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七章 晋升娴妃/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温府中发生了这一段“小插曲”,并没有过多的人知道,虽是众人心下奇怪,好好地为什么王爷和王妃都会去到温府上,但是究竟并没有探听到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不得不说的是,不管是因为慕青冉和夜倾辰的到来还是温光远同温夫人所说的话起了作用,总之之后的温夫人再也不曾在夜倾城的面前说起过关于他们小夫妻俩的事情。

而且,不知是不是夜倾城的错觉,总觉得近日温夫人对她的态度有些太过热情,但是偶尔眸光中不慎流露出的神色竟然还带着一丝“恐惧”,这却是实在有些令人疑惑。

或许是因为辰弟和青冉来了的缘故,不然的话,她也是实在想不到有什么别的事情值得她露出这样的神情。

关于温夫人的这般举动,夜倾城并没有去特意关注太多,夫君已经同她说过了,让她无须将被人的事情放在心上,不管发生什么都有他在。

想到之前他同自己讲的话,夜倾城的心里只觉得满是温暖之意,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也能够得到这样的幸福,一切都像一场梦一般不可思议。

看着公主和驸马之间的感情越来越好,温夫人也极少出现在公主的面前说什么,菊香和菊韵的心下便也松了一口气。只觉得这靖安王妃的面子是真的不一般,只不过是过来简简单单的说几句话,竟是将夫人震慑成这般!

而另一边慕青冉便也不再过分的关注这件事了,自从上一次夜倾辰同她说起温逸然的事情之后,她便不再为夜倾城在温府的处境担忧了。

毕竟如果温夫人知道自己的儿子曾经做过什么,那么只怕将四公主好好地供着还来不及呢!哪里还有心思去考虑子嗣的问题,毕竟相比那些虚无之事,还是性命更为重要。

每每看到夜倾宁来王府,与她说起去温府如今见到的景象,慕青冉便也只淡淡笑着并不说什么。

事情和她预料没有什么出入,怕是那日他们离开之后,温逸然便自己采取了什么举措了,方才会有如今的境况。聪明的男人懂得如何维护自己的妻子,很明显温逸然是这样的人,或许根本不用他亲自说什么,就可以“借助”别人的力量达到自己的目的。

至于她之前知道的那个秘密,便只能是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唯有如此,夜倾城才能永远这样幸福下去。

想必温逸然也是个打算!

慕青冉她们知道的事情,夜倾宁自然是不知道的,也绝对不会有人同她说起,是以她只以为是慕青冉和夜倾辰去了温府的缘故,温夫人才会有如今的变化。

而她再回到宫中的时候,也能够放心的同母妃说起四皇姐的境况,免得她心下担忧。

宫中

近来这段时间,陛下多是留宿在华嫔的宫中或是惠妃娘娘的寝宫,对此众人早已经是见怪不怪了。

中宫皇后不得陛下待见的事情这已经不是宫中的秘密,昭仁贵妃已经失宠,眼下宫中最是分光无限的,想来也就只有惠妃娘娘和华嫔了。

这一日晨起时分,庆丰帝早已起身去上朝,华嫔梳洗过后便在宫女的伺候下用了早膳。她方才放下了碗筷,便见到素日在她身边伺候的夏兰手中端了一碗汤药奉到了她的面前,见状,华嫔却是半分犹豫也不曾的直接一饮而尽。

可是不知为何,她似乎是觉得今日的汤药与以往每次的略有不同,似是气味有些不一样!

不过她也只是心下想了想,并没有与任何人说起,左右这事情不会出现什么纰漏,何况那人已经吩咐了她不能声张,她自然便只是安安稳稳的生活在这宫中,凡事不闻不问。

不多时便见到有陛下身边伺候的小太监过来封赏,赐了好些的金银珠宝,绫罗绸缎。华嫔见了,也只是神色淡淡的命宫女接下,随意放在某处,便也极少再去理会了。

一旁的夏兰见了,微微低下头,眸中不觉闪过一抹暗光。

华嫔自己的心中又何尝并不是这样的想法,她从前不是这样的!

她至今都还记得自己第一次接到陛下的赏赐时,那是一种怎样激动的心情!她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多的宝贝,近乎是成堆的送进了她的宫中,她只觉得是见到了这一辈子的都不可能见识到的宝物。

可是后来渐渐地,她越来越得陛下的宠爱,从一开始的战战兢兢,变成现在的“有恃无恐”,她的心境已经悄然发生了改变。

事到如今,再是见到陛下的赏赐,她也不过就是做做面上的功夫,却是心下再无一丝的波澜。

她如今身在这深宫之中,锦衣玉食享用不尽,要这些金银珠宝却是没什么用的,若然是能送到宫外爹娘的手中,倒是好一些。

也不知他们现今如何了?

陛下曾今说过,问她要不要接她的爹娘进宫来见见,她本是万分期望的,可是想到之前那人同自己说的话,华嫔却是最终拒绝了陛下的提议。

她如今是陛下的宠妃,有太多的人想要害她,想要与她争宠,如果她的爹娘出现在人前,却是难保不会被人算计从而丢了性命!

是以她即使心中万般思念,却是也不会宣召他们进宫,纵然这般两地“相思”,也总好过阴阳相隔!

方才坐了没一会儿,华嫔便只觉得体力有些不支,近来也不知是怎么了,总觉得身子乏累的很,动不动就会觉得眼前有些发晕,明明身子很累,但是精神却是觉得尚好。

实在是有些坐不住了,华嫔便起身回了榻上去歇息,一旁的夏兰见状,却是未见丝毫的惊讶和不解,只眸光暗沉的跟在身后伺候着,不曾多发一言。

此刻的皇宫中也是难得的安宁,并没有发生什么重大的事情,每个人都是各司其职,竟是隐隐有一些要刻意回避的样子。

原是过不了几日,便是要到了陛下的生辰,本是去年因为恰逢战时,庆丰帝便没有大肆操办,今年虽是也赶上太后的丧期,但是总还是要庆贺一番的。

然而随着日子一天天的推移,众人未曾等到陛下的生辰宴,竟是听闻宫中传出新的消息,华嫔娘娘——有孕了!

这个消息传出来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是惊大于喜!

她入宫也是有日子了,便是有孕这也不过是稀疏平常之事,但是因着她一直没有消息传出,是以众人便也好似渐渐忘了还有这个隐患的存在!

到如今,宫中忽然传出华嫔有孕的消息,却是不禁让所有人都是一惊!

陛下如今既是这般宠爱于她,再加上眼下她育有身孕,难保不会因此更加的受宠,这还不是最可怕的,他们担忧的是她腹中的孩子会因此而危及到几位皇子的地位!

最先得到消息的人,是月华宫的昭仁贵妃,她一直关注着宫中的动向,不管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昱儿,她都要好好看清如今宫中的情形。

是以在发现华嫔宫中的人赶去传唤太医的时候,她便顿时觉得不好!

此前并没有传出华嫔的身子有何不适的症状,是以忽然间传召太医的举动便令昭仁贵妃留了心,特意派了宫女前去打听,没想到竟是真的如她所料一般的有了身孕!

昭仁贵妃听闻这般消息的时候,只觉得心下惶惶不安,如今她已经在陛下的面前失了宠,羽儿之前也跟着添乱,眼前华嫔再是有了自己的孩子,那她的地位岂非是更加的岌岌可危?!

初时昭仁贵妃的心中,的确是有些不安焦躁的,但是后来慢慢平静下来,她却是有了不一样的想法。

这件事情皇后一定不会坐视不理的,就像当初面对她有孕一样,所以这一次,想来不管是皇后还是大皇子,只怕都是要比她更忧心的。

那这般一看,便是用不着她出手,自然会有人替她解决华嫔这个麻烦!

然而令昭仁贵妃没有想到的是,她能想到的,大皇子自然也想得到,便是皇后行事莽撞一些,可是夜倾瑄却是会着人提醒她的。

是以朝阳宫中近来倒是安静的很,并没有因为华嫔的事情而闹出什么令陛下不悦的动静。

可是事实上,不管是皇后还是大皇子,都因为如今的情况有些“焦头烂额”。

不比皇后心中的愤恨难舒,夜倾瑄心下奇怪的是,华嫔怎么可能会育有身孕?!

她不是

这件事情处处都透露着古怪,他一时半刻也是分辨不清,到底是老六的人所为,还是慕青冉的动作,或者是父皇发现了什么?!

这般一想,他却是只觉得背脊有些发凉,若然是最后一种情况,那实在是太过糟糕了!

相比与夜倾瑄得到这个消息时的满心疑惑,夜倾昱却可谓是“春风满面”,丝毫没有因为这件事情而产生任何的不悦和焦灼。

云舒见了却是不禁心下有些奇怪,“殿下似乎并不担忧?”

难道华嫔是他的人?!

这个想法,云舒心里一直都有,只是一直不确定而已,至少她心里十分确定,华嫔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宫妃,她的背后——一定有人!

只不过她以前心中一直没有明确的想法,是最近这段时日看了夜倾昱的表现,方才会怀疑到他的头上。

“为何要担忧?”说话的时候,夜倾昱的唇边扬起了一抹邪魅的笑容,却是让云舒只觉得心中无限恶寒。

这笑容美则美矣,却是实在令人有些心下发颤。

闻言,云舒好以整暇的看了他一眼,像是要看他卖关子到何时。

见云舒不再追问,夜倾昱反倒是自己先忍不住说了起来,“若你是华嫔,面对这般境况,准备如何做?”

“这便要看华嫔的背后之人是谁了”云舒的眼中满是神采飞扬,丝毫没有往日在别人面前的刻意收敛之状,“若然是殿下你,那便要好好护住自己怀中的孩子,可若然是大皇子,那便要当舍得舍!”

话落,却是只见夜倾昱的眼中划过了一抹幽光,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女子。

“你倒是看的通透!”夜倾昱的目光慢慢的打量着眼前的女子,只觉得有时候自己不管怎么想,都不能够完全理解她心中的想法。

她似乎总是可以轻易的看透别人的想法,能够很轻易的跳出局中,清晰的看待每一件事情,可是偏偏自己的仇恨却是如论如何也放不下。

甚至为此连自己的清白都可以不顾!

听出了夜倾昱语气中的讽刺之意,云舒微微抬头睨了他一眼,眼眸之中满是张扬之色,“本性如此!”

她本就是这样“心冷意冷”的人,是以会做出什么样的决定,这本并不奇怪。

难得见她露出“真面目”,夜倾昱却是不禁心下一动,身体较之头脑先一步行动,直接将她捞进了怀中。

还未等云舒有何反应,他的手便毫不避讳的直接按在了她的小腹上,语气难得正经的同她说道,“若然让本殿知道,你心里打算舍下我们的孩子”

说着话,夜倾昱的脸慢慢的凑近云舒,眸中满是隐隐闪动的寒光,“到那时,本殿绝对不会放过你!”

云舒的目光略显执拗的望着夜倾昱,却是唇边忽然嘲讽的一笑,“皇子府中莺肥燕瘦,各色女子萦绕君侧,可是至今无一人有孕,殿下怎知云舒会有孩子?”

“本殿说有,便一定会有!”难得夜倾昱说出这样的话,云舒一时间也是懒得同他争辩,以后的事情谁又说的准呢!

见她不再说话,夜倾昱也心知不能逼她太紧,便只静静的抱着她不再多言。

而云舒在夜倾昱看不到的地方,目光渐渐变得有些复杂,夜倾昱他让她觉得有些捉摸不透了!

他一生隐忍蛰伏,即便是与夜倾瑄斗得这般喧嚣尘上,可是仍然没有人知道他手中最终握着的底牌是什么。

这样的男人他居然也会动情?

靖安王府

听闻华嫔有孕的消息后,慕青冉最先想到的便是陛下!

她原本以为陛下不过是将华嫔当成了当年容嘉贵妃的替代品,是以可以宠爱,可是纵容,但是却绝不会真的爱上她!

既是这般,那便自然不会让她育有身孕,从而打破现在丰鄰城中的局势。

可是照目前的情况来看,似乎陛下并没有刻意的去避免她有孕,那这是不是说明在陛下的心中,已经有了她的一席之地?!

情况似乎是越来越有些扑朔迷离了,她到至今为止也不确定华嫔是谁的人,但是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她绝不像是表面上看起来的这么简单。

或者说,是她的幕后之人绝不简单。

想到这,慕青冉的唇边却是淡淡的泛起了一抹笑意,要想确定这事倒是也不难,只端看着到时谁先忍不住对华嫔出手,倒是能够有些眉头。

还有一个问题便是,自从华嫔进宫之后,皇后娘娘便有些太过安静了,这实在是有些不像她以往的作风。想来是夜倾瑄事先已经叮嘱了她什么,可是即便如此,慕青冉也总觉得事有蹊跷,皇后若是当真有这般听话的话,那之前也不会为夜倾瑄惹出那么多的麻烦了!

没过几日,陛下的册封诏书便颁布了下来,册封华嫔为娴妃,赐住凤藻宫。

自此,娴妃位列四妃之中,除了掌管后宫实权的惠妃娘娘之外,似是再也无人能及,一时间风光无量,势头正盛。

------题外话------

推文,《摄政王的庶女狂妃》夏雪莲

摄政王逼婚有手段:

上官璟睿淡淡问道:“看得出你很喜欢杀人?”

锦玉冷冷道:“怎么,你有意见?”

上官璟睿优雅笑问道:“本王准备得聘礼,你也接了,你何时才过门?”

锦玉眼眸一眯问道:“聘礼在哪?”

上官璟睿扬手一指后方一片死尸道:“已被你杀了!”

锦玉咬牙道:“莫非摄政王没听过镇国公府五小姐只经商斗嫡母嫡庶姐,从不杀人!”

上官璟睿抛个媚眼道:“居然不杀人,商也经了,宅也斗了,权谋也反了,接下来是不是该陪本王谈谈爱,说说情,造造小人,暖暖床?”

锦玉抓狂道:“说好的高冷了?说好的陌生人呢?咋都成骚包呢?”

狂傲杀手与腹黑骚包的摄政王,你们确定不看看?走过路过别错过噢~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