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 所谓吵架/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墨锦的话音方落,便是慕青冉有所预料,却也是难免心惊,她万万没有想到,有人的心竟会是这般的狠辣,杀人灭口不算,却是要生生牵累上那么多无辜的人。

怪道古人常叹,长恨人心不如水,等闲平地起波澜

便是连慕青冉都为眼下的情况觉得震惊,更何况是夜安陌的奶娘!

从墨锦开始回话开始,她便整个人都呆愣在了那里了,眼角还挂着未曾全部留下的泪水,却是已经泣不成声。

大火

都死了!

似是无法承受这般大的打击,那奶娘竟是直接晕了过去。慕青冉见状,便直接命下人将她抬下去休息,经过了这样大的变故,她承受不住也是正常。

这件事情,摆明了就是有人针对陌儿而来!

但是王府中将陌儿保护的太过严密,旁人不得轻易下手,所以才会将主意打到了奶娘的身上。

紫鸢口中提到的夏燃草,想来定是被人下到了奶娘孩子的口中,而背后策划这一切的人,自然也是摸准了她回家的时日,方才会将时辰掐算的这般精妙。

而但凡是一位没有丧尽良心的娘亲,只要是见到了自己的孩子那般大声哭闹,自然是要哄上一哄的。可就是这一哄,方才会出事!

那夏燃草的气味沾染到奶娘的胸上,待到陌儿吃奶的时候,自然也会受到波及。

这般一想,那只怕是没有这场大火,奶娘的孩子也是未必能久活于世!

陌儿不过是间接沾染到了一些,尚且这般病势汹汹,更何况奶娘的孩子是直接被人喂食!

不过这些,都只是慕青冉的推测而已,到底真相究竟是怎样,现在也是不得而知。可是如今奶娘全家都是死于一场大火,便是要查,也是要费些功夫的。

想到这,慕青冉素日温淡的眸光不觉渐渐变得有些暗淡,她从不相信这些太过凑巧的巧合,若然这般天衣无缝,便定然是有人刻意为之。

所以当墨锦说起这事的时候,她第一反应便是杀人灭口!

只是这手段实在是太过残酷了!

墨锦的一番话夜倾辰自然也是听见了的,可是他手上的动作未停,仍旧是一下一下轻轻的为夜安陌擦拭着身子,直到他哭闹的声音渐歇,他方才轻轻的抱起他,一下一下的排着他的背。

见状,慕青冉慢慢走到他的身边,不觉伸出手去拉住了他拍着夜安陌的手掌。

“别这样,陌儿会怕的”慕青冉的声音很是轻柔,带着软软的安抚之意,让人不觉渐渐安宁。

她方才一直在忙着陌儿和奶娘的事情,是以一时间并没有注意到夜倾辰的情况,但若是换了以往,陌儿的小命险些被人“算计”了去,依照夜倾辰的性子,又岂会这般“安静”!

直到她方才走到他和陌儿的身边,才看到他微低的眼睫下,是怎样一双嗜血赤红的双眼。

“青冉”夜倾辰的声音显得格外的清冷肃然,以往私下里只有他们两人在时,他极少用这样的语气同她讲话,想来今日的事情他定然是气的狠了!

“我在。”

“我不会让你和陌儿有事!”今日是陌儿,那明日是不是就轮到青冉了?

可他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她们出事呢,明明她们是他最想要保护的人!

“我知道,我们会好好的。”这件事情,态势有些不明朗,如果墨锦方才带人去查看的时候便发现了什么蛛丝马迹,那么他刚刚就会说了。可是他只言奶娘一家均是遭了是,却并没有说有何发现,那么想必幕后之人行事极为稳妥,并没有丝毫的把柄留下。

正是因此,慕青冉才不希望夜倾辰因为这个而贸然行事,更何况现在最重要的,是要保证陌儿康健!

想来如果不是陌儿此刻离不开人照顾,夜倾辰这会子就带着人出去“大肆屠杀”了!

二人这边正在说话,却是只见墨熙和紫鸢匆匆而来。虽然用白酒擦拭身子可以降低身上的高热之感,但是到底不能彻底的解决这个问题。

他们两人好一番商议,方才最终决定,由墨熙施针,紫鸢从旁协助,打通穴位之后,以此将憋闷在身体中的热气排出。

这个方法——很冒险!

本来夜安陌的年岁就小,尚在襁褓中的孩子,骨头都还没有长好,哪里就能随便施针呢!

但是事到如今,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紫鸢毕竟是女子,万一下手的时候夜安陌哭闹不止,她难免会因此而扰乱了心神,是以二两一番商议,最终还是决定由墨熙施针。

慕青冉和夜倾辰听完这个方法之后,半分犹豫也没有的直接便同意了。

依照陌儿如今的情况,根本不宜再拖下去,而且慕青冉比任何人都清楚,若然还有更好的办法,紫鸢不会铤而走险。事到如今,也不过就是“死马当活马医”!

将夜安陌放在床榻上之后,夜倾辰便强行拉着慕青冉退到了一旁,他不知道墨熙他们究竟要如何下针,但只是想着,便也觉得心下心疼不已,连他尚且如此,更何况是青冉!

陌儿是她怀胎十月生下的孩子,这个中感情,便是他身为人父,却无法轻易体会,所以眼下这种情况,还是让她不要亲眼看见的好。

夜安陌方才离开了夜倾辰的怀抱,便开始隐隐有着要啼哭的架势,见状,墨熙眼疾手快的便翻转手腕,一针扎在了他的头上。

顿时,几人只听到“哇”地一声,夜安陌的声音瞬间便喊了出来。

慕青冉下意识的便要转头看过来,却是被夜倾辰死死的揽在怀中,手也紧紧的按在她的脑后,不让她回头看去。可是他却是眼也不眨的望着床上哭的满脸通红的小人,眼眸一点一点的暗了下来。

紫鸢在一旁负责按住夜安陌的手脚,几次想要别开眼睛,却又唯恐耽误了墨熙,只得硬着头皮看着夜安陌的眼泪大颗大颗的从眼角滚落到锦被上,慢慢晕开。

他如今已是能够哭出泪水了,不像开始的时候,说是大声的哭叫,却是半滴眼泪也没有。

眼下这样的情况,怕是一旁站在一个再是铁石心肠的人,也要为之动容。便是素日这般嘻嘻哈哈的墨熙,如今也是眉头紧蹙,一脸严肃的盯着床上的孩子看,额头有细密的汗水留下,他也被顾不得擦拭,只一针比一针稳健的扎在了夜安陌的身上。

可是没有人知道,他的手在拿起银针的那一刻,已经抖得不成样子,可是再看准了穴位下针的时候,方才稳住了心神。

慕青冉的手紧紧的拽住夜倾辰身前的衣服,夜安陌每一声高过之前的啼哭,均是像有人在拿刀子割着她的心一般。她几次都想要转身看看他,想要将他抱起放在怀中好生安抚,却又知道不挺过这一次,陌儿无法痊愈

直到墨熙的最后一针落下,夜安陌的嗓子都已经像是哭哑了一般,声音不似之前的那般洪亮,整个人也好似累极一般的躺在那。慕青冉见状,却是不觉身子一晃,幸好夜倾辰一直揽抱住她,方才不至于让她摔倒。

“启禀王爷、王妃,小世子眼下尚无大碍,但是到底能不能彻底解了体内的高热之症,还要看这两日的情况。”墨熙的话虽是听着很有条理,但是也只有他自己知道,方才开口的声音都是带着颤音的。

从小世子出生开始,他只看了几眼,便随着王爷回了边关,之后再回来,他便变得这般漂亮可爱了。每每睡醒之后也不闹不哭,只是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和你对视,别提多惹人疼爱了。

可是今日他这般哭的声嘶力竭,小手不断的挥舞着,连小脸都涨的通红,便是吗,墨熙这样的一个大男人,也是不免看的有些眼睛泛酸,更遑论是紫鸢这样的女子!

更遑论身为娘亲的王妃!

眼见慕青冉的眼中满是湿润之意,墨熙赶忙低下了头退到了外间。

紫鸢和流鸢也同样守在那里,以防待会儿再是有什么情况发生,更何况眼下已近之时末,过会儿还是要换王爷和王妃去歇息的。

想到这,紫鸢便派了两个稳妥的大丫鬟在外面上夜,免得待会又有什么事情。

看着床上躺着的小人哭的乏了,沉沉的睡去,慕青冉眸中的泪水终是忍不住的掉了下来。她的手轻轻的拉过夜安陌的小手,只觉得肌肤细嫩的好像是清水一般,偏偏掌心满是汗水,想来是方才哭的极了。

他明明还这么小,却要偏偏经历这些,是她不够好,明明身为他的娘亲,却是不能保护他。想到这,慕青冉的眼中便不免满是自责之意,一旁的夜倾辰见了,只觉得更加的心疼。

一个儿子这般他已经是疼惜不已,更遑论再加上一个慕青冉!

他伸出手去覆住了慕青冉拉着夜安陌的手,眸中隐隐星光闪过,皆是不舍与疼惜。

当真是执手相看泪眼,却无语凝噎

这好像是她第二次见到夜倾辰眸中带泪了,第一次是她生产之时,第二次是现在!

她慢慢将头靠向他的肩膀,眸光一眨不眨的望着夜安陌,只恨不得他现在便醒来,想往日一般,睁着水汪汪的眼睛,朝着她看。

折腾了大半夜,众人也是累的乏了,紫鸢进来一次想要换慕青冉他们去歇息,却是被拒绝了。

眼下这种时候,他们是不会离开夜安陌的身边半步的。见状,紫鸢也能理解他们的心情,便也不再多言,依旧是在外间,和流鸢、墨熙一起守在那里。

夜倾辰本是有意让慕青冉去歇息的,只是想到方才他发现自己身前的衣袍都湿了,却最终还是作罢。现在这样的时候,便是他自己都放心不下,更何况是青冉,即便是他说,她也是不会听的!

虽然平日觉得她性子极好,温温柔柔,不管他说什么,做什么,她都依着他。但是那也是要分情况的,如今发生了陌儿的事情,她哪里还有心思去休息,怕是不等到他醒来是不会放心离开的。

方至寅时初,夜安陌想是又有些饿了,方才悠悠转醒。他张开眼睛的瞬间,夜倾辰只看到慕青冉的眸光瞬间便亮了,好像漫天的繁星都跌落了她的眸中,异样璀璨。

“醒了!”慕青冉看着夜安陌黑黑的眼珠转了转,方才要咧嘴哭泣,却是见到慕青冉忽然凑近他的身边,轻柔的在他的额头落了一吻,竟是忽然吐出小舌头甜甜的笑了一下。

见状,慕青冉和夜倾辰不觉相视一笑,心中总算是略微放下心来。

伸手摸了摸他的小手,倒是真的较之之前清凉了不少,看来银针入穴果然是有效验的。紫鸢他们听闻,也是只觉得送了一口气,似是心中的一块大石头都落了地。

因着之前的那名奶娘不慎遭了人算计,墨锦知道之后,心下明白这人段或是不会再用,便乘夜出去又寻了一个来,左右当时也是无色了许多作为备选,如今倒是方便了。

这一次定然是不会再出现这么大的纰漏了。

将夜安陌交给新来的陈奶娘之后,慕青冉看着他一口一口,小脸不停地一鼓一鼓的喝着奶水,只觉得心头满是饱涨之感。

因着之前便没有喝太多,方才又是一番哭闹,生生是折腾的没有了力气,这一顿夜安陌可是吃了不少。不过想来大抵还是有些难受,再次睡过去之后,他时不时的便会惊醒,不然就是吭吭唧唧的乱动,想是还有些不舒服,但是却不会再如之前那般大声的哭闹了。

看他再次睡着之后,慕青冉的眼中渐露疲惫之色,夜倾辰心疼的开口说道,“去歇一会儿吧,我在这里守着。”

她的身子好不容易才养好,这般熬夜怎么使得!

方才陌儿的情况不明朗,她心下担忧他明白,所以也没有勉强她去休息。现在既是已经慢慢好转,她便也该去歇歇了,否则陌儿的身子未完全好,倒是她也将自己熬坏了。

可是谁知慕青冉闻言,却是轻轻的摇了摇头,“我不累。”

她现在只想在这里守着陌儿,哪里也不想去,也什么都不想做。

或许不是不累,而是心力交瘁的感觉不到累了。

见状,夜倾辰的眼神却是稍显不悦,什么叫不累!她都在此守了大半夜了,怎么可能会不累!

自己的身子本就不好,如今竟是还不知道要好好保养!

“青冉,乖乖听话,待你睡醒了再过来。”她方才起身的时候,已经是身子有些打晃儿,此刻竟是还在硬撑,让他怎么能不气。

可是到底也是舍不得与她发脾气,更何况如今出了陌儿的事情,她本就心情不好,是以尽管心下有些为她不知道爱惜的身子不悦,但是到底夜倾辰还是轻言轻语的哄着她。

但是令夜倾辰感到意外的是,素日那般好脾气的慕青冉,此刻“倔”起来竟是什么都听不进去,依旧是淡淡的摇了摇头,连眼神都不曾离开过夜安陌。

见状,夜倾辰顿时便压抑不住自己心底的怒气,腾地一下便站了起来,声音略显冰寒的朝着她说道,“慕青冉!别让我说第三遍!”

话落,方才算是得到了慕青冉的一点点的注意。

只见她慢慢的抬起头,温润的眼眸尚且还带着水汽,她的声音依旧是轻轻柔柔的响起,“王爷说什么?”

“去休息!”尽管不忍心见她这般盈盈含泪的样子,但是到底也比不得她的身子重要。

“不!”清清楚楚的一个字,却是让夜倾辰勃然大怒,只恨不得直接一掌劈晕了她算了。

而事实上,夜倾辰也的确是这么做了

陷入昏迷前,慕青冉眸中的泪水才算是最终落了下来,掉到夜倾辰的手背上,只觉得莫名的寒凉。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