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 谋害世子/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乍一听闻夜安陌发了高热,夜倾辰和慕青冉便赶忙直奔正房而去,还未到屋内,便听到了里面婴儿嘹亮的啼哭声。

似乎自从夜安陌满月之后,他便再也不曾这般声嘶力竭的哭闹过。

今日这是怎么了?!

直到两人进了房中,便见到奶娘抱着夜安陌一直在不断的哄着,旁边流鸢她们也是紧紧的跟着,轻声诱哄。可是不管众人怎么做,夜安陌就是止不住的大哭,一双大眼睛紧紧的闭着,连小鼻子都哭得通红。

见状,慕青冉赶忙伸手将夜安陌接了过来,似乎是闻到了自己熟悉的气息,夜安陌的声音小了一些,但是仍旧是哭闹不止。

紫鸢方才便为他看了看,却是身上发了高热,额头都热得烫人。夜安陌的一张小脸此刻通红的一片,似是哭得极累了,他趴在慕青冉的肩头,眼睛渐渐有些睁不开。

“到底怎么回事?”夜倾辰的声音冷得像是寒冬的风雪一般,冻得人瑟瑟发抖。

而屋中的婢女听到他这样一说,顿时吓得纷纷跪倒在地,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特别是奶娘,这小世子可谓是她一手带大,如今出了何事,可不就是她首当其冲嘛!

见是众人皆是一副不敢言语的样子,紫鸢只得愈发恭敬的说道,“回王爷的话,晌午将小世子哄睡着之后,便一直好好的,方才奶娘要为他喂奶,这才开始哭闹不止。”

随着紫鸢的话落,慕青冉的眸中满是担忧之色,感觉到怀中抱着的小人,总是不安稳的扭来扭去,虽是已经渐渐睡去,也是极不安稳的。

夜倾辰闻言,却是眸光愈加的冰寒,这么小的孩子,根本不会表达自己的意思,只能咿咿呀呀的哭闹,偏偏大人又是不懂他的意思。

“紫鸢,陌儿可是染了风寒?”身子这般滚烫,额头也是高热不退,不知是不是风寒所致。

可是这么小的孩子怎么会染上风寒呢?

“回王妃的话,症状倒是有些相似,但是”说着,紫鸢却是紧皱着眉头住了口,并没有继续说下去。

见状,慕青冉不觉眸光一闪,随后便声音淡淡的说道,“你们先下去吧!”

直到房中只剩下流鸢和紫鸢她们,慕青冉才又开口问道,“到底是何情况?”

方才她便感觉到紫鸢似乎有些欲言又止,只是当着下人的面,不能全然说出口便是了。

“启禀王爷、王妃,奴婢觉得小世子的情况,不像是风寒所致。”不过是个三个多月大的孩子,轻易是不会感染风寒的。

何况王府中的上至老王爷,下至府中的下人,均是万分注意小世子的情况,出行也是十分的注意,近来天气寒凉,根本没有带小世子出去过,又怎么会感染风寒呢!

闻言,夜倾辰的眸光深处忽然闪过一抹嗜血的杀意,担心青冉一直抱着夜安陌会累,夜倾辰敛下自己的情绪,伸手接过了他。

“王妃,奴婢去取一些酒来,为小世子擦擦身子,也能降低他身上的高热。”说完,紫鸢便直接下去准备酒水,流鸢也随着她一同出去了。

慕青冉看着夜安陌的脸越来越红,明明身子那么烫,可是却身上半点汗水也没有,只不觉眉头紧蹙。

陌儿还是年纪太小,又不能贸然对他施针用药,这才是最麻烦的。看着他紧闭着眼睛,眼角满满都是泪水,慕青冉只觉得自己的心都被揪着的发疼。

他极少这样的闹人过,想来定然是极为不舒服的,夜倾辰一手抱着他,另一只手轻轻的拍着夜安陌的后背,只觉得掌下的小身子异常的滚烫,也难怪他那般不舒服。

方是到了此时,夜倾辰心里不得不承认,除了青冉之外,他还从未因为何人而这般担忧思虑,只满心的心疼。若然可以,只怕是宁可自己伤痛万分,也不愿她们有个什么好歹。

紫鸢拿回白酒之后,本是打算要为夜安陌擦拭身体的,却是不想夜倾辰直接接过,抱着夜安陌便向里间走去。

见状,紫鸢心知王爷是打算亲自动手了,便只拉着流鸢在外间等候。

将夜安陌轻轻的放到了床榻上之后,夜倾辰伸手动作轻柔的为他解开身上的小衣服,随后才拿过一旁的白酒,用干净的帕子沾湿了,慢慢的擦拭夜安陌的身子。

慕青冉在一旁不停的换着帕子,看着每每满含酒气的手帕拂过他的小身子,夜安陌都轻轻的哼唧一声,她和夜倾辰都不禁相视一笑。

想来这样为他降温,他也是舒服一些的。

因着不宜轻易用药,夜倾辰和慕青冉便这般一直这样不停的用酒为夜安陌擦拭身子,中间紫鸢进来了一次,本是打算让两人歇息一下,却是不想直接被夜倾辰拒绝了。

眼下这种时候,便是何人过来帮忙,都是不如他自己在这里放心的。因为恐沈太傅和老王爷知道后会担忧,是以慕青冉吩咐了紫鸢她们先不要将消息告知他们。

至于负责伺候夜安陌的奶娘和婢女们,均是被紫鸢命人看管了起来,不管是无心之失还是有意谋害,小世子出了这样的事情,也都是她们照顾不周!

只是现下王爷和王妃也是没有时间去顾及她们的,还是确保小世子的情况无碍才是正经。

已至亥时左右,夜安陌的身子已经渐渐降了一些热,只是稍稍还有一些不适,方才让他们两人放心了一些。可是没过一会儿,夜安陌便又开始转醒哭闹,夜倾辰的脸色顿时便阴沉了下来。

慕青冉见了,也是心下猛地一揪,随后想到什么,她似恍然大悟一般道,“陌儿想是饿了”

从他们用完晚膳到现在,也已经过了两个时辰左右了,这期间陌儿便一直未曾喝过奶,想来定然是饿的!

闻言,紫鸢赶忙命人将奶娘带了进来,直到喝上了奶水,夜安陌方才不再苦恼,只安安静静的躺在奶娘的臂弯里,沉沉的睡去。

见此,慕青冉方才慢慢松了一口气,可是到底心里还是担心的。夜安陌虽是喝着奶,渐渐睡去,但是身上还是略有些高热,这便也一直让慕青冉放心不下。

将他喂饱了奶,慕青冉重新接过了他,就在众人以为他会继续安静的睡下去的时候,却是忽然发现他又一次睁开了眼睛,开始大声的啼哭。

他的身体,几乎是以一种可以察觉的速度在迅速的发热,甚至隐隐有超过方才的态势!

见状,慕青冉忽然猛地转身看向一旁的奶娘,眸光中竟是隐隐带着一丝夜倾辰惯有的清冷之色,顿时吓得那奶娘跪在了地上。

流鸢见此,以为是这奶娘暗中做了什么手脚,暗害了小世子,只身形快速的闪到了慕青冉的身前,挡住了她们。夜倾辰因着要避嫌,便在奶娘给夜安陌喂奶的时候,出去了外间,此刻忽然听到了啼哭声再次响起,便也急忙走了进来。

眼见夜安陌在慕青冉的怀中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有几次都好像要背过气去一般,倒是真的将慕青冉有些“吓到”了!

不知不觉得她的眸中便隐隐有泪光闪过,下意识的便将怀中的孩子抱紧了一些。

“是奶水有问题!”紫鸢一直在一旁看着,自然也是发现了不对劲儿。

方才明明已经好了许多,小世子身上的热度也低了一些,可是只喝了奶娘的奶水之后,却是又忽然哭闹不休,这事情还不够明朗嘛!

那奶娘闻言,却是眼睛瞪得老大,满眼的不敢置信,随后便惊恐非常的连连在地上磕头,“奴婢不敢,奴婢不敢啊!”

就是给她吃了熊心豹子胆,她也是不敢谋害王府的小世子啊!

她家中还有自己的小儿子,来王妃做奶娘,本就是为了能够养家糊口,又怎么会自断后路呢!

“奴婢家中上有老下有小,全家的性命都在奴婢一人的身上,如何会做这般的事情!”更何况,她自己也是为人娘亲,这段时间做小世子的奶娘,已经是拿他当成自己的命一般呵护,如何能做出这般没有天理良心的事情。

闻言,慕青冉并没有出言宽慰,但却是也没有苛责她什么。

这个奶娘是墨锦亲自选出来的人,她相信墨锦的眼光,定然是不会错的。可是她没有二心,却是架不住有人暗害,所以她的奶水才会有问题!

“紫鸢,你瞧瞧。”还是要紫鸢看看到底是奶水有何问题,只有找到了症结所在,她们才好“对症下药”。

紫鸢按照慕青冉的吩咐,将奶娘的母乳挤出来了一些,仔仔细细的研究了一番,方才在心中隐约有了一点想法。

“你今日回家可是吃了什么东西?”紫鸢的声音略显疑惑的响起,随后看向一旁的奶娘。

那奶水中并没有什么特别异常的地方,但是定然是奶娘实用了什么,方才会影响到小世子的奶水。

原来,自从墨锦在慕青冉生产之时便找来了这个奶娘之后,便是瞧着她的品行端正,为人口碑也极好。之后小世子出生,王爷回来之后也是爱若珍宝,这奶娘的奶水也是不错,一直将小世子养的白白胖胖的,是以慕青冉便准许她每月可归家一次,回去见见她自己的孩子。

而事实上,这在别的府里是根本都不会发生的事情,为了保证奶娘对小主子的忠心,一心一意的皆是为了主人家,便从来不会让她去见自己的孩子,更遑论是每月回家一次。

是以她也是极为感念王爷和王妃的大恩大德,只想着更加尽心尽力才是,可是谁知竟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如今听紫鸢这般一问,她却是不觉一愣,随后脑中不停地想着今日回家的事情。

因为素日便怕自己的吃食影响了小世子,是以在王府中的时候,每日的膳食都是府中的厨子亲自搭配的,一则是为了下奶,二则是为了安全。所以她每次即便是还家,也从来都不会在家里用膳,只在王府中带一些精致的糕点回去,随意垫吧垫吧,待到回府再用膳。

今日她也是没有吃什么东西的!

忽然,奶娘的脸色蓦然一变,她的目光满是惊疑的抬头,随后望着慕青冉说道,“启禀王妃,奴婢今日回去,确然是没有用过什么膳食的,只不过”

说着,她似是极为难以启齿一般,有些愧疚的低下了头。

“只是什么?”闻言,慕青冉却是追问道。

她心里隐隐有个感觉,只觉得这事情只怕是没有这么简单!

“只是奴婢回去的时候,奴婢的儿子便有些哭闹不止,奴婢便让他卧了一会儿奶”越是说下去,那奶娘越是觉得惊心!

从她还家开始,便也只有这个举动是可能影响到孩子的奶水了,可是那也不过就是一个小孩子而已,又怎么会有什么影响呢?

可是她这话一出,房中的几人却是纷纷色变。

“流鸢,你告诉墨锦带着人速速去奶娘的家里查看!”慕青冉的话音方落,流鸢便急急忙忙的出去了。

而夜安陌的奶娘闻言,却是满眼不解,王妃为何要去她的家里查看?!

难道是要向她的家里人问罪吗?!

想到这,她却是赶忙跪行到慕青冉的脚边,连连大力的磕头,“王妃,求求您,饶过奴婢的家人,奴婢愿意一人身死赎罪!”

虽然想不明白为何小世子会因为这个发高热,但是终归是她大意了,出了什么事情,她一人承担便是。只要不累及她的家人,要她怎么样都可以,更遑论说是一条命。

见状,紫鸢在慕青冉那的示意下,再一次将她带进了屏风后面,又检查了一次。只是这一次却不再是奶水,而是奶娘的**和乳晕!

这一查不要紧,却是果然让紫鸢发现了不对劲儿的地方!

“王妃,奶娘的”紫鸢从屏风后面出来之后,面色很是严肃,方是要将自己发现的情况禀告慕青冉,却是余光瞥见王爷抱着小世子站在一边,便止住了口。她微微贴近慕青冉的耳边,方才接着说道,“奶娘的胸前,有夏燃草的气味!”

“夏燃草?”闻言,慕青冉却是不禁一愣。

这草药她倒是从未听说过!

“这种草药并不多见,听闻多是生长在边关苦寒的风沙少水之地,若是误食之后,便会高热不止,症状与风寒极为相似,但若是按照祛风寒的方子抓药,却不仅会没有效验,还会将病况恶化!”越是说下去,紫鸢便见到慕青冉的眸中愈见寒凉。

她好像还是第一次见到小姐露出这样的神色!

“那如今陌儿的情况”

“还是以白酒擦身,先行将温度降下来再说。”说完,紫鸢便赶忙去找墨熙,还是要与他一同商议一下,万一这般不能彻底解决,又该如何。

紫鸢的话音方落,夜倾辰便抱着夜安陌轻轻哄着为他擦拭身子,全然不管旁的事情了。

慕青冉看着一直跪在地上吓得泪眼涟涟的奶娘,却是最终没有说话。若然她所料不错,只怕是她的孩子,如今也是这般情况,或者比这还要糟糕!

至少,陌儿眼下要有一线生机,而她的孩子,怕是

“启禀王妃,属下去到奶娘家的时候,发现那里的一条街巷均是着了火,她的家人均已葬身火中!”忽然,墨锦的声音在屋外响起,伴着凛冽的寒风,话中的内容,好似尖刀一般,深深的刺入人心!

果然!

听墨锦这般一说,慕青冉的眸光倏然一凝,她所料不差,杀人灭口!

------题外话------

还还还还还有一更哦!

圣诞节约起,作者大大给发糖啦!

群号:492046990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