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夫妻情分/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直到宫宴散场,不管是大皇子妃还是夜倾瑄的目的都没有达到,而就在慕青冉和夜倾辰准备出宫的时候,却是刚巧在宫门口又一次见到了他们。

眼见大皇子妃目光愤恨的瞪着自己,慕青冉却是未见丝毫的不悦,她放开了夜倾辰一直拉着她的手,慢慢走向了大皇子妃的方向。

“本宫有几句话,想要单独对大皇子妃说。”慕青冉的话与方才夜倾瑄对夜倾辰说的别无二致,同样也是话音落下之后,目光温软的扫了一旁的夜倾瑄一眼。

后者见状会意,虽是心下不愿琴儿与慕青冉过多接触,但是她既是这般正大光明的来说,他倒是不好横加干涉。何况周围皆是出宫准备回府之人,都已经听到了慕青冉的话,若是他直言拒绝,倒是显得他气量狭小。

看着夜倾瑄先行上了马车之后,慕青冉方才朝着大皇子妃说道,“不知事到如今,皇子妃可是仍然坚持认为是本宫害了侯爷夫人?”

听到慕青冉话中提到了侯爷夫人,大皇子妃的目光顿时便变得一凝,随后仍旧是满眼愤恨的瞪着她,“便是没有确凿的证据无法将你治罪,可是天理昭昭,你总会得到报应的!”

大皇子妃的心中,似是恨极了慕青冉一般,说出的话全然不留一丝的情面。

闻言,慕青冉轻轻笑了一下,好像根本不将她说的话方才心上,“报应?!大皇子妃若然是相信这世上有报应一说,那应当好好保护侯爷才是!”

话音方落,便见到大皇子妃眸光震惊的望着慕青冉,似是不敢相信她说了什么!

“你”

“其实皇子妃心中并不是恨本宫,而是在恨你自己吧!”慕青冉的声音淡淡的响起,却是说出的内容,让大皇子妃愈加的惊讶。

早在朝华殿的时候慕青冉便注意到了,大皇子妃的情绪过于激动,虽然说发生了至亲丧命的事情,原该如此。可是依照她如日的性格却是不会这般表现,几乎是句句针对自己而来,如果她是亲手设计了这一出局那这般表现倒是还说的过去,偏偏她又不是!

即便大皇子妃再是想要帮助夜倾瑄,可是慕青冉依旧觉得她不会豁出自己娘亲的性命去做这样的事情,毕竟这天下没有哪一个子女能够眼睁睁的让自己的爹娘去送死。

可如果大皇子妃没有参与这一切,但她依旧是处处针对自己,那就只能说明她猜到了!

她猜到了还是侯爷夫人甘愿赴死,以己身陷害慕青冉,以此来达到报仇的目的。

似是被慕青冉说中了心事一般,大皇子妃的情绪渐渐稳定了下来。

她的目光穿过慕青冉的肩膀,不知落到了哪里,可是眸中渐渐升起的水汽却是让对面站着的慕青冉看的很是明显。

“或者你也恨着侯爷和大皇子!”如果说慕青冉前面的话还能让大皇子妃尽量收敛自己情绪的话,那么此刻她的这句话一出,便是让她再也掩饰不住内心真实的想法了。

慕青冉说的是对的!

她恨!

不仅是恨自己,也恨父亲!更恨他!

那是她的娘亲啊!他们怎么可以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就让她去送死呢?!

袁玮琴心里清楚,娘亲既是当时和自己说过,想要为兄长报仇,那么想来她心中的打算父亲不会不知。既是知道,却没有横加阻止,甚至还在暗中推波助澜,这就是她的父亲!这就是他的夫君!

想到这里,袁玮琴的脸上便布满了泪水,她并未如何神情悲凉,可就是眼泪一滴一滴的落下来,生生让人看着满心不忍。

事到如今,她忽然觉得,是不是夜倾瑄曾经对自己的诸多疼爱,也不过就是戏一场。因为需要借助锦乡候府的势力,所以他才会对自己多加疼宠,如若不然,怕是早已没有她的容身之处了吧?

与夜倾辰相比,他还算是一个能够令妻子依靠的夫君吗?

不!

夜倾瑄没有办法和夜倾辰相比,他甚至连七弟都比不上,至少他对七皇子妃是真的在乎的,给不了独一无二的宠爱,他至少会知道保护她,哪怕是七皇子妃的母族并不显赫,可是七弟也一直不曾对她冷眼相待过。

可是她之于大殿下就不是,似乎没有夫妻情分可言,有的只是利用和依附,一旦她没有了利用价值,就会被夜倾瑄永远的舍弃!

眼见大皇子妃的眼眸之中渐渐露出失望伤心的神情,慕青冉也不再说话,只静静地看着她,心中不断的思索着什么。

“王妃是在挑拨离间吗?”忽然,大皇子妃竟是说了这样一句话,随后她眸光不眨的望着慕青冉,似乎是想要看她究竟会如何作答。

“是!”谁知慕青冉竟是丝毫不加以掩饰的直接承认了,倒是让大皇子妃没有料到。

慕青冉之所以选择直接承认,不过是因为撒谎没有意义,大皇子妃不是寻常的姑娘家,想要骗她没有那么容易,倒不如直接承认了,省的她多费唇舌。

她的确是刻意当着大皇子妃的面说这些话,也的确是抱着挑拨离间的打算!

可是这些都不过是一些“辅助”因素而已,真正的症结还是在他们夫妻俩自己的身上。便是夜倾瑄再如何聪明,可是夫妻之间的关系,很奇妙,在意就是在意,不在意就是不在意,如果他的心思没在你身上,那么即便他装的再是如何逼真,也总还是能感觉到的。

夜倾瑄那样的人,根本不会打从心眼儿里对一个人好,他的好都是有目的的,有针对的,如果不能为他带来利益,那根本无法入得他的眼中。

所以慕青冉笃定,袁玮琴心中一定早有所觉,只不过一直在自欺欺人罢了!

即便她是有意挑起他们之间的嫌隙,可是也要她有迹可循才是,大皇子妃是聪明人,她自然知道自己没有污蔑夜倾瑄。

“如今锦乡候府已经败落至此,皇子妃此时还不为自己谋算,难道真的要等到自己也死的不明不白的时候,方才醒悟吗?”慕青冉的话像是一把尖刀一般,直直的刺进了袁玮琴的心口上,痛的她只觉得浑身都在颤抖。

死的不明不白!

“眼下瞧着皇子妃有皇长孙傍身,可谓是风光无量,可是即便没有你的存在,皇长孙依旧是皇长孙,可是大皇子妃的位置却并非只有你一人才能坐!”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慕青冉相信袁玮琴不会不明白她的意思。

皇长孙已经出世,那么不管他的母妃是谁,他的身份是不会因此改变的!

不知是慕青冉方才的一句话刺激到了袁玮琴还是如何,只见她的目光在听到“皇长孙”三个字的时候,目光忽然变得很是惊恐,就像是在害怕什么一般。

见状,慕青冉却是不禁微微皱眉,心下也觉得有些奇怪。

大皇子妃她是想到了什么?

“王妃想要我帮你对付殿下?!”片刻之后,大皇子妃似是终于冷静了下来,声音平静的开口说道。

“不是帮本宫,是帮你自己!”锦乡候府已经如此,她难道还指望夜倾瑄会一直纵容她“霸占”皇子妃的位置嘛!

所以,夜倾瑄迟早会对她出手,即便不是现在,日后也是免不了的!

狡兔死,走狗烹,这么多的前车之鉴,她相信大皇子妃不会不明白的。

“若然当真走到这一步,你可会保我安然无恙?”即便是为了自己求一条生路,可是受利的人可不仅仅是她自己。

如果慕青冉不能够保证她性命无虞的话,那这风险实在是太大了!

闻言,慕青冉却是不觉眸光一闪,心下忽然闪现了一个念头。

“自然!”她声音淡淡的承诺了大皇子妃的要求之后,便目送着她上了大皇子府的马车。

直到车驾渐行渐远,慕青冉依旧是定定的站在那,眸光深远的望着茫茫夜色。夜倾辰走到她身边的时候,直接拉过她的两只手捂在她的手掌中。

“可是觉得身子又大安了?”夜倾辰的语气中隐隐带着一丝埋怨的意味在里面,总觉得她有些不爱惜自己的身子!

这才康健了多久,就又开始这般不注意了!眼下尚且在冬季,她就这般一动不动的站在雪地里,就不怕冻坏了吗!

知道他想是因为自己的举动有些不悦,慕青冉也不敢同他争辩什么,只淡淡的朝着他笑,紧紧的跟在他身后回了马车上。

见她依旧是眉目嫣然的朝着自己笑,生生是笑的夜倾辰一点脾气也没有了,只紧紧将她抱在怀里,狠狠的一口亲在了她的脸上。

许是天气有些寒冷的缘故,夜倾辰的唇带着些微的凉意,慢慢从她的脸颊滑落到她的唇边,却是让慕青冉忽然向后躲了一下。

“嗯?”夜倾辰的声音中满是威胁之意,若是仔细看向他的眼眸,还会发现隐隐深藏在其中的不悦。

到嘴边的“肉”就这么跑了可怎么行!

“有点凉”慕青冉的声音听起来好像是有一点委屈似的,眸光水润的望着夜倾辰,好一番欲语还休的俏模样。

其实慕青冉倒不是真的要躲开他,只不过是他唇角带着的一丝寒气让她下意识的便向后躲了一下而已,不是针对夜倾辰这个人。

闻言,夜倾辰才算是缓和了脸色,他抱着慕青冉的手略微收紧了一些,但却是只直挺挺的坐在那,并不再亲近她,倒是让慕青冉不禁一愣。

略有些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却是只见那人目光灼灼的望着她,眼神中的热切不觉让人脸色微红。

“那你亲我一口,就暖了!”说完,便将自己的薄唇贴在了慕青冉的唇上一下,像是在示意她一般。

敢情这是要自己去“哄”他!

想到这,慕青冉便慢慢的将身子凑近他的身边,仰头在他的唇角轻轻的吻了一下,还未等她反应过来,却是忽然被夜倾辰抱坐在了他的腿上,紧随而至的便是他将唇印在了她的唇瓣上。

明明初时还带着些微的凉意,可是却在转瞬之间,变得火热缠绵。

夜倾辰的唇齿忽而慢慢的撕咬着慕青冉的唇瓣,忽而又含住她的粉唇不断的吸允,直到两人都有些气息不稳,他方才慢慢的放开了她,湿热的舌在滑出她口中的时候,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竟是轻轻的舔了她的下唇一下,顿时引得慕青冉水眸一闪。

见状,夜倾辰却是不禁轻笑着凑近她的耳边说道,“是不是暖了?”

慕青冉:“”

她根本也没有怀疑他说话的真实性,有必要特意这样证明给她看吗?!

唯恐待会这人又不知生出什么邪念,慕青冉不着痕迹的伸手横在两人的中间,悄悄的隔开了一些距离。

夜倾辰察觉到了她的小动作,竟也好心的没有同她计较,左右现在还在马车上,他也不会真的做什么,等待会回了府上他就可以随心所欲了!

“可是套出什么话了?”她方才和大皇子妃说了那么久,定然是有什么目的的。

闻言,慕青冉略微诧异的转头看向他,似乎是在疑问,他是怎么知道是去套她的话的。

“如果只是挑拨离间,你不会等到如今才出手。”她应该是明着挑拨袁玮琴和夜倾瑄的关系,可是实际上却是想要从袁玮琴那里探听一些她想要知道的情况才对。

“果然什么都瞒不住王爷。”慕青冉的声音轻笑着响起,眸光中满是淡淡的笑意。

这样的感觉很好,似乎并不需要她多说什么,他却是什么都明白。

今日在朝华殿发生的事情,让她联想到了一些之前发生的事情,所以才会想要试探大皇子妃一番,而结果也的确是和她所料相差无几。

“今日做的很好!”夜倾辰的声音中似乎带着一丝满意,倒是令慕青冉有些疑惑。

做的很好?

她做了什么?

“知道让墨音去假扮刺客,说明青冉已经开始学会依赖我了。”她总是一个人面对许多事情,虽然他知道她有那个能力,可总还是希望自己能够无时无刻都被她依靠的。

听他提起墨音,慕青冉方才明白他话中的意思。

的确,今日朝华殿的刺客,是她命墨音假扮的,早在进入那一处偏殿的时候,她便刻意在殿门口的时候停了一会儿,为的便是让暗处的墨音他们注意到自己的踪迹,以防发生什么万一。

后来见侯爷夫人自杀倒在自己脚下,她心中隐隐猜到了一些后面要发生的一些事情,便事先告诉了墨音,若然之后听她提到刺客,便现身出来刺杀锦乡候!

不过倒不是真的要取他的性命,否则的话,陛下那边也是失了颜面,只不过是吓一吓他们,证明自己所言非虚罢了!

倒是后来段御风追了出去,让她隐隐为墨音担心了下,毕竟禁军统领的武功也确然是不低的

宫中

御书房中只有庆丰帝和蔡公公在书案之后,段御风恭敬的站在下面,肃然而立,面色沉沉。

“你说那刺客的武功与墨刈有些相似?”庆丰帝的声音虽有些诧异,但是却并没有丝毫的不悦。

“回禀陛下,正是!”说话的时候,段御风的眸中隐隐有着一丝疑惑。

他原本以为靖安王妃所言非虚,可是那刺客如今看来,竟是靖安王妃找人假扮的吗?!

“朕今日乏了,也未处理什么政事”忽然,庆丰帝却是说了这般风马牛不相及的一句话,倒是令段御风不禁一愣。

一旁的蔡公公闻言,赶忙俯身应道,“是,今日宫宴散了之后,陛下便歇下了。”

说完,蔡公公便眸光微暗的看了段御风一眼,后者猛然醒悟,便也不再多言,直接施礼跪安便退了出去。

庆丰帝见此,不觉微微眯眼,却是什么都没有说。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