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一章 难得隔夜仇/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打横抱起慕青冉之后,夜倾辰便将她放到了窗边的贵妃榻上,这样即便是再为夜安陌擦拭身子,也不会惊扰到她,但是也能让她在醒来的瞬间便能安心的见到孩子。

紫鸢他们在外间也听到了方才夜倾辰蓦然拔高的声音,但是却不敢贸然进来。

她们如今也算是看出来了,王爷面对王妃根本就没有脾气,便是偶尔使使“小性子”,那也是无伤大雅的。

可是偏偏就是这一次流鸢没有“火急火燎”的冲进去,慕青冉便果然被夜倾辰给“欺负”了!

按照墨音他们的话来讲,那便是大声“吼”王妃了,不禁吼了,还“动手”了,这可是很严重的问题!

自从王爷娶了王妃之后,何曾这般和王妃发过脾气!

更不要说是像这般直接和王妃动手了,那之前更是连有都没有的事情,想来这一次,王爷定然是真的气的狠了。

不过这事若是按照墨琀的她们来看,却是能够理解王妃的行为,虽然她们尚且不曾生养孩子,但是到底都是女子,便是她们身为下属,只冷眼看着都觉得满心不忍,更何况小世子是王妃亲生的孩子,自然是放心不下。

可是王爷这般举措,也是为了王妃的身子着想,看起来似乎是两人都没有错,但是偏偏就闹到了这般地步。

在暗中观察了许久,墨音忽然幽幽的来了一句,“你们猜谁会先服软?”

这个问题,他实在是太好奇了!

虽然说王爷一直将王妃奉为至宝,万般小心仔细的放在手中宠爱,若是换做往常,他定然是毫无疑问的认为是王爷会哄着王妃。但是自从发生了昨晚的事情,他忽然觉得王爷说不定要借此机会“翻身”了,在对于照顾王妃身子的问题上,王爷打算分毫不让了!

话音方落,墨琀等人均是像看怪物一般看着他,随后方才不屑的反问道,“这个事还需要有疑问吗?”

果断选王爷啊!

就按照王爷这般宠妻的态势,就算是王妃随便皱皱眉,只怕他都要心疼的了不得了。

闻言,墨音却是略显高深莫测的摇了摇头,他倒是觉得未必,这一次他偏就将宝压倒了王爷的身上。

这边他们几人均是没事找事的在猜两人到底是谁会先认错,但是令所有人都惊呆眼球的是,慕青冉和夜倾辰这唯一一次的吵架,还没存在谁向谁认错,便直接开始冷战了!

不过,这也就是在外人看来,单单是对慕青冉来讲,她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这事,还要从夜安陌生病的第二日说起,慕青冉虽是被夜倾辰一掌劈晕睡了一觉,但是夜倾辰自己却是生生在夜安陌的床前守了一整夜。

一来是因为他担心夜安陌的情况会继续反复无常,二来也是怕他夜里饿的要喝奶会哭闹,到时候青冉若是被吵醒了,还是不得休息。

所以他便一直看着夜安陌,见他稍有睡的不安稳,便一直放在自己的怀中抱着。待到他饿了,便交给奶娘喂奶,吃饱之后,他依旧是寸步不离的守着。

夜倾辰的这般“慈父”表现,不要说是那位新来的奶娘,便是紫鸢她们也是不由得心下感动。

自古以来都说带孩子是女人的活计,男子本就应该于国家大事上施展雄图大业,便是连普通百姓家的人也未必会这般对待妻儿,更何况是一朝王爷!

那名新来的陈奶娘见状,每每均是赶忙低下头退出去,半分不敢多看。

那男子长身卓然而立,面色清冷的抱着怀中的孩子,原本还稍显冰寒的眼眸却是在见到怀中的小人儿时,渐渐变得暖融。他偶尔抬头看看窗边贵妃榻上的女子,眼中眷恋情深任是何人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直到后来在王府的时日久了,小世子也渐渐长大,她每每想起那一幕,依旧是觉得心中震撼不已。

却不知那女子是情深几许,竟会得这般尊贵无边的男子恋恋情深

而话至如今,夜倾辰亲自“伺候”了夜安陌一整晚,方至天色渐白,墨熙再一次为夜安陌把脉的时候,才算是松了一口大气。只要接下来的一两天不再反复,便也就没什么大的影响了,身上的高热也退了下来,倒是较之昨晚让人放心了不少。

慕青冉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破晓,或许是因为熬了夜的缘故,她的脸色略微有些苍白,不似以往的红润,倒是有些初嫁来王府的样子。

夜倾辰费了这么大的功夫,想了那么多的办法,方才将她的身子调理的差不多,如今竟是一夜便又折腾回了当初的情况!

事实上,也并不全是因为熬夜的缘故,她便是睡着了,也睡的并不安稳,一直断断续续的做着噩梦,耳边总是响起夜安陌的啼哭声。这般担忧费心的情况下,她方才会气色这般差,也不如以往精神。

她方才起身,便见到夜安陌趴在床榻上,睁着大眼睛看着她,虽是如今还不会爬,但是他已经偶尔能这般趴着一会儿了。见状,慕青冉顾不得还未穿鞋子,便欲下塌去瞧瞧他的情况,却是被一旁伸出的大手直接按住。

刚刚见她醒来的气色不好,夜倾辰的脸色便瞬间阴沉了下来,这会儿见她又是准备不穿鞋子便欲下地,顿时眸光又是一暗。

他以前怎么没发现,她竟是这般不让人省心!

或者说自从有了夜安陌之后,她便变得愈发不让人省心了!

原是她将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孩子的身上,自己反倒是没那么重要了。可是她自己不在乎,并不代表夜倾辰也不在乎,是以原本因着昨日的事情他便稍有不顺,今日见她又是如此,脸色便更加的难看。

他伸手按住她的肩膀,不让她起身,随后才蹲下身子一掌握住了她纤细小巧的脚掌。慕青冉见状,下意识的便欲缩回去,却是被夜倾辰忽然抬头扫了一眼,便乖乖不动,只任由他为自己穿鞋了。

眼见他的脸色有些不好,慕青冉大概也猜到是因为的行为让他不悦了,可是她也不过是心下记挂着陌儿,一时未曾注意到罢了。慕青冉的心里,却是根本没有像墨音他们想的那般,觉得夜倾辰昨日又是“吼”她了,又是和她“动手”了,因为她心里知道,他定然是因为心疼她。

可慕青冉心里想的明白,夜倾辰却是不明白,眼见自己为她穿好鞋子之后,她连句话都不曾对他讲,直接便起身去看夜安陌,让他的心里颇为不是滋味。

只不过终归也是没说什么,只静静的跟在她身后,一起看者夜安陌,见他肤色和身上的温度都恢复正常了,方才放下心来。

紫鸢她们进来伺候二人梳洗的时候,只觉得房中的气氛稍显诡异,王妃一人抱着小世子笑的开心,倒是王爷面色清冷的坐在一边,明显的不悦。

往日若是这般情况,慕青冉定然会第一个发现夜倾辰的不对劲儿,可是如今昨日方才经历了夜安陌的事情,她眼下便是满心满眼的担忧孩子,倒是一时并未注意到夜倾辰此刻还在闹别扭的情绪。

而此刻某位英勇不凡的王爷心中,也不光是在为慕青冉不好好珍惜自己而感到不悦,还因为他觉得她怕是因为昨晚的事情和他置气了,一时间有些束手无策而已。

自从两人大婚之后,似乎除了她出逃和生产的那一次,他便再不曾和她发过脾气,但是昨晚那般实在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了!

若然当然两人便将话说开还好,偏偏又隔了一夜,都说夫妻没有隔夜仇,床头吵架床尾和,可是他们如今这状态,倒是让他摸不着头脑。

青冉是不是和他生气了?

便是抱着这样的疑惑,一直到用完了早膳,夜倾辰心中梗着的这口气也是没有出去。慕青冉依旧是温温柔柔的同他讲着话,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但是他的心里就是不是滋味,也说不上是因为什么。

后来不好容易一切都忙完了,夜安陌也在喝过奶之后沉沉的睡去,夜倾辰本想和慕青冉说说话,却是没想到沈太傅和老王爷听说了昨晚的事情,纷纷赶了来。

两人自然少不了的又是一番关切,这可是靖安王府的第一个孩子,看夜倾辰的样子,也是不打算让慕青冉再有孕了,这自然是被人放在心尖上的疼。

可是也不知是何人走漏了风声,如今丰鄰城中都在私下纷纷传言,说是靖安王府的小世子不知是生了什么怪病,竟是浑身高热不退,怕是命不久矣。

昨晚方才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偏偏还没到一日,便传到了城中,若说不是别人刻意为之,怕是谁都不会相信的。

听闻这样的消息之后,慕青冉尚且未说什么,倒是夜倾辰,直接吩咐墨锦带着人直奔天香居,将所有议论此事的人不管是世家公子还是寻常百姓,均是一应抓了丢进京兆府尹的牢中!

老王爷听闻这样的事情之后,非但没有制止,竟是亲自带着王府的侍卫,与墨锦一同前去,大有要闹个“天翻地覆”的意思!

而事实上,也不能怪老王爷这般动怒,任是谁的孙儿这般被人“诅咒”,想来都会心情不顺的。

沈太傅虽然听到这样的传闻也是心下气愤,但是到底他年岁大了,加之性格本就不是那般肆意妄为的人,自然不会如老王爷一般“激动”。

他眼瞧着夜倾辰和老王爷均是这般在意夜安陌,心下也是欣慰,便也不管他们父子二人如何做,只要青冉和陌儿别受委屈就好。

慕青珩扒在床边静静地看着夜安陌,不觉伸手轻轻的戳着他肥嘟嘟的小脸蛋,唇边慢慢的笑开。这孩子闭起眼睛的事情,模样简直与王爷姐夫像极了,唯有睁开双眼的时候,才可见大姐姐的影子。

他也是今晨方才听闻,昨晚陌儿生了病,折腾了一整晚方才好了,是以他连早膳都未用,便直接和太傅大人来了浮风院。

如今见陌儿已经安稳的睡着,方才略微放心,不过眼瞧着大姐姐的脸色倒是苍白了不少,一时间又是忧心不已。

楚鸾在一旁看着慕青珩一会儿看看孩子,一会儿看看青冉,不觉失笑,这孩子倒是有意思,瞧着年岁小,倒是像个小大人儿一般,事事都要操心些。

不过倒是也不怨他多想,实在是昨日的情况令人揪心,她单单只是听紫鸢他们说起,便已经觉得心下不忍,更遑论是青冉亲身经历。

如今看着青冉面色苍白的守在夜安陌的身边,她只恨自己昨日不知道,否则怎么也要过来帮她看护着的。

可是楚鸾哪里知道,便是她得知了消息,慕青冉也是不会让她过来的。她之前受了那么重的伤,如今好不容易渐渐要养好了,如何能再操劳!

直到沈太傅他们都一一离开,慕青冉方才朝着紫鸢她们说道,“你们也守了一整夜了,去歇歇吧!”

眼下陌儿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这里也用不着那么多的人伺候,她们也该是乏了。

“王妃,奴婢不累,倒是您脸色这么不好!”说着,紫鸢不免有些担忧。

王妃的身子一直便有些虚弱,后来好不容易将养的好了一些,之后怀了小世子,她们也是变着法的为她滋补身子,只是如今,可千万不要一晚上便又熬出病来才是!

“我睡了一觉,觉得好多了,你们去吧!”见紫鸢和流鸢满眼的担忧之色,慕青冉不觉轻声安抚道。

她自己的身子她知道,虽是脸色不好些,但是倒还撑得住,她心里知道更多的是心里乏累,昨日陌儿的状态实在是将她“吓到”了。

因着心里一直有事记挂着放心不下,所以才会感觉她这般没有精神。

不过眼下陌儿既是好了,那她便也能放心了!

从头到尾,夜倾辰都只是眸色清冷的坐在一边,一直未曾言语。特别是慕青冉说到让紫鸢她们去休息的时候,紫鸢似乎是感觉到夜倾辰的眸光瞬间向她和流鸢的方向射了过来!

王爷该不会是因为王妃关心她们,进而吃醋了吧!

而就在紫鸢她们都退下之后,慕青冉方才要再去看看夜安陌,却是被夜倾辰一把拽住手腕,直接抱住坐在了他的腿上。

突然被他拉住,慕青冉便很是惊讶,见他又是这般脸色不虞的望着她,却是更加的让她一头雾水。

“你倒是知道关心别人!”怎地轮到自己,就全然不管不顾了!

闻言,慕青冉却是生生误会了夜倾辰的意思,只以为他是生气自己不曾关心他,只一味对紫鸢她们嘘寒问暖呢!

她方才要开口解释,却是不想夜倾辰又是开口说道,“不准再同我生气!”

这话慕青冉便更不明白了!

她几时同他生气了?

可是还未等她将心底的疑问问出口,却是不想夜倾辰泄愤一般的,猛地在她的唇上咬了一口!

只要想到她因为夜安陌而不在意自己的身子,他便气不打一处来!

伸手覆在自己的唇角,慕青冉眸光惊诧的望着夜倾辰,他这是怎么了?

她又未曾惹到他

想了好半天,慕青冉才在夜倾辰满是威胁的目光中,渐渐醒悟。

他该不会还在为昨晚的事情自己想不开吧!

“古语有言,劝君莫与女子同,宰相肚量方能容夫君既是这般顶天立地的男子,想来应是不会与青冉一般见识才对。”说完,还不觉朝着他温婉的一笑。

“本王从未言君子,是以气量不可比!”说完,他便俯身吻了一下方才被自己咬过的唇瓣。

要他有气量的不计较也可以,她以身相许他就不计较!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