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 强大后盾/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流鸢的这一番表现,不要说是墨潇,就是旁的人也是十分的惊讶,他们原本都已经做好了她再次“发飙”的准备了。

谁知令他们想到的却是,流鸢这一次不仅没有变脸,反倒是态度如往常一般的同墨潇说着话,倒是让人心下奇怪。

“流鸢,你”见她这般表现,墨潇想要说什么,但却是又不知该从何说起,生怕自己哪一句话说的不对,又惹她不开心。

“嗯?”墨潇吞吞吐吐的样子,让流鸢看的莫名其妙,不知他到底是怎么了。

“你不生气了吗?”明明她那日的表现那么不悦,明明她都已经恨不得杀了他了!

闻言,流鸢却是不禁一愣,好像是在思索他为什么会觉得自己生气一般。

“不生气了呀!小姐同我说,你对我很好,让我不要总是欺负你。”流鸢的语气中满是一派天真,小姐总是不会骗她的,是以她说什么,她便信什么。

听到流鸢说起前半句的时候,墨潇整个眼色都是一亮,可是随后听到她的后半句,却是又慢慢暗淡了下来。

原来是因为王妃的叮嘱,并不是因为她自己感觉到了。

“那如果王妃没有同你说呢?”想到这,墨潇便急急的问道。

是不是她就感觉不到自己对她的好,只以为自己和墨音他们对她,都是一样的?!

只是这般想着,墨潇便都觉得心里极为不舒坦!

“那我也知道你对我好呀,你看我最近不是都很少动手打你了吗?”

墨潇:“”

看着她一脸天真的同自己这般说着,墨潇一时语塞,竟然也说不出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那那你喜欢我吗?”似乎是想也未想的,墨潇心底的话便脱口而出。

问出口的那一瞬间,墨潇自己也是一愣,他为什么要问出来依照流鸢的性格,只怕还不一定会说出什么让自己吐血的话呢!

“喜欢!”说着,流鸢竟是扬起了一抹大大的笑意,生生看的墨潇都直了眼睛。

好想好想亲一口怎么办!

此刻的墨潇,像是忘记了前几日血淋淋的教训,只恨不得将流鸢紧紧的搂在怀中,告诉她自己有多喜欢她,喜欢到——可以让她随便打他!

喜欢到想让她做自己的小媳妇儿!

“有有多喜欢?”似乎是前面已经开了口,后面的话便也就没有那么难了。

墨潇满脸期翼的望着流鸢,想着自己会不会今日就要与她私定了终身,大婚要定在何时,聘礼要准备多少

“嗯”听墨潇这般问,流鸢似乎是一时有些犯难,歪头沉吟了片刻,方才答道,“就像喜欢后厨房张婶儿家的旺财一样!”

听见没有!喜欢他就像是喜欢后厨房张婶儿家的旺财一样!

墨潇的脸色满是得意,他并没有特别的注意流鸢究竟说了什么,只一味的沉浸在她方才的那一句“喜欢”里面不可自拔。

待到他终于反应过来的时候,却是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

旺财那不是狗吗?!

所以她把他当成狗一样的喜欢吗?!

听流鸢这般说,暗处的墨音等人却是纷纷笑的险些从树上掉了下来。

真是难为墨潇了,方才慢慢养好了内伤,只怕过了今日,又是要填“心伤”了!

眼见墨潇一脸的生无可恋,流鸢不禁伸手在他的眼前晃了晃,“墨潇,你怎么了?”

谁知墨潇竟是忽然一把拉住了她的手,目光直直的望着她,眼眸之间隐隐闪烁的光芒让流鸢不禁觉得有些退缩,“那你愿不愿意做我的小媳妇儿?”

狗就狗吧!只要她喜欢,说他是什么都行!

闻言,流鸢的眼中却是忽然闪过一丝茫然,“小媳妇儿?”

“对呀!就是像像王爷和王妃,还有墨刈和紫鸢一样,我会对你很好的!”左右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儿上,墨潇想着还不如一鼓作气,将心中的想法都说出来。

他知道流鸢的心中有一个心结,旁人解不开,他想要帮她,但是无从下手,索性便敲定了两人的关系,将来他自然有大把的时间陪着她。

“那我不做你的小媳妇儿,你便对我不好了吗?”

墨潇:“”

“不不会呀!”这怎么可能呢!

“哦,那就行了!”说完,流鸢便不再理会墨潇,直接转身欲走。

见状,墨潇却是赶忙拦在她的身前,怎么能就这样放她走了呢!事情已经说到了这个份儿上,不求个结果他怎么能甘心呢!

“不行!流鸢!你你必须做我的小媳妇儿,我好听你的话,随便让你打!”话落,却是只见墨潇半跪在地上,抱着流鸢的腿便不撒手,好一副“撒泼打滚”的景象。

紫鸢被墨刈拉着站在远远的廊下看着,脸上不禁满是震惊,墨潇这是豁出去了啊!

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法子都用上了,看来今日是势必要拿下流鸢了。

直到慕青冉和夜倾辰从房中出来的时候,墨潇依旧是赖在地上不起来,流鸢虽然以前面对陌生人容易害羞,但是自从与地宫的人相熟之后,她对着他们倒是鲜少如此,是以面对墨潇的举动,更加是没有什么别的反应。

只静静的看着墨潇在那闹,觉得他实在吵得慌,便伸手捶他一顿,却是招来他更加不依不饶的折腾。

“这是怎么了?”慕青冉颇为诧异的看着眼前的景象,不禁好奇的问道。

方才在房中便听到了外面的声音,她心中有些记挂流鸢,便也正好借机脱身,否则的话,还不知道旁边之人要折腾到什么时候呢!

“王妃!求您给属下做主啊!”一见是慕青冉来了,墨潇好像是忽然见到了救兵一般,赶忙改变策略,直奔慕青冉而来。

他心中想的很简单,王妃既然是私下会同流鸢说那样的话,想来也是放心将她交给自己的,既然如此,何不直接赐个婚,省的他再是这般眼巴巴的馋着。

“何事?”

“求您将流鸢赐婚给属下!”

墨潇的话音方落,慕青冉便不禁轻笑,看来又是在流鸢这里碰了壁,实在是无计可施了。她的目光慢慢扫过一旁的流鸢,随后伸手拉过了她,声音轻柔的同她说道,“流鸢,你喜欢墨音吗?”

“喜欢!”也是想也不想便直接回答了,却是顿时让墨潇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

不要说是他,就是暗处的墨音听闻慕青冉忽然这般问,也是不觉一惊。

这怎么又与他什么相干!

“那我将你许配给他可好?”

“王妃”闻言,墨潇却是赶忙要说话,却是被夜倾辰冷冷的扫了一眼,便只得生生咽下了要说出口的话。

“好!”流鸢的声音没有一丝的犹豫便说了出来,可是不知为什么,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的耳边忽然就响起了一句“小媳妇儿”,让她不禁转头看向一旁的墨潇。

不知为何,听闻自己要嫁给墨音,他脸上的表情很不好,而且连带的让她也有些心里不舒服。

但是不管怎样,小姐的吩咐,她都会答应的。

流鸢心中的想法,或许怕别人不能体会,但是紫鸢却是十分清楚的。小姐对于她们来讲,不仅仅是主子而已,那是一种已经深入骨髓的信仰一般的存在,所以不管她让她们去做什么,她和流鸢都是义无反顾的。

“那你心里可是真的愿意?流鸢,要同我说实话。”慕青冉的声音像是带着无尽的诱哄一般,让人下意识的便想要将心中全部的想法说与她听。

“不不愿意”说着,流鸢颇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她从来不会对小姐说谎,她让她说什么,她便说什么。

小姐让她嫁给墨音,那她就嫁,但是心里是不愿意的!

而与此同时,流鸢的那一声“不愿意”却是顿时让墨潇整个人都“鲜活”了一般。直到方才,他才算是明白了王妃的意思,想到什么,他颇为狗腿的朝着慕青冉笑着,心里不禁想着,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王妃左右已经开了口,莫不如就彻底将“红娘”做到底算了。

见状,慕青冉也算是明白墨潇心中的想法,不觉唇边淡淡的牵起了一抹笑意,随后才又朝着流鸢说道,“那若是换成墨潇呢?”

这一会儿,流鸢却是没有很快的回答,反倒是皱眉想了片刻,方才慢慢的点了点头。

“那便这般定了吧!”说完,慕青冉颇为打趣的看了墨潇一眼,便与夜倾辰一同出了浮风院。

身后,是墨潇忽然抱起流鸢大笑着转圈的景象,也不知是因为还处于懵着的状态还是如何,流鸢竟然就这般乖乖的被他抱着,没有任何的反抗,也不像前几日那般同他动手。

脑中,慢慢响起了那日小姐同她说的话,墨潇是会用生命来保护她的人,她不可以随便欺负的欺负他,更加不可以去伤及他的性命,因为他与任何一个出现在她生命中的男子都不同

靖安王府这一边,满是欢乐喜庆的事情,即便之前发生一些不愉快的事情闹得满城风雨,但是如今也算是雨过天晴了。

但是此刻的大皇子府中,气氛却是要压抑的多,夜倾瑄皱眉看着眼前的人,不觉沉声问道,“靖安王府顶尖的暗卫到底有几人?”

据他所知的,也不过就是墨刈和墨熙两人,何况他们也已经不能算是暗卫,整日的随着夜倾辰出出进进,招摇过市,任是何人都知道他们。

但是那日夜倾辰带着人闯进天牢去救慕青冉的时候,却是还多了两个人,倒是从未露过面的样子。

“至少有六个!”说着,夜倾睿也是不禁深深的皱眉。

靖安王府被那个墨锦治理的如同铁桶一般,鲜少能安插人手进去,是以府中的事情也极难探听到。

不过倒是之前夏韬借机进王府搜查的时候,发现了府中有两名暗卫,一直负责守卫老王妃的灵位,若然是算上他们,大概有六个人。

但是夜倾睿心里清楚,绝对不止是六个人!

夜倾瑄心中也是这个想法,之前发生苏离的事情时,他便将手中的暗卫派到了他的身边,但是并没有对夜倾辰造成什么伤害,想来是有人在暗中接应的。

“慕青冉的身边想来也该有人才对!”说这话的时候,夜倾瑄的眼中忽然划过了一丝光芒。

夜倾辰既然是这般宝贝她,怎么可能没在暗中派人保护她!

“这个说不准!”这件事情,夜倾睿倒是并不确定,因为他心里有疑惑的是,如果慕青冉的身边有暗卫的话,那为何端午宫宴的时候并没有现身?!

还有这一次入狱,他后来方才听八弟提起,她竟是险些被西宁侯派去的人在牢中直接害死!

那么危急的情况,却又为何不见有人来救她?!

“她到底多在王府活动,想来夜倾辰并没有想那么多。”夜倾睿将心中的想法说与夜倾瑄的时候,后者也是微微点头,觉得有这个可能。

毕竟夜倾辰身边的暗卫,武艺皆是极其高强,派去保护一名闺阁女子,想来有些“大材小用”了。不过话虽是这般说,还是要找个机会试一试的,方才能确定他们的底牌到底是什么!

而想到现在丰鄰城中的局势,夜倾瑄便不觉有些头痛,眼下看着好像是夜倾辰落了下风,可是到底虎符还是在父皇的手中,并没有交给任何人。

何况夜倾辰手底下的那群武人整日的“闹事”,仗着为国家杀伐征战的战功和在百姓中的威名便四处生事,朝中的那些文臣只怕是顶不了多久了。说不定过不了几日,父皇就会耐不住压力,顺水推舟的将虎符重新交给夜倾辰,这可绝不是他想要见到的。

还有一件事情便是夜倾瑄总觉得慕青冉已经察觉到了自己同西宁侯之间的关系,不仅是在夏韬出入靖安王府的时候,总觉得想是比那更早!

但这也不过就是他心中的猜测而已,并没有什么根据,可看着慕青冉如今对夏家的态度,倒也不全然是他多想了。

至于慕青冉这边,她倒是并没有刻意隐瞒这件事情,左右之前她便已经同夜倾睿说过,自己知道西宁侯与夜倾瑄之间的“龌龊”,是以现在,便更加是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

如今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一时间众人都是将注意力放在了夏家的丧事上面,倒是无人再顾及此前宋祁和九公主的事情了。想到这,慕青冉便不觉得淡淡微笑,人们总是追逐更新鲜的消息,想要让人们忘却一件事情的最佳办法,并不是勒令所有人都不再去提及,而是爆出一件更大的事情来!

很明显,宋祁的事情就是这样,有了夏家接二连三的丧事,谁还会去想起一段捕风捉影的风月之事呢!

而如此同时,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夏辉的事情会就这般渐渐过去时候,却是谁知竟然又生变故。

原是夏辉出殡下葬的那一日,本来一切都是进行的好好的,但却是人群中忽然有人发现了棺材的不对劲!

这按理来说,夏辉离世,便是世家公子,这棺木用上等的杉木便可以了,谁知竟是被人发现,这棺木乃是樯木所制,传闻这木头出在潢海铁网山上,作了棺材,万年不坏。

帮底皆厚八寸,纹若槟榔,味若檀麝,以手扣之,玎如金玉。是以当时夏家的二老爷夏桀在挑选棺木的时候,便一眼看中了这一个!

但正是因为这一副棺木,却是险些害的整个西宁侯府上下都要为夏辉去陪葬了!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