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四章 青冉入狱/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丰鄰城中忽然传出的这个消息,不止是别人震惊,便是素来沉稳识重的墨锦这一次也是难免惊讶。

这么会这么巧,他方才带着人将夏韬打了一顿,随后他便丢了性命。怎么看,这件事情都隐隐有些不对劲儿,在他看来,这事竟是好像故意有人针对他们王府而来的一般。

可是想来想去,又没有想出可疑的人选,六皇子如今与他们王府算是一衣带水的关系,绝不会在这个时候陷他们于不义。大皇子虽是有心对付王爷和王妃,但是到底不会拿夏韬的性命作为筹码,毕竟如此一来可是生生得罪了西宁侯。

但如果不是他那这丰鄰城中还有什么人是可能这样做的?!

相较于墨锦的百思不得其解,慕青冉虽是也觉得事情发生的突然,但是并没有他那么反复思索。

左右现在也是没有头绪,倒不如先看看刑部和大理寺那边如何决断,到时候再做打算。

眼下夜倾辰不在王府,父王和鸾儿早前也出城玩去了,想来近几日段或是不会回来的。或许是经过了之前夜倾辰征战在外的那段时间,后来他好不容易回来了,待到他有事再是外出的时候,慕青冉觉得,自己似乎又开始思念他了。

怪道书中有言,“直道相思了无益,未妨惆怅是清狂”

她从前只觉得这般感情太过沉重,不知一个人要如何恋恋情深,方能有这般豁出自己的执念。

可是事到如今,方才知晓,不得见平生唯一,不可理解个中滋味。

如果她没有嫁给夜倾辰,或许她不会知道,夫妻之间的恩爱不止相敬如宾,举案齐眉这一种,原是还可以有这般用情极深,渗入骨髓的情念。

像是忽然感觉到了周边的沉默,夜安陌奋力的蹬着自己的小腿,咿咿呀呀的朝着慕青冉叫唤。

夜安陌的声音唤回了慕青冉的渐渐有些飘远的思绪,她淡笑着抱起了夜安陌,轻柔的吻落了他粉团儿一般的脸蛋儿上,又软又滑,身上满是奶香之气。

“父王出去有要事要办,陌儿可有想他?”慕青冉的声音尽显温柔的响起,她眸光温软的望着夜安陌,似是见到了缩小版的夜倾辰一般。

“啊”奶声奶气的儿语响起,却是引得慕青冉不觉失笑。

倒是显得他好像真的听懂了自己的话一般,竟是她说一句,他便“应”一句。

紫鸢看着房中这玩的不亦乐乎的母子俩,一时也是轻笑,幸好现在有小世子在,王妃每日哄着他,也可以避免她总是思念王爷。

她从前不懂这些感觉,可是后来

不知紫鸢是忽然想到了什么,眸中渐渐染上了一抹忧色。

流鸢坐在院中的树杈上,悠悠闲闲的晃荡着双腿,双手拄着下巴,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中满是疑惑。

“紫鸢姐姐在想什么呢?”怎么方才还在微笑,这一会儿子竟是竟有些愁容满面了。

墨潇蹲紧紧的“黏”在她身边,看着她粉粉嫩嫩的小脸蛋,忽然就很想凑上前去亲一口,然后他就真的这么做了!

他几乎是抱着被流鸢一掌劈死的决心将唇印在了流鸢的脸蛋儿上,不过是轻轻的碰了一下,随后便赶忙退了开去。

墨熙甚至已经做好了防备的姿势,流鸢要打他,他自然是不敢还手的,可是总也要保护自己一下,万一这小妮子下手没有分寸,将他这张脸打坏了可怎么办!

但是令墨潇感到意外的是,流鸢并没有像以往一般,一言不合就动手打他,反倒是依旧目光不转的望着紫鸢的方向,不知在想些什么。

直到见到流鸢慢慢的抬起了手掌,墨潇一直悬着的心方才落了地,他就说嘛!不挨这顿打,他今天恐怕是连觉都睡不好的。

可是谁成想,流鸢竟是伸手直接覆在自己的脸蛋上蹭了蹭,随后便依旧是自顾自的向下望着,未有任何其他的举措。

见状,墨潇却是只觉得如遭雷劈!

这是在嫌弃他脏吗?!

事实上,流鸢一心都在想着紫鸢的事情,根本就没注意到自己被墨潇给轻薄了,只忽然觉得脸颊有些痒,她便伸手蹭了一下而已。

但是真实的情况,墨潇根本就不得而知,他只满心以为自己是被流鸢嫌弃了,甚至觉得她这样的反应,还不如痛痛快快的打他一顿呢!

越是这样想,墨潇心里觉得越委屈,他好好的一个少年郎,怎么就被嫌弃了呢?!

“流鸢你不能这样!”墨潇忽然伸手扳过流鸢的身子,让她好好的与自己对视。

闻言,流鸢却是不禁微微歪头,眸中满是不解。

她怎么了?

这本就是个下意识的举动,可是看在墨潇的眼中,却是让他不自觉的咽了一口口水。

几乎是想也未想的便吻上了流鸢微微嘟起的唇瓣,似乎是终于尝到了肖想已久的香甜滋味,墨潇忽然伸出手将流鸢紧紧的搂进了怀中。

然而变故——也就在此时发生!

只见流鸢猛地出手一掌打在了墨潇的心口,而此刻的墨潇根本就没有防备,加之他们如今越来越熟悉,流鸢已经很少再因为他们偶尔的玩笑或是亲近而动手了。

再一则,便是她平日与墨潇动手,也不过就是为了欺负他,并不会真的伤及他的性命,可是方才的那一掌,她却分明就是想要了墨潇的命!

墨音等人原本还在暗处偷偷看戏看的不亦乐乎,却是忽然流鸢动了手,原本以为她是恼羞成怒,不过与往日一般捶把墨潇一顿了事,却是没有料到,这丫头竟是下了死手。

眼看着墨潇的身子不受控制的从树上掉了下去,墨音赶忙飞身去救,另一边墨影唯恐流鸢再次出手,也赶忙过去压制。

幸而有墨音他们在,否则墨潇今日恐怕就真的交代在流鸢的手中了。

他的手方才抚上心口,便猛地一口鲜血吐了出来,看来方才那一掌是伤及到了心脉。

再说流鸢,既是被墨潇轻薄,可她的脸上却是未见丝毫的羞涩或是恼怒,有的只是冰冷的杀意,眼眸之中的幽暗,便是见惯了大风大浪的墨影也不禁有些被惊到。

两人以快打快的走了不下几十招,却是一直未分出上下,流鸢的武功本就不低,加上后来在王府与墨潇、墨琀他们日日练习,自然是功力愈发的精进,墨影一时也只能与她打个平手,却是根本控制不住她。

墨音见情况不妙,便赶忙去禀告王妃,一旁的墨潇眼见着墨影使出了全力,却是不禁说道,“墨影!你别伤到她!”

流鸢的状态有点不对劲儿,他担心墨影没个分寸的误伤到她。

谁知墨影闻言,却是连骂娘的心思都有了,他哪只眼睛看到他伤到她了!

他自己家小媳妇的武功,他难道不知道吗?!

居然担心自己会伤到她他不反被流鸢伤了就不错了!

而与此同时,慕青冉赶到院中的时候,便见到流鸢招式狠辣的不停的攻向墨影,后者一味的防守,并不敢如何还击。

“流鸢!”见状,慕青冉赶忙出声唤了流鸢一句,却是果然见到她身形一晃,一招出慢,便被墨影占了先机,抢占了上风。

墨音也赶忙过去帮忙,两方才一左一右的“锁住”了她。

见状,慕青冉赶忙快步走到了流鸢的身边,却是果然见到她满目冷寂的瞪着墨潇,像是方才的那一掌并不解恨一般。

本来见到墨影他们压制住了她,墨潇想要走近流鸢的身边,却是见到她那般目光愤恨的瞪着自己,他的脚步一时便停了下来。

流鸢她到底怎么了?!

好像一切都回到了原点,变成了最开始她刚进王府时候的样子,用那么冷漠的眼色看着他,满目皆是防备之色。

“流鸢”慕青冉的声音轻轻柔柔的响起,她慢慢拉起流鸢的手,眸光温润的望着她。

像是终于恢复了神智,流鸢的眼中竟是忽然蓄满了泪水,她心急的要挣脱墨音他们的束缚,却是不管如何都挣脱不开。见此,慕青冉示意墨音他们松开对她的钳制,将她拉到了自己的身边。

“小姐”流鸢的双手控制不住的发抖,眼泪也大颗大颗的掉了下来,目光直直的望着慕青冉,眸中从一开始的冷寂渐渐变成了恐惧之色。

慕青冉见状,赶忙伸手将她搂进了自己的怀中,轻轻的拍着她的头,语气温软的轻哄。

她的目光越过流鸢,看向一旁嘴角带血的墨潇,不觉眸光一闪。

怎么闹到这样了?!

直到流鸢的情绪渐渐平息了下来,慕青冉方才准备拉着她回屋,可是墨潇却神色茫然的跟在后面轻轻唤道,“流鸢”

谁知他的声音一出,流鸢却是猛地一下子缩到了慕青冉的身后,连看都不看向他。

墨潇见状,却是顿时脚步一顿,整个都僵在了那里。

流鸢

便是紫鸢在一旁见了,也是不免觉得墨潇有点可怜,可是他到底对流鸢做了什么,怎么会害她变成这样?!

深深的看了墨潇一眼,慕青冉没有多言便直接拉着流鸢离开了,留下墨潇呆呆的愣在原地,眸中满是伤心和心疼。

他不知道流鸢这是怎么了,虽然以前刚刚认识她的时候,他便觉得她的情绪有些不稳定,常常面对王妃和紫鸢的时候还是一个样子,但是面对他们又是一个样子。

或者说,她面对女子是一个样子,面对男子则是另外一个样子。

他好不容易才与她渐渐混的相熟,难道就因为他今日一时没有把持住自己,就要被她彻底否定了吗?!

可是墨潇心里总觉得,流鸢不应该是方才那般的反应,她应当并不在意的与他继续天真的说笑,或者是脸色羞红的将他暴打一顿,偏偏不该是这般神情冷漠的要取他性命,像是根本不认识他了一般。

明明他是墨潇啊!

似乎是见到了慕青冉,流鸢的情绪很快被安抚了下来,紫鸢带着她回房去休息的时候,慕青冉想了想,还是将墨潇找了来。

“伤的可还严重?”墨潇进来的时候,慕青冉忽然想起方才似乎是瞧见了他嘴角的血迹,想来是被流鸢打伤的。

那种情况下,想来流鸢并没有手下留情,墨潇既是被打伤,自然是没有防备,恐是真的伤到了哪里。

“回王妃的话,不碍事的。”方才紫鸢已经替他把过脉了,的确是伤到了心脉,不过仔细将养倒也没什么。

“你可有何话要问?”慕青冉眸光清澈的望着墨潇,心知方才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他此刻定然是满心疑惑。

闻言,果然见墨潇神色一凝,随后急急的开口说道,“流鸢她可好了?”

她方才哭的那么伤心,也不知眼下如何了,偏偏她现在又不待见他!

“嗯,紫鸢带她去休息了。”听墨潇第一句话便是问起流鸢的状态,慕青冉不觉淡淡微笑。

她倒是果然没看错,墨潇当真是这般将流鸢放在心上。

“王妃属下有一事不明。”想了想,墨潇还是神色郑重的同慕青冉说道。

“想问流鸢为何会这样?”

“嗯。”闻言,墨潇严肃的点了点头,他必须弄清楚她这样的原因,否则的话,他根本没办法再让流鸢对他敞开心扉,她现在应该是极其讨厌他了才对。

“流鸢幼年被人卖到过青楼,后来她杀了所有人,才逃了出来。”慕青冉的声音——很淡,可是说出的话,却是让墨潇的眸光倏然一凝,随后周身抑制不住的凛冽杀气,让慕青冉也不由得侧目看向他。

这似乎还是慕青冉第一次见到他这般浓烈的杀气,第一次觉得,他像是一个残忍无情的暗卫。

而此刻的墨潇,他满脑子都是慕青冉说的话,一遍一遍的回响在耳边。

青楼

怪不得她会知道什么是春药,怪不得她只看了一眼王妃,便知道她与王爷发生了什么事!

杀了所有的人,她才得以逃脱,那时她才多大

只心下想着,墨潇便恨不得亲手去杀了当初的那群人,他的手指在身侧握的作响,眸中的杀意愈演愈烈。

所以,流鸢才会对男子有着那么深的防备和抗拒,所以,自己方才的举动是让她想起了什么可怕的经历吗?!

看着墨潇的脸色渐渐开始变得自责不已,慕青冉接着说道,“流鸢并不讨厌你,现在要看的,是你的选择!”

是远离,还是继续守护,这便是他自己要做决定的了。

闻言,墨潇略显不解的望向了慕青冉,却是见她移开了目光,没有再言的意思,便只身形失落的出了房中,整个人显得有些浑浑噩噩。

这边靖安王府中不消停,谁知外面也是闹得沸反盈天!

刑部尚书易思堂为了调查夏韬死亡的事情,自然也是得知了那日天香居的事情,可是仔细查探之下,却是觉得宋祁没什么可能性。而就在这时,他却是又接到线报,只言那日夏韬曾经大闹百香阁,还被靖安王府的管家和侍卫殴打!

而易思堂顺着这条线索继续查下去的时候,却是震惊的发现这事果然和靖安王府有着脱不开的关系!

首先是仵作在检查夏韬尸体的时候发现了迷药,而派去搜查百香阁的侍卫也在这时候发现了同样的迷药藏在了香料之中。

这还不算,竟是有百香阁的小厮直接出言指证,是受了靖安王妃的指使,方才会联合几人,暗中除掉了夏韬。

这个消息一出,顿时便在丰鄰城中炸开了锅!

而与此同时,大理寺少卿与易思堂也一同带着庆丰帝的圣旨直奔靖安王府,竟是直接扣押了慕青冉,关进了刑部的大牢!

跟在狱卒的身后走进大牢的时候,慕青冉的脑中还在思索着这件事情,这不是往常的小打小闹,果然大人物出手就是不简单,一击即中,让她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进到昏暗的牢房中的时候,慕青冉慢慢环视了一下四周,看着满地的枯草和墙角的老鼠,她慢慢走到了高高的窗边,看着外面将黑的天色,她的眼眸渐渐变得迷蒙。

夜倾辰,你为什么还不回来

------题外话------

作者大大撒泼打滚求花花,求钻石啦!

抱住大腿不让走,翻兜翻兜翻跟头!(づ ̄3 ̄)づ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