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 风流王爷/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慕青冉和夜倾辰这一次所谓的“吵架”,在墨音他们来看,根本就不能算作是争吵!只有王爷一人在那边闷闷不乐的闹着别扭,王妃从头至尾都像没事人一般,甚至都没有意识王爷的不悦。

至于他们私下里打的那个赌注,最后也是不了了之,因为实在是难以分辨,到底他们二人是谁先服的软。

若说是夜倾辰吧可明明就是他先耐不住“寂寞”,主动和王妃说话!可若说是慕青冉吧偏偏相较二人说话的态度,又是王妃较为和软一些,这般一看,倒是实在难以判别。

不过眼下这也不重要了,重要是他们王爷遂了心意,不再冷着一张脸便好。

虽说夜倾辰素日便面色清冷的很,但是到底也是有时有晌,至少在慕青冉的面前,那神情,那眼神简直不要更温柔。可是今次偏生是见到慕青冉便更加的冰寒,但是他又忍不住的想要看她,看到她为了夜安陌不爱惜自己的时候,夜倾辰便“火了”!

所以如今两人好了,最高兴的莫过于紫鸢她们。

她们比不得墨音那群人,眼不见心不烦,更何况只守在暗处,不需要与王爷过多的接触。但是她们就不一样了,往日他和王妃好好的,便觉得她们这些人碍眼,如今和王妃有些置气,自然就更加的不待见她们!

因着夜安陌的身子已经渐渐好转,众人方才是放下了心。

慕青冉被夜倾辰抱在怀里,感觉到他埋首在自己颈间的头不断的摩擦,炙热的唇一下一下撕咬着她的脖颈的肌肤,她的手便下意识的环住了他的肩膀。

虽是咬了她几口,将自己撩的起了火,可是夜倾辰依旧只是紧紧的抱着她亲吻,并没有更进一步的打算。

他虽是面上看着有着不悦,可是心底到底是因为心疼她,昨夜她已经熬了那么久,如今得知陌儿无碍,她方才终于松了一口气,他哪里还忍心舍得折腾她!

这般与她耳鬓厮磨,也不过就是为了宽慰自己罢了!

越是这般想,夜倾辰落下的吻,便越是缠绵轻柔,似是想要将心中没有说出口的话都化作绵绵吮吻,纷纷落在她的身上。

不知不觉间,夜倾辰觉得怀中的人忽然向后仰去,幸而他的手一直托在她的背上,方才没有让她摔倒。他抬头看向怀中的人,却是发现她双眸紧闭,唇角弯弯,竟是直接睡了过去。

见状,夜倾辰也不知该是哭是笑,是他的吻太醉人了,还是他太没有吸引力了,竟是这般直接睡着了!

想到自己昨晚那般要求她去休息她都不为所动,今日倒是学乖了,还未等他开口,便直接先行睡着了,只是这情况实在是令他有些伤脑筋啊!

将她的头靠在自己的肩上,夜倾辰一手环住她的肩膀,另一只手慢慢的拍着她的后背,轻轻的哄着她入眠。

陌儿昨日那般情况,想来她便是睡着,也定然是睡的极不安稳,今日便好好的放松休息一下。

见她虽是睡着,但却是唇角弯弯,似有笑意,让夜倾辰忍不住轻轻的又偷吻了她一下,方才在她耳边轻轻说道,“佳人应在怀,何人入梦来”

谁料,也不知是慕青冉并未睡熟还是两人当真这般心有灵犀,夜倾辰只看到她轻启檀口,声音极低的唤了一声他的名字,却是让他整个人都是一愣。

静静的凝望了慕青冉半晌,夜倾辰方是恍若回神一般,自己兀自笑开。

原是春闺梦里人,今宵方得佳人心!

这一觉,慕青冉一直睡到了晌午时分方才再次醒来,入目是一身墨色绣金莽的锦袍。夜倾辰和衣躺在她的身侧,夜安陌被远远的放在床榻的另外一头,见他睡的正沉,慕青冉便也不忍惊醒他,只依旧静静的窝在他的怀中。

想起方才自己临睡之前发生的情况,她的脸色却是忽然一红,实在是太丢人了!

不过她也实在是有些熬不住了,之前因为不确定陌儿的情况,她的心里便好似绷着一根弦一般,一直在坚持,但是今早见到陌儿的情况,又听紫鸢他们说起并无大碍,她方才是最终放了心。

心里忽然松了一口气,身子便渐渐有些支撑不住,满满的疲倦之感而来,她便昏睡了过去。

可是入如今想起,夜倾辰竟是直接熬了一整夜,她慢慢抬头看着眼前的人,倒是并未觉得他脸色如何难看,但是想来也是累极。

这一家三口难得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感受这好不容易的惬意时光。

再说另一边,今日本不是休沐的时候,但靖安王竟是没有上朝,联想起今日听到的传言,众位超臣倒是不免心下怀疑。

难道小世子生病的消息是真的?!

城中的消息此刻还未传到宫中,是以庆丰帝倒是尚且不知这般情况,只以为夜倾辰又是起了什么“幺蛾子”,只任性的胡闹,便也没有过多的理会。

直到下朝之后,京兆府尹方庭盛出宫之后不久,随即又匆忙进宫,只言老王爷亲自带着人,将好些的世家公子哥抓进了京兆府尹的大牢,庆丰帝方才得知这件事。

就在众人以为庆丰帝会下令将人放了的时候,却是不想他竟是直接一道圣旨颁下来,只言有背后诅咒靖安王府世子之人,一律被捕入狱,绝不姑息!

这道圣旨颁布下来,却是生生让众人对整个靖安王府的人都闭口不提,生怕是惹出什么事端。

而最近几日,楚鸾每每闲来无事,便会到王府外去逛逛,如今她的身份也算是“光明正大”了。不禁如此,甚至还成了靖安王府上下的“救命恩人”,自然不是当日可比。

她倒是不会因为觉得夜倾辰带兵灭了临水,她便与他之间隔着什么血海深仇之类的!

左右她如今虽是被封为靖敏郡主,但是她的心里倒不是就认为自己就是丰延皇室的人了,相反,她不过就是将自己当成是老王爷的女儿而已!

自从那日老王爷在宫中保下楚鸾的性命的之后,她心里便一直感激着,谁想到他老人家竟是送佛送到西,又给她谋了一个郡主的封号,倒是让她有些不好意思了。

毕竟是担了义女的名头,她也算是看出来了,夜倾辰对自己这个亲爹可谓是不闻不问,她也不知道是为何。但是她既然是承了人家的恩情,便自然要力求回报,是以她如今,可谓是尽心尽力的哄着老王爷开心。

而至于老王爷对楚鸾的态度,除了有爱屋及乌的因素在,也有他本身就欣赏这丫头的性格。

当年有了辰儿之后,他便想着要是再有一个女儿就更好了,可是后来如今,也算是圆了他的念想!

要说楚鸾这个义女,那可当真是没有白当,老王爷以往不在王府中,便一直都是在外云游四海,惬意过活。如今夜安陌一出生,他倒是有些舍不得走了,可是每日待在王府中也是没什么趣味,于是楚鸾的花花肠子就出来。

整日的带着老王爷去些个酒楼、戏院,丰鄰城中大半的“花街柳巷”都已经被他们父女二人逛了个遍了。

夜倾辰每每听说,也只是神色冰冷的不置一词,似乎不管那人做什么,都是与他无关的样子。慕青冉知道后,虽是觉得楚鸾的行为有些荒唐,但是所谓“老小孩儿、小小孩儿”,想来有人这般陪着父王,他心中也是开心的。

可不是开心嘛!

别人家都是做爹的端着架子,意图在儿女面前树立一个严父的形象,而儿女呢,也是尽显乖顺,尤为听话。可是这二人倒好,竟是郡主带着父王逛妓院,生生是惊呆了一众人的眼球。

但是这种事情在楚鸾的眼中,那根本就无所谓!

老王爷第一次听说楚鸾要带他去一处“妙处”的时候,只当是什么山水清幽之地,可是看着眼前花红柳绿的“天外仙”三个大字,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

可是按照楚鸾的话来讲,这地方虽俗,但是里面姑娘的琴艺曲艺可不俗,正所谓“富贵近俗,贫贱近雅。富贵而俗者比比皆是也,贫贱而雅者,则难其人焉。须于俗中带雅,方能处世,雅中带俗,可以资生。”

这一番“歪理邪说”却是被楚鸾说的义正言辞,老王爷不忍驳了她的一番好意,便也就随着她而去。

而自此以后,原本在丰鄰城百姓心中,英勇无边的一代英王,生生被楚鸾带累的整日流连花街柳巷。最后连庆丰帝都有些看不下去了,只道老王爷若是当真看上了谁,便直接带回府里,这般一趟一趟的实在是不好看,对名声也不好。

谁知老王爷听闻,先是一愣,随后却是不禁哈哈大笑,倒是也没有刻意去解释什么,只言有机会也带陛下去见见就知道了。

蔡公公在一旁听了,却是不禁嘴角微抽,王爷你一人这般不算,竟是还打算将陛下也往“沟”里带吗?!

其实事实上,都不过是众人想太多了,他都这般年纪,若然想要流连烟花之地,早就去了,何苦等到如今!

更何况,他若是生出了一丝这样的念头,都算是对不住心中的人,如何会那般玷污她!

不过就是百无聊赖,与那“疯丫头”好好的放松一下,难得解一解烦闷忧愁罢了。

这一日老王爷因为要在府上看着夜安陌,楚鸾便一人直奔天香居而去。她近来闲来无事,总是会往这跑上一跑,不为别的,单就是为了看看还有何人敢在背后乱嚼她们家陌儿的舌根!

如今陛下的圣旨都已经下了,她便是听到了一个,便去京兆府尹举报一个,将他们通通都抓起来才好!

她方才走到了大厅准备选一处不起眼的角落坐下,却也不知今日是什么日子,竟然连个空位都不曾有。旁边的小二见了,不禁连连致歉,只言今日出了新戏,人有些多,不若请她移驾到楼上去。

楼上?

闻言,楚鸾却是不禁皱眉,楼上大多是包间,如何探听别人说话!

可是这里又没有地方,无奈之下,她也只好奔着楼上而去。

方才要进到一个包间当中,楚鸾却是见到一人正进到对面的包间中,见状,她却是止住了自己的脚步。

那人怎地瞧着好像是之前王府遇到的那个?!

打发了小二,楚鸾直接脚跟一旋,便直奔对面而去。

她侧耳听了听,房中并没有多余的人,她便一脚踹开了房门。房中那人闻声望过来,却是好像根本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她,眸中满是惊讶之色。

看到她方才收回去的脚,宋祁的眸光不觉一闪,这女子行为怎地这般不按常理出牌?

果然是他!

方才只是一个侧面,她也不是十分确定,此刻倒是瞧了一个真切。她迈步走进房中,从袖管中掏出一锭银子直接拍在了桌上,语气满是不善的说道,“这是还你的银钱,将我的簪子还我!”

那日在王府唯恐被他“纠缠”住被人瞧见,可是她身上又没有现成的银子,只好将头上的簪子暂且扔给了他,今日恰好见到他,她原是打算要回来的。

闻言,宋祁却是不觉微微挑眉,随后却是慢慢站起身,朝着她恭敬的施礼,“微臣参见郡主!”

他却是没有想到,不过多日未见,她竟是从一个阶下囚摇身变成了高高在上的郡主!

见状,楚鸾却是不禁一愣,随后方才意识到,自己如今已经是郡主了,可是哪有怎么样?难不成当了郡主,她便要规规矩矩的同他讲话吗?她从前还是公主呢!

虽然是个无人问津的公主!

“别顾左右而言他!快还我的簪子来!”她没工夫和他在这里牵扯,左右她欠他的都还了,还多了一些呢!

“不知郡主所言,是什么簪子?”可是宋祁好像是全然不记得那日的事情了一般,眸中满是疑惑的看着楚鸾。

“你跟老子装蒜吗?!就是那日在王府我扔给你的簪子啊!”楚鸾似是被他气到了一般,如果不是因为不想给青冉惹事,她真想狠狠揍眼前这个人一顿!

可是也只是想想罢了,殴打朝廷命官,可是要被逮捕的。

老子

这两个字一出,宋祁的眉头顿时紧紧的皱在了一起,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听到她说起这两个字,看来日后要好好纠正她才是。

日后?!

忽然,宋祁的表情蓦然一变,他怎么会想要说日后?

“喂!我在和你说话呢!”见他目光微凝的皱眉望着自己,楚鸾不禁愈加火大的问道。

“在下此前的确是无意间得到一根玉簪,但那是靖安王府一名婢女所有,郡主金枝玉叶,绝非下人可比,想来是弄错了。”思绪被打断,宋祁便也不再多想,只收敛心神,不骄不躁的应道。

楚鸾闻言,却是整个人都不禁一惊!

是呀!她那日是冒充了王府的婢女,方才蒙混过去的,那如今

“咳本郡主就是替那名婢女来讨要的。”

“那便让她自己前来吧!我既是无意间拾到了她的簪子,她便是要寻回,也总要酬谢我一番的。”说完,宋祁还颇为“欠揍”的朝着楚鸾微微一笑,看她愈发动怒,他却是笑的越开心。

“这不是已经给你银子了吗?”说着,楚鸾再次拿起那锭银子,狠狠地拍在了他的面前。

“这是归还那日偷了我的银钱,一码是一码!”收起眼前的银子,宋祁便直接站起身向外走去,也不理会被他惹得炸毛的楚鸾是何反应。

掐算着时间,大皇子只怕是要来了,若是让他瞧见了这人,反倒是不好,还是避开的好些。

这般一想,宋祁的脚步不觉加快,徒留楚鸾满脸怒火的站在包间中,恨不得一掌劈死他算了!

------题外话------

平安夜快乐哦!么么哒!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