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 公主出嫁/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上元佳节这一日过去之后,因着未出正月里,大部分人都还是沉浸在过年的气氛当中,而刑部尚书易思堂却是全然没有过年的心思,不仅如此,他还要忙着调查锦乡候夫人被杀一案,真真的忙着头痛。

如果是有迹可循,那他忙一点倒也无可厚非,可是偏偏一点线索都没有,这却是从何查起?!

那刺客竟然能从段统领的手底下逃走,出进皇宫如入无人之境,这又岂是靠他刑部这群人能抓到的!

是以这几日,易思堂都有些一筹莫展,陛下给了他半月的期限,可是照眼下的情况来看,就是给他半年的期限,这案子也未必能破获。

刑部会面临的这般困境,慕青冉一早便猜到了,只不过她倒是不准备费心做什么,左右有比她更急的人才是。

墨音看着王妃每日均是逗逗小世子,和郡主聊聊天,好像并不怎么关注刑部抓捕刺客的事情。但是依照墨音素日观察王妃的行事作风,不像是会这般牵累无辜之人的样子,那今次怎地对刑部尚书不闻不问呢?!

如果到了陛下规定的期限易大人还是没有将人抓到的话,那定然是要被问罪的!

实在是压抑不住内心的好奇和疑问,这一日趁着夜倾辰不在,墨音便偷偷摸摸的出现在慕青冉的面前,打算求她为他解惑。

慕青冉听闻墨音的来意之后,却是不觉失笑,未想墨音的好奇心竟是这般重!

“因为不必我们出手,自然有人会主动帮易大人摆脱眼下的困境。”说着,慕青冉看夜安陌原本还安安分分的躺在榻上,却是忽然挣扎着要自己翻身,她便不觉无声微笑。

“大皇子?!”墨音觉得自己的脑子实在是有些不够用,这些事情像是一堆乱麻一样,千丝万缕的缠绕在脑子里,想要理清根本就毫无头绪。

闻言,慕青冉微微点了点头,不是夜倾瑄就是锦乡候,反正都是他们一伙的人!

可是得到了慕青冉确定的答案之后,墨音却是不禁更加的好奇,大皇子为什么要帮刑部尚书呢?

似乎是看出了墨音的疑惑,慕青冉继续说道,“如今正是易大人最为头痛的时候,如果大皇子在这个时候对他施以援手,帮他解决了这个问题,保住了他头上的乌纱帽,你说他会不感激嘛!”

听慕青冉这样一说,墨音顿时便觉得醍醐灌顶,瞬间便想明白了。

大皇子原是行的拉拢之计,若然是能够在这一次帮到了易大人,难保他不会从此对他尽忠尽效。

而且慕青冉觉得,如果她所料不错的话,这刺客的人选,想必会是哪位皇子无意间抓到,然后送交到易思堂的手中。

锦乡候府如今败落至此,连刑部都抓不到的刺客,竟会是被他们抓到,说出去只怕是无人相信的。而夜倾瑄为了避嫌,自然也不会出面,所以最好的人选,便是——夜倾睿或者夜倾漓!

想到这,慕青冉的眸光不觉变得有些悠远,或许是夜倾瑄他们假意出了什么计策给易思堂,到时候他们再自己派出刺客去自投罗网,这样达到的效果才是最真实的。

而事情也果然如慕青冉猜想的一般,没过多久便传出刑部缉拿到了那日刺杀侯爷夫人的刺客!

据闻是七皇子无意间向刑部尚书提起,既是那人之前在宫中有意刺杀侯爷,那么想来一击不成还会再来。是以他们多日在侯府中布下了天罗地网,终于是将那人给逮捕归案了。

这也算是了却了刑部尚书的一大难事,他还特意备了大礼亲到七皇子府上去拜谢七皇子,要多谢他那日的好计策。

慕青冉听到这消息的时候,却是淡淡微笑,未置一词。

这情况和她之前料想的也相差无几了,不管易思堂有没有看透这事件背后真实的意义,对于夜倾瑄这一边的人情,他是注定欠下了的。

其实说到底,夜倾瑄并不会为了拉拢一个刑部尚书而做到如此地步,毕竟拉拢不成,反被陛下忌惮的可能也是有的。他这么做,不过是为了防止慕青冉暗中插手罢了,若是再将严家掺和进来,那便真的是不好收场了。

虽说刺客是抓到了,但总也还要有个理由才行,否则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刺杀侯爷夫人呢!

不过听说刑部的人将那名刺客好一顿严刑审讯,却愣是没有查出半点的口风,只道是受人指使,但是受何人指使,却是不得而知。

后来,那名刺客趁狱卒不备,竟是直接在狱中自尽了,倒是生生将这件事情弄得更加的扑朔迷离。

事已至此,这件事情已经算是成了悬案,刺客已经抓到,锦乡候似乎也不打算再追究下去了,庆丰帝便也没有再逼着易思堂去追查这幕后之人,侯爷夫人宫中丧命一事也算是有了一个结果。

而这一切对于慕青冉和夜倾辰来讲,却是没有什么影响的,左右不管夜倾瑄如何折腾,也是牵累不到靖安王府这一边的,是以他们也不需要杞人忧天的为此烦忧。

日子便这般不紧不慢的向前过,夜安陌也一日日的长大,这般小的孩子,似乎每一天的样貌都有些变化,夜倾辰每每见到夜安陌,都心下略微有些诧异,总觉得这孩子又比前一日更加“明艳”了!

方至早春时节,终于迎来了四公主夜倾城的大婚之日!

时隔这么久,夜倾城终于披上了嫁衣,作为新嫁娘,被内阁大学士温逸然迎娶进温府。

大婚的这一日,庆丰帝派出使者宣召温逸然到东华门,在便殿予以接见,并赏赐玉制的腰带、靴子、尘笏、马鞍,还有红罗一百匹、银器一百对、衣料一百身、聘礼银子一万两

方在宴会中,慕青冉远远的看着一身红衣的温逸然,只觉得这般鲜艳热烈的颜色竟是好像被他周身的气质压制住了一般,依旧是温文尔雅,显得稳重识礼。

她对他没有什么特别的印象,还是自从知道他是陛下为四公主选的驸马之后,慕青冉才留意了他一些。

这般年纪便做到内阁大学士的位置,可想而知他的才干与学识,只不过也是这般年纪方才娶了正妻,也是让人觉得有些奇怪。

照理说依照温逸然的才华和相貌,若是想要在丰鄰城中选一个可心的女子为妻,实在是再容易不过,可是他不禁没有成家不说,便连议亲都没有,这就有些令人想不通了。

直到宴会结束,温逸然向庆丰帝谢恩完毕,方才乘坐披挂着绘有涂金荔枝花图案的鞍辔和鹿皮毛制成的坐褥的骏马,手执金缕丝线编织成的鞭子,头上打着三檐伞,皇室御用的鼓乐在前面开路,一路浩浩荡荡的回了温府。

夜倾城端坐在轻纱绛珠宝盖的马车之上,头戴九翚四凤冠,身穿大红绣长尾凤凰的嫁衣,眉目含情,红唇艳艳,神色娇羞的坐在车中,偶尔偷偷的拿眼睛打量着前面高头大马上的男子。

虽然只是一个背影,但是足以让她心下涩然,脸上愈见羞涩。

靖安王府

在皇宫中参加了四公主的喜宴之后,慕青冉和夜倾辰便直接回了王府上,原因是——烟淼回来了!

慕青冉看着眼前一身白衣的女子,不觉眉目之间满是惊喜的笑意,她怎么也没想到烟淼会在这个时候回来了!

“青冉!”相较于慕青冉的喜形于色,烟淼虽是开心,却也只是眼眸之间更见神彩,唇边也只是微微的弯起了一抹弧度,随后便又落下。

她眼角之下的那滴泪痣依旧是静静地印在那里,愈发衬的她的面容白皙清透,透着淡淡的粉色,看起来精神依旧是不错。

“不知这位是?”慕青冉的声音略带疑惑的响起,方才她回来的时候她便注意到了,烟淼的身边还有一名男子!

他是谁?!

“在下钟铭枫,参见王爷王妃!”说话之人,正是江湖上鼎鼎大名的藏剑山庄庄主——钟铭枫!

闻言,慕青冉却是不觉心下诧异的看向他,她此前虽是听烟淼提起过此人,但是并没有见到过本尊,未想今日倒是得缘一见。

只见来人一身石青色宝相花缂丝锦袍,头上戴着白玉冠,剑目如星,气质卓然,倒是果然一身的大侠风范。

“起身吧!”说着,慕青冉的眸光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烟淼,发现她眸色平平,与往日无异,便心知她心意,才算是微微放下心来。

夜倾辰在一旁见状,心知慕青冉定然有些话要与烟淼说,便先行回了浮风院。

花厅中一时只剩下了她们几人,紫鸢奉完茶后静静的站在慕青冉的身后,心下不禁有些奇怪,烟淼姑娘既是回了丰鄰城,怎地不见回三皇子府,反倒是来了王府?!

而紫鸢心中的疑惑,在烟淼自己看来,却是根本不算问题,此前丰延与临水交战,她本打算回丰鄰城来看望青冉,可是却在路上发生了一些意外,这才巧合之下去了藏剑山庄养伤。

后来身子恢复了,她便听说靖安王府的小世子都出生了,是以她才会想要过来看看青冉。

“青冉,你的孩子呢?”在烟淼的心中,她想要看的是慕青冉的孩子,却是与王府没什么相干。

闻言,慕青冉转头示意紫鸢将夜安陌抱来,方才接着与烟淼说话,可是还未出口,便听到门口一阵骚动,随后便见到夜倾桓快步走进了房中。

见此,慕青冉不觉眸光一闪。

走进来的!

看样子果真是急坏了!

烟淼见到夜倾桓的时候,眸中并没有什么惊讶之色,她一早便知道自己回来了丰鄰城,他定然会知道的。是以如今在此见到他,她一点也不意外,反倒是看见他忽然站了起来,心下倒是不免觉得有点奇怪。

他不怕被人发现吗?

然而此刻的夜倾桓,却是哪里还顾得了这么多!

钟铭枫见到来人的时候,也是不觉心下一跳,随后看着面色平静的烟淼,最终也没有说什么。只声音的淡淡的朝着慕青冉拜别,只言还有些事情要去处理,待到烟淼要离开的时候,再来王府接她。

听他这般一说,慕青冉也不确定他是不是刻意在“刺激”夜倾桓,也只轻声应了,便也回了浮风院,只将这一处的空间留给了那久未见面的夫妻二人。

夜倾辰在书房中见到慕青冉过来的时候,声音清冷的说道,“夜倾桓来了?”

闻言,慕青冉略微诧异的挑眉看向他,随后声音轻柔的问道,“是你派人通知他的?”

可是他有那么好心吗?!

“我为什么要派人告诉他?”夜倾辰的声音显得极为不解,好像慕青冉问了什么十分奇怪的问题一样。

慕青冉:“”

就知道他没有那么好心!

那他是怎么知道的呢?

“猜的!”似乎是察觉到了慕青冉的不解,夜倾辰不觉开口说道,“若然换作是我,定然也是会严密注意你的动向。”

或者他不会走到夜倾桓这个境地,如果察觉到青冉有逃离他的念头,他会在一开始就直接将它扼杀掉。便是之前她假借尤铭诈死的事情,如果不是她后来果真对他敞开了心扉,他想他可能会将她圈禁起来!

将她困在王府之中,哪里也去不了,唯有如此,他方才能心安。

这般想着,夜倾辰便忽然抱起她困在了自己的臂弯中,头也沉沉的抵在了她的肩膀上。

听夜倾辰这样一说,慕青冉方才醒悟过来,觉得的确是如此。

烟淼在丰鄰城中只认识自己一人,倘或是她回来,或者是与何人通信,必然都是要联系自己的。这么说来,夜倾桓定然是很早以前就开始命人盯着王府了,所以才能在烟淼回来没多久便赶了过来。

她方才在想着这件事情,便感觉到夜倾辰近乎是依恋一般的举动,不觉有些奇怪。

“怎么了?”为什么忽然这样对她?

“如果我是夜倾桓,就直接将人绑了带回府里!”夜倾辰慢慢抬起头与慕青冉对视,让她清楚的看到了他眼中的掌控欲和独占欲,那么浓烈而深沉。

“烟淼不会乖乖让他绑的!”如果是,那那个人绝不是她认识的烟淼!

闻言,夜倾辰竟好像是忽然来了兴致一般,顺势在慕青冉的脸上亲了一口之后,方才接着说道,“那青冉呢?会乖乖让我绑吗?”

凝神想了片刻,在夜倾辰目光灼灼的注视下,慕青冉缓缓点了点头。

她会的!

而且会很乖!

她和烟淼不同,烟淼有武艺傍身,而且她是孑然一身,无牵无挂。但是她不一样,她有流鸢和紫鸢,还有外祖父和珩儿,一旦夜倾辰拿捏住他们任何一个人,她都无计可施,所以还不如一开始就顺了他的心意。

见她这般乖顺的点了头,却是忽然让夜倾辰想起了当初她为救那两个丫头和自己在一起的情景,心中顿时便有些不快。

张口便咬在了慕青冉淡粉色的唇瓣上,语气中隐隐含着威胁之意的低声在她耳边说道,“我和她们谁重要?”

闻言,慕青冉却是微微弯了唇角,声音轻柔的说道,“我可以为了她们死,但是却可以为了你活,一个求生,一个赴死,夫君选哪个?”

看着她淡淡微笑的朝着自己说这些话,夜倾辰明知道她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可是还是不免觉得心中满是温暖之意。

“都要!”她所有的选择和决定,他都要!

即便不能全然为了他一人,但是只要她心里有他,这便够了!

------题外话------

关于公主出嫁这个事,偶有几点要说一下!

1。首先是公主府,抛却野史不谈,政史记载中少有公主府的出现,大多都是电视剧里面给添加的,所以这里有一个误区,并不是所有的公主都有公主府,一般能够开衙建府的都是对朝廷有极大贡献的公主才行。

而且即便是有,也只是成亲之前才会去住,成亲之后基本就不会住了。

2。还有就是这个驸马府,因为在古代来讲,驸马的地位属于入赘,与公主既算是夫妻,也算是君臣,所以一般地位不会很高,开府这样的事情,一般也是不太可能的。

基于以上两点,一般公主出嫁,便是直接住到驸马的家中!

大奇也是尽量查找了一些资料,所以才在文中就这么写的,当然并不作为科普的依据,但是不是偶自己胡编乱造滴呦!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