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 深情背后/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日方是散了朝,温逸然和老大人正准备回府,却是只见靖安王直奔着他们父子二人而来,倒是令他们颇为不解。

“参见王爷!”温光远和温逸然见状,赶忙向着他躬身施礼。

心下却是不禁有些疑惑,不知为何靖安王会找他们。

“走!”夜倾辰的声音清冷的响起,眼神也未曾分给他们,丢下一个字后便率先走在了前面。

走?!

走去哪?!

闻言,温光远和温逸然不禁相视一望,随后都从对方的目光中见到了诧异,但还是掩饰下心中的疑惑,跟在了夜倾辰的身后。

事实上,夜倾辰方才出了宫门,便见到了靖安王府的侍卫候在了宫门口,只言是奉墨管家的命令,前来禀告他,王妃带着小世子去了温府看望四公主。

一听说慕青冉去了温府,夜倾辰虽是不知道她怎么忽然做了这样的决定,但还是直接奔着温家的父子而去,准备与他们一同去到温府。

直到回了府上,听闻靖安王妃来此,温逸然才算是明白了靖安王一路跟着他回府的目的。

想来是为了接王妃回王府吧!

慕青冉静静的坐在房中,看着方才从门口进来的两名男子,她的唇角不觉微微弯起。

站在夜倾辰的身边,温逸然的周身气质竟然没有被完全掩盖,依旧是如往日那般温文尔雅,人淡如菊。

目光不着痕迹的扫过一旁的夜倾城,却是只见她在看到温逸然的瞬间,整个人的脸色便是一红,随后便起身向他迎了过去。

“微臣参见王妃!”见到慕青冉眸光温润的坐在那里,温逸然先是微微朝着她施礼,随后方才朝着夜倾城淡淡的一笑,眼眸豁然一亮。

见状,慕青冉微笑着移开了视线,看向了走向自己的夜倾辰。

“臣妇参见王爷。”看到夜倾辰竟是直接走向了慕青冉,并不理会一旁的人,温夫人掩下心中的惊讶,恭敬的朝着他问安。

“起!”说完,便也不再管旁的人,只兀自走到了慕青冉的身边。

“怎么到这来了?”伸手将夜安陌从慕青冉的手中接过,夜倾辰不觉奇怪的问道。

话落,却是目光扫到一旁的夜倾宁,心下便忽然明白了几分。

“闲来无事,与宁儿一同来看看四皇姐。”说完,她的目光慢慢看向一旁的夜倾城,不禁朝着她淡淡一笑。

闻言,夜倾辰也不再说什么,只兀自抱着夜安陌坐在一边,神色稍显清冷,但到底没有任何的不悦之色。

温逸然在一旁见了,也只是轻笑陪着,并不多言。

“我们正在说陌儿长得‘美’呢!”忽然,夜倾宁的声音在一旁笑嘻嘻的响起,顿时引得几个人都向她看去。

美?!

听闻夜倾宁这般一说,果然见夜倾辰几不可察的略微挑眉,他低头看了看自己怀中的小人儿,眸中却是不禁闪过一抹异色。

好吧!

不可否认,夜安陌当真是长得很美,眼下年纪又小,不容易瞧出性别,用“美”字形容倒也不为过。

“小世子人中龙凤,将来必然是品貌皆优。”温逸然揽着夜倾城慢慢走到一旁的矮榻坐下,随后方才仔细了打量了一眼夜安陌说道。

“本宫方才还说,想来温大人与四皇姐将来的孩子,也必然不凡才是。”慕青冉的话方才说出来,却是只见到夜倾城的目光顿时便看向了一旁的温逸然,似是要看看他的反应一般。

“微臣倒是不求这些,只愿他平安康健便是了。”说完,温逸然还含笑着看了夜倾城一眼,萦绕在两人之间的氛围可不是甜蜜又温馨。

夜倾宁年纪尚幼,尚且不懂这男女之间的感情之事,便是隐约明白,也并不能深刻的体会。但是慕青冉却是不同,从方才温逸然进来开始,他的目光便下意识的去搜寻四公主的身影。

虽是行为并不如何亲昵,但是眸光中隐隐流动的情愫却是如何都藏不住的,这般来看,陛下好像是误打误撞的促成了一桩好姻缘。

只是即便温逸然当真不在乎子嗣的问题,可是温家只有他一个儿子,便是四公主将来有孕,但是谁又能保证和第一胎便一定是男孩儿!

如果不是那么四公主的年纪若然等到大些再生产,只怕是更加的危险,想来她也是因为这一层的考虑,方才答应了温夫人要为温逸然纳妾的事情。

“时候不早了,宁儿还要回宫,我们便先告辞了。”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慕青冉的声音淡淡的响起。

“用了晚膳再回去吧!”好不容易才来了一次,夜倾城也不愿意她们很快就走,左右她在这里也是无趣,并没有什么相熟的人。

“不了!”还未等慕青冉说话,夜倾辰的声音便先一步响起。

说完,便径直拉着慕青冉准备离开,却是在经过夜倾城身边的时候忽然停下了脚步,“四皇姐若无事便去王府中坐坐!”

话落,也不再理会在一旁站着的温逸然,只带着慕青冉和夜安陌便直接离开了。

夜倾宁见状,便也蹦蹦跳跳的与夜倾城辞行,只道是过几日便再过来看她。

而此刻的夜倾城却是已经被夜倾辰的一句“四皇姐”给惊呆了!要知道,她与夜倾辰相识这么多年,莫要说是唤她一声“皇姐”,便是素日与她说话都是极少的。

想来今日他是看出了慕青冉来此的目的,方才也会顺着她的意思,特意说了这一句为自己“撑腰”才是。

一旁的温夫人闻言,却是不禁心下一跳,赶忙低下了头,心下不禁奇怪这四公主何时与靖安王府的人走的这般近了?!

“好!”夜倾城的脸上满是和煦的笑意,似乎因着夜倾辰的这一句话,她显得极为开心一般。

温逸然和夜倾城一直将慕青冉一行人送到了大门外,方是要上马车之前,慕青冉慢慢的转过身,眸光亲润的看了温逸然一眼,随后轻声说道,“四皇姐性子良善温厚,万望温大人要懂得怜惜才是。”

说完,慕青冉便直接上了马车,没有再去看温逸然的神色。不过她的话既是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想来他会明白的,只要温逸然的心中没有别的心思,那这事情便没有多麻烦。

夜倾宁由墨刈直接送回了宫中,是以马车上只有夜倾辰这一家三口人,想到临行前夜倾辰的一声“四皇姐”,慕青冉便不觉轻笑着说道,“王爷今日怎地这般好心?”

依照慕青冉对这人的理解,若是换了从前,即便是夜倾城真的在温府受了什么委屈,夜倾辰只怕也是不会管的。但是今日他可以当着温夫人和温逸然的面说了这么一句话,可不就是在为了夜倾城撑腰嘛!

看不出来他心底竟是这般温暖吗?!

“这难道不是青冉的意思?”明显听出慕青冉语气中的打趣,夜倾辰并没有直接回答,反倒是挑眉反问道。

她特意带了陌儿一起到了温府,想来一则是为了看看温夫人的态度,二则便是等着自己来接她们回去吧!

即便自己什么都不说,可是温府的人看出自己这般珍视她们母子俩,届时她与四公主交好,想来温府的人再做什么决定也要忌惮一两分。

“当真是什么都瞒不过夫君!”说着,慕青冉轻轻的凑上前去,在夜倾辰的脸颊上落下了轻柔的一吻,随后便淡笑着退了开去。

每每他说出她心中的所想的时候,慕青冉都觉得两人之间的默契越来越深,似乎并不用她特意嘱咐什么,只一个表情或是动作他便都可以明白她的意思。

忽然见到美人“投怀送抱”,倒是令夜倾辰不禁一愣,随后却是忽然扬唇一笑,只让人觉得华光四射。

心中愈发的觉得自己今日为夜倾城撑腰的举动是对的,左右也不值什么,不过是一句话罢了,何况青冉在此并没有特别交好的什么人,若然当真是与四公主脾气相投,倒也可以来往密切一些。

不过貌似他家青冉和任何人的脾气都可以很投缘,毕竟,她那么好!很难有人不喜欢她的!

想到今日在温府的事情,慕青冉的脑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如果温逸然不是因着驸马的这个身份,那么他会想要纳妾嘛?

毕竟公主与驸马之间虽是身为夫妻,但同时也是“君臣”!

如果四公主没有点头同意,那么温家便是抱着“绝后”的打算,也断然是不敢私下纳妾的。

只不过,少有这样的案例发生罢了!

可似乎在世人的眼中,男人三妻四妾本就是稀疏平常的事情,那倘或夜倾城不是公主,两人之间不曾有着这层身份的阻隔,那温逸然会出于对子嗣的考虑纳妾嘛?

看着慕青冉的目光渐渐露出深思,夜倾辰不禁开口问道,“青冉在想什么呢?”

半天都未瞧见她动作,只目光直直的望着某一处,很明显是陷入了自己的沉思中。

“我今日原是听说温夫人要为温逸然纳妾,方才去了他们府上。”见夜倾辰问起,慕青冉便将今日的事情讲给他听,包括自己心中是何想法,包括夜倾宁前来王府找她的事情,均是一一仔仔细细的说与他知道。

话落,夜倾辰的眸光却是不觉渐渐变得有些清冷,“倒也不必这么麻烦,这事只需要透露给温光远那个老狐狸知道,他自己便会解决的。”

不知道是不是慕青冉的错觉,夜倾辰在提到温家的人时,好像是有一丝不一样的情绪。不是憎恨,也不是厌恶但就是觉得有点奇怪,像是看不惯他们的所作所为,但又并不打算对付他们一般。

“王爷是说这件事情,温家的老大人也是不知情的?”方才在温府见到温逸然的时候,慕青冉便隐约感觉到,他是不知道温夫人准备为他纳妾的事情的。

如今照着夜倾辰这么一说,竟是这位夫人自己的决定,连老大人也是瞒着的!

“自然不知道!”否则的话,根本就不会闹得连夜倾宁都知道了!

若然这事早前便被那对父子俩发现了什么苗头,一早便自己私下里悄悄的解决了,哪里还会闹到外面,甚至让他们都知晓了。

“我倒是觉得这事由温逸然自己出面解决最好。”既能让温夫人看到他的决心,又能让四公主看到他的诚意,方能永绝后患。

听慕青冉这般一说,夜倾辰倒是不禁一笑,“你道他不会这般做吗?”

温家的父子俩,一个老奸巨猾,一个装模作样,总之都没有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温和良善。

“若然如此,自然最好,我只是没有想到温逸然会对四公主这般上心。”虽说自来驸马便不会对公主太差,毕竟身后有整个皇室撑腰,但是大多并非出自真心。

毕竟娶了公主之后,那就意味着在仕途上再难有大的作为,这是大多男子都不能忍受的。

但是慕青冉总觉得温逸然对夜倾城的态度不似那般敷衍,反倒是透着满满的真心实意,虽是比不得夜倾辰这般人尽皆知,只是每个人表达的方式多有不同,何况身处温逸然的位置,他也注定不可能活的如同夜倾辰一般张扬热烈。

而若说这一切都不过是温逸然刻意演出来的,那这演技也未免太好了些!

“哼!他惦记了这么久,自然是上心的。”不知为什么,慕青冉的话音方才落下,夜倾辰却是忽然来了这么一句。

闻言,慕青冉不禁一愣,什么叫“惦记了这么久”?

难道温逸然早前便已经对四公主动心?!

想到这,她心下不禁一顿,随后却是豁然开朗,怪不得她觉得温逸然对夜倾城的感情不一般,原来早就是心心念念之人。

“那这般看,倒是陛下这鸳鸯谱点的极好呢!”否则的话,这位温文尔雅的温大人,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方能抱得佳人归呢!

可是夜倾辰听闻慕青冉的话之后,却是一时没有接话,只目光灼灼的望着她,让她有些不明所以。

见他这般眸色沉沉的望着你自己,慕青冉便不禁回想着自己方才说过的话,想着是不是有哪里不对。

却是脑中忽然闪过什么,她的眸光中猛地闪过一抹惊疑之色,随后略有些不敢置信的望向了夜倾辰。

“不是巧合?”慕青冉的语气中满是不确定,好像不太确定自己心中所想一般。

她此前一直以为,夜倾城与温逸然的婚事,不过就是如同寻常人家一般,皆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唯一不同的,想来便是他们的身边较之寻常人家要富贵一些,而且,其中一方是贵为天胄。

但是现在一想,竟是忽然有了别的心思,难不成这一切都是温逸然刻意为之嘛?!

“哪里有那般巧合的事情!”说话的时候,夜倾辰的目光充满灼热的望着眼前的女子,声音透着不同往日的温柔。

就像是他一般,如果当初不是事先便在临水的尚书府中见到了她,与她有过几次交集,那么待到陛下为他指婚的时候,他段或是不会同意的。

所以世人眼中以为的初见,他们认为的自己婚后为青冉迷恋,其实都是错的!

旁人以为一切都是命中注定,是上天的安排,所以明明之中,素来不近女色的他会答应迎娶一位素未谋面的和亲公主。但是事实上,这里面本就是有着自己的推波阻拦,只不过这些事情,旁人不得而知罢了!

因为从一开始,他就知道和亲的人是她,所以才会同意!

所以才会这般将她宠爱在手心里,旁人伤她一丝一毫,他皆是舍不得。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