妄想要入得夏家的门槛!

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打发”走了怜梦之后,夏辉重新回了正厅当中,却是见到大夫人依旧抱着被打的昏迷的夏韬的嘤嘤哭泣。

夏侯爷依旧是眼眉微闭的坐在上首,见着夏辉回来了,也只是语气淡淡的问道,“走了?”

闻言,夏辉赶忙恭敬的回道,“是,已经打发走了。”

一旁躺在长凳上的夏韬慢慢睁开眼睛,方才迷迷糊糊间,他好像就听到了“怜梦”的名字,但是身子实在是疼的难受,便是连呼吸都痛,也就没有来得及出言询问。

眼下听着父亲和祖父说着什么“打发”之类的话,他顿时心下有些犯疑,难道真的是梦儿来找他了?!

“梦儿”夏韬的声音低低地响起,却是在这满屋子都噤若寒蝉的时候,显得尤为突兀。

大夫人一直在他的身边,自然是最先听到他说的话,也是听得最清楚的。她赶忙转头望向一旁的夏辉,却是果然见他脸色铁青的瞪着夏韬,似是真的气急要直接杀了他一般。

竟是到了这种时候了,这个畜生还在念叨着那个妓女!

他怎么会生养出这么不争气的孩子,生生败坏了他夏家的家风!

“孽子!”说完,夏辉竟是直接抬脚踹上了夏韬躺着的凳子,生生将他连人带凳都掀翻在了地上。

“老爷!”见状,大夫人赶忙伸手扶住夏韬,以自己的身子护住了他。

而这边发生了这样大的阵仗,旁边坐着的夏家其他几房人均是事不关己的作壁上观。对于他们而言,在夏家的生存之道便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左右府中所有大事的决定权均是侯爷的一句话而已,他们不管说什么都是不会有所改变,指不定还会将事情引到自己的头上,还不如一开始就什么都不说。

“散了吧!”反正已经打发了那个青楼女子,剩下的事情,便权且由他们自己去闹吧!

说完,夏阙便也不再理会众人,只负背着双手走了出去。

见是夏侯爷都已经离开了,其他的人也均是纷纷离开,直到所有人都已经离开了正厅,夏辉才眸光中渐露心疼的看了夏韬一眼,不觉叹了一口气。

这孩子让他如何是好呢!

大夫人见夏侯爷已经走了,便赶忙吩咐小厮将藤梨春凳拿来,将夏韬抬回了卧房。

眼见着他下身满是血迹,大夫人满是心疼,便也不再理会夏辉,只赶忙陪着夏韬过去。

夏辉一人独自站在厅中,想到如今韬儿变成今日这般,都是因为那个青楼女子,如果不是因为父亲事先有了吩咐,他早就命人动手去收拾她了,哪里还容得她今日来府前“叫嚣”!

可是不知为何,夏辉总觉得今日的事情隐隐有些诡异,似乎是透露着什么阴谋一般,有些不同寻常。

但偏偏你若是问他哪里异常,他也是说不出具体的原因,只是心里隐隐有些感觉而已。

而夏辉心中的预感,在没过几日之后,果然成了事实!

这一日,夏韬正在府中养伤,已经连着好几日未曾下床走动了。那日父亲将他的屁股打的差点开了花,现在还疼的厉害呢!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西宁侯府的前院已经是炸开了锅!

原因便是今日西宁候在上朝的时候,被人狠狠地参了一本,只言夏家长孙金吾卫指挥使夏韬,于太后丧期,国孝家孝两重孝期在身之时,竟然私下纳妾!

这个消息一经传出,顿时便在朝中掀起了轩然大波。要知道,太后可是夏韬的姑奶奶,何况丰延本就是以孝为尊,夏韬如今这般做,可不就是无视国法家规嘛!

要是说起这件事情,还要从几日前说起,也就是夏韬被打的那日,也正是怜梦去西宁侯府的那一日,却是不想竟然被人看见了!

这还不算,之后有人发现了在夏府后巷的一个小院中,一夜之间住进了一名女子,如此同时,有一些天外仙的常客发现,近来竟是见不到怜梦姑娘了。

虽是此前他们也没有什么机会去见过怜梦姑娘,因着她一直是被夏家的大公子一人包下的,可是最近却是连人影都没有见到,这倒是有些奇怪。

之后有人在夏府的后巷中偶然见到过怜梦,方才将两件事情联系到了一起。原来,这怜梦姑娘竟是被夏家大公子赎了身,金屋藏娇了。

这事情若是换做了平时,倒是没什么问题,可是如今太后丧期还未过,夏韬这般做就是出了大问题。

将一个素日青楼中的红颜知己赎了身,接到了府外的院子住,难道是为了红袖添香,吟诗作曲嘛!

谁还不明白这当中究竟是怎么回事!

一旦被人捅了出来,那只怕就不仅仅是夏韬一人的事情了,万一将整个夏府都牵扯进去,那事情就不是闹着玩的了。

而如今事情也果然是闹到了这一步,不止是被寻常的百姓相互之间议论纷纷,竟是直接被御史大夫上了奏章弹劾了。消息传回到夏府的时候,夏韬还在修养身体,面对夏辉满是怒气的质问,他整个人都是蒙的。

他何曾在府外置办过什么院子,有几时为怜梦赎过身!

怎么不过就是过了几日的光景,竟然就是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

然而夏辉的种种质问,却也是言之凿凿,均是有据可寻,有理可查。陛下为了查明这件事,特地派了京兆府尹方庭盛去调查这件事,却是果然发现夏府后巷的那一处产业就是夏韬名下的。

就连为怜梦赎身的字据,虽然不是夏韬本人,但是任是何人都能猜得出,这事不是夏韬还能有谁!

而丰鄰城中的百信在听到这般情况的时候,均是对此议论纷纷,竟是一致的对夏韬此人鄙夷不已。便是如何心痒难耐,又怎能在这个时候坐下这样的事情,不得不说是夏家的家风不严,否则的话,万万是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更何况,那夏府后巷的院落又是夏韬自己名下的,可谓是占尽了“地利,人和”,唯有时间不对,难道竟还是何人会这般“好心”的白白送了一处宅院给他不成!

这话段或是没有相信的!

而与此同时,这位“好心”的神秘之人,却是安逸的待在靖安王府中,眸光清润的听着墨锦说着夏府近日发生的事情。

直到墨锦的话音落下,慕青冉方才淡笑着点了点头,示意他自己明白了。

夏家如今发生的事情是她派人做的!

夏府后巷的那处宅院,也是她命人以夏韬的名义置办的。怜梦也是她出钱为她赎身的!

这一切的一切,都不过就是为了将现今的这个罪名冠到夏韬的头上罢了!

她事先便对怜梦这个人有了一些了解,如果她是那般自来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子,那么她不会贸然走这一步。可是慕青冉听闻怜梦与夏韬也算是相识已久,但是却一直安守本分,并没有如何异想天开的就想要嫁进夏府,从此高人一等。

虽然这当中并不排除有夏侯爷从中阻拦的因素在,但是也不乏是和怜梦本身的性格有关。

所以,慕青冉先派人假借夏韬的名义去夏府的后院选定了一处宅院,选择这个地方,自然也是有她的考量的。

如若她便是夏韬,那么自然要选一处方便自己行事的地方,若是在城外选一个宅院,自然是够隐蔽,但是日日往城外跑,一日两日倒是还好,若是时间久了,难保不会惹人怀疑。

是以选择在这一处,却是再好不过了!

之后她命人去了天外仙中为怜梦赎身,然后直接将她接到了事先置办好的院落中,接下来的事情,只需要静观其变就好。

当然了,如果再是能够被人亲眼目睹,那就更是完美了。这“目击证人”最好是在京兆府尹当差,每日换班之后去酒楼中喝些小酒儿,听一些酒楼中旁人的“闲言碎语”,等到要归家的时候,已是月上中天了,而他就会恰好看到怜梦从夏府离开的那一幕。

不过,他自然不知道那轿中的人就是天外仙中鼎鼎大名的怜梦姑娘,可是架不住事后会有人与他说些什么传言之类的。

后来再是有人在夏府后巷见到了怜梦,那么此前所有人在他跟前说出的猜测,便会在那一刻均是变成了事实。

流鸢在一旁听着,想着小姐策划的这好大一圈的事情,只觉得自己的脑子都要绕晕了。

什么青楼女子,什么衙门的官差实在是太混乱了!

听流鸢说这件事情太过复杂,慕青冉却是不觉淡淡微笑,其实倒是也并没有多复杂,不过就是零零散散的一些人物,串成了一条链线。

旁人若是听说了这件事情,想必是不会将他们这群毫不相关的人联系在一起,是以根本猜不到幕后之人到底是谁。

之前陌儿的百岁宴,她设计了夏韬和夜倾羽,本来算计着将两个人绑在一起,不管是对昭仁贵妃还是对夏韬都是一种惩罚,可是没想到竟是会出了太后的事情。

事实上,到迄今为止,慕青冉心里也是不确定,到底对太后出手的人是夜倾瑄还是西宁候,毕竟他们两个人为了不让夏韬与夜倾羽完婚,都是有理由和立场的。

太后已死,丧期也是必守,根本没有商量的余地,所以慕青冉并没有在这件事情上继续纠结,相反,她反而是另辟蹊径。

既是夏韬假借守丧之名不能迎娶夜倾羽,那么她便也利用这件事情来令夏韬再次受难!

想到这,慕青冉的唇边不觉淡淡泛起一抹微笑,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想来大抵如是。

方至晚膳时分,夜倾辰回府的时候,又是为慕青冉带来了一个消息。

夏韬被陛下革去了金吾卫指挥使的官爵!

闻言,慕青冉却是丝毫未露一丝的惊讶,因为这般结果与她所料差不多。现在就只看是夜倾瑄和夜倾昱谁的手脚更快了。

金吾卫负责巡防丰鄰城的安危,如今指挥使被撤,那么势必马上就要有新的指挥使上任,此前既是夏韬,那么难保现在不是夜倾昱这一方的人。

到底鹿死谁手,花落谁家,端看陛下是何意思了!

看着城中如今闹出了这样大的动静,夜倾辰虽是未曾全全参与,但是他大抵也是能猜到这事情是出自谁的手笔。

目光灼灼的望着眼前一直为自己布菜的女子,夜倾辰的目光似是胶着在她的身上一般,分毫也不愿离开。

他何其有幸,这般精彩绝艳的女子,竟是他的娘子!

“王爷看什么呢?”怎地瞧着他的样子,似是眼睛都看的直了!

“看娘子玉貌花容,眉眼倾城。”

慕青冉:“”

怎么好好地说这话,又是说这些不正经的!

又挑了一些他喜食的膳食,放在了他眼前的碗盏中,慕青冉忽然想起了什么事情。

“已近年关了,父王想是会留在府中过年吧!”她初嫁来的那一年,老王爷便是没有回来王府,后来又是爆发了战争,倒是今年,能够安稳的过个年节。

“不知道!”闻言,夜倾辰却是依旧声音冰冷的说道。

可是慕青冉听了,却是不觉轻声笑道,“那明日夫君陪我一同去问问父王,除夕可有什么特别的安排!”

夫君

忽然听闻慕青冉这般唤他,夜倾辰不觉微微挑眉。

他如今也算是明白了,似是青冉一有何事要求着自己,她便会乖乖的这般唤着自己。

虽是明白她的打算,可却不禁没有不悦,反倒是心下愈见暖融。

她原是为了缓解自己与老头子之间的关系,方才会如此,这般用心良苦,他心下是懂得的。

两人之间正是一派温馨,却是正在这时,紫鸢的声音忽然在屋外响起,“启禀王爷、王妃,小世子发高热了!”

瞬间兵荒马乱!

------题外话------

花花票票砸过来!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