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八章 鹿死谁手/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本来因着庆丰帝的生辰将近,墨锦一直按照慕青冉的吩咐在准备陛下的寿礼,可是谁知娴妃这么忽然一有孕,倒是要先考虑恭贺她有孕之喜的事情了。

这贺礼嘛自然是不能少的,但是究竟要送些什么才能合她的心意,墨锦一时却是有些拿不定注意。

特意回禀王妃之后,墨锦却是没想到,慕青冉根本就没有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只吩咐他随意准备一些精致但是又不会太过乍眼的贺礼便是了。

墨锦领命离开之后,一旁的紫鸢却是不禁好奇的看向慕青冉说道,“王妃怎地好像对娴妃并不热络?”

现如今,宫中除了惠妃娘娘便是要属这位娴妃正当盛宠了,可是怎地王妃的态度这般可有可无,并不上心的样子。

闻言,慕青冉却是淡淡轻笑,“那为何要对她太过热络?”

“嗯她如今备受陛下的宠爱,旁人不是都不敢得罪她的嘛!”见慕青冉不答反问,紫鸢也是顺着她的问话说出自己心中所想。

“你也道她备受宠爱,那能入她眼的东西想来也是不多,王府中有的,皇宫中又岂会没有!”说完,慕青冉便端起一旁的茶盏,目光看着茶水边缘漂浮的茶叶,眸光渐渐变得水润。

娴妃如今已非是当日的那个小秀女可比,什么吃的用的她没有见过,便是此刻搬来一座金山,怕是她也不会有所动容。何况,陛下这般宠爱她,既是她想要的,自然有旁人争着抢着为她寻来,靖安王府却是实在不必掺和其中。

“嗯,还是王妃说的对!”想了想,紫鸢觉得还是王妃分析的有道理,更何况依照王府如今的地位,却是也实在没有必要去“巴结”一个宫妃,尽管她所得到的宠爱无人能及。

“王妃奴婢觉得,娴妃娘娘的样貌”紫鸢的话并没有说完,但是慕青冉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可是为何陛下会这般宠爱她?!”

这才是她心里最不明白的,娴妃虽然貌美年轻,但是宫中比她艳丽的女子比比皆是,何以她这般独得盛宠?!

“大凡以色事人者,色衰而爱弛,爱弛则恩绝昭仁贵妃不就是很好的例子嘛!”慕青冉的声音淡淡的响起,想到记忆中那个光鲜亮丽的女子,她的眸光不禁慢慢变得有些悠远。

娴妃之所以会得宠,并不是因为她长得如何秀色可餐,而是因为她的样貌像了一个人!

但是这到底是幸或是不幸,尚且无人能够轻易的断言,不过有一点慕青冉可以确定,一入宫门深似海,不管娴妃是抱着怎样的想法去到了陛下的身边,再想全身而退,却是万万不能了!

“王妃,你的意思是娴妃将来也会步了昭仁贵妃的后尘?!”听闻慕青冉这般一说,紫鸢却是只觉得宫中的女子命运万分的悲戚,竟是连自己的命运都无法做主,全凭一个男子的喜好而决定!

“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娴妃如今正当青春年华,能够让陛下回忆起一些曾经的往事也是不足为奇。

可是既然之前有昭仁贵妃,现在又有娴妃,那么谁又能保证将来不会出现第三个让陛下更加“死心塌地”的人!

更遑论宫中向来最不缺的就是年轻貌美的女子,少了一个她,自然还有后来人!

不知为何,紫鸢听到慕青冉的话,竟像是已经预见了娴妃失宠的景象了一般。

可是随即想到什么,她却是忽然语带疑惑的开口说道,“可是她如今已经有自己的皇子傍身了,即便是将来失了宠,便依旧算是一层保障啊!”

闻言,慕青冉却是眉目温软的望着紫鸢,淡笑着摇了摇头。

紫鸢的想法也不无道理,但是依照眼下的情况,若然她没有皇子,即便是她受宠了一些,可是只要不威胁到夜倾瑄和夜倾昱的利益,他们自然不会去与她为难。

这倒并不是他们心地良善,而是不愿因为一个小小的宫妃而惹得陛下不快而已。

再一则,有娴妃横在中间,对皇后和昭仁贵妃都是一个牵制,这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可是如今她既是怀有身孕,那么处境只会更加的危险!

莫要说是夜倾瑄和夜倾昱本人,便是追随他们两人的诸多大臣和拥护者心下对此也是焦急的。

所以现在想要判断娴妃究竟是哪一边的人,只要静观其变,看看究竟这两位皇子谁先忍不住出手,便可见其中的端倪。

不过还有一种情况,若是他们两人一直隐忍不发,那便只能说明一种情况

想到这,慕青冉的眼眸深处划过了一抹暗光,随后消失不见。

如果真的是那样,那么事情便变得更加的复杂了!

不管众人心里究竟对于娴妃有孕的事情怎么看,但是表面上都是装的喜气洋洋,似乎这是一件及其值得庆贺的喜事。

各府上均是准备着几日后进宫的贺礼,众人也均是忙的团团转,然而便是在这般别人都忙得不可开交的时候,楚鸾却是好像一个没事人一般,整日的游逛在丰鄰城的大街小巷,好不逍遥自在。

老王爷本是有心再出去走走的,不过这一次并不打算入以往一般走的那么远,毕竟夜安陌都已经出世,他恨不得日日都见到。可是到底是常年在外面游玩,这忽然回了丰鄰城倒是觉得了无趣味,看什么都觉得兴致缺缺。

这一次如果不是因为过段时间便是庆丰帝的生辰,只怕他早就带着楚鸾出去打猎了!

虽说楚鸾这人素日很是有些大大咧咧的样子,但是对于她真正关心的人,这心思还是难得有些小女儿家的细腻。看出了老王爷待的百无聊赖,是以她近段时间只要一有空,便会跑到城中去寻一些有意思的小玩意回来,权当为他解闷儿。

这一日,楚鸾依旧是与往常一样,东走西走的四处闲逛,却是忽然见到前面一个人的背影与宋祁很是相似,她想也未想的便跟了上去。

越是跟在他的身后走着,楚鸾便越是觉得这人很像是宋祁,她本来只是准备跟在他身后吓唬他一下,可是谁知见他七拐八拐的,她便不知不觉的跟着他走到了一处偏巷之中。

眼见这一处人迹稀少,不像是有人常来的样子,楚鸾不禁心下奇怪。

他这是来见什么人?!

大皇子?!

可是随即想想,楚鸾却是又觉得不像,以往几次见到他,皆是在天香居中。

那他今日这般,想来便是为了刻意掩人耳目才会如此,难道

想到什么,楚鸾的眼眸却是忽然一亮!

该不会是来幽会的吧!

倒也是不怪楚鸾这般多想,她的性子本就是有些跳脱,再加上此前她回城的时候听说他和九公主之间的传言,这么一段风月之事,她自然是好奇的。

好一番打听之下她方才算是弄懂了前因后果,可是到底心里有些弄不清楚,到底宋祁和九公主之间有没有什么私情呢?

不得不说,面对这个与她有过几面之缘的男子,楚鸾为数不多好奇心均是被勾了起来。

俗话说的好,苍蝇不叮没缝儿的蛋,如果不是他自己去“招惹”了九公主,又怎么会传出这样的消息来!

你看她家王爷妹夫,几时与哪个女子传出过乱七八糟的事情,还不是因为“洁身自好”!

眼下楚鸾又是亲眼瞧见宋祁这般“鬼鬼祟祟”的去见什么人,可不就下意识的联想到那些风月之事了。再则她戏文看的有些多,想来那些大家的小姐和公子之间,皆是这般私定终身,随后密谋私奔的!

这般一想,楚鸾只觉得自己好像是发现了什么惊天的秘密一般,难得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

哎就是有些遗憾,眼下父王不在,否则的话,倒是可以拉着他一块去“看戏”了。

楚鸾自己在这厢好一番臆想,可是待到她终于回神的时候,却是忽然发现方才还在她前面不远的男子竟是不见了!

见状,楚鸾赶忙快走几步想要向前去看看,却是在行至一处拐角的时候,猛地被人拉住了手,顿时吓得她出手去打,一掌便拍向了来人的胸口!

“咳咳”宋祁根本没想到自己不过是动手拉了她一下而已,怎么就会被人直接打了一掌。

见被打的人正是自己方才“跟丢”的人,楚鸾一时间不免有些惊讶,“你怎么在这?!”

他方才明明不是已经不见了吗?!

“这话该是,咳在下问郡主才是!郡主怎么会在这?”宋祁的手慢慢抚着自己的胸口,只觉得那一处有些隐隐发疼。

他倒是没想到,她看起来瘦瘦的,手劲儿竟是这般大!

“我跟着你来的呀!”见他问起,楚鸾竟是大大方方的承认,丝毫不见任何的辩白和扯谎。

似乎是没有料到楚鸾会是这般的坦诚,宋祁的眼神先是一愣,随后方才状似无奈的苦笑。

“郡主找在下可是有何事?”直到觉得胸腔内的气息渐渐喘匀,宋祁才慢慢的直起了身子,眼神略有好奇的问楚鸾说道。

“哦原来没有,现在有了!”说完,楚鸾忽然向他走近了几步,随后开口问道,“你来这做什么?”

“恕在下,不便相告。”听楚鸾问起,宋祁倒是没有刻意找借口推脱,反倒是直接回绝了她,两人之间的对话倒是难得干脆。

可是不知为何,他的耳根竟是隐隐有些泛红的迹象,原本一直看着楚鸾的眼睛也忽然间转向了别处。

她身为一个姑娘家,就不能有些自觉性嘛!

这般近距离的同一个男子站在一起,这成何体统!

闻言,楚鸾倒是也没有过多的纠缠追问,只退开了身子,示意宋祁可以随意行走,她并无阻拦之意。

见状,宋祁抬手整理了一下衣冠,看了楚鸾一眼之后便抬腿欲走。

可是方才走了没有两步,便感觉到了身后光明正大跟着他的人,顿时便有些无可奈何。最后实在是无计可施,宋祁也只有不再理会她,只依旧循着自己原本的路线向前走。

直到行至一处小院的时候,他方才停下脚步走了进去,楚鸾在后面跟着,却是只见到了满院子的小孩子,一见到宋祁来了,便纷纷跑到了他的身边围住了他。

见到这般情景,楚鸾却是不禁心下微疑,有些不明白这一处何意。

直到听闻旁边的老大娘说起,方才知道这里的孩子,多是一些无家可归的可怜之人,他们本是被一群叫花子拐了去,假意乞讨,以为谋生。但是后来朝廷处决了那些人,这一群孩子便也变得无所依凭,当时的那件事情,宋祁也恰好有所耳闻,之后便会时常过来看望他们,还与他们教书习字。

在这群孩子的心中,俨然便是一个“活菩萨”的存在!

也不知是那群人说起这事的缘故还是如何,楚鸾总觉得再次看向宋祁的时候,觉得他这个人似乎顺眼了许多。

看不出来,他那么一个严肃刻板的人,竟是也会有这样温柔的一面。

在墙头上看着他与他们教书了许久,趁着他们歇息的时候,楚鸾却是不禁奇怪的问道,“你原是在做好事,却是为何不让我知晓?”

便是不愿闹得沸沸扬扬,刻意让别人知道,可是也没必要这般掖着藏着的啊!

“他们都是一些可怜的孩子,在下不过是怕有人知道后,起了坏心!”说完,宋祁似是还有些愧疚之意的看了楚鸾一眼,总觉得自己将她想的有些坏了。

“你当我是那等奸佞小人吗?!”闻言,楚鸾果然有些不悦,随后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便准备离开。

见状,宋祁却是赶忙解释道,“是在下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听他这般一说,楚鸾方才颇为得意的一笑,看着外面天色不早,他倒是不急着回去,但是自己若然回去的太晚,难免青冉会有所担忧,便也就同他告辞了。

然而就在楚鸾的身影消失之后,宋祁却是立刻转身回了那处简陋的小屋中,挪开房中的桌椅之后,方才顺着地下的密道,慢慢向下面走去

和她耽搁了太长的时间,怕是那人都等的有些急了!

直到看到那个一身黑袍隐身在黑暗之中的人,宋祁方才慢慢松了一口气,今日实在是他太过大意了,好在最后终于满混了过去!

而另外一边,楚鸾出了那一处小院之后,便慢慢悠悠的向回走,却是心下不禁奇怪,宋祁明明没有武功,那他方才是怎么发现自己跟踪他的呢?!

虽然楚鸾心知自己的武功不高,对付流鸢小师傅那样的高手是不行的,但是像宋祁这样的寻常之人,原该不会被发现才是。

何况,他们相见不是一次两次了,那人有无武功她不会一点察觉都没有,那他是到底是如何发现的?!

是到了这个时候,楚鸾才忽然发现,自己若是有青冉那般好的头脑便好了,什么事情只粗粗看过,便能看透其中的真相。

偏偏她没有这般聪明,才会此刻这般疑惑不解,什么都想不明白!

哎不过她的性子本就是这般,既是绞尽脑汁也想不通那便不想了,只等着回了王府之后,好好将今日的事情说与青冉知道,她一定能发现其中的关键的!

而事实上,楚鸾根本没有料到,自己今日发现的事情,会对以后的丰鄰城造成什么样翻天覆地的影响,更是会掀起怎样的惊涛骇浪!

------题外话------

推荐好友文文

空间带我去古代

悠苒

某医药公司的小职员曲悠,在下班途中捡拾到了一枚古朴的戒指。当戒指认主后,曲悠穿越到了千年前的一个未知时空,成为了清河村曲家唯一的女孩。

面对贫苦得仅够温饱的食物,刮风时呼呼作响的墙缝,曲悠毅然奋起,决定赚钱养家。

办村学,开店铺,种植水稻,开工厂,在空间戒灵云洛的帮助下,曲悠不仅带领家人过上了安逸的生活,还引领着十里八村的父老乡亲过上了富足的日子。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