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二章 六根不净/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温府的喜宴一直持续到天色渐黑方才散席,温逸然一身酒气的被小厮搀回了喜房,夜倾城身边的陪嫁丫鬟菊韵见此,不禁心下奇怪。

这驸马爷素日瞧着不似这般没有分寸的人,怎地今日与公主大婚,他竟是喝的这般酩酊大醉的?!

怕是有些于理不合吧!

夜倾城出嫁之前,除了素日在她身边伺候的菊韵和菊香之外,惠妃娘娘又另外为她选了几个知好知歹的大丫鬟作为陪嫁,一起送到了温府上。

温逸然一路步伐微飘的进了房中,菊韵在一旁看着,却是不禁心下微思,这般情形,只怕厉嬷嬷明日就会向宫中禀报这里的情况。

可是谁知令菊韵感到惊讶的是,原本还走路打晃的驸马爷,竟是在进到房中的瞬间,便身姿笔挺的站了起来。他站在外间理了理自己的衣袍,整理好衣襟之后,方才步伐沉稳的走进了里间。

夜倾城安安静静的坐在榻上,头上蒙着红盖头,也不知道外面是何情况,只忽然看到自己的脚边出现了一双黑色深靴,顿时便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有些紧张起来。

按照喜娘的指使,温逸然颇为耐心的一步一步的掀开盖头,共饮合卺酒,折腾了好一会儿,房中才终于安静了下来。

见夜倾城放在腿上的双手紧紧的交握在一起,温逸然心知她定然是有些心中羞涩,便起身走到一旁,吹熄了几只烛火,只床头的一对龙凤喜烛还在燃着,映着外间昏昏暗暗的烛光,显得房中顿时更加静寂。

再次坐回到夜倾城身边的时候,温逸然明显感觉到身边之人似乎是放松了一些,不觉温然一笑。

他伸手覆上夜倾城放在腿上的手,收拢进自己的掌中,随后便倾身向前在她白玉一般的脸颊上,轻轻的落下了一吻。

看着夜倾城的脸顿时变得艳红无比,温逸然却是忍不住轻声笑开,眸中的喜爱之情溢于言表。

“城儿”随着这一声唤出,温逸然慢慢的欺身压向夜倾城,看到怀中的女子眼中似有惊讶之色,他却是不觉微微闭上了双眸。

他该怎么告诉她自己原是“肖想”了她这么久呢!

次日一早菊韵伺候夜倾城梳洗打扮的时候,明显感觉到公主与驸马之间的恩爱甜蜜,两人偶尔视线交错,公主那满脸的羞怯之意,便是不用人说,她们也明白定然是与驸马爷之间极为幸福方才如此。

厉嬷嬷见此,也是放下心来,如此她也好与宫中复命才是。

洞房之夜过后,新娘子含羞带怯这本是人之常情,但是夜倾城的心中,除了害羞还有一点别的情绪在。她总觉得温逸然对自己的态度有点奇怪,照理说,他们原该算是初次正式见面才对,可是为何他昨晚给她的感觉,似是已经相识已久,他对她念念不忘

但是这怎么可能呢?!

在父皇召温逸然为驸马之前,她本是连他是谁都没有注意过的!

这件事情一直困扰在夜倾城的心中好久,而温逸然每每在外人面前总是一副谦和有礼,翩翩君子的形象,与她的感觉也不过就是相敬如宾,举案齐眉。

但是事实上,只要是两人单独在一起的时候,他就会变得温柔缱绻,似是满是情深甘愿沦陷。这样矛盾的一个人,实在是让夜倾城摸不着头脑,有些不明白他到底为何要这么做。

而娶了一国公主,外人瞧着倒是风风光光,可是实际上,却是也代表着温逸然在仕途上的道路,也终将走到了“尽头”。

自来驸马在朝中的官位都不会太高,而温逸然作为从二品的文官,已经属于是一个例外了,将来若是再想要晋升,怕是不能够了。

正是因此,温夫人对于夜倾城这位公主儿媳,其实是不大“待见”的。

如今温逸然的父亲,也就是温大人,任职殿阁大学士,位列正一品,乃是实实在在的国家栋梁之才。这位老先生也是难得的清流之臣,说起来,倒是与沈太傅的脾性有几分相似。

他这一生也只如今温夫人这一个发妻,其余的也不过是些年轻时候的通房丫头,连个姨娘妾室都不算。是以府中也只得了温逸然这么一个长子,再无其他的子嗣。

偏偏这个被温夫人引以为傲的长子于婚事上面诸多坎坷,总也不见他起议亲的念头,便是连之前送到他房中的通房雅都都均是被他丢在了一边,从不理会。

虽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是温夫人总是觉得这家的女儿相貌不好,那家的姑娘品行不端,谁知最后挑来挑去竟是“请了”一位公主回家来“供着”!

若是旁人倒也罢了,偏偏这位四公主之前已经订过亲,后来又成了“望门寡”,这怎么看也是配不上自家的儿子啊!

但是这话,温夫人也心知段或是不能说出口的,不仅不能说,便是连表现出来都不能!

事到如今,既是已经将她娶进了门,那也只能好生供养着,否则一个不慎得罪了她,万一跑回了宫中向陛下告上一状,他们全府上下有多少人命要赔进去!

何况眼下最要紧的也不是想这些,还是要他们抓紧生个孩子才是正经。如今,皇长孙出世已久,便是连靖安王府都已经添了小世子,逸然也是这般年纪了,自然也是要赶快抓紧的。

靖安王府

那日自从那日夜倾桓匆忙而来之后,慕青冉便特意回避了开去,是以也并不知道烟淼和夜倾桓究竟谈了些什么。她只知道夜倾桓从花厅中出来的时候,脸色已经与平常的温润无异,但是他并没有直接离开王府,而是去书房找了夜倾辰。

至于烟淼在他走的时候,竟是直接与他回了三皇子府,这倒是令慕青冉颇感意外。

“三皇子同你说了什么?”回到房中之后,慕青冉不觉心下奇怪的问道。

以往夜倾桓每次来王府,大多是为了烟淼的事情,是以多是直接找她。而今次他“追着”烟淼到王府之后,竟是与夜倾辰密谈了许久,这倒是令她感到有些奇怪。

“让我帮他杀了钟铭枫!”听她问起,夜倾辰便想也不想的直接答道。

什么?!

杀了钟铭枫!

闻言,慕青冉整个人都愣了一下,似乎是被夜倾辰的话给震惊到了。

“为何?”怎么会忽然想要杀了钟铭枫,还是让夜倾辰帮忙?

见慕青冉面露疑惑的问他,夜倾辰却好像是很奇怪的样子,“他对烟淼图谋不轨,夜倾桓想杀他很正常。”

若然换作是他,有人敢将青冉从他的身边带走,只怕鞭尸都是轻的。

“可为何要找你帮忙?”慕青冉觉得,凭借夜倾桓自己的势力,应该能够对付钟铭枫才是。

“他怕亲自动手的话,将来有一天被烟淼知道。”依照夜倾桓的手段,如果想要瞒着烟淼何事,实在是太过容易了。

只不过想是这一次媳妇出走将他“刺激”到了,如今竟是这般小心翼翼,生怕行错一步。

“那你真的打算出手?”说实话,慕青冉并不希望夜倾辰杀了钟铭枫,毕竟人家也没做什么过分的事情,相反还对烟淼颇多照顾。

“嗯还在考虑中。”他要权衡这件事情的利弊,才会决定要不要出手。

闻言,慕青冉却是没有再出言说什么,她相信夜倾辰的决定,如果他打算做什么,那必然是有他自己的考量在里面,她不会用她的个人想法去左右他。

而直到最后,夜倾辰也没有对钟铭枫出手,倒不是他好心的不忍下手,而是夜倾桓不知为何忽然改了主意,第二日便让夜倾君打着看望夜安陌的旗号来王府“通信”,只言不必夜倾辰出手了。

慕青冉听闻这般消息的时候,却是生生被夜倾桓的行为给弄糊涂了,三皇子不会是被烟淼“吓”出病来了吧?

怎么说话这般“颠三倒四”的!

而当她将心中的疑惑说与夜倾辰的时候,后者却是微笑着将她抱进了怀中,“许是心情舒畅了,便放弃这般杀念了吧!”

其实说的直白一点,不过就是“憋了”这么久,终于抱得美人归,想来昨晚夜倾桓是如愿以偿了,所以近日才会又改了主意!

因着是关于别人的事情,是以夜倾辰不愿说与慕青冉听,便也只较为含蓄的说了一句,慕青冉也没有想到他那么深的含义。只以为夜倾桓是因为烟淼同他回了三皇子府,或许二人回去心平气和的谈了一番,便也就打开心结了。

“三皇子素日吃斋念佛,不想心中杀念这般重”想到昨日夜倾辰同自己说的话,慕青冉便难得的觉得有些哑然。

那般光风霁月的一个人,却是要如何冰冷无情的说出杀人二字呢!

“吃斋念佛?夜倾桓便是出了家,也是个六根不清净的和尚!”指望着那个人心存善念,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闻言,慕青冉却是不觉摇头失笑,让他这么一说,倒将那人形容的太过不堪了。

不过,她心下原本还是有心担心烟淼的,若然她执意要走,可是夜倾桓又偏偏不放,那之后会闹到何种境地,谁也不能估量。

现在这般或许是最好的结果了!

而就在眼下看起来风平浪静的丰鄰城,却是在几日之后掀起了轩然大波,生生让所有人都感到震惊无比!

这件事情的起因还要从几日前四公主大婚说起,不知道是不是看四公主都已经嫁了中意的驸马,夜倾羽竟是整日的在月华宫中哭闹,说什么都不要嫁给夏韬。

昭仁贵妃唯恐事情闹得大了,被陛下和六皇子知道,几次安抚都是无用,最终还是将消息传了出去。

庆丰帝得知夜倾羽的事情之后,倒是没有太过动怒,反倒是破天荒的去了月华宫,想要看望这个女儿一番。可是谁料到他方才到了殿前,便只见从殿内飞出一个青花瓷的花瓶,直接摔到了地上,如果不是他向后退了一步,只怕就是要砸到他的身上了!

蔡公公在一旁见了,却是吓得猛地跪到了地上,一个字都不敢多言。

这可是袭君啊!

而庆丰帝的脸色果然也因为这个举动变得无比的阴沉,他大步走进了殿中,却是只见到夜倾羽正举着一个琉璃花灯准备扔在地上。

昭仁贵妃忽然见到陛下到此,赶忙略显惊慌的扯过夜倾羽问安施礼,眼眸之中满是惶恐之意。

陛下怎么好巧不巧的在这个时候来了?!

“这是在闹什么?!”庆丰帝的声音中满是怒气,他原就觉着羽儿是个孩子家,如今既是听说夏韬没了官爵,想来是心中没底,不愿嫁他也是自然。

他本也对此事心下忧思,想着有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毕竟他也不忍心委屈了自己的女儿!

可是谁料到今日竟是见到这样的一幕,她如今是愈发的骄纵了,哪里还有一点公主该有的样子!

“父父皇”一见庆丰帝果然是动了怒,夜倾羽顿时便吓得泪眼涟涟,眼睛红红的,要哭不哭的样子看的庆丰帝顿时便心头一软。

“如今都已经是议亲的年纪了,怎地还像小孩子一般胡闹!”虽是还有气,但是庆丰帝也不忍对她多加苛责,只语气略微严肃的同她说道。

夜倾羽闻言,方才要说话,却是被昭仁贵妃暗中掐了一下,生生住了口。

果然!

庆丰帝见她面带委屈的站在那,便也不忍再和她发脾气,只尽量放缓了语气说道,“你要多学学你四皇姐,凡事要沉得住气。”

一提起夜倾城,昭仁贵妃低垂的双目中,顿时充满了厌恶。

她如今也是没有“出气”的地方,只一心认为是夜倾城抢了羽儿的大好姻缘,是以将心中所有的不满和埋怨统统都转到了她的身上。

“羽儿羽儿知道了。”她哪里能比四皇姐,她嫁了自己心仪的夫君,可是相比之下自己就

似乎是夜倾羽的乖顺,让庆丰帝的心情好了一些,眼见她似乎是有些欲言又止,他便温声说道,“羽儿可是还有什么话要说?”

“父皇羽儿,羽儿不想嫁给夏韬!”想了半晌,夜倾羽最终还是将这句话脱口而出。

一旁的昭仁贵妃闻言,只吓得腿都要软了,陛下方才本来生了大气,羽儿偏还在这个时候说这样的话,岂非是拿草棍儿戳老虎的鼻子眼儿嘛!

但是令所有人都没有料到的是,这一次,庆丰帝并没有动怒,反倒是沉吟了片刻,方才对夜倾羽说道,“你莫要胡思乱想,父皇总是不会委屈你的。”

“那那父皇可以为羽儿再指一门婚事吗?”见庆丰帝的话松了口,夜倾羽竟是不知满足的接着说道。

可是这一次,却是没有想象中的和颜悦色了。

“什么?!”庆丰帝闻言,却是心中忽然一震,随后语气微露不悦的问道。

如果夜倾羽足够识相的话,那么接下来的话,她本该是不能说口的,可是偏偏,她太想要抓住这个机会了!

“羽儿想求父皇为羽儿和宋祁赐婚!”

话落,却是见庆丰帝猛地将手中的茶盏摔到了地上,顿时吓得满殿的宫人都跪了下去。

他的眸光中满是怒意,似乎还有些不懂,夜倾羽一个高高在上的公主,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将公主禁足月华宫!没有朕的命令,任何人不能私自放她出去!”说完,庆丰帝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然而令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就在夜倾羽被庆丰帝禁足的期间,她却是不知如何偷跑了出去。而不过片刻的功夫,整个丰鄰城,都在纷纷传言,当朝探花郎与九公主暗地私会,被人当场撞破!

------题外话------

号外号外!

月底了,大家都没有送出去的评价票和月票都要留意一下,再不投就清零了!

要是没送出去,就送给偶家青冉和王爷吧!

嘿嘿嘿翻兜翻兜!(づ ̄3 ̄)づ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