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六章 莫负情深/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在慕青冉和夜倾辰离开的温府,温逸然直接将夜倾城送回到了他们的院子之后,便返身去了温夫人和老大人的院中。

夜倾城见状,也并没有多问,只吩咐了下人先行将晚膳准备着,等着驸马回来便用膳。

或许是今日靖安王妃和王爷到此,让菊韵和菊香她们看到了希望,是以此刻公主对驸马爷上心一些,她们也只是窃笑着下去吩咐,并没有什么担忧的心思在。

而此刻温夫人的院中,温逸然面色温润的坐在下首的位置,眸光清明的看着温夫人说道,“公主昨日同孩儿说起纳妾之事,被孩儿拒绝了!”

未曾兜圈子,温逸然上来便开门见山,直接将此行的目的说了出来。

闻言,温夫人却是忽然一愣,随后不敢置信的望着自家的儿子,仿若根本不认识他了一般。

他说什么?!

拒绝!

可是还未等到温夫人的疑问出口,却是只见温光远满是疑惑的开口问道,“什么纳妾?”

话虽是这般疑问,但是众人心里都十分清楚,这纳妾嘛自然是为了温逸然准备的。

温老大人已经是这把年纪了,何况他素来便是严于律己之人,这般沉湎于美色之色他自然是不会做的。一则会因为这事伤了夫妻情分,二来,也恐因此而累及到自己的名声。

那这般一想,这纳妾之事还能有什么疑问,可不就是为了温逸然在谋划嘛!

“是公主!她昨日同孩儿说起,想要为孩儿选几名可心的婢女放在房中”论理来讲,温逸然身为儿子,自然是不应当在父母年前讨论自己的房中之事。

但是他真正的目的并不是向他们汇报这件事,而是想要让他们明白自己的心意,特别是要让温夫人知道这件事,所以当着老大人的面只最好的。

果然,温逸然这一番看似解释的话,却是顿时让老大人的脸色沉了下来。

哪个女子无缘无故的会愿意给自己的夫君纳妾,更遑论那还是高高在上的公主!

他们小夫妻俩刚刚成亲不到半年,便是为了子嗣考虑也是无须这么着急的,还不是有人同她私下说了什么,方才让她生出了这个主意。

放眼这这整个府上,还有何人有这般大的胆子能够去公主的面前乱嚼舌根子,还不是他的夫人!

这般一想,温老大人便直接转头望向了一旁的温夫人,眸中隐隐带着一丝责备的意味。

“夫人怎地这般糊涂啊!”虽是觉得温夫人的做法有些不对,但是到底已经是这么多年的夫妻,温光远也不忍心过分的苛责于她,是以语气也未见如何动怒。

但是偏偏是他这颇为无奈的一叹,倒是令温夫人觉得有些无地自容,觉得自己仿若做错了什么事情一般。

“妾身原是为了然儿的子嗣考虑”不知是因为担心温光远的责怪还是如何,温夫人的声音很低,眼中也有一丝羞愧之意,好像没有想到自己的行为会为老爷和儿子带来困惑一般。

闻言,温逸然却是并没有再接话,只静静的坐在那里喝着茶,不再多言。

有些话,由父亲出面来讲要比他亲口说出来,效果要好的多。而且,他也不愿娘亲因为这样的事情而对城儿有何偏见,虽然她是公主,娘亲不敢将她如何,但是即便心下有些嫌隙在,也是他不愿见到的。

是以他特意当着父亲的面,将话开了头,接下来的事情,即便不需要他过多的解释,父亲也会将利益轻重说与娘亲知道。

更何况,今日靖安王和王妃来的也恰是时候,想来娘亲对此也是上了心的。

“子嗣固然重要,但是更重要的可是咱们全府上下的性命啊!”温光远的话,像是一记警钟一般,狠狠地敲击在了温夫人的心上,让她的脸色也是蓦然一变。

怎么会这么严重?!

“我道王爷和王妃怎地会忽然来了府上,想来也是为了这事!”他原本还以为,是王爷发现了什么

眼下这般一看,倒是他多虑了,想来是因着王妃的关系,前来为公主撑腰的!

听温光远说起靖安王,温夫人的脸色顿时变得更加的难看,眼中隐隐有着一丝慌乱。她到底是一个妇道人家,所思所想必然比不得他们那般周全长远,是以只要想到自己的行为竟然都招来了靖安王的注意,便不免有些担忧。

若是因此而惹恼了王爷,这可如何是好!

“那”

“夫人须当知道,四公主不管经历过什么,背后有无人撑腰,她都是这皇室高高在上的公主!”这一点,本就是毋庸置疑的!

闻言,温夫人的心下不觉一震,这些她都知道,她也不过是暗中透露了一些她心下的意思而已,而且是她自己同意了的。

“是是妾身有欠考虑了。”

“她身为公主不与你理论,那是她尊重,果然招她动了大气,一怒之下跑回宫中和惠妃娘娘或是陛下撒个娇儿,夫人想想可还有我们的好日子!”这话,倒不是温光远刻意夸大说出来吓唬她!

陛下既是能为了帮这位女儿选个好夫婿,将她留在宫中这么多年,如今既是难得放心的将她嫁到了温府上,若然是出了什么事情,只怕他们全府上下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而且,对于这位公主儿媳妇,温光远心中是满意的!

性子好不说,对待人也没有那么多的苛责,为人谦厚善良,不会端着公主的架子在府上作威作福,这便已经算是他们府上的造化了!

听闻温光远这般一说,温夫人却是整个人都是一阵后怕。

她原本心里也是有着自己的盘算,看着四公主的性子老实一些,素日也没什么脾气的样子,她便话里话外暗示了她一番,却是从未想过会有这样的隐患在。

“老爷”

“四公主嫁到咱们家,这便是咱们修了几世的福气,若是按照之前昭仁贵妃的打算,换作是九公主的话”话虽是未说尽,但是温光远的意思已经表达的很明白了。

如今是四公主的话,他们尚且还有些好日子过,或者说是相当好的日子,这若是换成九公主,只怕是要将整个温府都要闹个鸡犬不宁。

本来温夫人还不曾觉得有什么,但是经过温光远这么一说,却是忽然只觉得锋芒在背!

所以说这人还是需要通过比较才能看出孰高孰低,至少温夫人以前只觉得四公主性子好一些,可是眼下按照温光远所言,与九公主这般一比,那只觉得四公主就是良媳的典范啊!

九公主

那可是几次三番传出与人“有染”的消息,这样的儿媳莫要说是公主,就是仙女她也不敢要啊!

温逸然在一旁静静的听着父亲的话,面上虽是依旧觉得淡淡的,但是心下却是不禁觉得好笑。怕是父亲这么一说,娘亲从此以后都只会觉得城儿实在是太好了,想来纳妾之事段或是不会再提了。

不过为保万一,还是要再表一下态才行。

“娘亲,子嗣的问题靖安王妃的话您也听到了,孩儿心中也是这个考量,温府的长孙必须是公主所出才行。”温逸然的声音听起来很温柔,但是说出的话却是毋庸置疑,丝毫没有商量的余地。

“然儿”闻言,温夫人不知是还要再说什么,却是被一旁的温光远直接打断。

“夫人!倘或你知道了这不肖子私下做的事情,就该好生将四公主供着了!”说着,温光远的目光颇为锐利的看了一眼温逸然,说出的话却是让一旁的温夫人一头雾水。

闻言,温逸然却是忽然起身,只朝着温家的二老说道,“时辰也不早了,爹娘先用膳吧!孩儿先告退了!”

说完,便起身离开了,倒是将温夫人弄得神色茫然,不知道怎么好好地说着话,这孩子竟是忽然离开了。

直到温逸然离开之后,温光远看着温夫人充满疑惑的目光,幽幽的叹了一口气,方才将当年的事情悉数告知。

事实上,如果可以的话,温光远是不想将这事情告诉温夫人的,毕竟这事关他们温府上下的性命,但是如果不让夫人明白这其中曲折的话,只怕将来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另一边,慕青冉听到夜倾辰所言之后,不禁更加的奇怪,“陛下的旨意在温逸然的算计之中?”

可是谁知夜倾辰听闻她的话,却是没有直接回答,反而问了她一句,“你可知几年前陛下为夜倾城选的第一任驸马?”

闻言,慕青冉先是一愣,随后方才慢慢的点了点头。

这人她虽是未曾蒙面,但是此前陛下为四公主和温逸然赐婚的时候,她倒是有所耳闻。

据闻当时连婚期都已经定下了,但是后来不知为何那人忽然染病而死,这婚事自然也就不了了之了。

可是这又与那人什么相干?!

“那人不是病死的!或者说不是自然病死的!”夜倾辰的声音显得很是清冷,眸光中隐隐闪过的幽光让慕青冉不觉心下一惊。

不是自然病死的,那是被人刻意害死的?!

瞧见慕青冉眼眸中的惊疑之色后,夜倾辰点了点头,随后接着说道,“的确是有人刻意为之!”

夜倾城的前一任驸马被人蓄意害死,而她现在嫁的温逸然,则对她觊觎已久,这么说难道是?!

“是温逸然?!”慕青冉的声音中满是惊讶和错愕,这个真相实在是有些令人难以置信!

“嗯!”相较于慕青冉的不敢置信,夜倾辰的反应倒是显得很平常,好像这不过是什么很平常的事情一般。

听到夜倾辰肯定的回答,慕青冉只觉得心下说不上是什么滋味。

温逸然居然害死了夜倾城原本的夫君!

是他害得她留守闺中这么多年,可是也是他,现在给了她的宠爱,那倘或是夜倾城知道了这般情况,她该如何自处?!

“那四公主”

“温逸然既然当初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情,自然便有能瞒住她的本事!”说到这的时候,夜倾辰的心里却是不禁觉得温逸然做的很对!

既然是看上了,自然要握在自己的手中,不管是波及到多少人,总要达到自己的目的才是。

他以前倒是不知道温逸然还存了这样的心思,还是在此前得知那人的死讯时,方才抽丝剥茧的查到了他的身上。可是当时他尚且不知道他是何目的,也是在后来他几次刻意在陛下的面前表现,争取到驸马这个身份的时候,夜倾辰方才明白了他的打算。

夜倾辰心里倒是不觉得这事有什么,但是慕青冉身为女子,却是不觉有些担忧夜倾城,她若是得知了这般情况,却又不知是何反应。

“若然是王爷的话也会这么做吗?”慕青冉的声音淡淡的响起,眸光中隐隐闪动着水光。

闻言,夜倾辰的目光倏然一凝,“会!”

若然是他,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将她从别人的手中抢过来!

“青冉会怪我吗?”夜倾辰的手慢慢抚上慕青冉的脸颊,想着若然是他们换成这般境地,不知青冉会如何?

见他忽然这般问自己,慕青冉不禁先是一愣,随后方才轻笑着说道,“嗯若然夫君像现在对我这般好,便不会怪你!”

说完,她自己却是先忍不住笑了起来,觉得实在是有些难为情。

听她这般一说,夜倾辰却是也不禁笑了起来,他何时也变得这般“多愁善感”了,早该知道青冉不是那般女子的!

两人不禁相视一笑,可是慕青冉的心中却是不禁想起夜倾城,她到底是与自己不同,除非温逸然能够瞒着她一辈子,否则的话怕是情况不会太好!

温府

温逸然从温夫人的院落中出来的时候,便直接回了他们自己的院子,方才进到房中,便见到了满桌子的膳食还有静静坐一旁的娇妻,脸上的笑容不觉便暖了几分。

“都下去吧!”温逸然方才要上前,却是见到了满屋子的婢女,于是便将到了嘴边的话换了说法。

看着下人们纷纷退了出去,温逸然方才坐到了夜倾城的身边轻言说道,“城儿怎地不先用膳?”

听到他这般唤自己,夜倾城的脸色便是一红,他总是会在私下里这般亲昵的唤着她的名字,可是当着人前,却是温文有礼的一声“公主”!

“不急的!”说完,夜倾城便准备为他布菜,却是被他按住了双手,先一步为她夹好了可口的饭菜。

“城儿娘亲的话,不过是一时糊涂而已,你不需要放在心上。”温逸然目光温润的望着眼前之人,语气满是温柔的说道。

闻言,夜倾城的目光不觉一闪,用膳的手也不禁一顿,随后方才朝着温逸然笑了一下,却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

见状,温逸然却是忽然握住了她的手,眸光满是真挚的望着她,“城儿,我只想要你为我生孩子,那才是属于我们的孩子!”

其他的人他根本连看一眼都不屑!

温逸然的话,很明显是让夜倾城一愣,她倒是没有想过他会有这样的想法,虽然心下因为要为他纳妾的事情有些难受,但倘或他心里也有这样的意思,她是不会拒绝的。

可是如今听他之言,倒是让她满心感动!

“我只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其他的别无所求!”说完,他便伸手轻轻的将夜倾城揽进怀中,眸光在她看不到的地方,渐渐变得有些痴狂。

所以很多事情她都不需要知道,他也永远都不会让她知道!

永远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