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三章 死者为大/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近段时间丰鄰城中一直风波不断,而西宁侯府更加是灾祸连连,眼下瞧着好不容易平静了一段时间,谁知竟是在出殡的这一天又闹出了动静。

据闻是有人看出了夏辉所用的棺木乃是樯木所致,这就有很大的问题了!

一般樯木的棺木多产于北朐,又因为稀少名贵,是以向来为北朐皇室所有,寻常之人皆是不可轻易乱用的。虽然现在天下已经没有北朐国,但是这到底是十分名贵之物,西宁侯府不过是一座侯府而已,何况死的人又不是西宁侯,那这举动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是不知者不罪还是刻意抬高自己的身价,这当中可是有着很大的区别!

而且偏偏这么重要的问题,西宁侯府上下均是没有人觉察到,还是等到了夏辉出殡下葬的那一天,方才被人认了出来!

这事只要有一个人提了出来,旁的人自然便会怀疑,不管到底是不是,西宁侯府都不能对这件事请置之不理。

相反的是,他们要证明这不是,或者承认这个“一时疏忽”的错误。

虽然说即便他们了樯木板做棺木,陛下也不会向他们问罪,但是到底是于理不合,恐会遭到言官御史的弹劾。何况如今本就是多事之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总不能一直被陛下惦记着。

是以西宁侯特意命人找来了懂行的老先生,仔仔细细的验看了一番,最终那老先生断言,此板的确是“樯木”所制!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是一惊!

原本还只是心下有所怀疑,现在居然就是这么确定了,竟然真的是樯木板!

紫鸢听到墨锦这般说的时候,却是不禁心下微愣,想不明白西宁侯既然已经找了人来查验,为何不直接扯个谎,就说这不是樯木不就结了?!

当她把心中的疑问说给慕青冉听的时候,后者却是不禁轻笑,“他不敢的!”

西宁侯爷也不是一个傻的,既然之前一直没有人提出这样的疑问,何以到了出殡这一日方才有人质疑,说不准就是有人设计好的,如果他随便买通了人乱说,难保那人不会有后招,届时再被人扒了出来,岂非是更加的欲盖弥彰!

“王妃,西宁侯不会猜到是您指使的吗?”紫鸢每每听到慕青冉在吩咐墨锦什么事情的时候,便心中清楚小姐定然又是要算计何人了。

这一次也是,西宁侯府的棺木分明就是小姐命人故意卖给夏家的二老爷夏桀的,赚了好大一笔银子不说,还顺带的设计了他们一手。

“不用猜,他心里清楚的很。”说着,慕青冉的手慢慢摆弄着眼前的花枝,唇边泛着淡淡的微笑,却是人比花娇。

若说现在丰鄰城中有何人要坑害夏家的人,那么定然是靖安王府的人,不作他想!

这事放在别人的身上,想来西宁侯或许还会有所怀疑,若是摊到了自己的身上,他一定是第一反应就怀疑到王府的人上!

可是即便再是怀疑又能怎样,他根本就拿不出什么像样的证据,更遑论是往她的身上泼脏水。

而且她更主要的目的也不是为了去难为一个“死人”!

负责去置办夏辉死后棺木的人,是夏家的二老爷夏桀,想到这个人,慕青冉的眼眸不禁划过了一抹幽光。

西宁侯府主系这一支只有三位公子,死去的夏辉是已故的侯爷夫人所生,乃是嫡长子。之后娶了如今的大夫人,生下了夏韬,之后便再无所出。

而二老爷夏桀和三老爷夏勉皆是西宁侯的一位姨娘所生,说起来,他们两房的人丁倒是兴旺一些。二房有三位公子和两位小姐,三房有两位公子和一位小姐,倒是都比大房要热闹的多。

现如今,三房更是连可比性都没有了,毕竟只剩下了大夫人一人,实在是显得有些孤苦伶仃。

这一次慕青冉的打算,便恰好在夏家的三房之中!

她此前去夏府吊丧的时候,便已经暗示了大夫人许多,那些话里真真假假,根本就不容易分辨。何况大夫人当时满心皆是夫君和儿子的离世,想来更是思绪混沌,想要分辨的清楚,却是又谈何容易!

杀死夏韬的人,是西宁侯!而害大夫人不能再有孕的人,却是其他两房的人!但是她刻意将这两件事情混为一谈,为的便是勾起大夫人的疑心,进而引起他们家族的内斗。

一个女人发起疯来是很可怕的,特别是一个一无所有的女人,会更加的可怕!

如果当时慕青冉直接告诉大夫人,是西宁侯害死了夏韬,想来她是不会相信的。不仅不会相信,说不定还会将这些话告诉西宁侯,原因无他,只因为他是夏家的主心骨,顶梁柱一般的存在,没有人能够轻易撼动他地位。

所以慕青冉直接放弃了这个办法,她退而求其次的将所有的事情都引到二房和三房的身上,那么想要达到的目的就容易的多。

毕竟大夫人与他们素来不合,这根本连探听都不需要,只略想想便可确定。

是以慕青冉的话,不过就是一个导火索,会引着大夫人去加深心中的怀疑,让她更加的仇视他们。而如今也是到了该爆发的时候了!

想到这,慕青冉轻抚着花瓣的手先是一顿,随后淡笑着继续,眸中温润着水光显得无比的温婉可人。

然而却是无人得知,这般温柔的外表之下,她的心中正在谋算着怎样的惊天计划!

再说回另一边的夏府,既然已经确定了这棺木的质地,西宁侯段或是不敢再用的,可问题是换一个棺材的银钱他倒是不在乎,重要的是死人讲究入土为安,夏辉已经被装殓进了棺材中,难道还要再抬出来不成?!

这入棺之后再开棺可是对死者极大的不尊重,怕是九泉之下也是不得安宁!

夏辉毕竟是西宁侯的亲生儿子,心中也是不忍他死后还被人打扰,但是到底是无计可施,只能吃了这个闷亏。

可是西宁侯是男子,为了顾全大局,他连自己的孙子都可以害死,那么想来别的什么也没那么重要。但是大夫人却是万万不能接受这一点的,人都已经去了,难道还要让他不得安生嘛!

是以这一日,所有前去西宁侯参加送葬的人均是见到了这一幕,大夫人整个人趴伏在棺材上,说什么也不让人换棺!

事实上,自古以来也鲜少有这样的情况发生,如若不是棺木破损,或是真的有什么不吉利的事情发生,段或是不会有人想到动死人的东西的。

因此众人看到大夫人哭的这般撕心裂肺,虽是觉得有些失了礼数,但是也能体会她的心情。毕竟接连痛失了两名亲人,现如今竟是连死了都不得安生,想来大夫人满心不愿意也是自然。

“将大夫人搀下去!”西宁侯的声音沉沉的响起,语气中隐隐带着不悦,让在场之人皆是心头一震。

“不!不行!谁也不准动夫君的棺木!”大夫人整个人都扒在棺材上痛苦不止,一旁的小丫鬟听到西宁侯的吩咐方才上前准备将她搀扶下去,却是被她猛地推开了。

“爹!儿媳求您了,就让夫君安心的走吧!”大夫人一边说着,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滚滚而落。

一旁的人见到这般景象,均是纷纷移开了视线,也是不知该说些什么。这毕竟是西宁侯府的家事,他们外人也不便插手,何况依照现如今的态势,似乎也只有按照西宁侯说的,才能解决这局面。

“妇道人家,要懂得顾全大局!来人!”话落,便见到一旁走上来两名膀大腰圆的老嬷嬷,直接架起大夫人便将她拖到了一边。

“爹!”

“开棺!”没有再去理会大夫人的叫喊,西宁侯一声令下,便只见到有人上前直接撬开了夏辉的棺材。

见状,大夫人却是整个人都僵在了那里,目光瞪得老大,满眼的不敢置信。尚且在眼圈中打转的泪水就这么掉了下来,那一刻的画面像是静止了一般,所有的人目光都是下意识的看着原中央的棺材。

直到将现在的樯木棺材换成了杉木,送殡的队伍准备接着前行的时候,大夫人却是忽然想发起了疯一般,直接冲向了人群中的二老爷!

事情发生的突然,众人一时也是没有反应过来,却是眼睁睁的见到她拔下了头上的银簪,狠狠的便扎进了夏桀的后背!

“啊”众人只听到一声惨叫,便见到夏桀目光惊惧的倒了下去。

“我杀了你!是你害我!害我的韬儿,你还我夫君的命来!”大夫人一边哭喊着,一边眼睛犹如厉鬼索命一般的朝着夏桀而来,如果不是一旁的侍卫见状赶忙拦下了她,只怕是她又要再刺上夏桀几下。

“啊!还我韬儿的命来!”大夫人一句接着一句的哭喊着,身子不停的左右挣扎,几次张牙舞爪的想要再直奔夏桀,却是均被人拉住了。

“还不快将人带下去!”事已至此,便是西宁侯再如何好的定力,此刻也是阴沉了脸色。

下人闻言,赶忙强行带了大夫人下去,也将受了伤的夏桀一并带了下去问医,二夫人脸色焦灼的跟了下去,满目皆是担忧之色。

见状,众人心下却是一时不胜唏嘘,这好在大夫人失了准头没有伤到夏家二老爷的性命,否则的话哎,还真是不敢想象这后果。

不过还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大夫人口口声声说着找二老爷偿命,这又却是为何?

如果是夏辉的事情,是因为夏桀帮着挑选棺木,方才会造成如今的情况,这倒也还说的过去。可是夏韬的死,怎地又与二老爷扯上了关系?!

难道夏韬的死,其实是和二老爷有关?!

这般一想,众人竟是像忽然想通了什么一般,只要夏家有夏韬和夏辉在一日,那么西宁侯的位置段或是轮不到其他两房的人来做的。

但是如今便不一样了,夏家的大房已经是没有了人脉,那么势必要从其他两房中选人出来。

这么说是因为夏韬碍了人家的路子,方才会有此横祸?!

既是除掉了大房的人,又将事情陷害到了靖安王府那一边,看不出来夏家的二老爷竟是这般的深藏不露。

大夫人的一番话会让众人如何猜测,西宁侯自然一清二楚,可也正是因为明白,他才知道后果是怎么样!

他的目光慢慢扫过了院中的众人,心下满是怒气偏偏又无处发泄,一定是慕青冉!

那来府上吊丧,他便心知她有所谋划,但是并不确定她究竟要做些什么。后来听闻府上的下人回禀,说是她单独与大夫人说了一会子话,后来将大夫人气晕之后,她便离开了。

之后他也曾让小丫鬟暗中透过大夫人的话,却是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那今日她怎么会忽然想二房发难呢?!

事实上,这才是西宁侯最为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

好不容易将夏辉的棺木送出了殡,就在众人以为这事终是有个了解的时候,却是不想这个时候忽然传出夏家的二老爷“瘫痪”了!

这个消息一传出来,莫要说是丰鄰城中的百姓,就是慕青冉这个幕后主使也是一愣。

这算是意外收获?!

因为在她的计划中,并没有想到大夫人能够真的杀得了夏桀,不过就是勉强伤到他而已,或者根本连他的边都碰不到。

事实上,慕青冉猜测的也是没错,但是巧就巧在,大夫人的那一簪子直接刺进了夏桀的背脊,无意间碰触到了穴位,才会如此。

听太医断言,只言是日后怕不能离了人伺候,这便是间接说明了夏桀的情况并不乐观,怕是要就此瘫痪在床上了。

想到这,慕青冉却是忽然觉得,到头来,任是谁也没有想到,最后会便宜了夏家的三房,只不过到底是福是祸,就要看他们自己怎么走了!

大夫人如今怕是已经神志不清,西宁侯未免她再出来坏了事,想来一定会命人将她严加看管。二房的三位公子倒是有些能力,只不过夏桀这一病,倒是也让他们有些慌神,三房一直闷声不响,安安稳稳的缩在西宁侯的羽翼之下,像是无争无求一般。

但是实际上到底是不是这样,恐怕也只有他们自己心里才清楚。

夏家发生的这一连串的事故,夜倾瑄都是知情的,可是知情又如何,他得知的时候事情已经发生了,也是插不上什么手。

这一出慕青冉走的虽然看似无用,却是实在令人佩服!也实在是突发奇想!

居然会想到在棺材上做文章,倒是难为了她!

只不过以后的路还长着呢!

这一日,慕青冉本来闲来无事,正在浮风院中抱着夜安陌玩闹,夜倾宁也见天气不错,便来了王府看望她们。

可是坐了没一会儿,慕青冉便明显感觉到今日这孩子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而且看着她的目光比之往日都要殷切,倒是让她觉得有些奇怪。

“可是有何事?”将夜安陌交给紫鸢之后,慕青冉含笑着问道。

“嗯王妃嫂嫂,我想,求你带我去看看四皇姐!”见慕青冉问起,夜倾宁微微低下了头,虽然心下焦急,但是仍然有些纠结。

如果可以她也不愿意麻烦王妃嫂嫂,但是思来想去,似乎也就只有她有这个分量了!

闻言,慕青冉却是不禁一愣,依照夜倾宁的性子,若然要去看望夜倾城的话,那直接自己去了便可,何须还拉上自己。

除非她有事求自己出面!

“好!”既是曾经得过她的帮助,如今她有何犯难,慕青冉自然不会推辞。

不过她倒是没想到,夜倾宁带她去温府的目的,竟然是要阻止温逸然纳妾!

这事倒是有些意思了!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