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 柔情蜜意/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回到王府之后,还未走到浮风院,慕青冉便见到夜倾辰抱着夜安陌站在湖中的亭子中望着她,不禁便是灿然一笑,随后向他们父子二人走去。

她身陷囹圄的那两天,陌儿一直不得与她相见,回来的时候听紫鸢她们说起,他虽是没有特别的大哭大闹,但也总是吭吭唧唧的样子,不比往日让人觉得听话。

好在她很快便回来了!

时间上掐算的也是差不多,可即使是这样,当慕青冉回到王府,看到夜安陌哭的一双通红的眼睛时,仍旧是不免满心的心疼。

想来夜倾辰的心中也是放不下,是以这几日夜安陌便一直同他们一起安睡。

今晨起身的时候,他们父子俩尚且还在睡梦中,夜倾辰倒是清醒了,听闻她要去西宁侯府,虽是面上稍显不悦,但是到底并没有阻拦她。只细细的叮嘱了她几句,便依旧轻拍着夜安陌,渐渐睡去。

想到这慕青冉便忍不住的淡淡轻笑,他如今弃了这兵权,倒是连早朝也不怎么去了,凡事略可推得过去的,他均是不再过问。倒是当真有事不过心的态势,朝中的大臣想来也是极为奇怪,而庆丰帝的态度则更是令一众人觉得莫名其妙。

贺子敬依旧是带着人在“闹事”,陛下尽管已经勒令他回军营面壁思过,但是仍然旁的人在“接替”他的位置,大有不死不休的态势

旁人或许并不了解这其中的隐情,但是慕青冉却是十分明白的,这一切都不过是镜花水月罢了。

“回来了!”他方才还在浮风院,约莫着她要回来了,才抱着陌儿出来逛逛,刚好迎她回去。

“嗯。”一边应着夜倾辰的话,慕青冉一边拉着夜安陌的小手逗弄着他。

目光不经意间扫到夜倾辰的面容,却是忽然一愣,他此刻正面抱着陌儿,两张脸一大一小的呈现在她的面前,让她一时间有些惊讶。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陌儿与他长得越来越像了!

只除了那一双眼睛。

“青冉在看什么呢?”见她眸光略显惊讶的望着自己和怀中的孩子,夜倾辰不觉有些奇怪。

“王爷不觉得,陌儿同你越来越像了吗?”她此前还听宫里的嬷嬷说,男孩多是像娘亲的呢!

可是怎么到了陌儿的身上,竟是变了?

“既是我的儿子,自然要像我!”或许连夜倾辰自己也没有察觉到,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语气之中满是骄傲之感。

“可我记得,王爷曾经还嫌弃他长得不好看呢!”那个时候怎地不见他说陌儿长得像他?

闻言,夜倾辰却是难得的忽然一愣,随后仔细想了想,自己仿若真的是说过这样的话,但那也因为他出生之时是真的不好看吧!

“嗯,现在好看了!”说着,夜倾辰还微微抱高夜安陌一些,将两人的头贴在了一起,像是要给慕青冉看看他们到底有多像。

见状,慕青冉却是不禁掩唇轻笑,有些不敢想象这般孩子气的举动,夜倾辰竟然也会做。

所以,他的意思是长得好看,便自然是像他,那若是依旧不好看呢?便是因为像她?!

似乎是猜到了慕青冉在想什么一般,夜倾辰忽然凑近了她一点说道,“若然依旧是那么丑,那便是他自己没有长好!”

他和青冉的相貌都不算难看,如果夜安陌当真是那般平淡无奇的话,那只能是怨怪他自己没有长好,与他们无关。

不再去想夜倾辰所说的长相问题,慕青冉接过夜安陌之后,便与夜倾辰一起回了浮风院。

眼下天气日渐和暖,似乎人们也都愿意出来走动,王府中看着也比冬日里要热闹的多。

因着之前发生的事情,老王爷和楚鸾都急忙从城外赶了回来,好在最后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但是依照老王爷的脾气,自家人被欺负成这般,还给带进了刑部的天牢,这怎么着也要讨个说法。

只不过在慕青冉的一番劝说之下,放下打消了他心里的念头。

倒是他对夜倾辰交出手中兵权的事情,并没有太多的注意,似乎根本不在乎他的手中到底有没有实权的样子。好像也没有庆丰帝的这般举动而因此有何不悦的表现,依旧是每日逗逗孙子,和楚鸾出去闲逛,日子过得无比的潇洒。

而楚鸾的反应,则是经过了好一番的变化,先是担忧,后来是疑惑,到了最后,她倒是劝说着老王爷不必担心,依照青冉的聪明才智,如果不是早有准备,根本不会那么听话的任人安排!

虽然中间发生了一段所有人都没有料想到的“小插曲”,但是总的来讲,楚鸾说的是没错的。

至于慕青冉在牢中险些遭到暗杀的事情,她也并没有同任何人讲,左右都已经平安回来了,说起来岂非是平白的让她们担忧。

可是瞒的住别人,却是瞒不住紫鸢的!

她素来心细,又整日的在慕青冉的跟前伺候,再加上嫁给了墨刈,心下有所怀疑之后,便好一番“盘问”,终是将那日天牢中发生的事情告诉了紫鸢。

闻言,紫鸢方才恍然大悟,她就说小姐怎么会在平安回了王府之后,并没有见太傅大人他们,想来是她身上有伤!

这般一想,紫鸢便也不再耽误,只赶忙拿了祛淤青的药膏给慕青冉,免得脖子上的痕迹几日都不下去,反倒是会被被人瞧见。她心里明白小姐是不愿让她们担忧,可是她只听墨刈说起,便也觉得提心吊胆。

看来,以后还真的要让王爷好好的看管着她才行,再也不能事事由得她自己做主了!

而眼下紫鸢心中的一番思量,慕青冉是全然不知情的,也根本不知道与自己从小长到大的丫鬟,就这么将自己给“卖”了!

靖安王府中素来便没有什么鸡飞狗跳的事情发生,众人每日均是安稳的做着自己的事情,不多言,不多管,这便是生存之道。唯一算是一点例外的,想来便是浮风院了,但也不知为何,近来浮风院中也显得极为寂静,不比往日的热闹。

墨潇丧魂落魄的坐在树杈上,目光一眨不眨的盯着廊下的一抹身影,眸中满是忧思。

自从上一次流鸢将他打伤之后,王妃同他讲了一些话,他便再也不敢出现在流鸢的面前了。

他不知道当她再次见到他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反应,是吓得瑟瑟发抖,躲在被人的身后哭泣,还是依旧目光锐利的出手要取他性命,可是不管是哪一种,他都不想看到。

在他的心里,还是希望流鸢能和以前一样,在王妃面前灿烂的微笑,在他的面前任性胡闹!

墨音等人均是那日亲眼见到发生了什么的,是以如今墨潇这般停滞不前的举动,他们多少也能理解。只是到底觉得这么一直等下去也不是办法,总要有所行动才是,难道就这般一直暗地里偷偷的看着她,再也不出现在她的面前?!

想了想,墨音和墨影相互看了一眼,随后眼珠一转,两人一拍即合。

只见墨音迅速飞身闪至流鸢的身边,嬉皮笑脸的同她说道,“流鸢,我新创了招式,要不要和我比划比划?”

一听墨音说新招式,流鸢顿时便来了精神,“好呀!”

话落,便已经招式突发,墨音见状,却是心下一笑,等的就是这句话!

墨音虽然素日嬉皮笑脸的,但是真的动起武来,倒的确不是一个含糊的,或者说地宫之中除了墨刈,想来其他人若是单凭武艺的话,未必能在他之上。

是以方才走了不过几招,流鸢便渐感吃力,偏偏这个时候墨影不知从来“窜”了出来,也与他们混战一团,但却是偏帮着墨音一起对付流鸢一个人。

慕青冉正站在窗边练字,忽然见到外面的几人竟是打了起来,原本还有些奇怪,后来确实渐渐看明白了几分。她虽是武功这种一窍不通,但是大概的形势她还是能看出来的,墨音他们不会无缘无故的欺负流鸢,想来是有所目的!

她轻轻的放下手中的毛笔,走至窗边仔细的瞧着他们几人过招,却是不想忽然从后面伸出一双大掌,直接将窗子关的严严实实的。

见状,她下意识的回头看向身后之人,略微奇怪的问道,“怎么了?”

好好的,为什么要将窗子关上?

闻言,夜倾辰却是没有理会她说的话,只兀自将她捞进自己的怀中,下巴抵在她的肩头不断的磨蹭着,声音也不复往日的清冷,隐隐透着一丝低迷,“身子可干净了?”

说着,他的手便顺着她的腰际作势要向下探去,却是让慕青冉两只手紧紧的按住!

听夜倾辰这般问,慕青冉怎么会不明白他的意思,她之前小日子,他每日均是围前围后的跟着闹腾,日日掐着时间算计着,今日他想来定然是要如愿以偿的。

“嗯。”慕青冉也心知夜倾辰在这事情上的热衷,知道他已经忍了几日了,是以也只能轻声应了一声。

话音方落,便见他忽然撩起她的裙摆,便将手伸了进去!

慕青冉震惊之下,拒绝的话还未曾说出口,便被他一手掐住了下颚贴在了他自己的唇上。

不知是因为几日不曾与她亲近的缘故,还是他本就是刻意要吓唬她,夜倾辰的动作比之往日要激狂的多。

他的眼睛一直在盯着怀中的女子,看着她脸色愈红,双眸紧紧的闭上,一时间只觉得心下无比的满足。

眼眸中的**越来越强烈,与她的亲吻也渐渐密不可分,直到感觉她的呼吸变得不稳,他才终于放开了她。

慕青冉的唇瓣被他撕咬的有些微红,唇上带着点点水光,仿若夏日的樱桃一般,带着一些清晨的露水,显得无比的惑人。

忽然,他脚跟一旋将她“扑倒”在身后的书案之上,整个人紧紧的压在她的背上。

忽然看不见他的脸,慕青冉的心里有一瞬间的惊慌失措,这样的状况她并不习惯!

因为看不到他的动作,是以她并不知道他接下来到底要做什么,心中便不免有些疑惑。

“夜倾辰,别在这”可即便再是懵懂,她心里也是明白他的目的,想到什么,慕青冉便不禁有些急切的说道。

这里那她以后还如何过来练字!

“就在这!就一次!”每一句话皆是斩钉截铁的说了出来,透露着他丝毫不容许拒绝的态度。

他忍不住了!而且他就是想在这里要她!

“不去榻上,便便都听你的!”慕青冉的声音很小,但是却不难听出其中的娇媚之气。

闻言,夜倾辰的动作便忽然一顿,似是在考虑这两者哪一个更为“划算”一般。

就在慕青冉微微松了一口气,以为他同意了的时候,却是听见他的声音不容拒绝的响起。

“不去!就在这!”他张口含住她小巧白皙的耳垂,不忘在她的耳边说道。

便是在此处,她也是都要依着他,那他为何要回榻上!

慕青冉的手无力的按着眼前的书案,唯恐自己会腿软摔倒在地,另一只按在环住她腰间的手臂之上,不知是要推开他还是想让他将自己拥的更紧。

书案之上的笔架挂着一排的精致毛笔,此刻也是摇摇晃晃的未有停歇,房中一时很是静谧,只余下衣物的摩擦声和男女之间亲密无间的爱语与情意。

窗外是一派鸟语花香,却是无人得知春色入闺房,自然也是“春意盎然”之景。

而此刻的院内,流鸢依旧是与墨音他们打斗不休,可是到底双拳难敌四手,一招出慢,便眼看着墨音的拳头之间招呼了过来。

还未等流鸢自己如何动作,便只看到一个身影忽然闪现,待她再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墨潇抱着退出了几丈之外。

方才出手不过是一时情急,可是眼下墨潇看着自己抱着流鸢的手,却是忽然愣在那里,眸中满是不知所措。

他很怕!

怕流鸢会忽然变脸,对着他不闻不问,那种感觉实在是不好受。自从那日发生了那件事情之后,墨潇便不敢再出现在流鸢的面前,两人一直未曾正式见面,但是他一直都在暗中偷偷的看着她。

是以今日忽然这般相见,倒是让他有些不知怎么办才好!

流鸢睁着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他,两人一时间大眼瞪小眼,竟是都没有说话

旁边的几人看着,却是纷纷走的走,散的散,留下这一方天地给两人独处,可是事实上也不过就是换了一个较为隐蔽的地方“偷窥”罢了!

像是方才感受到墨潇抱着自己的手,流鸢低头看了一眼,随后抬头看着眼前的人。

见状,墨潇瞬间便放开了她,整个人还赶忙向后退了几步,似是生怕她不开心一般。

可是事实上,墨潇倒是巴不得流鸢不高兴,至少她是对自己有点情绪的,但像是那日那般,却是实在有些令他惊忧了。

“你躲着我做什么?”见此,流鸢却是颇为不满的说道。

闻言,墨潇颇为诧异的看向她,随后结结巴巴的开口说道,“没没有啊!”

“那你这几日怎么不来找我玩?!”说着,流鸢还好像质问他一般,鼓起了两腮朝着他走近了一步。

找她玩

玩啥?

玩命吗?

看到流鸢的这般状态,听到她说的话,墨潇心下一时间有些奇怪,总觉得她像是不记得那日发生的事情了一般,似乎并没有怨恨他的意思,看向他的眼神,不是那日的冷冽和陌生。

到底她怎么了?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