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 假意吊丧/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近日丰鄰城中可谓是不消停,接二连三的出现大事,特别是西宁侯府,竟然是灾祸连连,先是死了一个夏韬还不算,竟然连夏辉也随后去了,这夏府的丧事才办完没多久,谁知竟是又来了一次!

加上之前太后的丧事,众人忽然发现,这近一个月中夏府上白色的灵幡竟是从来没有摘下去过。现在更是不用了,因着夏辉也去了,府上更加是愁云惨淡,连日的哭喊声不绝,生生让附近的人也是跟着心下悲戚不已。

靖安王已经自请免官,朝中一应大小事务也是不再理会,只一味的闲赋在家,整日皆是“无所事事”。这在众人眼中,也算是他对误杀夏辉之事做出的态度,似乎也不知该再如何继续追究他的责任,毕竟一开始西宁侯向陛下进言的就是要收回夜倾辰手中的兵权,如今也算是达到了他的要求。

但是与此同时,众人心下也是不禁纷纷猜测,这好端端的,王爷怎么会误杀了夏辉呢?!

可是不管众人如何猜测,也是没有想通这一点,因为那日所有知道内情的人不是已经死了,便是被易思堂下了禁令,若然知道有何人走漏了风声,那便依旧是只有死路一条!

这般情况下,还有何人敢对那日的事情言三语四,纷纷均是只当不知情,恨不得一夜之间忘却了所有的事情才好。

而即便是朝中的大臣有人猜出来具体的情况是什么,但是却根本无人敢到处去宣扬,毕竟王爷既是敢毫无忌惮的杀了夏辉,那自然也敢杀了他们!

这一日,慕青冉早早的起身之后,便让墨锦为她安排车驾,但却是让他不禁一愣。

王妃这么早是要去哪?!

直到听到她声音淡淡的吩咐道“西宁侯府”四个字,墨锦方才恍然大悟,王妃原是要去那里!

而夜倾辰也是心知慕青冉心中的打算,是以并未加以阻拦,只要她自己好好的保重自己,不管她想做什么,他左右都是站在她身后支持的。

是以这一日,当西宁侯府的门前满是来往前来吊丧的宾客时,门口的小厮见到有车驾前来,自然是忙不得前去相迎。可是当他们走近,见到的是靖安王府的车驾时,却是瞬间变了脸。

靖安王府的人!

他们来这里做什么?!

虽说夜倾辰害死了他们家的两位主子,但是到底来者是客,何况他们也不敢轻易冒犯怠慢,还是先去请侯爷的示下。

并没有周围人特别诧异的目光,慕青冉只眸色淡淡的下了马车,却是并没有直接进去,而是站在大门口站了片刻。

一旁有别的大臣及其家眷见了,却是不禁心下奇怪,这王妃来这里做什么?难道是来看笑话的不成?!

毕竟丰鄰城中何人都知道是王爷命人杀了夏辉,如今她却是前来参加人家的丧事,却又是何意?!

那小厮见慕青冉并没有进府的意思,一时间也不敢冒然说什么,只躬身在一旁陪着,片刻之后,见到西宁侯率其家眷前来相迎,慕青冉的眸中才闪过一抹笑意。

她等的便是这一刻!

即便眼下王爷手中并无兵权,可是她仍然是一国王妃,既是前来为夏辉吊丧,理应西宁侯亲自前来相迎,否则的话,未免落人话柄,使人觉得他目无皇室。

“老臣参见王妃!”见慕青冉一身素色纱裙静然而立,西宁侯的目光中却是不觉闪过一抹厉色,但却是被他极快的掩饰掉,并没有被一旁的人发现。

他身后跟着一家子见状,也是纷纷跪下施礼,不知眼前这女子今日到此是所为何事。

“侯爷有礼,起身吧!”慕青冉的声音听起来极为平淡,似乎并没有什么特意为难的意思在。

但是西宁侯的心中却是特别的清楚,这一切都不过只是表象罢了!

这女子此刻表现的有多无害,那么当她真的开始筹谋什么的时候,便会变得有多深不可测。如果她今日真的如表面上看起来的这么无所目的,那此刻靖安王府的车驾就不会出现在这里!

想到这,西宁侯再次看向慕青冉的目光中,已经充满了防备和“忌惮”。她既是来了,自然是有什么目的,何况自己设计了她一把,想来依照她素日的行事风格,只怕是要“报复”回来的。

西宁侯身后的其他人却是不知道他此刻心中的想法,但是看到慕青冉这般大张旗鼓的来了府上,却也是均没有什么好脸色便是了。

表面上看起来虽然是这样,但是慕青冉的目光却是状似不经意间扫过西宁侯身后的其他两个儿子,眸光不觉一闪。之前夏韬死的时候,这怕这群人便已经是高兴了一把,毕竟长房长孙去世,那便意味着夏辉绝无继承西宁侯之位的可能!

毕竟这偌大的侯府不可能交给一个没有子嗣的人手上,否则的话,这将来的侯爷之位岂非是无法再传承!

但是如今夏辉一死,却是更加落实了这件事情,只怕其他两房的人,近来背地里都要乐坏了吧!

西宁侯一路引着慕青冉进了厅堂,因着慕青冉毕竟还是女宾,是以西宁侯不便相陪,只吩咐了夏家的大夫人仔细伺候着。

慕青冉的眸光略显温软的打量着眼前异常憔悴的妇人,心中不免有些涩然。

夏家的大房中,只有夏韬这么一个儿子,是以从出生开始,便一直独得大夫人的疼爱,据闻是之前的几个孩子都没有保住,甚至还有一个是年幼夭折,可想而知好不容易有了夏韬之后,大夫人会是如何的爱若珍宝。

不过好在夏辉并不是一味溺爱儿子的人,也并没有将夏韬教养的如同丰鄰城中其他的纨绔子弟一般,整日的游手好闲,无所事事。而且相反的是,夏韬还极为聪明,年纪轻轻便已经得到了大皇子的重用,还成为了金吾卫的指挥使,这可是成了大夫人心中的骄傲。

然而就是这样她视为“眼珠子”的掌中至宝,竟然一夜之间从云端坠入地下,变得颓丧不堪。

这还不算,他甚至最终还丢了这条性命,这让大夫人如何受的了!

虽说为人父母都是望子成龙,但是如果大夫人早知道夏韬最终会是这般结局,那她宁愿她的儿子从一开始就碌碌无为,至少还能保住这一条小命!

可是令大夫人没有想到的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她尚且未从夏韬去世的阴霾中走出,却是不成想,大老爷竟然也是去了!

不过区区一月,她竟是接连失去了夫君和孩子,这若是换了任何人,只怕也是受不了的。

是以眼下看着间接害死自己夫君的女子,大夫人的眼中满是凶恶的恨意。即便是靖安王命人动的手,可是如果不是为了去救她,大老爷怎么会死!

何况夫妻本就是一体,既然是夜倾辰造下的孽,那么他的王妃来还也是一样的!

看着大夫人的眼中满是憎恨之意,将她原本便形销骨立的样子显得愈发的狰狞可怕,慕青冉的心中却是不免有些心口一涩。

她本无意伤害一个妇道人家,只是事已至此,已经是无法避免之事。从一开始西宁侯府选择站在了夜倾瑄的一边,那么就意味着是和靖安王府站到了对立面,是以走到如今的局面,她心中早已有了准备。

而且夏家已经接连死了两人,不管以后再发生什么,段或是没有冰释前嫌的可能!

是以当慕青冉看到大夫人每每看向自己的目光皆是充满了憎恨时,她的心中却是异常的平静。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即便是她并不打算直接对付大夫人,可是若然有朝一日西宁侯府败落,那么夏季的其他人不管是不是无辜,都会因此受到牵连。

就像是夏韬和夏辉的死,对大夫人造成的伤害一样!

“不知王妃今日过来,所为何事?”忽然,二房的夫人见气氛有些冷凝,只自以为是聪明的开口说道。

话落,却是只见到大夫人眸光恼怒的瞪了她一眼,如果不是顾忌着在场还有旁的人在,怕是就要直接数落她了。

“自然是为了吊丧而来。”闻言,慕青冉却好似很奇怪的回答道,像是二夫人问了一个什么很“蠢”的问题一般。

众人听闻,心下也是不禁暗叹,二夫人这话却是何意,这来侯府自然是为了吊丧,否则的话,难道是为了看热闹不成!

但话虽是这般说,旁人倒也是不禁心下生疑,王妃当真是有那般好心,会特意前来为了夏辉吊丧?!

“毕竟是王爷的人误杀了夏大人,本宫今日过来瞧瞧,原是应当的。”慕青冉这话一出,夏家人的脸色却是蓦然一僵。

误杀

如今前来夏家吊丧的宾客也是不少,慕青冉特意前来吊丧还说出了目的,甚至还主动提及那日发生的事情,但是偏偏一句“误杀”却是踩到了夏家人的痛脚。

旁人不知道当时具体的情况是怎样,但是夏家的人绝对是知道的,也正是因为知道,所以在听到那两个字的时候,方才会更加的气愤。

特别是大夫人!

如果说开始见到慕青冉的时候,她的情绪尚且能够勉强控制,那么此刻她眼眸之中喷薄而出的怒火,却是连一旁的下人都察觉到了。

明明就是虚情假意,偏偏还被这女子说的冠冕堂皇!

最主要的是,慕青冉的那一张脸,不管她说什么,旁人下意识都会选择去相信的。这一次自然也是不例外,她说是因为王爷误杀之事前来吊丧,众人便只觉得她是心下略有愧疚方会如此,倒是并不觉得有其他的问题。

但这是因为事情与他们并不相关,换作是夏家自己人,这情况就变了味道。

夏家人听闻慕青冉的话之后,却是一时间没有接话,因为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接下去,只怕是不管他们说什么,都是间接证明了夏辉就是被误杀!

若然是被侯爷知晓了,怕是又有一番闹腾,是以众人也只当做没有听见,并不多言。

察觉到一旁眸如利剑的大夫人,慕青冉却是忽然起身,慢慢的走到了她的身边,“虽然本宫也心下惋惜,但是还望夫人兀自珍重才是。”

忽略掉大夫人更加难看的脸色,慕青冉的声音再一次淡淡的响起,“本宫有几句话,想到单独和夫人讲,还望借一步说话”

说完,像是怕大夫人不加以理会一般,她补充道,“事关长子的死因,想来大夫人会有兴趣知道的。”

话落,却是果然见到大夫人的眼眸猛地一紧,随后面色惨白的望着她。

见状,慕青冉也不再多言,只转身出了厅堂,也没有刻意去回避府中的其他人。

大夫人跟出来的时候,就见到慕青冉站在廊下,目光悠远的望着某一处地方,不知在想些什么。

“夫人爱子情深,本宫可以体会,但是却不明白,你为何不为他报仇?”轻柔的声音淡淡的响起,却是让一旁的大夫人听的一头雾水。

报仇?!

她不就是杀害韬儿的凶手吗?!

回眸间见到大夫人一脸的怀疑和防备,慕青冉也并不介意,只依旧淡淡的说道,“夫人真的以为是本宫害了夏韬吗?”

“不是你还会是谁!”大夫人的声音带着大哭之后的沙哑之感,听起来只觉得让人莫名觉得揪心。

“夫人难道不想想,本宫与令郎之间往日无怨,近日无仇,难道就因为他去百香阁毁了一些香料,就要治他与死地吗!”慕青冉的眸光清润而又平静的望着大夫人,莫名的便让她的心静了下来一般。

她虽是不愿意相信慕青冉的话,但是不可否认的,的确是有一丝的怀疑。

“不妨与夫人直说,靖安王府中还不差这百十两的银子!”不过就是一些身外之物罢了,如何能比一条人命!

“王妃到底想说什么?”大夫人虽然常年身居后宅,但也并不全然是个不明事理的人,听慕青冉与她说了这么多,也是知道她一直在兜圈子,并没有说出最重要的内容。

闻言,慕青冉忽然一笑,随后声音压低了几分说道,“害令公子性命的——另有其人!”

“我凭什么相信你?”怎么可能她说是别人害的她就相信,万一她还是故意在推脱责任呢?

“夫人可以不信,不过不知百年之后,要如何在泉下面对令郎的质问!”明明知道凶手另有其人,却偏偏不为他报仇,这却是要如何解释呢!

“若然当真是本宫做的,还何苦在此与你多费唇舌!”左右她也是安然无恙的被放了出来,何必还与她解释这么多,倒是反招的她不信!

“是谁?”听慕青冉这般一说,大夫人也不知是真的相信了,还是不过听听她到底要说些什么罢了。

“祸起萧墙的故事,想来夫人不会没有听过吧”

什么?!

闻言,大夫人震惊的望着慕青冉,满眼的不敢置信,她的意思是是夏府的人做的?!

“不可能!”她绝不相信!

他们毕竟是一家人,慕青冉才是外人,她不过是想要挑拨离间罢了!

“夫人这么多年只生育了令郎一位公子,难道就不觉得奇怪吗?”忽然,慕青冉竟是提及了一个全然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倒是令大夫人又是一愣。

“这两件事怕是同一人所为,本宫言尽于此,夫人擅自珍重吧!”说完,慕青冉便也不再理会大夫人是何反应,只直接转身离开出了夏府。

身后,是夏府的小丫鬟的惊呼声,仿似大夫人晕倒了

而慕青冉像是全然没有听到身后闹出的动静一般,只依旧身姿淡雅的步出了西宁侯府,她不想牵连无辜,但是事关西宁侯府,却不是他死,便是她亡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