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惊现刺客/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众人听闻慕青冉的话,却是也不免觉得颇有道理,若然当真是靖安王妃杀了侯爷夫人,却为何她身上半滴血迹也无?!

更何况,说到底王妃也不过就是一个闺阁女子,她身子又自来娇弱,当真能“狠狠”地捅了侯爷夫人一刀?!

“即便你是这样说,可是谁知道你有没有帮凶!”虽是听闻慕青冉的反驳,大部分人都是有些动摇,但是大皇子妃还是一脸的愤慨,说什么也不愿相信慕青冉与这件事情无关。

闻言,慕青冉却是状若好笑的摇了摇头,似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般,最是那顾盼之间的倾城一笑,却是有那么一瞬间,甚至让众人忘记了眼下发生的情况。

清眸含羞合,丹唇逐笑开想来便是如今这般景象。

“方才那宫女所言,不是殿内只本宫一人的吗?”即便是大皇子妃再情绪激动,慕青冉依旧是声音淡淡的同她周旋,丝毫未见恼怒抑或是不悦。

可是偏偏她越是淡然,大皇子妃的心中便越是心慌,因为她太过急于将这件事情扣到慕青冉的头上了,反倒是有些“欲速则不达”!

慕青冉这话一出,却是轻轻松松的化解了大皇子妃的疑问,依照方才那宫女所言,这殿内可不就是只见到了她一人,却是哪里来的什么帮凶呢!

“可你也说了见到刺客,或许那刺客便是帮凶呢!”想到慕青冉方才说过的话,大皇子妃也是学她一般,用她自己的花去堵她。

夜倾瑄在一旁闻言,却是不禁微微眯眼,这话便有些胡搅蛮缠了,怕是父皇根本不会相信。

但是庆丰帝不会相信,不代表别的人也不相信,大皇子妃这话虽是听着有些不着边际,但若是仔细一想,倒是觉得也不无道理。

既然是前来宫中行刺,何以只刺杀了侯爷夫人,却放过了靖安王妃?!

而且便是真的要杀侯府的人,为何要闹到宫中,难道不是在宫外,更容易下手吗?!

这般一想,众人心下却是不禁各有计较。

眼下这般情况,若然真的是靖安王妃杀了侯爷夫人,那即便是有王爷作保,只怕陛下为求公允,也是要给大皇子妃和锦乡候一个交代的。

可若靖安王妃所言句句属实,那倒是或许还有另外一种可能——栽赃嫁祸!

挑起了靖安王府和锦乡候府的矛盾纷争,那么就间接等于是得罪了大皇子妃,进而和大殿下作对!这样一想的话,那似乎能够占到便宜的人便只有一种可能——六皇子,夜倾昱!

既是众人都能想到的情节所在,夜倾昱这般心思灵活之人自然也是想明白了,不想兜兜转转绕了一大圈,竟然还是绕回到了他的身上。

想到这,夜倾昱便不觉心下好笑,原是一计两用,若然能够陷害慕青冉,便自然最好,若是不能,便将他拖下水。

夜倾瑄原是打的这个主意吧!

“那便要好好想想,侯府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了!”说完,慕青冉还特意朝着夜倾瑄的方向转过头去,与他四目相对的那一刻,她的唇边满是温婉的笑意。

虽说刺客是奔着刺杀而来,但是杀害诰命夫人和杀害一品王妃,这还是有区别的!

慕青冉这话一出,众人也是不禁纷纷猜想,侯府的仇家想来想去也是没有什么特别的人,不过却是有心思转得快的人忽然想到,锦乡候府之前不是与严府闹得很不愉快吗?

难道这是严权派来的人?!

事情已经闹到了这步田地,便是再如何争论下去也是没有意义。尽管慕青冉被人看见与侯爷夫人共处一室,而且后者还不幸丧命,但是到底没有人亲眼见到她动手,这事还是不能直接下定论的。

“来人!将侯爷夫人的尸身抬下去,着刑部严查此案!”庆丰帝的声音蓦然响起,唤回了众人的思绪。

一旁的锦乡候闻言,听到陛下这般一说,便心知他是不打算以此来向靖安王妃问罪的。他方才要开口接着说些什么,却是忽然见到门外一闪而过的黑影,紧接着便见到一抹寒光直奔自己的面门而来!

“侯爷小心!”幸而夜倾睿就站在锦乡候不远的位置,他瞬间闪身至他的身边,赶忙拉了他一把,方才保住了这条命,可是那气势破人的飞镖还是划破了锦乡候的脖子,顿时便有鲜血流了下来。

“爹!”大皇子妃见状,赶忙行至锦乡候的身边去查看,一边吩咐人去传唤太医过来。

而早在那名黑衣刺客出现的瞬间,禁军统领段御风便得了庆丰帝的命令,赶忙带着人追了出去。

众人见到这般情况的发生,一时间有些错愕不已,待到回神的时候,却是忽然意识到,方才是有人要刺杀侯爷吗?!

如此说来王妃方才说的倒是真的!

原是当真有刺客杀了侯爷夫人,这还不算,现在竟是还回过头刺杀侯爷来了!

眼见有刺客出没,夜倾辰顿时便将慕青冉护在了身后,神色冷然的望着殿外的方向。见此,慕青冉轻轻的将手搭在了他的手背上,纤细的手指一下一下的划过他的手面。

感觉到她的动作之后,夜倾辰却是忽然眸光一凝,随后周身的肃杀之气方才缓和了一些。

他们夫妻二人之间的这些小动作旁人自然是不得而知的,因为所有人的注意力均是放在了刺客的身上,哪里还有心思理会别的。

夜倾瑄的目光显得有些阴沉,按照计划,即便是不能将慕青冉拖下水,可也定是要父皇心中对夜倾昱颇多怀疑的。可是眼下却是哪里又跑出一个什么刺客来,生生坏了他的好事!

他倒是不相信这刺客真的是奔着锦乡侯而来,想来多半是慕青冉为了让她自己的话更为可信,方才弄了这么一处儿。但是夜倾瑄不明白的是,慕青冉绝不可能提前知道自己的计划,那她是怎么这么巧的布下了这一招?!

而此刻夜倾瑄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却也成为了众人“担惊受怕”的原因。这是何其猖獗的刺客,竟然将皇宫视若无人之境,今日是刺杀侯爷和夫人,那明日呢是不是就是陛下了!

只随意一想,众人便也只觉得背脊发凉,更何况是陛下,这岂非是公然的挑衅!

侍卫们已经将侯爷夫人的尸身抬了下去,大皇子妃一边顾及着侯爷的伤势,一边还要为了侯爷夫人的事情伤神,当真是分身乏术。

慕青冉眸光淡淡的望着眼前的这一幕,并未如众人一般,心下略有不忍。

若她所料不错,侯爷夫人之所以会行此一步,锦乡侯未必就不知道,或者说他甚至参与了其中!

否则的话,依照她素日对侯爷夫人的了解,她并不是这般胆大妄为的人,如果不是有何人与她说了什么,她万万是想不到这一步的。

而且,她初时到了这一处的时候,殿内殿外均是未见一人,可是偏偏侯爷夫人一死,瞬间便跑出了那么多的“目击证人”!

单凭一个败落的锦乡侯府,就可以在宫中这般为所欲为吗?

如果不是因为背后有夜倾瑄在撑腰,怎么可能会这么顺利!

不过,能够调动这么多的人,和让这么多的人口径一致这是两回事。如果方才那名宫女言明是亲眼见到自己杀了侯爷夫人,这倒是果然人证物证俱在。

可是这样一来,夜倾瑄的这一局棋就未免下的有些太大了,因为一旦那名宫女那样一说,陛下必然会下令严查。这还不算,夜倾辰也势必要查个水落石出,天翻地覆的。

一旦有一个人“吐”出什么不该说的话,那么整件事情便都会走了样子,再也难以控制了!

所以,夜倾瑄不会那么笃定的将事情扣在她的头上,他只会制造一些假象,来引导别人去往这方面猜测。

而只要侯爷夫人之死一日没有“水落石出”,那自己便永远都是一个“嫌疑犯”,即便有夜倾辰护着没有牢狱之灾,可是这传出去到底于名声有损。

何况,还有一个原因便是今日这一出儿虽然有夜倾瑄在背后推波助澜,但是真正行动的人却是侯爷夫人。

利用别人行事来达到自己的目的,这不像是夜倾瑄一贯的风格,虽然对他为人不甚了解,但是几次交手下来,慕青冉也算是摸清了他的一些脾性。

他极少轻易相信何人,所以事关这些“阴谋阳谋”,他向来都是亲力亲为,并不太多假他人之手。

因此今日的侯爷夫人对于夜倾瑄而言,是一个最大的变数,因她而衍生出的麻烦是他不可预料的,所以他不会将所有的筹码都压到她一人的身上。

想到这,慕青冉将目光重新放回到夜倾瑄的身上,看着他目光冷凝的瞪着她,一时间却是笑的更加的温软。

此前还并未觉得如何,可是今日一看,慕青冉只觉得夜倾瑄行事有些“瞻前顾后”了,或许是之前和她斗来斗去留下的阴影,让他事事顾及周全,倒反是落了下成。

如今他自己怕是也在后悔吧!

太医为锦乡侯包扎完了伤口,叮嘱了一些注意事项之后便退下来。而与此同时,段御风也带着人回来了,却是令人大跌眼镜的“空手而归”。

要知道段御风可是大内第一高手,连他出马都没有抓到那名刺客,那可见其武功高强!

“启禀陛下,属下有辱使命!”段御风的话一出,众人便顿时皆是一惊!

段统领竟是直接承认没有抓到刺客,半分推诿都不曾,看来果然是一山还比一山高。

闻言,庆丰帝的脸色瞬间变得很是难看,连禁军都出动了,却还是没有抓到人,难不成这是要反了吗!

“起身吧!”可是即便心下再气,庆丰帝也没有因此怪罪段御风,或许,这就是身为帝王,庆丰帝与宣德帝的不同。

他会从根本上找原因,而不是一味的苛责下属,那样根本于事无补。段御风是什么人!那可是宁愿以身为盾保护陛下安危的人,若然是能够追踪到那名刺客,他便是拼了性命也不会空手而回的,所以,如今这般情况便也只能说明,他是真的尽力了!

“陛下”锦乡侯的声音颤颤巍巍的响起,脸上满是泪水,看起来只让人觉得莫名心酸。

他如今也算是孤苦伶仃,形单影只了!

大皇子妃在一旁见到这般情景,也是忍不住的掉下眼泪,父女俩均是泪眼涟涟,倒是让人不忍相见。

“袁卿放心,朕定然会给你一个交代的。”说完,庆丰帝转身吩咐蔡公公道,“传朕的旨意下去,着刑部尚书彻查此案,限期半月,务必要查的水落石出!”

“奴才遵命!”

夜倾瑄听闻庆丰帝将旨意颁下,却是未见丝毫的笑意,若他猜的没错,眼下这情况,倒是“便宜”了慕青冉。

她一定是打算将这盆脏水泼到严权的身上,到时候借父皇的手又除掉他一个助力,她打的倒是好主意!

这一次他定然是不会让她轻易如愿的!

而夜倾瑄此刻心中的猜测倒是也没有多想,慕青冉本就是这么打算的。不过,她既是能想到,想来对方也想到了,自然会多加提防,怕是行事那么容易。

从始至终,夜倾辰都未发一语,可是却一直静静地站在慕青冉的身边,形成了一种无言的支持和保护。似乎不管她做什么、说什么,他都能够完全纵容和“包庇”,不会让她收到一丝一毫的委屈。

夜倾宁在一旁远远的看着,不觉伸手掩住自己的小脸,随后偷偷的笑了起来。夜倾城在一旁见了,却是不禁心下奇怪,眼下这般严肃的形势和气氛,这丫头在这“傻笑”什么呢?

可是夜倾城哪里知道,这位十公主殿下,正是因为气氛太过严肃才会觉得好笑。旁人都觉得这事情疑点重重,绕的人晕头转向,不甚明白,可是依照她近来对这位王妃嫂嫂的了解,却是觉得她必然没有将这情况放在眼里。

便是辰哥哥,想来也不过就是担心王妃嫂嫂受了委屈罢了,至于其他怕是这夫妻二人都没有当做一回事!

方才那宫女说在这里见到了王妃嫂嫂,她本想站出来帮她证明那宫女说的是假的,可是方才她一直和四皇姐在一起,若然只她自己倒还没什么,牵扯进皇姐便让她有些犹豫了。

只要她肯为王妃嫂嫂说话,那么就代表日后恐会遭到大皇兄的记恨,她在宫中,自然有母妃的保护。可是四皇姐眼下便要嫁到宫外去,若是到那时候被人设计坑害了,岂非是她的罪过!

是略一权衡,她便什么都没有说,还有一层原因便是,她不确定王妃嫂嫂要如何还击,若是自己贸然出口,难保不会打乱了她的计划,说不定还会弄巧成拙了。

现在一看,夜倾宁倒是庆幸自己方才稳住了,否则倒真的是帮了倒忙。

事情已经闹到了这个地步,这宫宴也是已近散场,庆丰帝便率先回了朝华殿。

夜倾辰拉着慕青冉的手不紧不慢的最后才出了偏殿,他的目光忽然往殿内的暗处扫了一眼,随后方才若无其事的离开。

见状,慕青冉却是不觉淡笑道,“王爷在看什么呢?”

“刺客!”闻言,他慢慢俯下身子,将薄唇凑近她的耳边轻声说道。

听他这般一说,慕青冉不觉轻笑着也回头看了一眼,之后才和夜倾辰相携着离开。

------题外话------

谢谢各位送花花,送票票的亲耐哒,偶爱你们哦!

元旦快到啦,你们想好新年愿望了吗?

嗯偶想好了,像王爷这样的夫君,偶是不敢肖想滴,但是墨刈这样的,给我来一打儿!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