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五章 阴森刑房/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靖安王妃被捕入狱的消息一经传出,顿时便在丰鄰城中炸开了锅,这简直是惊天的消息!

被关的那是什么人,那可是靖安王的王妃!谁人敢将她如何,听闻便是老王爷都对这个儿媳当成亲女儿一般的护着,如今竟是直接被陛下的一道圣旨关进了大牢,这是发生了什么样的大事?!

众人心下虽说是猜测纷纷,但是大家都下意识的觉得,想来是如今王爷不在城中,方才会这般。

虽然外面传言慕青冉是被关进了牢中,但是陛下的圣旨和刑部的说法均是为了调查,暂且扣押而已。但如果是寻常的百姓不管是扣押还是入狱或许都可使得,但是慕青冉可是王妃,这般直接被下了狱,若是易思堂手中没有一些真凭实据,想来段或是不敢的。

而这一次易思堂带着人来到靖安王府的时候,却是挺直了腰板,并不怕墨锦的“刁难”,原因不过是他手上捏着陛下的圣旨!

王府中人虽是担忧慕青冉的安危,但是陛下的圣旨哪里是他们能够随意违抗的,这个时候,也就只希望王爷能够尽快赶回来了。

易思堂走进刑部大牢的时候,眉头下意识的紧紧皱了起来,今日这一趟,如果可以他是实在不想来!

这里面若是关的寻常的犯人也就罢了,不管是严刑逼供还是屈打成招都是使得的,偏偏里面的这位主子金贵着呢!不禁是打骂不得,便是连提审,只怕也要相当客气才行。

其实易思堂心中也是奇怪,怎地陛下这一次会这般痛快的就下了圣旨,并没有多番的维护靖安王妃,难道真的是因为王爷没在城中,陛下便因此没有过多的忌惮了?!

可是料想到之前杭胜甫的下场,他还是觉得自己应该小心一点,毕竟就算是陛下没有别的心思,可是王爷只是暂时不在丰鄰城,又不是永远都不回来了!

这万一到时候回来之后发现王妃有个好歹,那首当其冲的还不是他们这群人,只怕届时陛下也是要拿他们开刀的!

但是之前西宁侯又特意来了府上叙话,话里话外的意思无外乎就是让他秉公办理,勿要因为王妃的身份而徇私情,废公法!

哎易思堂现在心中也是着实苦恼,一边是举足轻重的当朝侯爷,另一边只是炙手可热的靖安王,这两边都得罪不起,倒是生生难为了他自己。

一直直奔慕青冉所在的牢房而去,越是向前走,易思堂的脸色便越是难看。这里毕竟是牢房,环境不好自是不必多言,但是这里昏暗的气氛便足以让人心情沉重到压抑。连他尚且如此,更遑论是王妃那般娇弱的女子,而且她素来又是个体弱的,这万一要是在他这里出了什么事,有个什么好歹的,只怕丢了这乌纱还是次要,重要的是项上人头恐也要不保!

而就在易思堂方才走到慕青冉所在的牢房门前时,却是只见那女子眉目温婉的站在牢门之后,眸光温淡的望着他。

既不曾惊慌失措,也不曾含泪哭泣,如今见他来了,更是没有大喊冤枉,或是嚷嚷要见陛下,端起王妃的架势来震慑他。所有一切她可能会有的反应,易思堂都在心里想了一个遍,为的就是方便自己到时候随机应对。

宫中的几次宫宴之上,易思堂也是见过慕青冉的机智和手段的,可那时他觉得是因为有王爷在她的身边,身后有了依靠,她自然是行事无所畏惧。

但是眼下王爷并不在丰鄰城中,难免有些鞭长莫及,她一个女子,这般被人抓进了大牢,想来到底是会有些害怕的吧!

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见到的竟然是这样一幅安宁恬静的画面,仿若她置身之处,根本不是这肮脏不堪的牢房之中,反倒是一个仙禽盘旋,百花吐艳的芳香所在。

“下官参见王妃。”

“易大人,本宫恭候多时了。”见到来人,慕青冉并没有显得过分的惊慌和喜悦,只是声音淡淡的含笑说道。

闻言,易思堂却是忽然心下一惊!

她怎么知道自己要来?!

如果说易思堂之前还抱着慕青冉恐会被自己一时吓住的想法,那么至此时,他已经全然摒弃了方才的所思所想。

这个女子非是一般之人可以驾驭,她只眸光清淡的望着你,便好似可以看透你心中的想法一般。

将慕青冉“请”到了刑房之后,易思堂还是有好奇的注目看了她一眼,想要瞧瞧她是何反应。

若说方才的监牢已经是到了地狱,那么这一处便只能说是十八层地狱了,四周的墙面上皆是画的龇嘴獠牙的凶兽,令人见之恐惧的魑魅魍魉。贴着墙壁的两侧皆是各种阴森恐怖的刑具,有好些慕青冉甚至连见都没见过,更是不知道该如何用了。

见状,她却是忽然一笑,想来这些刑具每样皆在人身上试验一遍,怕是不待全部试完,人就已经一命呜呼了。

易思堂看着慕青冉瞧见了这些,不提心吊胆也就罢了,偏还兀自笑了一小,倒是令他有些费解。

“下官今日过来,原是为了向王妃核实一些事情。”便是这些都震慑不住她,那他便还是痛痛快快的直接问吧!

“洗耳恭听。”慕青冉慢悠悠的坐在了一早为她准备的椅子上,眸光温淡的望着眼前之人。

“王妃可有纵容家奴殴打夏韬?”

“不曾。”闻言,慕青冉淡淡微笑的答道。

这话她倒是的确没有说谎,向来府里的这些事情,若是墨锦可以做主的,均是不会闹到她的面前,他自己便可以做主解决。但是这事靖安王府的人知道,外面的人却是不知道的,哪里有不需要跟主子禀报,就兀自做主的奴才!

是以易思堂在听到慕青冉这句话的时候,心中是有些不信的。

“下官在百香阁的香料中查到了一味迷药,而夏韬死前也中过迷药,不知王妃作何解释?”易思堂的目光紧紧的盯着慕青冉,像是要分辨出她到底有没有说话的样子。

“或许是有人刻意栽赃陷害吧!”易思堂方才话中的意思已经很是明白,根本就是在说是百香阁的迷药迷倒了夏韬,可百香阁的背后又是靖安王府,这岂不就是证明慕青冉便是背后主谋嘛!

可是偏偏她听懂了易思堂的意思,却就是不接话,反倒是状似糊涂的攀扯上了别的。

但这话听到易思堂的耳中可就变了一个意味,他微微皱眉,反复思索着慕青冉的话。

栽赃陷害?!

“百香阁中的伙计也是言明是王妃指使”说出这话的时候,易思堂见到慕青冉忽然一笑,他的心里却是顿时一惊!

这事情也有些太巧了!

人证、物证俱在,似乎是只等着王妃亲口承认画押了。

见易思堂似乎面露惊色,慕青冉不觉淡淡微笑,看来这位尚书大人也不是那么糊涂嘛!

事实上,初时她也没有反应过来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是夜倾瑄为了陷害自己,那他根本不可能拿夏韬这个人作为筹码,毕竟他即便不再是金吾卫的指挥使,可仍然是夏家的公子。

想来想去,虽然觉得心下震惊,但是慕青冉还是觉得,这事情的幕后主谋,怕是西宁侯——夏阙!

她之所以一开始没有想到他,就是因为她没有料到一个人可以狠心到这个地步,或者说,他可以冷血到这个地步,竟是连自己的亲孙儿都能舍得下!

定然是那日夏韬伤了宋祁,夜倾瑄为了给宋祁一个交代,想来是要与西宁侯交涉一番的。但是后者选择的方式却是直接舍弃了夏韬这个棋子,人既是已经死了,想必宋祁的气也会消了,还能借机陷害到自己的身上,倒真是一举两得。

想到西宁侯布下的一出局,慕青冉的唇边便淡淡的泛起了一抹笑意,到底是深藏不露的老狐狸,比之他人的阴谋要好的太多太多。

虽然同样也不过就是栽赃、陷害,可是西宁侯这一手玩的实在是漂亮。首先是时机,他挑选的这个时机恰到好处,刚刚好便是夏韬到百香阁闹事之后,靖安王府又是向来大胆妄为,若然真的因此而暗中打死夏韬,似乎也没什么好让人感到意外的。

随后便接连爆出相关的罪证,这些自然是直指她而来!

出手干脆利落,不拖泥带水,好像也没什么破绽所在,一切都很完美。

只不过

“易大人身居刑部尚书之职多年,想来应该明白这个道理,有些事情太过顺利了,便反倒有些不对劲儿了。”慕青冉的声音轻柔的响起,说出的话却是让易思堂的眉头越皱越紧。

的确他办过那么多的案子,怎么可能不知道其中的曲折,哪里有这般人证物证皆全的事情!

更重要的是,似乎一开始当他将目光放在靖安王府的时候,就开始有罪证被收集回来,实在是有些太过顺利了。

见易思堂似乎是面露思虑,慕青冉心知他恐是有些听进去了,便也不再多言,只静静的坐在一边。

“话虽是这般讲,但是眼下人证物证俱在,这”说着,他似乎有些面露难色。

总也不能因为事情进展的太过顺利,就将眼前这么多的证据都视而不见啊!

“若然本宫当真有心除掉夏韬,何苦还留下尸体作为罪证,随便丢弃到哪一处的乱葬岗,岂不是两便!”

话落,慕青冉果然见到易思堂的神情一凛,似乎是猛然间想到了什么。

“靖安王府不会无故害人性命,本宫自然也不会,易大人既是身在此职,合该秉持公允才是。”慕青冉状似无意的一句话,却是瞬间让易思堂变了脸色。

王妃这是什么意思?!

“下官自然是会秉持公正,将事情查个水落石出。”易思堂微微拱手,并不敢再直视慕青冉的双眸,脸侧似有汗水滑下,可是在这阴冷潮湿的牢房之中,却是实在不可能热的的发汗。

闻言,慕青冉只轻轻的点了点头,并没有再多言。她心知如今易思堂的处境很是尴尬,一边是西宁侯府和大皇子,一边是靖安王府,不管是得罪了哪一方他都吃罪不起!

只不过眼下夜倾辰不在丰鄰城中,是以旁人的心思便有些摇摆不定罢了。

再一次回到之前的牢房中的时候,慕青冉避开了墙角的潮虫,选了一处看起来较为厚实的枯草,慢慢坐了下去。

从被关进来开始,她便一直在反复思量着这件事情,被带出王府之前,她曾经交代了墨锦一些事情,约莫着时间,想来差不多也成了。

她的目光慢慢凝神在某一处,思绪渐渐散开,不知在想些什么。

而另外一边,自从慕青冉下狱的消息传了出去,先不说旁的人如何想,首先是王府的人便先炸毛了!

连府中的厨子都在为慕青冉打抱不平,如果不是因为下旨的人是陛下,只怕他们早就要破口大骂了!他们家温婉贤淑的王妃哪里有错,偏叫那起子小小人陷害方才会沦落至此,怎地陛下不见帮她,反倒是助涨别人的气焰呢!

从前一日慕青冉被刑部尚书带走之后,沈太傅便一直没有合眼,整夜的坐在房中不眠不休,任是何人劝说都没有用。最终还是墨锦亲自去了一趟,众人也不知道他同沈太傅说了什么,不过倒是真的说服了他老人家,倒是也省的众人为他担忧。

而墨昀早在慕青冉被带走的那一日,便赶忙快马加鞭出了丰鄰城,直奔老王爷和楚鸾离开的方向而去。现在王爷的归期未定,他们也不确定他到底何时才能回来,是以现在还是将希望放在老王爷的身上吧!

与此同时,除了靖安王府的这些人之外,便是连六皇子府上也是不免有些“愁云惨淡”。

云舒看着脸上笑容不再的夜倾昱,不禁微微挑眉,“难得殿下也有这般忧思的时候!”

语气中的“幸灾乐祸”却是让夜倾昱不禁皱了眉,“你倒是瞧着极为安心!”

他们如今可是一条船上的人,难道自己有何不好,还会对她有何好处不成!

“不过是不像殿下这般杞人忧天罢了!”那位靖安王妃哪里是那般容人随意欺负的主儿!

想到那个女子,云舒的眸中忽然有一闪而逝的光芒,若然她身为男子,说不定也会为她甘心折服。美貌和智慧兼而有之,莫要说是男子,便是她见了,也总觉得要好好将她保护起来,不受到一丝的伤害。

“殿下觉得王妃这般女子如何?”忽然,不知想到了什么,云舒竟是问出了这么一句。

“冰雪净聪明,雷霆走精锐”这是夜倾昱第一次见识到慕青冉的手段之后,方才得出的评价。

容貌自是不必多言,任是何人都能看出她的倾城之姿,但是难得的是她的才智。

“既是这般,殿下还担心什么呢!”即便是因为陛下的圣旨慕青冉方才不得不进入大牢,但是云舒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然而令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就在所有人都以为慕青冉成竹在胸,并不会受到任何伤害的时候,刑部却是忽然又有了新的变故发生!

慕青冉是头一日的晚膳时分被易思堂的人带回了刑部,到现在已经是过了一日,至晚有狱卒为她送来饭菜的时候,慕青冉方才伸手接过,却是未料一不小心没有拿稳,一下子摔在了地上。

忽然!

只见那菜汤洒落在地上,却是泛起了一阵清清的白烟。

有毒!

见状,慕青冉眸光微凝的望着眼前的狱卒,却是果然见到他慢慢抬起阴冷的眼睛,声音沙哑的说道,“王妃还是安心的上路吧!”

说完,便从身后拿出一段白绫,打开牢门之后,直奔慕青冉而来

------题外话------

鉴于昨天的那章标题,偶被群里的小妖精们给围攻了,群起而攻之

所以偶今天决定再来一章,哈哈哈哈!

你们来咬我啊!(づ ̄3 ̄)づ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