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 谁是凶手/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殿外忽然之间涌进了这么多人,慕青冉的眸光不觉一闪,随后她微微转头看向倒在血泊之中的侯爷夫人,眸中的情绪渐渐变得有些冷肃。

众人看着眼睛瞪得大大的侯爷夫人,再看看一旁淡然而立的慕青冉,一时间总觉得有些锋芒在背。

便是眼下这般情况不是靖安王妃所为,可是她一个女子家,面对这般血腥场景也着实是太过淡定了些。

总觉得有些不同寻常!

夜倾辰站在殿门口看到这般情况的时候,眸光先是一凝,随后快步走到慕青冉的身边,将她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番,确认她并无受伤之后,方才伸手将她揽进怀中,满满皆是呵护之态。

旁边之人见了,却是不觉心下一顿,王爷这意思只怕是不管事实真相如何,都是要维护王妃的!

就是不知这锦乡侯爷和大皇子妃会不会善罢甘休了。

这一处闹腾出的动静恰好也惊动了正殿的庆丰帝,当他带着众人赶至这里的时候,却是不禁一惊!

这好好的,怎么会忽然死了人?!

“夫人!”还未等众人反应过来,便见到锦乡候一下子跌坐在侯爷夫人的身边,满脸的悲痛震惊之色。

他的手颤颤巍巍的探了一下侯爷夫人的鼻息,却是猛地一下子缩回,整个人都僵愣在了当场。

“娘亲!”大皇子妃闻讯赶来的时候,见到的便是侯爷夫人“死不瞑目”的仰倒在地上,而锦乡候已经仿若“灵魂出窍”一般呆坐在旁边。

她下意识的伸手捂住了嘴巴,满目的震惊之色,甚至连手都是颤抖的。泪水大颗大颗的滴落,身子几度摇摇欲坠,幸好夜倾瑄在一旁一直扶着她,方才没有让她直接晕过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只见大皇子妃忽然挣开了夜倾瑄的手,踉跄了几步走到侯爷夫人的身边,“噗通”一下便跪倒了地上。

众人闻言,均是纷纷沉默无语,谁也不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何事,只知道他们赶来这里的时候,侯爷夫人便已经是这般情况了。

“你说!到底发生了什么?”忽然,袁玮琴猛地抬头看向殿门口站着的一名宫女,顿时素手一指,美目微瞪。

见状,那宫女却是顿时身子一僵,随后赶忙跪倒了地上,声音颤抖的说道,“回大皇子妃的话,奴婢也是方才才到了这里,只只瞧见,瞧见”

说着,她忽然极快速的抬头拿眼瞟了慕青冉一眼,随后便赶忙低下了头。可是一直在关注着这件事情的众人又不是瞎的,她这般行为自然全是落到了众人的眼中,一时间他们也是不觉将视线移到了慕青冉的身上。

这般一想,可不是他们方才进来的时候,就是瞧着满殿只靖安王妃和侯爷夫人两人!

“还不快说!”只不过此刻的袁玮琴却是没有心思顾及其他,只声音蓦然拔高的质问着那名宫女,憎恨她这般吞吞吐吐,说话不利索。

闻言,那名宫女顿时吓得一个激灵,赶忙跪在地上连连磕头说道,“奴婢只瞧见了靖安王妃和侯爷夫人在殿内,再无别人!”

话落,却是满殿皆惊!

袁玮琴听闻那名宫女的话之后,却是猛地瞪向了慕青冉,眼眸的通红的含着泪水,似是要将她生吞活剥了一般。

见此,慕青冉却是丝毫未见恐惧之意,依旧是眸光温淡的望着眼前的景象,心中不觉微微思量。以往不管是发生什么事,她从未见过大皇子妃这般失态,即便是当初听闻皇长孙遇刺的消息,她也不曾如此。

可是如今

“是你!是你杀了我娘亲!”看着慕青冉依旧是温然的站在那里,眸中不见丝毫悲伤的望着自己,大皇子妃顿时便心下满是怒气。

“大皇子妃慎言!”饭可以乱吃,话却是不可乱讲!

“就是你!殿内只有你和娘亲两人,不是你还会是谁?!”大皇子妃似是气急了一般,指着慕青冉的手一直在不停的颤抖。

而与此同时,锦乡候也仿若是终于缓过了精神一般,一路跪行到庆丰帝的面前,老泪纵横的哭诉道,“求陛下为老臣做主啊!”

他的夫人就死在这皇宫之中,叫他如何不讨个说法!

庆丰帝看着眼前的情况,一时间也是有些一筹莫展,他倒是不认为慕青冉会杀了侯爷夫人,这丫头从来都不是这般“简单直接”的人。若说是辰儿做了此事,他倒是会有几分相信,可若果真是他,却是不会留下这样的把柄给别人,定然是会将后续之事处理的干干净净才是!

这般一想,庆丰帝再看眼前景象,便只觉得没有那么简单了。

只眼神示意蔡公公将锦乡候扶起之后,庆丰帝方才声音微沉的说道,“方才可有何人在殿中伺候?”

话虽是这般问,但是庆丰帝自己心里也清楚,这一处是没有人常来的,不过是因着今日宫宴,他又兴了猜灯谜的事情,便将这一处也藏了一些灯谜,等着人来寻,还特意调开了一些宫人,免得有人借机询问,岂不失了意趣。

庆丰帝的声音落下许久,都不曾见有人接话,殿内一时静的有些诡异。

见状,蔡公公低声在一旁应道,“回陛下的话,这里因藏了一些灯谜,是以并没有调配宫人过来。”

闻言,庆丰帝却是不禁略一皱眉,随后才又将目光转到了慕青冉的身上。

夜倾昱在一旁冷眼看着这一切,不禁微微低头,掩盖住自己唇边邪魅的笑容。

看来大皇兄是和靖安王府杠上了!

不过这般做也对,左右他们两方段或是不能够“一笑泯恩仇”,想来定然是不死不休。若按常理来讲,自己才应该是他首要对付的目标,可是眼前这般情况,便是斗倒了他,还有别的皇子,而只要靖安王府一日不灭,夜倾瑄便永远与他们是死敌,他岂能心安!

若说以前夜倾瑄还抱着先收拾了自己,再回头收拾慕青冉和夜倾辰的心思,那么自从上一次父皇有意将临水的兵权交到夜倾桓手上的时候,夜倾瑄一定已经开始改了主意。

即便是斗跨了一个他,可是只要靖安王府不倒,那么夜倾辰和慕青冉大可以扶持别的皇子上位,夜倾瑄依旧是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他已经花了大半的时间来对付自己,还有多少这样的精力,去应付一个接着一个的对手呢!

所以釜底抽薪,剪草除根,方才为上上之策!

只不过,就是不知道这法子能不能拖得住咱们这位王妃了想到这,夜倾昱微微抬眼看向殿中的两人,随后将目光定在了夜倾辰的身上,只怕就算是慕青冉真的杀了侯爷夫人,这人也是有办法护她不受伤害的。

有时候夜倾昱会有些好奇,到底夜倾辰要做到什么地步,父皇才会真的心有责怪呢?还是说哪怕是他要倾了这皇权,父皇也依旧这般纵着他,容着他!

“方才那宫女不是说,见到了靖安王妃在此吗?陛下何不问问她,不就清楚了!”忽然,皇后的声音在一旁急急的响起,像是生怕别人没有听到那宫女说的一般,又在庆丰帝的面前说了一遍。

闻言,夜倾瑄的脸色却是不禁微沉,母后这般看不出父皇的脸色,到底到什么时候才能改了这毛病!

果然,庆丰帝听闻皇后的话之后,脸色顿时便沉了下来,沉默了半晌,方才开口说道,“靖安王妃,方才可是发生了何事?”

庆丰帝的话音方落,众人便纷纷看向了慕青冉,只待她要如何回答。

夜倾君站在夜倾桓的身边,垂在袖管中手下意识的便握紧了衣襟,以往便是每每自己被别人欺负,他都从未这般紧张过。可是方才在殿门口看着殿内的景象,便是他也不由得心下一惊!

虽然他心里相信仙女姐姐不会这般做,但是既然母后之人算计了她,又岂会轻易让她洗脱清嫌疑。更何况死的人是侯爷夫人,又是大皇子妃的娘亲,这怎么看都是有些刻意针对大皇子府而去!

往日虽是也时常有人算计她,但是夜倾君倒未见得有如今这般担心,因为知道慕青冉的本事,想她也不会轻易着了别人的道。可是今日这般却是不一样的,这是人命关天的事情,即便最后父皇偏袒不会责罚于她,可是到底于名声不好!

这般夜倾君在这里为慕青冉百般忧思,可是当事人自己听闻庆丰帝有此一问的时候,却是声音平静的轻声说道,“方才这殿中出现了刺客,伤了侯爷夫人的性命。”

语毕,众人却是纷纷震惊不已。

刺客?!

这皇宫中竟是会出现了刺客?!

“你撒谎!这里是皇宫,怎么可能这般轻易的进来刺客?!”闻言,大皇子妃似是根本不相信一般,只满目憎恨的瞪着慕青冉,只恨不得立刻就揭穿她的谎言。

“哦?皇宫之中便不可能出现刺客那上一次皇长孙遇刺的事情,不知大皇子妃要如何解释?”慕青冉的声音依旧是温温淡淡的,显得没有一丝的波澜,相比之下的大皇子妃却是情绪越来越激动。

夜倾睿在一旁看着,却是心中十分了解大皇子妃此刻的心情。

面对慕青冉,只怕是除了夜倾辰,任何人偶尔都会有这种“无力感”,明明你的情绪那么激动,可是她却是好像丝毫不受到影响一般,依旧是那副温温淡淡的样子,却是让人见了愈发的抓狂!

就像是明明他满心热情的爱慕着她,而她也并未做什么,可偏偏就是让他每每觉得自己的感情像是被人兜头泼了一桶凉水一般,冷的彻骨。

而此刻的大皇子妃也的确是如夜倾睿想的那般,被慕青冉简简单单的几句话,气的不可抑制,但却又无处发泄。

皇长孙的事情,本就是一出局,不想这个时候被慕青冉翻了出来,她根本就没办法随意解释!

见状,夜倾瑄在一旁冷声开口道,“这事情毫无头绪,问一问王妃,也不过是想要求个明白,给侯爷一个交代罢了!”

慕青冉闻言,却是忽然淡淡的笑道,“大殿下这话说的,本宫倒是不明白了,本宫方才不是说了,是刺客伤了侯爷夫人!殿下此刻应当带人去追捕逃犯,而非在这里空口白话!”

求个明白?!

话倒是说的轻巧,可哪里是求明白,明明就是想要弄得“不明白”才对!

“虽说是有刺客,可是到底也只有王妃一人见到了!”言外之意便是,到底有没有这刺客的说法,还有待商榷呢!

说完,夜倾瑄忽然转头望向门外的侍卫和宫女,“你们方才过来的时候,可有瞧见什么可疑的人了?”

闻言,他们却是连连摇头,表示并未看到。

事已至此,众人却是愈加的头脑发蒙,这王妃说是见到了刺客,可是除她一人之人,再无人得见。而方才殿中的情形,却是一目了然,只有靖安王妃和侯爷夫人两人,偏偏还死了一个,这情况不论让人见了去,只怕都要怀疑活着的这一个!

“如此,殿下便是怀疑本宫了?”即便是到了这般地步,慕青冉依旧是保持着平静的心绪,根本未见丝毫的慌张和失态,倒是不免让众人有些相信,难道这事真的与王妃无关?

“形势所逼,还望王妃见谅!”这话便是真的向众人证明,他就是怀疑慕青冉!

后者闻言,却是盈盈浅笑,回眸望了夜倾辰一眼,示意他放心之后,便慢慢向前走了几步。

“本宫方才本想到这一处来寻灯谜,不想进来的时候,就见到侯爷夫人倒在血泊当中,而那名黑衣人也刚巧夺门而去,随后诸位便到了。”说完,她还颇具深意的看了夜倾瑄一眼,随即便转开了视线。

“可是只有你一人见到刺客,谁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慕青冉的这一番说辞,大皇子妃却是全然不信的,什么刺客!根本就是她随口杜撰出来的!

“那若然是按照大皇子妃所言,是本宫杀了侯爷夫人,可总也要有个动机才是!”无缘无故的,她却是缘何要冒着这般大的风险去杀害一个后院的妇道人家!

说完,还未等大皇子妃再一次发难,慕青冉便接着柔声说道,“再一则,便果然是本宫动的手,那怎地不见我身上沾染丝毫的血迹,既是匕首入腹,那合该本宫手中也该染上些血迹才是!”

说完,众人只见慕青冉伸出了白玉般的一双手,只指尖泛着淡淡的粉色,却是未见丝毫的腥红。不禁如此,便是连她的裙摆也是干干净净,不曾有任何的凌乱和不堪。

大皇子妃见状,却是心下愈加的气愤!

她方才跪倒在娘亲身边的时候便注意到了,她的手上刚好有一圈血迹的痕迹!

想到这,她不觉紧紧的闭上眼睛,还是不愿相信眼前发生的这般情况。前些日子传回大哥丧命的消息时,她心中便隐隐有些担忧娘亲的情况,是以她即刻便赶回了侯府。

当时娘亲与她说的话,她便心下隐隐有些担忧,她大抵猜到了她想要为大哥报仇,只是万万没有想到,会是用这样的法子!

这可是杀敌一千,自伤八百的方法,娘亲怎地这般糊涂!

但是事已至此,大皇子妃觉得自己也是别无选择,只能就着娘亲留下的这一出戏接着唱下去,否则的话,岂非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这般一想,她再次看向慕青冉的眼神,瞬间变得更加的憎恨,不管如何,今日定然是要拉她下水的,否则岂非是枉费了娘亲和大哥的性命!

------题外话------

我家的小妖精们说我应该改名叫“公子污奇”,虽然我不同意,但是却觉得无言以对~(><)~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