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 上交虎符/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牢之中发生的变故,是任何人都没有料到的,夜倾辰的雷霆手段,也是西宁侯做梦都没有想到的。尽管他心里是希望将夜倾辰激怒,进而让他犯下大错,但是他无论如何也是没有想到,最后竟然会搭上自己儿子的一条性命!

因为在他看来,夜倾辰便是再如何在意慕青冉,也是不会违抗陛下的旨意的。而他的目的只在于引着夜倾辰前去天牢,如此便够了,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夜倾辰不仅是救回了慕青冉,更加是反将了他一军。

如今陛下迟迟不下决断,让他的心里也是一时有些不安,若然是不能夺了夜倾辰手中的兵权,怕是西宁侯府接下来的日子不会好过。

更何况,他私自决定杀了慕青冉这件事情,大皇子事先是并不知情的,如果被他知晓了,难保不会生出嫌隙来。

然而西宁侯眼下心中担心的事情,到底还是发生了!

夜倾瑄面色沉沉的听着暗卫的回报,直到听他说完天牢中发生的全部事情,他却是猛的一把扫落了桌上放置的茶盏。

竟然布下了这般天罗地网,夜倾辰还是安然无恙,这叫他怎么能不生气!

没有攀扯上慕青冉也就罢了,居然也没有将夜倾辰拉下水,那他岂非是白白折腾了这么一出儿!

父皇至今未曾对夜倾辰问罪,难道就是打算这般随意敷衍过去了事吗?夏辉再不济,也还是西宁侯府的长子,如果真的就这般白白的死了,那日后岂非所有人都可以随意的杀人!

楚轩在一旁看着夜倾瑄的反应,也是不免心下一紧。

此前殿下联合西宁侯设下的局,本也算是将慕青冉算计在了其中,可是后来怎么会发生这么大的变故?!

想了想,楚轩忽然沉声开口说道,“殿下也无需这般动怒,至少眼下夜倾辰还是有把柄在咱们手里的。”

只要他们咬住了夏辉的死绝不松口,那么即便陛下再是想要袒护夜倾辰,也是要顾忌一下诸位大臣的意思不是。

更何况他已经命人在城中散布了谣言,到时候不止是朝中的人,便是连丰鄰城中的百姓也会对此事加以评论,倒是会对陛下的决策有些影响。

听闻楚轩的话,夜倾瑄也好像意识到了自己有些失态一般,他慢慢收敛住了自己的情绪,方才向楚轩说道,“就怕有人根本不将夏辉的死放在眼中!”

如果夜倾辰会在意夏辉的死,或者说他会忌惮如今的局面的话,那他从一开始就不会带着人强闯天牢了。

“而且,老六那边的人如今也是着实盯得紧,与西宁侯不相上下啊!”说着,夜倾瑄不知是想起了什么,原本便有些幽暗的眸光忽然划过了一抹暗色。

现在朝中完全是呈现了两方对立的态势,一边嚷嚷着要收回夜倾辰的兵权,另一边却是说什么都反对。

反倒是正主自己,似乎并不怎么上心,一副不管庆丰帝做了什么决定,他都会遵旨的样子。

夜倾瑄的心里实在是太清楚,什么抚远侯偶然间救了怜梦,这话让他如何相信,这世间哪里有那么巧合的事情!更何况,即便是救了怜梦,单凭一个青楼女子的三言两语抚远侯便会这般尽心尽力的为慕青冉谋划吗?

还不是夜倾昱的命令,更甚者,夜倾昱隐隐觉得这一切都是慕青冉事先计划好的,否则的话,她怎么可能会那么“乖顺”的同易思堂回了刑部!

想来极有可能是事先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抚远侯不过是出来有个过场而已。因为如果要帮慕青冉证明她的清白,靖安王府的人出面是没有用的,最好是一个看起来与她毫不相关但却有些地位的人,方能达到最佳的效果。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拥有在父皇面前露脸的机会,说出的话,也比较容易让人信服。

这般一想,夜倾瑄的眸光却是忽然变得很是阴暗,这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女子呢明明看起来她已经被逼至绝境,但却屡次能够绝处逢生。

今次的事情,想来即便没有夜倾辰强行救她出来,她自己也是已经自救了,却是根本不会有何危险。

然而夜倾瑄如今的这个想法,在得知西宁侯暗中派人谋害慕青冉的时候,却是忽然变得极为震怒!

慕青冉不能死!

至少绝不能是这一次,以这样一种方式死去。

虽然夜倾瑄自己的心中也是巴不得她早些出事,但却并不是如西宁侯这般,趁着夜倾辰不在的时候,用最简单的办法的杀死她。

因为这样做的后果极有可能是激怒了夜倾辰,让那个“疯子”不知又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这与他每每设计陷害慕青冉不同,那每一出儿局都有一个过程,他会让夜倾辰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一心想要守护的女子被他摧毁,这样才能达到“一箭双雕”的效果。

如此折断慕青冉,方才能对“刀枪不入”夜倾辰造成最大的伤害。

怪不得夜倾辰明明已经听到了父皇赦免的圣旨,却仍然坚持血染天牢,原是因为西宁侯的举动惹到了他。

这般一想,似乎夏辉的死也就不是那么难以理解了。

是警告!

夜倾辰在警告西宁侯!

这一次是夏辉,那下次呢是不是就到西宁侯本人了?

夜倾瑄觉得,夜倾辰这一次没有将西宁侯连同夏辉一同杀掉,并不是因为他不敢,不过就是为了让他口中所谓的“误杀”更可信罢了。

但是事实上,夜倾辰留下西宁侯一命的原因,却不仅仅是因为这个。

杀了他,那他费尽心机查到的事情岂不就是白折腾了!

而且眼下最重要的,也不是西宁侯如何,而是夏辉的死!

夜倾辰虽然不将这当成一回事,但是别人却一直紧咬着不放,想来不管拖多长的时间,这事儿还是要有个决定的。

是以当夜倾辰以误杀夏辉之名自请免职的时候,却是生生惊呆了一众人。

这是打算主动交出兵权?!

毕竟夜倾辰的官职,除了“王爷”的品阶之外,还是统领三军的元帅,而他如今自请免职,总不能是不做王爷,想来是要放弃兵权的。

夜倾辰是于大殿之上直接提出了这话,是以众人一时皆是未有反应,待到六皇子一党的人想要阻止的时候,却是令所有人都感到意外的是,庆丰帝竟然同意了!

直接当众收回了虎符,未见丝毫的犹豫和推脱,让人好个惊讶!

见是这般情况发生,不管是夜倾瑄还是夜倾昱,心下皆是不免一震,有些想不通这两人的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然而就在外界已经传开这个消息的时候,却是不想各军的主帅纷纷联名上书,只道陛下这般决定恐会寒了将士们的心。

他们于边关保家卫国,奋战疆场,王爷每每均是以己身身赴险境,如此打下了这般太平盛世之后,这群“黄口小儿”竟然嚷嚷着要收回王爷的兵权,岂非是天大的笑话!

这群将士大多都是武将,并不深解这官场之中的“瞒神弄鬼”,他们只讲求一个“公”字,是以以贺子敬为首的这群武将便直接跪到了宫门前,请求陛下收回成命。

而丰鄰城中的百姓得知了这般情况之后,也是纷纷自发的参与了其中,一起跪了下去。

夜倾辰误杀了夏辉的事情他们也是知道的,但是相比一个赫赫威名的将军,一个不知名的世家公子,他们定然没有那么在意。

虽说现在丰延已经太平,眼下看着并不会再起纷争,但是以往战时均是王爷手握兵权,如此方可保一方安生。现今若是陛下将这兵权收回,倒是一时间让他们失了心中的保障,有些心下惶恐。

没有人想到事情会闹到了这般地步,就像没有人知道夜倾辰在丰延将士心中的地位和意义!

如果有人问贺子敬王爷对于他来讲是怎样的存在,那么他一定会说,陛下是百姓的信仰,王爷就是将士的信仰!

似乎只要有王爷坐镇军中,那么即便是他们人数寥寥,却也有直捣黄龙的信心。

但是令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庆丰帝竟然对此置之不理,只一味任由他们闹下去。后来这群人也不知是怎么想的,得知了有何人上书弹劾王爷之后,便跑到人家的府门前大闹,直到将百姓都“搅和”起来以后,他们竟是都撤了。

所谓众怒难犯,这群大臣又不敢对这群百姓如何,可是他们动不动就朝着府门前丢鸡蛋,丢烂菜叶子,见到朝中的大臣便连番辱骂。

这般情况之下,有何人敢轻易对这群百姓如何,只得将情况连连禀命陛下,再这般下去,他们这日子要如何过啊!

慕青冉在府中得知这般情况的时候,却是不禁淡笑出声。她的眸光温软的望着一旁的人,心下不禁有些惊讶,他竟是何时也会用这般“诛心”之法了。

利用将士和百姓对朝中的大臣造成压力,进而影响到陛下的决策,想来这是他与陛下商量好的计策吧!

“王爷如今,手段倒是温和多了。”说着,慕青冉不禁微微笑开,只觉得眼前之人现在越来越“阴险”了。

“我没空搭理他们!”他们以为他当真稀罕这兵权嘛!

既是都想要,他便送出去,他倒是要看看,有何人能带得了这批军!

闻言,慕青冉却是不禁笑的愈发的恬静,倘或夜倾瑄他们要是知道夜倾辰如今是这般想法,不知会做何感受。

他故意交出了虎符,似是当真要放弃手中的兵权,可是即便他不要这兵权,旁人想要却也是痴人说梦!

不想这人竟是故意这般

“抚远侯是怎么回事?”夜倾辰的声音忽然略带疑惑的响起,从回来的时候他便想要问她了,只是一时顾不上便忘了。

“想是六皇子的主意。”慕青冉的声音淡淡的,并没有如何多的情绪。

事实上,早在夏韬死讯传来的时候,她看似不闻不问,却实则已经暗中做了准备。

或者说更早的时候,她便为日后可能会发生的情况做了准备。从夏韬被罢官之后,慕青冉便心知怜梦的处境绝不会好过,至少西宁侯府的人绝对不会轻易放过她,毕竟如果不是她,夏韬也不会因为国孝家孝两重罪在身,从而别贬归家。

但是事实的情况,慕青冉却是心知怜梦是无辜的,甚至是连同她自己都只是被别人算计的棋子而已。竟然是她算计间接害了她,那么慕青冉便自然不会放任不理,左右保全她一命,算是全了她的“歉意”。

而且,还有一则考量便是,倘或将来夏韬之事再被翻了出来,留着怜梦的一条性命,也算是一个“活口”和破绽,一个夏家人永远也解释不清楚的错误。

是以她一直暗中派人注意着怜梦的情况,一旦发现有何不测,便直接救下她!

事实上,依照慕青冉的猜测,杀害怜梦的事情或许西宁侯并不知情,因为依照之前他对怜梦的放任,想来那种情况下更加不会去“招惹”她。她一个青楼女子,便是杀了她也解决不了夏韬当时的情况,若然被人知晓,还会平白的惹了一身的“骚”。

那么便只有一个可能了,派去刺杀怜梦的人是夏辉!

但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自己事先已经安排了人将怜梦救了下来,还将她好好地藏在了王府在城外的庄子中。而就在夏韬的死传来的时候,慕青冉虽然并不知道夜倾瑄他们下一步打算如何做,但是想来到底是要攀扯到自己的身上的。

所以她早前便吩咐了墨锦,如果有何变故发生,便直接去城外的庄子接了怜梦回来,送交到六皇子府上,他自然会知道怎么做。

事实证明,她的确所料不差,夜倾昱当真是没有浪费她的这一局棋,利用抚远候出面,将这件事情“编”的天衣无缝。至于那名原本诬赖的百香阁中的伙计,所谓他觊觎怜梦的美色,这倒是真的,但是杀了夏韬的这样的事情,他段或是不敢做的。

只是他既然敢与夜倾瑄的人联合,进而背叛了静安王府,那么久应该想到这背后代表的意义。

依照慕青冉得知的情况,那人也不过就是去过天外仙一两次,之后便没有再去过了,一则是他手中并没有那么多的银钱,二则他想是也担心自己会撞上夏韬,进而吃不了兜着走。

可是偏偏事情到了怜梦的口中便变了一个意思,只言他屡次前去“骚扰”她,甚至还扬言要杀了夏韬。这般情况,慕青冉倒是不奇怪,左右人凭一张嘴,想要说什么还不是全凭自己做主。至于天外仙中上下一致的口径,倒是也不难,左右那人的确是去过那里找怜梦,那么一次和几次其实并没有什么分别。

再加上六皇子府的人和靖安王府的人联合暗中施压,想来要让天外仙的人识相一些倒也不是难事,要么是金钱,要么是性命,先利诱,再威逼,她们定然是不敢不配合的。

想到刑部在那名伙计的家中搜出的迷药,慕青冉的目光却是变得有些微凉,既然易思堂能够在百香阁中搜出原本不应该存在的迷药,那么自然也可以在别人的家中搜出!

因为有了这么多的筹谋,所以她才敢后顾无忧的同易思堂回了刑部,可是如今她既是安阳无恙的出来了,那么夏府明日夏辉出殡的时候,她还是应当前去“送行”一番的。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