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章 以死明志/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着之前发生了夜安陌被害的事情,是以墨锦连夜从外面又找回了如今的这位陈奶娘,这人倒也是个老实本分的,身家底子也十分的清白,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在。

可是她来了,那原本的周奶娘便没有了她存在的意义,是以在周奶娘次日醒来之后,便直接到了浮风院要求见王妃。

慕青冉在房中听到紫鸢的禀告时,微微思忖了片刻,便让人将周奶娘带了进来。

方是进到了屋内,周奶娘便一下子跪倒了地上,直朝着慕青冉连连磕头。

见状,慕青冉却是赶忙命人将她搀起,声音轻柔的说道,“快些起来!”

“王妃!奴婢求求您,别将奴婢赶走!”说着,只见周奶娘的脸上瞬间便流下了泪水。

她如今已经算是家破人亡,若然连王府也将她赶出去,那她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

“平心而论,是因有人要害小世子才会间接牵累到了你的家人,这件事情,本宫不会刻意隐瞒,可是倘或你知道了真相,日后再是服侍陌儿,却让本宫如何放心?”慕青冉的声音显得很温淡,可是说出后的话,却是让在场之人皆是一愣。

她并没有刻意的去找借口掩盖这件事,与其这般费尽心机遮掩,说不定还会被人趁机利用这件事情生出什么事端,莫不如直接向周奶娘坦诚这一切。

更何况这件事情本就是因靖安王府而起,她们原该给她一个交代的。

“墨锦会拿足够的银钱给你,确保你日后生活无忧,若然将来遇到何事,大可来王府求助,本宫不会坐视不理。”她能做的,也不过就是这些而已。

是因为陌儿的事情,方才会害的她这般人离家散,所以她此后的生活,她绝不会袖手旁观。但若是再让她留在府中负责照看陌儿,不要说是她,便是紫鸢她们也是放心不下的。

闻言,周奶娘却是哭的愈加的伤心,她已经一无所有了,还要那些身外之物干什么!

她倒是不曾在心中怨恨王府和小世子,要恨也是恨那群害了她家人的人!她虽是没见过什么大世面,但是粗浅的道理她还是懂的一些的,说到底,小世子才是最直接的受害者。

更何况,是她一时大意疏忽,才会害的小世子这般受苦,王妃没有因此怪罪她,已经是天大的恩赐,她哪里又会去心中怨怪呢!

如今便是王妃下令责罚她,她也是无可申辩的,更何况又是被人这般照拂!

她之所以还想要留在王府,倒不是为求苟延残喘的活下去,而是心中还记挂着小世子她自己的孩子已经是死了,但是小世子是她从出生便一手带大的,眼下她既是为了赎自己之前的“罪孽”,也是想要继续看护他,方才会来求王妃的恩典。

可是想来段或是不能够了。

“奴婢谢过王妃恩典!”深深的朝着慕青冉拜了一拜,周奶娘便毅然决然的转身出了浮风院。

见状,慕青冉的眸光一直温温润润的望着她的背影,不知心里在想些什么。

流鸢在一旁见了,不禁眨巴着大眼睛望着慕青冉,她倒是瞧着那奶娘不像是个坏人,怎地小姐不留下她呢?

似乎是感觉到了流鸢疑惑的目光,慕青冉淡淡笑道,“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

倒不是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实在是事关陌儿,让她不得不心有防范。

但是令人没有想到的是,周奶娘方才出了浮风院,便回了自己的屋子,收拾好行囊之后,便拿了墨锦给她的银子,直接出了王府。

流鸢等人听闻之后,却是不免唏嘘,到底还是拿了银子,明明开始的时候,还是那般言辞拒绝,可是说到底还是昧了良心。

只不过慕青冉听闻墨锦这般回报的时候,却是没有如流鸢她们一般想法,她的眸光黑沉沉的,静静的望着桌上的烛火,竟是有些愣神了。

见此,紫鸢却是不禁有些奇怪,小姐这一整日都好像在等着什么一般,是有什么大事要发生吗?!

方至晚膳时分,紫鸢的疑惑便得到了解答!

只见墨锦步履匆匆而来,身后还跟着两名王府的侍卫,后面还跟着一人,待到流鸢和紫鸢看清那人的长相时,却是不禁一愣。

周奶娘!

她不是已经走了吗?!

见状,紫鸢再看向慕青冉时,不禁心下有些了然,小姐原是一直在等她吗?

其实,周奶娘在从浮风院离开之后,便已经是万念俱灰。她本就生无可恋,唯一的念想,便是想着还能伺候小世子,便也不枉继续苟活下去。但是事到如今,王府已经不是她的容身之处,王妃是圣德怜下的人,她满心感念,不愿她们为难,便也就决心离去。

但是,并非是远走他乡,而是身赴黄泉,也好与家人团聚。

她之所以在走之前还拿走了王妃为她准备的银子,便是想让王府中人安心,免得让她们觉得自己走后在外孤苦无依。何况她若是不拿这笔钱,依照她此前在王府待的时日,怕是王妃也会命人对她多加照拂,倒是不便她求死。

而且,她并没有直接在王府一头碰死,便也是不愿“脏”了人家的地界!

死在这里,平白的为人家添了晦气,倒不如找一处清静没有人烟的地方,不妨碍任何人的死了了事。

所以,她一路出了丰鄰城,直到走到了城外的树林中时,方是歇了脚。她本是系好了白绫,准备将自己吊死算了,却是没想到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她竟然还活着!

知道是王妃命人救了她,周奶娘心中或多或少也是明白了慕青冉的用意,王妃看似真的准备将她送出王府,却是实际上,原为试探她一番才是!

慕青冉眸光淡淡的看着周奶娘,目光不着痕迹的扫过她脖子上的一道红痕,随后便移开了目光。

看来她的确是一心求死,端是看这身上的痕迹,只怕墨锦他们若是不去救,就真的一命呜呼了。

其实说是试探,倒也不为过!

但是她不想将周奶娘留在王府,这是真的!不放心她继续伺候陌儿,这也是真的!所以她才会直接向周奶娘坦言,让她离府。

按照之前她对周奶娘的了解,如果将她留在王府中,让她觉得自己尚且活下去的意义,她倒是不会寻死。但若是将她赶离王府,她多半是活不下去的,倘或真的是“坚强”的活下去,那多半证明她的心思有些活泛,便是留在王府,她也是个不让人省心的。

倒是像如今这般,她心中无所牵挂,若然真的是一心求死,那不如留在王府,继续服侍陌儿。

这世上向来最难揣度的,便是人心!

古人皆言,“忠心者少,义气者稀,一次不忠,百次不容”

可是为何偏偏要等到“不忠”的时候,方才想起要“不容”呢!依照慕青冉来看,最好是将这样的事情扼杀在摇篮之中,方才能绝了这样的隐患所在。

周奶娘又是好一番拜谢之后,方才被紫鸢带下去瞧瞧她的“伤势”。

夜倾辰听闻慕青冉又将周奶娘留下之后,只不觉眸中寒光一闪,却是并没有说什么不允许的话。青冉的决定,自然有她自己的道理所在,他也不愿诸多干涉,左右寻常之人也是不能轻易将她算计了去。

如此,便是两个奶娘一同留了下来照看夜安陌一人。

墨锦为夜安陌选的奶娘,本就是奶水充足,身强体健的人,本来一人便已经是足够他平日吃饱的了,如今又多了一个,倒是不怕没有奶吃了。

而近段时日,因着夜安陌的身子染了病,王府的厨子为了给小世子补身子,更是可着劲儿的为奶娘做大补的膳食,倒是真的将夜安陌养的又胖了些许。

夜倾宁偶尔过府来看他的时候,眼见他越来越胖呼,小胳膊都胖的出了一条条的痕迹,却是笑的前仰后合。

倒也就是她敢这般“笑话”夜安陌,寻常人见了,哪个不是笑语盈盈的夸赞世子长得好,身子骨也康健,将来定然是如王爷一般,风姿出众。

可是这些话,慕青冉也不过就是随意一听,并未如何放在心上。

陌儿如今的模样倒是瞧着与夜倾辰极为相似,但是都言“女大十八变”,虽然陌儿是男子,可是长大又如何不会变了模样呢!

但话虽是这般说,可慕青冉如果知道夜安陌将来会长成那般“祸国殃民”的样子,她倒是宁愿他永远这么小小的一只。

而此前夜安陌这一病,倒是让陛下和老王爷心疼不已,又是多番赏赐下来,让众人好一番艳羡。

如今已是临近年下,又是一年的结束,又是新一年的开始。如果说自从王妃嫁来王府之后,府中便热闹了不少,那么如今的靖安王府,简直就是这些年无可比拟的热闹!

慕青冉第一年嫁来王府的时候,老王爷并不在府中,便是连沈太傅也是没有前来。后来第二年,沈太傅和慕青珩都在,倒是夜倾辰外出征战,并不得还家。

方是到了如今,这府中倒是难得齐全,不仅老王爷回来了,王府中甚至还增添了人口。先是小世子出生,后来老王爷又守了义女,可谓是儿女双全,今年定然是要热闹一番的。

而楚鸾原本打算过一阶段便搬出王府的打算,便也就这么搁置了,她如今已经成了王府的靖敏郡主,却又哪里能随便出府呢!

不过,若是将来老王爷待腻了,又想要出去逛逛,她倒是要与他一起,好好出去玩一遭!

只是瞧着眼下这情况,估计一时半会儿他老人家是不会出去了,他整日围着夜安陌转还来不及,哪里舍得走呢!

就在众人百无聊赖的期盼中,终是迎来了这一年的除夕之夜,王府之中四处张灯结彩,连廊之上甚至还被流鸢她们缠满了红绸,只言意味着红红火火。

夜倾辰见了,虽是脸色稍显不悦,但却是到底没有命他们拆下来。就在墨潇暗自窃喜的时候,夜倾辰却是忽然吩咐墨锦,将墨潇半年的月钱都断了,分文不许指给!

墨潇:“”

明明是流鸢的主意,他不过不过就是为了哄自己的“小媳妇”开心,才壮着胆子帮她将王府到处都挂满了红绸。便是王妃见了,也只眸光盈盈的浅笑,却是半分未曾阻止的由着他们瞎胡闹,他以为王爷如今已经被王妃带的很好说话了呢!

可是谁知竟然还是这么“不近人情”!

王爷如今是老婆孩子热炕头,便是连墨刈都和紫鸢甜甜蜜蜜的,偏偏到了他这,怎地味道就变了?

这事,倒是也怨不得墨潇总抱怨,实在是流鸢的性子太难搞,一般人很难想通她心里在想些什么。

比如有一次墨潇问她,“流鸢流鸢,你你和我好吗?”

“好啊!”几乎是想也未想的,便直接出口回答。

“那是和我最好吗?”墨潇的语气中,满满都是期待和兴奋,他觉得自己和流鸢的问题所在,就是流鸢根本意识不到自己对她的特别。

可是现在她自己说,和自己关系好,那是不是代表她心里或多或少有些明白了?

最好

“不是!”很干脆的一声拒绝!

“那你”闻言,墨潇虽然失望,但是也尽力在心里安慰自己,毕竟还有王妃在,不是他也正常。

“自然是我家小姐最好!”

慕青冉在流鸢心中的分量,那就好比是佛祖在出家人心中的地位,根本就是信仰一般的存在!

“然后呢?”这下该到他了吧!

“还有紫鸢姐姐!”

哦哦,对,还有紫鸢,那接下来总该是他了。

“那接下来是不是就是”墨潇口中的那个“我”字还没有说出口,就被流鸢轻轻松松的几个字,又给打击的体无完肤。

“对啦,还有墨嫣姐姐和墨琀姐姐!”

墨潇:“”

王妃和紫鸢排在他前面他也就忍了,为啥连墨琀和墨嫣也比他靠前啊!

这怎么能忍呢?!

绝对不能忍!

“那我呢?!为啥她们都在前面?!”实在是按捺不住心底的愤懑,墨潇满是委屈的开口说道。

“因为她们都是女子呀!”说着,流鸢眨巴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眨啊眨的看着墨潇,好像他问了一个极为白痴的问题。

顿时,墨潇只觉得自己的心情像是在跳崖一般,忽上忽下,这会儿又有些拨云见日的满足感。

原是按照男女排序的,那想来男子里面,流鸢定然是与他最好的。

“那若是在我们中间选呢?”这会总该是和他最好了吧!

墨刈都已经有了紫鸢了,墨音他们几只根本构不成威胁,怎么看,都应该是他了!

要说这人呢就是不能太自信,否则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

“十二皇子呀!诶呀他近来好久没来了,我去问问小姐,看他什么时候过来”说完,流鸢便兀自跑开了,独留下墨潇一人站在冷风当中,瑟瑟发抖。

十二皇子

居然是他!

明明他和流鸢才是日日待在一起,怎地倒是比不上一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十二皇子了!

墨锦因为要去浮风院向慕青冉请示一些事情,路过园中的时候,见到墨潇一个人“孤孤单单”的站在那里,显得很是有些颓丧。

他方才想要上前问问他怎么了,却是忽然一惊,“墨潇你咋哭了?!”

闻言,墨潇撇了撇嘴,可怜巴巴的说道,“我的小媳妇不要我了!”

随后便是一阵风似的跑到浮风院,跪在慕青冉的脚边好一阵哭诉,差点没背过气去,方才得了慕青冉的应允,心满意足的离开。

紫鸢在一旁见了,不禁奇怪,王妃是答应了墨潇什么,怎么瞧着他笑的傻乎乎的样子

------题外话------

记得还有一更!

圣诞快乐!

没人约的作者窝在家里码字,你们约会有缺照相的可以联系我,保证不打扰二人世界,只要吃烛光晚餐的时候在旁边给我找个犄角旮旯就可以鸟!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