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三章 夏韬惨死/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倾羽这一次闹出的动静,着实有些大了,其实若是真的说起来,之前为了“追求”顾长安,她也是这般宁可自毁名节的不管不顾,但是到底这一次与上一次还是有差别的。

毕竟当时她还未曾议亲,即便贵为公主,可她仍是一个没有名分约束的姑娘家。但是如今却是不同了,不管她自己心里有多不愿意,也不管庆丰帝是不是真的打算将她与夏韬之间的婚事作罢,到底眼下那婚约还是存在的。

所以,现在闹出她和宋祁的事情,那与之前的意义是完全不一样的!

慕青冉在王府中听到这般消息的时候,整个人都是一惊!

夜倾羽不是被禁足在了月华宫吗?怎么会忽然和宋祁“闹”到了一起?!

几日之前陛下在宫中大发雷霆的事情,很快便传了出来,慕青冉也在当时便得到了消息,也知道夜倾羽又一次被陛下禁了足,可是依照眼下的情况看,似乎陛下的禁足令,对这位公主殿下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让墨锦仔仔细细的派人去查探了一番,慕青冉方才明白事情的始末。

事实上,夜倾羽的手段也并没有高明到哪里去,不过还是“坑蒙拐骗”罢了!宋祁不知道她的心思,所以一时被她骗住,进而闹出这样沸反盈天的流言也是正常。

听说当时是九公主和宋祁两人独自在房中,想是正在拉扯间被方才进屋的丫鬟撞见了,这才闹了出来。可是慕青冉觉得,应该是夜倾羽打算故技重施,宋祁有些意识便极力要走,两人推搡之间的动作被人瞧了个满眼,进而误会了。

眼下的情况,如果是夜倾羽没有与夏韬的婚约,陛下倒是有可能将她许配给宋祁了事。可是如今形势这般复杂,未免百姓之间传言纷纷,陛下根本不会遂了夜倾羽的心愿。

想了想,慕青冉觉得这件事情多半最后的结果就是夜倾羽彻底被陛下放弃!

不会再是简简单单的禁足,为了给夏家一个交代,陛下想必会解了他们之间的婚约,但是将夜倾羽再重新支配给宋祁,这是万万不能够的!

可是宋祁的名声想到这,慕青冉的眉头不禁紧紧的蹙起。

事实上那日真的瞧见宋祁和夜倾羽在一起的人并不多,闹得这么厉害,也无外乎就是城中的流言罢了。这背后,定然是有夜倾羽自己的推波助澜,想要利用百姓之间的舆论压力来逼迫宋祁娶了她!

眼下这件事情或许应该再添一把火,闹得“越大越好”!

这般一想,慕青冉便赶忙交代了墨锦一些事情,让他速速去办好。

夜倾羽如今已经被庆丰帝派人强行带回了宫中,也并没有因为城中的流言而对宋祁问罪发落,一时间众人也还猜不透这位陛下的心思。

而自从上一次夏韬被罢黜官位归家之后,便鲜少出现在人们的视线当中,是以当他忽然出现在丰鄰城街上的时候,所有人都是不禁一愣。

这还是那位英姿勃发的前金吾卫指挥使吗?!

衣服穿得邋里邋遢,褶皱不堪,蓬头垢面,不修边幅的样子实在是让人联想不到他曾经的意气风发。他东倒西晃的走在丰鄰城的大街上,手中握着一只酒壶,一边走一边喝,满身的酒气让周围的人不敢靠近。

忽然,对面走过一人,竟是一不小心两人便撞到了一起,夏韬本就有些醉酒,这一时没有站稳便摔到地上。来人倒是并没有如何,只是忽然被人撞到也是心下不顺,看也没看便张口骂道,“谁这么不长眼睛!”

话音方落,便见到夏韬顿时站了起来直奔着他而来,看那架势竟像是要与他打将一番。见状,那人赶忙起身要跑,可是夏韬哪里会让,他正愁近些时日心中的怨气没处发泄呢!

因着之前的事情,他一直被祖父罚跪在祠堂,也是近段时间方才被放了出来,可是谁知方才得了自由没多久,便听说了九公主与宋祁的事情!

如果九公主只是单纯的不愿意嫁给他,或许夏韬的心中也不会那么生气,可是偏偏她不愿嫁他的原因竟然是宋祁,这让他心中如何不动怒生气呢!

是以他今日便喝了一点小酒儿,想要散散烦闷,不想又碰上眼前这么个不长眼的“东西”,倒是好让他撒火。

只是那人也不是个笨的,眼见夏韬有些真本事,准备与他动手,顿时便转身向后跑去。

夏韬见状,却是将手中的酒壶一扔,便迅速追了上去,一路追到天香居的时候,他看也没看便直接往里冲,却是猛地被人拦了下去。

“大胆!大皇子在此,何人胆敢冒犯!”

闻言,夏韬原本还欲往前的冲的身子顿时便是一僵!

大皇子?!

夜倾瑄皱眉看着眼前不修边幅的男子,眸中划过一抹厌恶之色。

夏韬在听闻“大皇子”这三个字的瞬间,便有一种想要转身逃离的冲动,他怎么能以这样落魄的样子出现在大皇子的眼前!

可是就在他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却是忽然发现大皇子的旁边正站着一人,可不正是宋祁!

那个位置原本该是他的才对!

原本他才是大殿下身边得力的左膀右臂,如果没有宋祁,那这一切都是好好的。这还不算,偏偏他未过门的妻子又是看上了他,这口气他怎么咽的下!

宋祁也注意到对面的人一直在目光凶狠的瞪着自己,可是他似乎没有得罪什么人才是。

忽然,天香居堂内的散客当中,不知是谁高声喊了一句,“诶!那不是夏公子嘛!”

这一声“夏公子”唤了出来,众人再次看向门口“衣衫不整”的人时,顿时便有些惊讶。

这人竟然是夏公子!

怎么看也觉得不可能啊!

闻言,夜倾瑄不觉再次看向眼前的人,眉头皱的愈发的深了。

宋祁在知道眼前的人是夏韬之后,不觉眸光一凝,也是明白了他方才眼眸之中的恨意是从何而来。

而就在所有人都处在震惊当中的时候,夏韬却是忽然发动,猛地一拳打在了宋祁的脸上!

他本就是武将出身,再加上喝了一些酒,力道自然是不受控制,即便宋祁在察觉到他意图的时候快速向后躲开,但是到底还是被他一拳打在了脸上。

见状,夜倾瑄赶忙命身边的护卫将夏韬拉开,又让人将宋祁搀起,方才眼神复杂的望着眸色愈红的夏韬。

如果不是因为有侍卫拦着,只怕夏韬还是要继续动手的,可是当着夜倾瑄的面,这就有些不好看了。

特别是现在宋祁并没有明确的要战到他这一方,这人也是顽固的很,他已经花了很多的心思,却是事到如今,方才隐隐见他有些松口的意思。

若是因为今日夏韬闹得这一出儿,而毁了自己的筹算,岂非是前功尽弃了!

所以今日之事,他定然是要给宋祁一个交代的,只不过恐是又因此而得罪了西宁侯府那一头,若然是处理的不好,只怕是顾此失彼啊!

“夏公子喝醉了,你们还不赶快将他搀下去!”夜倾瑄的声音略显冰冷的响起,隐隐暗含的不悦之意,让一旁的侍卫赶忙“强硬”的拉走了夏韬。

宋祁轻轻的擦了嘴角的血迹,目光沉沉的望着夏韬离开的方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还不快去为宋大人请大夫来!”目光瞥见一旁的宋祁,夜倾瑄面色不悦的对身边之人吩咐道。

闻言,宋祁却是直接出言拒绝了,“多谢殿下费心,不过还是不劳烦殿下了,微臣出府也有些时候,恐家母费心记挂,这便先告辞了!”

说完,朝着夜倾瑄略一拱手,宋祁便恭敬的退出了天香居中。

见状,夜倾瑄的眼色也是变得有些阴沉,之前因为发生了夜倾羽的事情,宋祁本就心有不快,他今日本是打算与他商量一下这事,可是谁知竟会是跑出一个夏韬来“搅局”!

任是何人被人无缘无故的这般打了一拳只怕都是要不高兴的,更何况宋祁那般骄傲的人物,如今在大庭广众之下失了颜面,怕是心下难免不爽。

若然是由他出面,替他收拾了夏韬倒是不难,可是万一因此得罪了西宁侯,这就得不偿失了。

坐上回皇子府的马车之后,夜倾瑄越想越觉得这件事情不同寻常,好好的夏韬跑到天香居去做什么?!

还好巧不巧的刚好“撞上”了他和宋祁!

会不会是有人刻意设计的?

这般一想,夜倾瑄的脑中顿时便浮现出了一抹倩影,水眸盈盈,粉唇淡淡,明明那么清淡素雅,偏偏心机诡谲,深不可测。

会是她吗?

再说另一边,夏韬被大皇子身边的侍卫架出天香居之后,便也没有将他如何,便均是撤了回去。

而他满心怨恨的游走在街上,看着身边走过形形色色的人,却是眸中的戾气愈来愈重。

正在满心憋闷的时候,却是不经意眼光扫到了一旁的“百香阁”,顿时便是一愣。

百香阁!

那不是靖安王府的产业!

一想到靖安王府,夏韬眼中的神色却是变得更加的疯狂,如果不是因为慕青冉,他又怎么会沦落至今!

他本该意气风发的随着大殿下谋夺这江山皇位,却是变成了眼下这般不堪的样子。说到底,这一切都是拜慕青冉所赐,靖安王府守备森严,他无法伤到慕青冉分毫,如今走到百香阁的门前,借着酒劲儿,他竟是忽然起了歹念。

一个人直接冲到了百香阁之中好一番闹事,将店铺中的香料扔的扔,撒的撒,甚至在掌柜和小厮前来阻拦的时候,直接上手将人给打伤了。

这还不算,所有阁内的古董的摆设均是被他砸碎,生生的引得周围街上的人都躲得远远的,生怕波及到自己。

待到墨锦带着王府的侍卫赶过去的时候,夏韬也正在与百香阁的活计打作了一团。

这店里素日虽是有几个身强力壮的活计,但是并不精通什么武艺,一来是当初并没有指望着这一处能开的长久,不过就是为了挤兑锦乡候府的生意罢了。

二来众人皆知这是靖安王府的产业,有谁敢来这里闹事!

谁曾想,竟然还真的有人不怕死的撞上来!

见状,墨锦二话没说,直接扬手便吩咐人上前将他们拉开,接着便命人将那闹事之人好一顿毒打。

事实上,早在一开始墨锦便看清楚了这人是夏韬,可是哪有怎么样,他蓬头垢面的在这闹事,任是何人也猜不出他是谁,他既是当成寻常人打了又如何!

更何况夏韬还以为他是曾经炙手可热的金吾卫指挥使吗?

靖安王府的侍卫可是不比这百香阁的小厮,各个都是“打架”的好手,保准下手是又狠又准,但又不会留下特别明显的伤疤。

周围围观的百姓都在指指点点,纷纷议论着方才夏韬莫名其妙冲进百香阁中的事情。

墨锦在一旁静静的听着,眸光略有深意的望着被围打在中间的人。

这次之后也应该有记性了吧!

而此时,被夜倾瑄在心中怀疑不已的人,却正安安稳稳的倚在贵妃榻上,拉着夜安陌的小手与他玩的不亦乐乎。

想来事情差不多成了!

慕青冉的唇边淡淡的勾起了一抹笑意,外祖父如今还未与宋祁相认,这件事情,慕青冉一直在暗中观察着,若然宋祁最后真的没有抵制住权利的诱惑最终选择了夜倾瑄,那么势必将来他们会成为对立的人,现在贸然相认,倒是不能看清他的真面目。

还是且等一等,等到看看他真实的为人再说。

今日丰鄰城中发生的这件事,是她幕后策划的,撞倒夏韬的人是她安排的,将人引到天香居也是她吩咐的,甚至是天香居中第一个认出夏韬的人,也是她事先安排好的。

眼下,便要看夜倾瑄要如何选择了,是为了拉拢宋祁而不惜得罪西宁侯,还是为了稳住西宁侯,而放弃拉拢了这么久的探花郎!

紫鸢看着笑着淡淡的王妃,在被她的“美貌”迷惑之前,她最先想到的就是,王妃又在算计人了!

眼下王爷外出办事不在城中,是以外面发生什么风吹草动,紫鸢都是不免为慕青冉担心。

反倒是这位正主自己,并没有因此而忧心思虑。

夜倾辰奉陛下的密诏出城去了,想到他走之前与自己说起陛下让他查的事情,慕青冉的眸光便不觉暗了下来。

已经是那么久远的事情了陛下竟然还没有放弃!

看来待到夜倾辰再次回来,这丰鄰城中便要变天了!

然而令慕青冉没有想到的是,还未等到夜倾辰回来,丰鄰城便已经是风云变幻。

宋祁和夏韬的事情闹出来没多久,就在众人都等着后续发展的时候,却是不想忽然传出来一个消息,顿时将整个丰鄰城都变得风声鹤唳!

夏韬——竟然死了!

据说初时并没有人注意到这件事情,是因为他连着两日都没有回夏府,府上的下人出来寻人的时候,方才在一处暗巷中寻到了踪迹,不过发现的时候,已经是尸体了。

这个消息一传出来,可想而知有多震撼,原本还好好的一个大活人,却是说死就死了。

如今西宁侯爷夏阙还在世,可是夏韬作为长房长孙却是先去了,这岂非是白发人送黑发人!

就在所有人为此惋惜不已的时候,谁知西宁侯竟是进宫向庆丰帝请了旨意,着刑部和大理寺严查此事。毕竟夏韬如今正当壮年,又素来没有什么疾病在身,这么忽然之间丢了性命,任是何人都要怀疑的。

而就在此时,忽然有人想起了之前在天香居发生的事情,只道是夏韬伤了宋祁,会不会是这“探花郎”的报复?有了这一个疑问之后,便有其他的人也想起,此前夏韬大闹百香阁,虽是被王府中人给料理了,但是谁知事后他们会不会再继续追究。

这般一想,难道夏韬的死竟是还与靖安王府有关?!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