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章 三个女人一台戏/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御花园中发生的这一段小插曲,并没有更多的人知道,想来如果不是夜倾辰一时来了兴致拉着慕青冉到处闲逛,也是不会偶然得见的。

不过这一切,卫菡自己却是不知道的!

慕青冉被夜倾辰拉着逛了有一会儿,可是看着天色依旧是未到宴会之时,便将她送到了华清宫,想着让她在惠妃娘娘处歇一歇,恰好他也有些事情要去查一查。

可是谁知方才到了华清宫的门口,便见到惠妃娘娘带着夜倾宁和夜倾城从里面走了出来,三人有说有笑极为热闹。

“王妃嫂嫂!”方才出了宫门,便见到不远处的相携而来的两人,夜倾宁便立刻笑嘻嘻的跑到了慕青冉的身边拉住了她的手。

“真是人未见影先闻其声”慕青冉的语气中满是打趣的意味,但是夜倾宁闻言也不生气,只一味的调皮的朝着她笑。

夜倾城见了两人,也是满脸的真诚的微笑,与惠妃娘娘一起行至他们两人身边的时候,方才笑意慢慢的唤了一声,“辰弟、青冉,你们来啦!”

若是换了之前,夜倾城只怕是就会朝着二人微一点头就是了,可是自从发生了那日的事情之后,她心里对他们倒是忽然亲近了许多。

以前总觉得夜倾辰为人冷漠,不好亲近,更何况她一个女子,更加是与他没什么话说,是以这么多年也未见得有什么姐弟之情。至于对慕青冉,夜倾城虽然觉得这女子性格极好,但是却又不知道该如何与她相交,毕竟她是炙手可热的靖安王妃,而自己则是一个处境尴尬的公主,未免会让人觉得自己是故意在巴结她。

何况她比不得宁儿年幼,尚且是小孩子作态,不管她与谁交好,都不会太过招来别人的怀疑。

但若是换成她就不一样了,是以尽管很早便觉得这女子很有魅力,但是夜倾城仍然没有与之相交的打算。

直到之前青冉前来温府帮她,她方才觉得自己想的那些有些多虑了,那样聪明通透的女子,想来别人是否真心相交她一眼便可看出,自己却是实在没必要想那么多。

即便是被人会误会,可是只要青冉知道她是以诚相待,这便也没有什么可值得在乎的了。

慕青冉听闻夜倾城的话以后,也是不禁淡淡的朝着她微笑,“惠妃娘娘,四皇姐”

似乎是因为夜倾城的这一声青冉,让夜倾辰觉得顺耳了许多还是如何,听闻夜倾城在同自己打招呼的时候,他竟是难得的点了一下头,随后方才朝着惠妃娘娘应了一声,便不再多言了。

夜倾宁在一旁看着这情况,却是自己捂着嘴巴,偷偷的笑了起来。

她觉得母妃和四皇姐皆是被辰哥哥的表象给骗了,是以才会这般与他生分!她倒是觉得辰哥哥极好说话,只要凡事在前面搬出王妃嫂嫂,那么他多半都是会同意的。

而且只要入了王妃嫂嫂的青眼,他便再是不喜,也一定会不看僧面看佛面的不予计较,这些话还是流鸢教她的呢!

原是辰哥哥“嫉妒”她和紫鸢在王妃嫂嫂心中的地位,但是过了这么久,流鸢依旧是好好的生活在王府上,甚至有时候还刻意去气辰哥哥呢,但也没见她最终怎么着!

所以,抱住王妃嫂嫂的“大腿”才是王道,只要有了这个保护伞,那其他不论是什么都是不怕的!

看着兀自偷偷笑的开心的夜倾宁,慕青冉也是不觉淡淡失笑,不知道这孩子一时间是怎么了,怎地忽然就自己笑开了!

左右见是将慕青冉送到了惠妃这里,夜倾辰想着她们都在一起,便也就先行离开了。

原是惠妃她们要到朝阳宫去拜见皇后,慕青冉听闻便也就随着她们一起了。

其实事实上慕青冉进宫,也合该先是去拜见皇后的,但是因为夜倾辰在中间横插了一脚,倒是也不敢让人说出什么来,是以便一直逛到了现在。

几人一路说说笑笑的直奔朝阳宫而去,方才到了门前的时候,便见到了新晋的娴妃娘娘。

只见她高高的坐在轿辇之上,与步行而来的惠妃娘娘刚巧走了一个对面,见此,慕青冉的目光慢慢看向她,眸中满是温润之色,并无别的情绪。

见到娴妃不顾宫女的阻拦下了轿辇,被人小心翼翼的搀扶着来同惠妃和自己施礼,慕青冉的唇边方才渐渐的浮现了一抹笑意。

娴妃若是这般态度,倒是可见是个聪明的,若然以为仗着陛下的宠爱便可以在宫中横行无忌,那却是错了主意。

“妹妹快无须如此,你我本是一样的。”惠妃娘娘见状,却是赶忙上前扶起了她,语气之中满是谦卑亲切之态。

她既是如今升了妃位,便再也不是当时的小秀女可比了,却是实在不必给她见礼了。

“臣妾却是不敢当”说完,娴妃便好似有些不好意思一般,微微低下了头不再言语。

从始至终,慕青冉都只是淡淡的望着她微笑,见她给自己见礼,也不过就是淡笑着点了点头。她与惠妃娘娘的处境不同,是以对此的反应不同很正常,何况如今宫中形势并不明朗,她心下并不确定娴妃是谁的人,还是不要贸然亲近的好。

夜倾宁不知慕青冉心中的打算,是以见她对娴妃反应淡淡,并不热络的样子便不禁有些心下奇怪。

王妃嫂嫂怎地会是这般不冷不热的态度?

依照夜倾宁对慕青冉的了解,她即便不是与任何人都交好,但却不是这般端着架子的人,怎么会唯独对娴妃这般呢?

她素日虽是有些小聪明,但是到底仍旧是小孩子家,比不得慕青冉这般“深沉”的心机,是以想了半天没有想出什么由头。

倒是一旁的夜倾城见她难得安静了一会儿,心下觉得有些好笑。

几人一同进了朝阳宫的时候,只见皇后满面春风的抱着皇长孙坐在那里,笑呵呵的同着大皇子妃和七皇子妃说着话。

倒是一旁的卫菡被人晾在了一边,显得气氛很是有些尴尬。

慕青冉一行人方才进到了殿内,众人便又是一通见礼,直到方才落座,慕青冉才忽然发现,原是昭仁贵妃也同六皇子妃一样的待遇,这婆媳俩倒是难得聚在一处,此刻也好互相解了这局面。

“怎地不见王妃将小世子带进宫里来玩玩?”七皇子妃的声音忽然响起,她的目光慢慢扫过慕青冉,见她脸色并无大碍,她心中方才觉得殿下是多虑了。

从慕青冉入狱的那日开始,夜倾睿的心中便一直记挂着她,这一点七皇子妃的心中是清楚的!

可是即便心下再是担忧,他仍然没有出手去救她,抑或是派人去打探她的消息,这份决心和意志她也是看在眼中的。可是到最后,得知慕青冉安然无恙的那一刻,殿下竟是仿若重生了一般,整个人都不复颓丧,那个时候她心里便清楚,原是情之一字,教生者可以死,死者复还生。

“陌儿此前生了一场大病,此后身子便有些弱,是以这段时日便极少带他出去了。”见是七皇子妃问起,慕青冉便声音轻柔的同她回答,未见敌对之意。

反倒是一旁的皇后见了,心下稍有不悦,明明七皇子是瑄儿的左膀右臂,那七皇子妃也合该与她们同仇敌忾,怎地倒是同慕青冉聊了起来!

即便是不用看皇后的脸色,慕青冉也是能猜到她心中所想,倒也不是七皇子妃为人蠢笨不懂得这一点,只是相比于夜倾瑄的夺嫡大计,她的心里,只怕是夜倾睿的事情才更为重要。

更何况她不过是同自己说了一句话而已,又不是就此便投靠了她,皇后的心胸未免太过狭窄了。

俗话说的话,做人心胸狭小害死别人,眼界狭小害死自己!

就是不知,皇后到底是哪一种人,亦或者二者兼备!

“极少出去?那我怎么听说,王妃前几日还带着小世子去了温府呢?”卫菡的声音忽然插了进来,倒是一时间引得众人的目光皆是向她看去。

话落,众人便可见昭仁贵妃的脸色猛地一沉。

明明现在靖安王府与六皇子府交好,慕青冉行事也是每每不将夜倾昱牵扯进来,反倒是诸多帮衬。可是此刻卫菡的话分明就是有意找茬,知道的她是六皇子妃,不知道的,这还以为她才是七皇子妃呢!

这立场可不是生生对调了过来!

闻言,慕青冉眸色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方才要开口说话,却是不想被夜倾城先开了口,“原是那日我太想要看看陌儿了,毕竟温府上下,也未见这样小的奶娃娃!”

说完,还朝着慕青冉颇有不好意思的一笑,随后方才转头看向卫菡,好像还在等着她问什么一般。

可是夜倾城这话一出,却是满殿都没有人再去接话了。

原因无他,四公主如今的年纪,是皇室人尽皆知之事,她与驸马都不是方才成年的人了,到了这个岁数才成亲,这子嗣嘛倒是有些难说。

如今见着靖安王府的小世子这般可爱,心下喜欢也是自然,更加是想要沾沾喜气,望着自己也能够尽快怀上,这般心情她们倒是都能理解。

既是都明白她的意思,那还有何人敢去揭她的伤疤!

听她这般一说,慕青冉倒是不禁一愣,随后方才朝着她温柔的一笑。她没想到夜倾城会宁愿拿自己的事情说事,也要帮她解围,不过卫菡如今真的还是愈发的没有脑子了!

“是四皇姐不嫌弃他胡闹才是!”慕青冉接过了夜倾城的话后,众人方才若无其事的接着闲聊。

昭仁贵妃趁着众人不注意,脸色不虞的瞪了卫菡一眼,一则是怨怪她方才乱说话,二则便是警告她待会莫要再这般针对慕青冉了。

自从上一次端午家宴过去之后,昭仁贵妃再是见到慕青冉,便只觉得心虚的很。虽然她并没有明着对自己怎么样,但是她往日也是见识过慕青冉的手段的,心知她不是这般有仇不报的女子,是以初时便整日的惶惶不安。

偏偏这样的事情她又不敢告诉昱儿,只能自己每日的猜着,防备着,可是过了许久都不曾见到慕青冉出手。后来她便隐隐感觉到,想必是因着昱儿的关系,所以她才会对自己网开一面,并没有太过计较。

其实如果昭仁贵妃如今还是盛宠不断,那么即便是慕青冉有心对付她,她也段或是不会将自己“吓成”这般的。可是眼下她什么都没有了,凡事都只能依仗昱儿,还有羽儿这个不省心的,便事事都有些束手束脚了。

察觉到昭仁贵妃不悦的情绪,卫菡的心中便更加是愤懑难平!

如果她是一直身在六皇子府中,素日见不到慕青冉倒也罢了,可是如今既是见到了,那么心中对她的憎恨便怎样也掩饰不住。

若然不是因为慕青冉,她怎么会沦落到如今这般境地,身后没有母族的支持,她在皇子府中根本就是举步维艰,如履薄冰!

而这一切——都是拜慕青冉和夜倾辰所赐!

“哎呦琛儿小心!”身边忽然传来的惊呼声,唤回了卫菡的思绪,看着眼前走的跌跌撞撞的小人儿,她下意识的便伸手接住。

“哎呀,咱们琛儿会走路了呢!”皇后的声音满是惊喜的响起,看着皇长孙的眼神充满了宠爱之色。

一旁的大皇子妃闻言,却也只是轻笑着坐在一旁,任由宫女轻扶着夜琛在殿内慢慢试着走路玩耍。

可是方才夜琛走到卫菡身边的时候,却是不知为何直接向她扑了过去,是以她便下意识的伸手接住了他。

随后她本想将他就此放下,却是没有想到这孩子竟然一直搂住自己的脖子不撒手,倒是令她有些为难。

皇后见了,心下也是稍有不悦,这孩子怎地敌友不分呢!

方才要命宫女将人抱过来,却是只听见大皇子妃的声音响起说道,“呵呵没想到琛儿竟是这般喜欢皇婶!”

卫菡闻言,脸色便是一僵,这是夜倾瑄的孩子呢!

一旁的宫女见是皇长孙一直抱着六皇子妃不撒手,唯恐弄疼了他也不敢强抱过来,只得在一旁候着。

而恰在此时,朝阳宫的宫女手捧着托盘,端上了一碗精致的细粥,本是准备奉到了大皇子妃的跟前,却是眼见皇长孙在六皇子妃的怀中,便直接走到了她的面前。

“不想琛儿竟是这般喜欢黏着六皇子妃,那便有劳了。”说着,袁玮琴竟是亲自将细粥端了起来,交到了卫菡的手中。

看到袁玮琴含笑的嘴脸,卫菡只觉得她是同自己炫耀,偏她生的下皇长孙,自己却是不能!

可是随即想想,她的儿子竟是这般黏着自己,也不知她这个做母妃的心中是何感受。再加上众目睽睽之下,她话都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自己再是推辞,倒是显得有些不近人情了。

接过袁玮琴递来的碗盏之后,卫菡便一勺一勺的喂着皇长孙用膳,众人在一旁看着,也只是笑笑的并不多言。

慕青冉眸光温软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心中却是不禁想起方才在御花园中发生的事情,唇边的笑意渐渐淡了下去。

卫菡对上袁玮琴,这本就是于结果没有疑问的一场“对弈”,不管怎么看,两人的心机、手段都差了不止一截儿!

加上襄阳侯府的败落,卫菡较之其他人唯一一点优势也没有了,是以她现今只会是更加的慌不择路!

这一局她又败了!

------题外话------

妃在上之染瘾世子爷

一诺千金

她是苏国公府三房正儿八经的嫡女,母亲威武父亲宠爱,偏偏自己是个没脑子打乱一手好牌,上赶子给人做妾,坏了名声。

母亲惨死父亲丢失世子继承资格,亲戚嘲笑鄙夷,大姐是正妻处处打压她,就连庶出的儿子也是个痴傻,让她活活饿死。

再睁眼,苏晗是尊贵的五姑娘,时局动荡,偏偏她慧眼识珠榜上了大款,一路斩妖除魔,一跃成了当今最不能得罪的人,没有之一。

苏晗,“大姐夫曾经对我抛过媚眼。”

大款冷笑对着易侯爷下了猛药,对着一帮侍妾能看不能吃,终生不举,报应!

大款将她养的娇气,就乐意宠着她,关上了门,终于露出狐狸尾巴。

红鸾帐下夜夜笙歌,苏晗揉着发酸的腰气得咬牙切齿,这个男人是铁打的么,一夜至天明。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