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 吉祥如意/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年的除夕,因为太后的薨逝,整个丰延皇室都没有大肆的操办什么宴会,只简简单单的举行了家宴,众人略坐了一坐,便也就无甚趣味的散了。

连皇家都这般低调的没有笙歌燕舞,更何况是寻常人家!

相比之下,反倒是靖安王府,状若丝毫不将太后的仙逝当做一回事一般。虽是从外面看着王府一派素气,并没有特别张灯结彩的热闹景象。但若是推开大门往里面细瞧,倒是可见其中的景象,真是好个“红红艳艳”。

本来就是墨潇为了哄流鸢开心,才不管不顾的在满廊子里都挂满了红绸,谁知慕青冉见了,竟是含笑的随口说了一句,“红绸廊下郎多情,纸鸢成双承君心”

闻言,墨潇竟是难得的有些脸颊泛红,素来精致的娃娃脸上,快速的飞过了一抹红晕。

哎他如今的心思,也算是闹得王府上下人尽皆知了,偏偏只有这位小祖宗,还是云里雾里的!

不过好在,王妃已经许诺他了,嘿嘿嘿想来他也快要过上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小日子了!

到时候他就好好跑到墨音他们面前去显摆一番,看看届时他们还有何话说。

而眼下,不管平日墨影他们如何“奚落”墨潇,到底这种时候他们还是要帮他一把的,加上王妃都说了这样的话,他们便更加不予余力的将整个靖安王府都装点的分外“鲜艳”

墨锦远远的看着,只差点没有一口老血喷出来!

前年他不过是多挂了一些红灯笼,王爷便狠狠瞪了他一眼,若然不是有王妃在一旁帮衬着,只怕王爷早就将他皮都揭了!

可是谁料如今墨潇他们竟是闹腾的这般厉害,不过倒不得不说是瞧着喜气了许多。

因着主子们都不加以制止,是以地宫的这些人,也就折腾的愈发厉害。沈太傅见了也只是无奈的失笑,毕竟是太后的丧期,这般披红挂彩的,似乎是有些大不敬了。可是不要说是夜倾辰,便是连老王爷都没有说半个不字,沈太傅便也心知这当中必然是有个隐情所在,也就没有贸然制止。

而靖安王府也因此,整整一整个正月里,都一直闭门谢客,府中的情形外面倒是一概不知。

夜倾辰虽是素日不喜这般艳丽的颜色,但是想到青冉毕竟是女儿家,自是新年,想来也要有些热闹的样子,也好让她高兴高兴,便也就由得墨潇他们去折腾。

更何况他虽是不爱这些浓艳丽色,但是想起两人大婚之时,青冉的一身鲜红嫁衣,他却是觉得很美。

嗯是极美!

如此一想,他倒是觉得眼前的满眼艳红,也不是那么丑的难以忍受了。

不经意间瞥到自己衣角的墨色,夜倾辰忽然抱住她挑眉问道,“青冉目之所及便可出口成诗,那你如今瞧我可有上好的佳句?”

闻言,慕青冉先是一愣,随后淡笑的看了他一眼,眸中流光溢彩,美不胜收。

她甚至是想也未想的便脱口而出,“墨玉寒星夜微凉,赤霄绝影世无双”

这话似是早已存在她心中许久,如今他问起,她便如此自然的顺口而应。

慕青冉这话一出,便是连一旁的墨锦等人也是一愣。怪不得此前便听闻王妃的才华“名冠京都”,虽然很早之前便知道她满腹文采,但是每每听闻,却仍是忍不住心下赞叹!

“王妃、王妃!也给属下来一句呗!”忽然,墨熙不知道从哪里“窜”了出来,添着脸蹭到慕青冉的面前,想求她也帮自己作一首诗。

见状,墨锦等人却是纷纷嘴角微抽,偏他又是来跟着凑热闹!

他们这群人里面,能得王妃这般特殊待遇的,也就勉强是流鸢和紫鸢,至于旁人王爷不将其皮揭了一层!

墨潇这次是赶得巧,沾了流鸢的光,王妃原是为了“点一点”流鸢,方才这般说,否则的话,王爷岂会还是这般好性的站在那,早就动手了!

他们避还来不及呢,偏墨熙还傻乎乎的凑上去,所以墨锦心下就一直奇怪,他到底是怎么在王爷的手底下活了这么久的?

“你每日膻的荤的大腥大嚼,给你赋诗,倒是生生辱没了王妃的好才气!”墨音的声音在一旁幽幽的响起,似是非要好好打击墨熙一番才算罢休。

“你懂什么!是真名仕自风流,我又不屑假清高,如今这般酒肉穿肠过之后,从此便锦心绣口了”狠狠的瞪了墨音一眼,回过头的时候,却是忽然见到夜倾辰眸色寒凉的看着他,生生让墨熙忘记了后面要说的话。

见状,慕青冉却是不禁微微弯了唇角,她从前倒是不知道,墨熙拌起嘴来,竟是这般厉害,竟是连墨音也没有讨得什么好处。

众人见是慕青冉忽然抿唇一笑,却是纷纷低下了头,装作忙着自己事情的模样。

哎若是王爷不在,他们倒是可以偷着欣赏一下这般倾城一笑,可王爷既是在那可就是“一笑致命”啊!

除夕的这一晚,暮霭时分,天色便渐渐阴沉了下来,瞧着竟似乎是要下雪一般。

众人围坐在桌前,热热闹闹的一家子人,倒是王府中多年不曾有过的景象。宋伯在一旁笑眯眯的站着,看着老王爷坐在中间,一边是小王爷,一边是郡主,怀里还抱着小世子,说不出的其乐融融。

他的目光慢慢扫过一旁的王妃,不禁暗暗点头,这女子做事是个有分寸的,也难怪会这般讨小王爷的喜欢!

其实,当年陛下将小王爷要迎娶和亲公主的消息传给老王爷的时候,宋伯的心里是有些担忧的,他想老王爷的心里也定然不会是全然确定的。之所以最终没有干涉什么,不过就是为了赌一把罢了!

事实证明,这场“赌约”,老王爷并没有押错宝!

慕青珩乖乖的坐在慕青冉的身边,他如今愈发长大,性子也比之前更为沉稳。虽是在慕青冉的面前依旧像个小孩子一般,但是在外人面前,却是全然一副小大人的模样。

只见他先端起了酒杯,恭恭敬敬的敬了老王爷一杯酒,言辞之间已见不凡之举,“珩儿有幸得蒙老王爷照拂,今日恰逢除夕家宴,便谨以薄酒,借花献佛,愿老王爷筋骨康健,益寿延年。”

“哈哈,好好好!珩儿说得好!”闻言,老王爷只满眼赞许的望着慕青珩,心道这孩子年纪轻轻,便已是见识不凡,若然假以时日,只怕是有好一番作为的。

“珩小子不愧是受教于太傅大人,这言辞之间,颇见风骨,想来日后定然是雏凤清于老凤声啊!”不知是不是喝了酒的缘故,老王爷竟是直接将心底的话说了出来,倒是令慕青冉一愣。

父王这话是何意?

沈太傅闻言,却是只失笑摇头,珩儿这孩子的确是才思敏捷,更为难能可贵的是,他自己博文好学,倒是极为刻苦。

可是沈太傅哪里知道,慕青珩从前,最讨厌的便是看那些四书五经,举业文章之类的,不过是想到自己要出人头地,便必然要勤奋上进,唯有如此,将来才能成为大姐姐强有力的支撑和依靠。

再次斟满了酒杯,慕青珩这第二杯,却是直接敬向了沈太傅,“方才老王爷所言正是珩儿心中所想,珩儿受教太傅大人已久,今日只略表教养之情,惟愿太傅大人长命百岁,子孙绕膝。”

慕青珩今日的言行举止,不可谓不妥当识礼,他先是敬酒与老王爷,原是因为他身在客中,自是宾主相较,何况老王爷又是贵为皇室中人,不管于情于理皆是应该先行施礼与他才是。

随后他方才与沈太傅敬酒,便是因为他年长位尊,自然当是受他的满心敬意。而且他说“教养”,这便不仅仅是教他读书习字这么简单了!

慕青冉在一旁静静的看着慕青珩的一言一行,不禁淡淡轻笑,心里有一种与荣有焉的感觉。

看着慕青珩这左一句有一句文绉绉的话说出来,楚鸾在一旁却是听得一愣愣的,这孩子瞧着不大,怎地说起话来这般成熟稳重!

她记得之前见到他的时候,还是一个只知道围着青冉转的小孩子呢!如今倒是瞧着比她还要稳重识礼的样子了!

直到斟满了最后一杯酒,这一次,慕青珩方才转向了夜倾辰,就在紫鸢她们在一旁都在好奇他会说些什么的时候,却是只见他忽然咧嘴一笑,“王爷姐夫,我敬你!”

说完,便仰头干了一整杯的酒,倒是让慕青冉不禁奇怪,他小小年纪,何时有了这般好的酒量了?

随后想到什么,慕青冉不觉将头转向楚鸾,却是只见她瞬间便避开了自己的视线,她便心知这事定然是与鸾儿有着分不开的关系。

虽说此前珩儿便一直说要找夜倾辰的护卫习武,最后被夜倾辰扔给了墨熙,尽管墨熙偶尔有些“倒三不着两”,但是哄弄珩儿喝酒这样的事情,慕青冉相信他不会这么没分寸的。

那么剩下的人选,就很明了了!

夜倾辰见慕青珩一脸孩子气的同自己敬酒,竟是也没有驳了他的颜面,虽是不曾多言什么,但还是径直端起酒杯直接喝了下去。

这“七拼八凑”的一家人坐在一起过着除夕,倒是显得极为热闹,丝毫不觉得突兀和不适。

酒过三巡,老王爷“豪放不羁”的本性便是显露了出来,只声音爽朗的朝着沈太傅说道,“老先生!无须王爷王爷的叫着,青冉既是入了我夜家的门,那便都是一家人!我表字‘文承’,您是长辈,便直接唤我表字就是了!”

闻言,沈太傅却是不禁看了慕青冉一眼,心下略微有些疑惑,老王爷这是喝醉了吧!

慕青冉见状,也是心下有些不确定的看下夜倾辰,似是瞧瞧他的反应。谁知这位爷竟是不动声色的直接朝着沈太傅说道,“外祖父不必拘礼,既是一家人,不问君臣,原该如此。”

听夜倾辰这般一说,沈太傅方才明白,这父子俩原是都这般性情,似是对自己高高在上的身份,并不十分在意。

既是如此,若然再是推脱,倒是显得自己有些虚伪,是以沈太傅便也从善如流。左右在人前他不会这般唤他就是了,既是家宴,想来也不会有人知道。

这一边沈太傅和老王爷着实是相谈甚欢,不知不觉间,两人竟是也饮了不少的酒。老王爷倒是还好些,他早年间长年征战在外,喝起酒来也是毫不含糊,但是沈太傅到底年纪大了些,只略饮的尽兴,慕青冉便轻言劝阻了。

虽说这除夕之夜该是大家热热闹闹的守岁,但是老王爷后来喝醉了酒,先行回去歇息,沈太傅年岁大了自然也是熬不动的,到了最后,竟是只剩下了慕青冉和夜倾辰他们。

夜安陌早早的便趴在夜倾辰的怀中睡着了去,因着外面洋洋洒洒的下起了雪,加之众人要放炮竹,夜倾辰便将夜安陌交给了奶娘,先行送回了房中。

似是这般静谧的夜里,本该有这样一场簌簌而落的大雪,将整个世间都染白,盖住所有的肮脏和尘埃。

楚鸾上蹿下跳的嚷嚷着要放烟火,和墨音两个人兴致高昂的来来回回搬着炮竹。自从她知道地宫的这些人之后,倒像是忽然间找到了自己的“亲人”一般,整日的与他们厮混在一起。

旁人倒也罢了,特别是与墨音,两人倒像是极为兴趣相投一般。慕青冉每每见到他们两个混在一起,便有一种他们是失散多年的兄妹的错觉。

本来一个楚鸾闹起来就够人头痛的了,偏还和墨音凑在了一起,这两人“互帮互助,共同扶持”,如今已经是变得愈加的变本加厉了。

听闻前几日楚鸾一个人,将墨琀和墨嫣两个人逗弄的羞红了脸,顿时在墨影他们几只的心中形象高大了不止一点!

那可是墨音和墨琀啊!

冷傲冰霜,生人勿进啊!

居然被同为女子的楚鸾逗得红了脸,那让他们这群汉子颜面何存啊!

而慕青冉每每听到这般的情况,却都是禁不住摇头失笑,只觉得王府如今的风气都生生被鸾儿给带坏了。

及至子时,众人都是不免有些困倦,唯有楚鸾和墨音两人,依旧是活力满满

左右就剩下他们这群人了,慕青冉倒是觉得也不必在意那些繁文缛节,她听闻夜倾辰每每行军,也都是与将士们同吃同住的。

看着婢女端进来的一盘盘热气腾腾的饺子,慕青冉淡笑着轻声开口说道,“唤他们一起吃吧!”

眼下也没有外人在了,也无需再遮掩什么!

闻言,夜倾辰先是愣了一下,随后神色有些怪异的点了点头。

见状,慕青冉却是不禁奇怪,他那是什么表情,怎地好像是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

直到众人守完了岁,纷纷回了自己改回的地方,慕青冉方才明白夜倾辰那一眼的意义。

怎么说呢眼见着那么一群美若冠玉的男子围着几盘饺子争得“头破血流”,最后竟是直接动了手,慕青冉的心中不可谓是不惊讶的。

她总觉得,依照夜倾辰“敛财”的手段,地宫中的人原也应该是吃穿富足的才是,怎地会不过是几盘饺子,就好像是全然没吃过一般!

而事实上,这一盘饺子对于墨音他们来讲并不稀奇,众人感受的不过就是那种抢的过程而已!

这一个除夕夜,便在这般鸡飞狗跳的情况下度过,不过此后过了很久很久,慕青冉再是回想起这个时候,都是觉得心里那么温暖,便是屋外下着鹅毛大雪,但却难得感觉到满心暖融。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