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 袁列丧命/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

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

又是新的一年开始,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变化。夜倾辰因着尚在休沐,近来朝中也是没有要紧的事情发生,他便整日悠闲的待在王府中,哄着夜安陌,逗着慕青冉,日子过得很是舒服惬意。

最近这几日,夜安陌已经能够咿咿呀呀同人说话,只要有人在他耳边不停地说着话,他便也一直“甜甜”地伸着小舌头,声音软软的咿咿呀呀的发着别人听不同的音节。

而夜倾辰见此,竟好像是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一般,整日整日的守着夜安陌,就等着他偶尔心情好了,同他咿呀几句。

可是这么小的孩子,一般都是你不停的和他说着话,他偶尔哼两声。偏偏咱们这位王爷倒好,只直直的睁着眼睛看着夜安陌,也不同他讲话,单等着这孩子主动和他说!

慕青冉每每见到,都是唇边止不住的笑意。

她知道夜倾辰素日话不多,可是既然是哄孩子,那便自然是要说话的,他只这么看着,幸而是陌儿胆子大,若然换了旁人家的孩子,说不定早就吓得放声大哭了。

这一日,慕青冉方是将夜安陌哄睡,便见到墨锦前来寻夜倾辰,瞧着样子,似是有什么事情发生。

不想过了不到片刻,便见到夜倾辰面色如常的回来了。

“可是有何事?”瞧着方才墨锦的样子,不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呀!

“没什么要紧的”夜倾辰本是不准备和慕青冉说的,可是转念一想,未免她自己心下乱想,倒是不如直接告诉了她。

于是他话锋一转,方才接着说道,“袁列死了!”

闻言,慕青冉却是不禁一愣。

袁列死了!

似乎是自从他被发配丰州之后,她便一直没有再去关注他的消息,如今过了这么久,竟是忽然传来他身死的消息!

“几时发生的事情?”之前并没有消息传回,想来也定然是近段时间的事。

“年前。”

果然!

那想来如今锦乡候府和大皇子府的人,也定然是接到消息了的!

而事情,也的确如慕青冉所料一般,袁列去世的消息方是传回了锦乡候府,侯爷夫人便当场晕了过去。

锦乡候府如今已经算是走到了尽头,府中三子,竟是两子离世,唯剩一人下落不明。可是当初袁徽是直接跌下山崖,这般情况下,又岂有生还的道理!

侯爷夫人只得袁列和袁玮琴两个孩子,当初长子被发配丰州的时候,她便已经是大病了一场,不过好在大抵人还在世,她尚且可以安慰自己,只要将来大皇子继承了皇位,那么列儿还是能被放回来的。

谁料如今竟是直接传回了他离世的消息,这让一直心心念念的他还能回来的侯爷夫人如何承受的住!

现在,偌大侯府,竟是只剩下袁玮琴这么一个嫡女,着实是令人不胜唏嘘。

古言“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想来也就是这般情况了。

袁列的死,似乎并没有在丰鄰城中兴起什么太大的波浪,仿若在众人的心中,从他被流放丰州的那一刻起,他便早已成了一只脚迈进鬼门关的人。

所以这件事情很快就被众人忘到了脑后,并无人再去刻意关注。眼下让众人颇为在意的,倒是四公主的婚事!

听闻此前老王爷曾经与陛下提起,如今四公主年纪愈发大了,若然再是等这三年,岂非是耽误了大好年华!

法理也不外乎人情,更何况四公主的情况又着实特殊,加之现在距离太后的忌日已经过了七七四十九天,若然陛下真的下旨完婚,倒也不会有人敢议论什么。

而朝中有一些心思转的快的人,便直接纷纷向陛下进言,只言四公主忧国忧民,此前丰延爆发战争,她便因为心忧边关将士而主动将婚期延后,如今也是时候该为自己打算了。

见是有人这般说法,朝中其他的人便纷纷跟风效仿。

事实上,倒也不是夜倾城真的这般忧国忧民,这不过是众人找的说辞罢了!

慕青冉听闻这个消息的时候,却是不禁轻笑,这群人倒是聪明的紧,这么快就摸准了风向。

依照她对父王的了解,他根本不是那般心思细腻的人,怎么可能会忽然关心上四公主的终身大事,想来多半是陛下的主意,不过是借父王的口说出来罢了!

而朝中的这些人,定然也是看出了这一步,方才会纷纷向陛下进言。

如今天下四海升平,百姓安居乐业,陛下也没有什么值得发愁的难事,唯一算是心头的一件难解之事,可能就是四公主的婚事了。

若然是能够帮陛下解了这一处的烦难,可不就是“立了功”了!

事实上,这群人也当真是没有猜错,方才有人提议没多久,庆丰帝便同意了众臣的请旨,着钦天监的人选定合适的日子,以为公主出嫁之选!

这个消息一经传出,百姓当中虽是偶有流言,但也很快便变了风向。毕竟这是皇家的事情,寻常百姓也不过私下悄悄议论,哪里敢真的言三语四呢!

最终钦天监为四公主夜倾城选定的婚期,定为了二月初八,是个黄道吉日。这个消息传到月华宫的时候,昭仁贵妃又是免不了的一阵神伤。

此前夏韬被革了官爵,如今和一个寻常百姓没什么两样,可是尽管如此,也不见陛下收回当初赐婚的成命,可是愁坏了昭仁贵妃。

原本她便不愿夜倾羽嫁给夏韬,现如今他竟是连个官位都没了,她自然更是不放心!

但是不管她心里有多焦急、多不愿意,在庆丰帝的面前却是分毫不露的,虽然她已是有许久未曾见过他的面了!

想到这,又是不禁另一种心酸,曾几何时,她会想到自己也有今日!

昭仁贵妃的这一番心思自是无人得知的,便是猜到也只有背后偷笑的份儿,不会再有别的情绪了。这巍巍皇宫本就如此,从来都是新人胜旧人,只见后人笑,不见前人哭,风水轮流转的事情多了去了。

倒是华清宫这一边,正热热闹闹,喜气洋洋的筹备着夜倾城的出嫁之事。惠妃娘娘含笑的望着夜倾宁围着夜倾城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也是眸中藏不住的喜悦之情。

她心里一直是有些心疼城儿这孩子的,自小没了母妃不说,长大的婚事也是这般不顺遂。或许唯一值得庆幸的便是,她尚且有一个真心疼爱他的父皇,将她保护的很好,不会让外面的那些流言蜚语伤害到她,也不会让宫中这些逢高踩低的奴才轻视了她去。

早前知道陛下为她选定的驸马是温逸然时,惠妃心中便知道,陛下是真的作为一个父亲,在为自己的儿女打算,否则的话,他大可以为了拉拢朝臣,将城儿指给一个什么别的官员之子。

如今这位内阁大学士,在朝中口碑倒是极好,听说家世也很是清白,院中没有什么不三不四的女人。

这般一想,惠妃娘娘倒是不禁松了一口气,城儿这孩子没什么过重的心机,心底善良不说,待人也是极为厚道,她也不过是担心她日后嫁过去恐会受了人家的欺负,不过按照目前的情形,她倒是可以放心些。

夜倾宁围前围后的看着夜倾城手中的嫁衣,满眼的惊艳之色,“四皇姐,你这嫁衣好漂亮啊!”

闻言,夜倾城却是羞涩的笑了笑,伸手点了一下夜倾宁的额头。

“等到你成亲出嫁的时候,嫁衣定然比我的还要好看!”虽是说出的话在打趣夜倾宁,但是夜倾城的声音中却隐隐带着娇羞之意。

“四皇姐惯会哄我的,母妃常常说我再这般孩子气,段或是没人敢要的。”不过她心里倒是不担心,不要便不要!

王妃嫂嫂同她说过了,既是要嫁人便定然要选一个自己可心的夫君,否则岂非要难受自己一辈子!

“谁说的,惠母妃不过逗你罢了,咱们宁儿这般聪明伶俐,还不知将来被哪位慧眼识珠的人得了去呢!”说完,她便依旧轻笑着继续低头“缝制”着手中的嫁衣。

虽说民间有这般习俗,要新嫁娘在出嫁之前自己赶至嫁衣,但是实际上这些官宦之家的小姐们,却是极少有亲自动手的。更何况夜倾城贵为一国公主,这事更加是轮不到她亲自动手,庆丰帝一早便请了最好的绣娘在赶制。

如今,她也不过就是在那腰间束带的中央缝制一颗珍珠,全作是一个喜庆的意思罢了!

“四皇姐,你见过温大人吗?”忽然,夜倾宁的脑筋一转,却是问了这么一句。

一旁的惠妃娘娘在一旁闻言,却是不禁说道,“宁儿!怎地这般无礼!”

这样的话怎么好随意问出口,岂非是让城儿不好回答!

可是夜倾城闻言,虽是并没有半分不悦,这话若是换作别人问,她也许会觉得是有人刻意刁难,想要污蔑她的名声。但若是夜倾宁这样说,她却是不觉得有什么,这孩子从不与她藏私,向来都是有一说一,有二说二,是以她也从不轻易挑她什么。

“惠母妃别说她,宁儿不过还是个孩子,不妨事的。”安抚了惠妃娘娘,夜倾城方才转头略微红着脸朝着夜倾宁轻声说道,“只见过一两次”

不过却也只是远远的望着,瞧得并不真切。

她听闻温逸然如今也是二十四五的年纪,这若是换了寻常男子,怕是连孩子都满地跑了,只是不知为何一直未曾见他议亲。

夜倾城倒是并非嫌弃他年岁大了,只是心底略有奇怪,既然是父皇为她选定的亲事,那这人定然是没什么问题的,可既是这般人中龙凤,何以至今都未曾婚配?!

“皇姐!皇姐!你想什么呢?!”眼见夜倾城似乎是呆了神思,夜倾宁调皮的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嗯?”回神间,便见到夜倾宁颇为打趣的笑容,顿时引得她脸色微红,轻轻的将身子扭向了一边。

见状,夜倾宁却是在一旁不可抑制的笑出了声,却是引得夜倾城的脸色愈加的泛红。惠妃娘娘在一旁见了,不禁摇头失笑,这个宁儿啊真是扰的人头痛!

因着未出正月,这个年便总也觉得像是没有过去一般,大街小巷还是张灯结彩,喜气洋洋。虽是过完了除夕,但是紧接着还有一个上元佳节,宫中仍是少不了的要举办宴会,想来为了恭贺四公主的大喜之日,这次宫宴是免不了的。

庆丰帝坐在龙椅上,一旁的蔡公公在静静的研着磨,忽然,外面的小太监进来传旨,只道是华嫔娘娘求见!

闻言,蔡公公却是不禁心下微愣,这华嫔娘娘虽是经常陪皇伴驾,御书房也是来了几次,但是却很少主动前来求见,多是陛下召见她才会前来,今日这是怎么了?!

“陛下,华嫔娘娘来了!”

不知是不是蔡青的错觉,陛下似乎是在听到“华嫔”两个字的时候,眼眸忽然亮了一下!

“宣她进来!”庆丰帝的声音爽朗的响起,昭示着他的好心情。

蔡公公在一旁见了,也是不觉心中轻松了不少,陛下近来倒是常笑,想是心境也畅快了不少。

华嫔进来的时候,身后跟着的一名婢女手中还端着一碟点心,满是清香之气。

“臣妾参见陛下!”

“爱妃请起。”

话音方落,庆丰帝的目光便凝在了那碟点心上,不知又是什么“稀奇”的东西。

“这是臣妾家乡逢年过节之时,惯做的一些糕点,今日恰好想起了这一口,便做了一些与陛下尝尝。”说完,便亲自端了来,奉到了庆丰帝的面前。

见状,庆丰帝眉眼俱笑的拿了一块放到了口中,只觉得满口馥郁馨香。

“嗯确然极为爽口,来,你也尝尝!”说完,庆丰帝还示意蔡青也尝一块,似是极为美味一般。

其实要说华嫔做的这糕点如何美味精致倒也不然,不过就是庆丰帝整日用惯了珍馐美味,如今忽然换了这清新小吃,一时有些觉得新鲜罢了。

蔡青奉命也尝了一块,自然也是口中连连赞叹,倒是让华嫔有些觉得不好意思。

“爱妃方才说,这是你家乡过节时惯做的吃食,那不知你家乡过节时,都做什么?”说起来,华嫔还是乡野出身,他倒是一时难免有些好奇,这寻常人家过节之时,都做些什么事情来庆祝。

闻言,华嫔却是不禁“噗嗤”一笑,随后方才说道,“不过就是一家子聚在一起,好好的吃一顿团圆饭,猜猜灯谜,行行酒令什么的”

说着,她似乎是还有些难为情一般,接着补充道,“不过比不得陛下皇子们这般有学识,都是一些浅近的粗话罢了。”

话虽是这般说,但是这倒是提醒了庆丰帝,自来宫宴皆是这般笙歌曼舞,次数多了,倒也是无甚趣味。更何况如今正逢太后丧期,歌舞助兴之事必是使不得的,倒是这猜猜灯谜,却是有些意思。

又细细的同华嫔打听了许多民间的习俗和游戏,庆丰帝方才意犹未尽的结束了这个话题。

他自小便生长在了皇家,对于民间的这些事情倒是知之甚少,甚至他还比不上焯弟知道的多呢!

今日听闻华嫔说了许多,倒是忽然提醒了他,虽是皇家贵为天胄,但是缘何不可以像是寻常百姓一般,乐乐呵呵的吃一顿团圆饭呢?

就在庆丰帝满心为自己的决定欣慰时,随着日子一点点的推移,上元佳节这一日,终是到了!

------题外话------

还有一更!

明天开始准时下午五点钟两更!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