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九章 东施效颦/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娴妃娘娘有孕的关系,是以未等到陛下的生辰之时,宫中便摆宴庆贺,这目的嘛自然是为了恭贺娴妃娘娘有孕之喜。

可是到底这所谓的恭贺有几分是出自真心,又有几分是逢场作戏,这边是不得而知了。

总之不管是照着陛下的面子,还是娴妃娘娘的肚子,众人定然是要做出一点样子来的。

而对于外人的一些想法,娴妃自己也不知是知晓还是不知晓,不过倒是依旧安安稳稳的待在自己的宫中,好像对于外界的事情也并不如何上心。

但是事实上,娴妃娘娘自己现在都是理不清头绪的!

按照之前的情况而言,她一直在服用避子汤,怎么可能会怀有身孕呢?

眼下宫中因着她有孕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那位贵人也一直没有联系自己,想来是为了避开这一段的时间,免得被人察觉。

而她即便是心下有所疑惑,也是不知道该如何与那人取得联系,何况他一早便叮嘱过自己,若然是有事,他会主动联系她,却是不需要她自己轻举妄动的。

是以走到眼下的这一步,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娘娘,沐浴吧!”夏莲手中捧着换洗的衣裙,恭敬的候在一旁,等着娴妃移驾到屏风之后。

闻言,娴妃慢慢的起身,由一旁的夏兰搀扶着向后面走去,直到整个人浸泡在温暖的水浴中之后,她方才觉得一直紧绷的神经的神经才算是放松了下来。

夏兰取过一旁早已准备好的精致的小瓶子,打开之后向着浴桶之中滴了一滴什么东西,却是顿时满殿馨香之气。

“好香啊”夏莲的语气中满是感叹,她的目光略有好奇的看着夏兰手中的小瓶子,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了,但是每每伺候娘娘沐浴的时候见到,她总是忍不住心下赞叹一番。

这也不知是什么油儿,竟是这般香气馥郁,但又不会觉得很腻,只觉得仿似醇酒会醉人一般。

“啰嗦什么,还不好生伺候着娘娘!”夏兰的声音略显斥责的响起,但是夏莲好似并不在意一般,只朝着她吐了吐舌头,便只噤声站在一边。

娴妃在一旁听着也不多言,只兀自想着自己的事情,她从进宫选秀之时开始,身边便一直是夏兰和夏莲在伺候。她们两人像是那贵人特意安排在她身边的人,可是有时却又觉得不像是背后有人。

一开始的时候,她只以为避子汤是陛下赐下来的,可是后来她方才知晓,原来根本就不是!

但是素来这汤药皆是由夏兰的手交于她,是以她如今也算是确定了一些事情,可是即便是弄明白又如何,她的命运到底还是被人拿捏在手中!

如果不是为了在宫外的爹娘她也不会走到这般任人拿捏的地步!

“娘娘娘娘”夏莲的声音轻轻的响起,唤回了娴妃渐渐飘远的思绪。

“嗯?”

“已经泡了好一会儿了,仔细着凉。”

话落,她和夏兰两人便伺候着娴妃出浴,仔细的将她的头发绞干,即便只是站在娴妃的身旁,夏莲依然能够清楚的嗅到她身上散发的淡淡幽香。

好像泡了汤浴越来越长的时间,那香气似是已经“渗入”到娘娘的体内了一般,如今竟是莲步而过,遍体生香!

怪不得陛下这般独独宠爱于娘娘,她同为女子,只是单单嗅到她身上的气味,便只觉得心生摇曳,渐渐痴迷。

“娘娘,后日宫宴,便穿这身宫装可好?”夏兰的声音从一旁传来,娴妃闻声望去,只见她手上捧着的托盘中整整齐齐的叠放着一件妃红色的宫装。

见状,娴妃的眸光却是不觉一闪,随后淡淡的点了点头。

妃红色

自来只有中宫的皇后才能用正红之色,她即便再是荣宠在身,说到底也不过是个“妾”!

那贵人既是从一开始便不打算让她育有身孕,那么此刻的这个孩子想来他也定然不会容他存活于世的。

这般一想,娴妃却是只觉得满心的惶恐之意,自己的命数是不是就要到头了?!

那她的作用究竟是什么?

从她进宫开始,那贵人便只吩咐她安心的服侍陛下,其他的事情均是不需要她去管。她从前只觉得伴君如伴虎,是以每每见到陛下只觉得满心惶恐不安,生怕自己哪里不对,一时触犯了他,进而丢了自己的小命。

她尚且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更遑论是想那些宫中局势之事。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她已经渐渐在宫中站稳了脚跟,是以她本以为自己便是到了发挥作用的时候了,可是谁知自从她受宠之后,那贵人倒是极少进宫来见她了。

难道这般培养她,让她成为陛下的独宠,不是为了要让自己左右陛下的想法吗?

还是说,从一开始她就想错了方向,他只是想让自己进宫分宠,制衡后宫女子的权势和地位!

越是想下去,娴妃便越是觉得一头雾水,根本就理不清这个中的思绪。

说到底,她也不过就是一个乡野间的小丫头,一朝有幸飞上枝头做了凤凰,可是这深宫诡谲她从未经历过,如今要与这各宫中的牛鬼蛇神斗上一斗,却是并不简单!

后日是陛下特意为了庆贺她有孕准备的宫宴,怕是前朝的那些老大臣又有好一番的“舌根”要嚼。

只道她狐媚惑主,惑乱后宫,可是事实上,宫中女子那么多,有哪一个不想要爬上龙床一朝受宠,还不是因为陛下没有给她们那样的机会!

自己会得宠,或许也正如那贵人所言,不过是她生了副好相貌罢了

朝中近段时间瞧着像是安宁了些,贺子敬因为屡屡率众闹事,被庆丰帝一怒之下禁了足,可是尽管如此,仍然是有将士不断的上表为夜倾辰“叫屈”!

本来这个时候西宁侯最是应该站出来说话的,毕竟从一开始就是他最先状告靖安王,现在将将士们惹得热血沸腾,他不管是出面解释,还是据理力争,都应该露了面才是。

但是因为西宁侯府之前发生的事情,夏韬和夏辉父子俩相继离世,随后又有夏家的二老爷夏桀瘫痪在床,想必西宁侯已经是有些心力交瘁,却是哪里还有心思去管外面的这些事!

自古皆言,攘外必先安内,西宁侯府如今“后院”都起了火,却是哪里还有时间去管朝中的事情!

是以众人见到连正角都熄了火,他们再是跟着闹腾也是不值当的,没准还会被王爷给记恨上,于是便也渐渐偃旗息鼓。

这些人大多是一些文臣清流,做事自然从大局考虑,思前想后,诸多考量。但是贺子敬他们不同,他们不过是一群“武夫”,做事全凭一腔热血,多有一些江湖儿女的洒脱之气。

因此见对方之人渐渐歇了气焰,他们便愈发的得了意。

夜倾瑄早前也算是料到了这般局面,是以他也早早的布下了谋算,争取到的这一段时间,也算是够了的。

想来再过不了多久,父皇便会顺水推舟的将兵权还给夜倾辰,如此一来,也算是对西宁侯有了一个交代。毕竟他已经夺下了夜倾辰的兵权,但是无奈众怒难犯,想来父皇届时便会以此为理由的。

而事实上,即便不是庆丰帝打算这般做,眼下的朝廷之中也极少有人去提起之前的事情,毕竟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现如今,倒是娴妃的事情更为重要!

幸而这女子并没有强大的外戚,否则的话,只怕是朝中的这群人都要大喊“清君侧”了!

可即便是这般,仍然是有人劝谏庆丰帝要雨露均沾,不可全凭一己喜好,毕竟皇嗣尤为重要。

若是换作往常的话,庆丰帝即便是听不进去,也段或是不会表现的太过明显。但是这一日的早朝,却是发了好大的脾气,若然不是满殿的文武百官求着情,怕是就要将一名劝谏之人给砍了头了。

这下众人方才是明白,看来眼下这个时候在陛下面前提起娴妃,根本就是自找苦吃,时机尚且不对呀!

更何况娴妃方才被查出育有身孕,陛下这个时候正是欢喜之时,他们于这个时候去泼冷水,真真是自找不自在!

夜倾辰眸光清冷的看着龙椅上面色沉沉的庆丰帝,却是一直没有说话。

可是他向来便是这般,不关己事不开口,只神色寒凉的望着众人,并不参与其中。

直到散朝的时候见到慕青冉之后,他脸上的神色才终于出现了一丝变化。

一旁引路的小太监不经意间见到王爷的目光忽然一亮,心下不觉奇怪,直到见到了迎面走来的靖安王妃方才心下了然。

原是晚些时候便是宫宴,夜倾辰被陛下留在御书房中叙话许久,便直接命人去王府中接了慕青冉前来。

此刻见她目不斜视的向着自己款款而来,夜倾辰的眸光不觉渐渐温暖,似是百里寒冰被暖阳融化一般,温柔的不可思议。

摒退了周围伺候的宫人,夜倾辰拉着慕青冉的手慢慢走在御花园中,其实若说是宫宴,慕青冉参加了不止一次,但是这皇宫之中,她倒是极少逛过。

此刻被夜倾辰拉着手,两人漫步在花团锦簇的小路之上,却是不免觉得岁月静好,惟愿时间永固。

“这里总觉得有些空旷了些。”慕青冉的目光遥遥望着一处,虽然也是繁花盛开,但是只觉得稀稀落落的并不热闹。

她记得这里冬日的时候,是一片梅林!

那时白雪红梅自成一景,倒是并未觉得有何突兀,可是现今已是春日,整个御花园中都是娇花遍开,偏只这一处,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这原是一片桃林,遍种桃花。”略显清冷的声音响起,顺着慕青冉的视线看过去,夜倾辰的眼中不觉闪过一抹暗光。

“桃花?”闻言,慕青冉倒是显得有些惊讶。

她倒是从未得知,宫中原来竟是还有一片桃林,可是为何后来不见了呢?

似乎是看出了慕青冉心中的疑惑一般,夜倾辰的声音微微压低了几分说道,“陛下当年便是在栖凤坡的十里桃林与容嘉贵妃初见”

后面的话,夜倾辰没有继续说,但是慕青冉已经能够猜到了,因为那女子喜爱桃花,是以陛下便将宫中遍种桃花。

可是后来人亡花亦凋!

想来也正是因此,所以不管是昭仁贵妃还是如今的娴妃娘娘,素日便都是极爱身著粉色,原是都为了从里到外的效仿那女子。

“二月春归风雨天,碧桃花下感流年。残红尚有三千树,不及初开一朵鲜”她虽是未曾有幸目睹过容嘉贵妃的本尊,但是只看夜倾桓和夜倾君兄弟俩,便也可想象那女子无双风华。

既是已有珠玉在前,那后人再是如何效仿,想来也不过就是东施效颦罢了。

“难得青冉不被迷惑!”听闻她这般说,夜倾辰却是不禁轻笑道。

“你我本是局外之人,自然能看透局中之人看不透之事,若然事关己身,怕是也难通透。”想起曾经的昭仁贵妃和如今的娴妃娘娘,慕青冉的眸光便不觉一顿。

她至今仍是不知,陛下是真的被她们骗到,还是假装自己被骗到

正在思虑间,却是忽然听闻旁边传来了一声叫唤,顿时勾回了慕青冉的思绪。

“该死的狗奴才!走路都不长眼睛的嘛!”大声的呵斥声从旁边传了过来,慕青冉下意识的便转头望去。

却是只见一名宫女跪在地上,连连向面前之人磕头赔罪。

背朝着慕青冉和夜倾辰而立的女子见状,却是满口不屑的冷哼了一声,“哪里来的宫人,竟是这般不懂礼数!”

一旁伺候着的小太监赶忙更加恭敬的赔罪,一边忙着斥责方才不小心撞到了皇子妃的人。

慕青冉听闻那女子的声音却是不禁一愣,这声音好熟悉!

六皇子妃——卫菡!

再次看向那女子的背影时,慕青冉却是只觉得她似乎消瘦了不少,看来在六皇子府上的日子并不那么好过啊!

听着她在那边耀武扬威的斥责了好久那么宫女,方才最终住了口,慕青冉在一旁静静的听着,看着夜倾辰越来越冷的神色,不觉心下好笑。

想来这位卫菡略显聒噪的声音,又是惹到了这位脾气古怪的王爷了!

也幸好,就在夜倾辰准备拉着慕青冉径自走开时候,卫菡终于是带着人离开了,从始至终,她也不知道自己这般对着一名小小宫女“耍威风”的情景被人尽收眼底。

而就在卫菡走后,那名原本还跪在地上啜泣不已的小宫娥,却是慢慢的直起了身子,她动作缓慢的擦干了脸上的泪珠,眸中却是一丝泪意也无。

回首看了一眼卫菡离开的方向,那宫女的唇边冷笑一笑,便赶忙离开了。

但是这一切却无人得知,均是被一直站在花树之下的慕青冉和夜倾辰看了个正着。

见此,慕青冉的心中却是不觉奇怪,那宫女的神色有些不对劲儿!

若然是因为被卫菡训斥而心中怨恨,那也该是满含恨意才是,可是她的表情分明就是带着一丝幸灾乐祸!

这一点,慕青冉倒是有些想不明白,因着角度的关系,她也只瞧见了卫菡的背影和那宫女的一点轮廓,再多的却是没有了,是以也并不清楚方才究竟发生了什么。

只不过慕青冉没有看清状况,却是并不代表夜倾辰也没有看见!

早在卫菡带着人往这一处走的时候,他便注意到了,看来今日的宫宴也不会太平才是!

------题外话------

《腹黑国师霸宠妖娆小妻》

作者:长安雨

单枪匹马执行任务被炸飞的刁颜,穿越重生后,一睁眼就发现“自己”刚刚和某男滚完床单。

剧情好像有点不大对。

开溜吧?难不成还要负责任?

胳膊被某男抓住,某男冷声道:“陛下对臣伺候的可还满意?”

哈?陛下?

得知自己身份是南阳女帝时,一切不愉快那都是小事儿。开心的留下来后才发现,南阳的女帝祖训太尼玛坑娘了,让她心都凉了半截。

“女帝终身侍一夫,需廉洁勤政,不设后宫。”

而糊里糊涂睡了的某男还吵着嚷着想“色诱上位”当掌权王夫。

女王是傀儡?王夫掌实权?南阳王朝要改名易姓?

周边各国对南阳觊觎已久,早已蠢蠢欲动?女帝制要亡?

做梦!

好不容易穿越重生是女王,这位子,谁也别惦记!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