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一章 最毒妇人心/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朝阳宫中发生的这一切,从头至尾娴妃都好像是一个透明人一般,一点都不曾参与。除了初时皇后有些看她不过,夹枪带棒的讽刺了她几句,这人也不过就是紧紧的低着头,全然一副“小媳妇”的作态,倒是让人失了难为她的“兴致”。

倒是一旁的大皇子妃,似是担心皇后会因此惹下什么事端一般,赶忙将话接了过来,并不让她再继续说下去。

慕青冉见此,却是不禁淡淡微笑,倒是难得皇后有一个这么贤惠的好儿媳,若是换作旁人,只怕段或是做不到这般面面俱到的。

一方面要帮夫君筹谋夺嫡之事,另一方面又要帮衬着这位“有勇无谋”的皇后婆婆,倒也真的是够袁玮琴忙的。

自从上一次出了锦乡候夫人的事情之后,大皇子妃整个人都变得憔悴不堪,是以尽管今日她施了很浓的脂粉,却是仍然不能完全掩盖住她苍白的脸色。

似乎是上一次慕青冉和她谈过之后,两人便一直未曾有机会再见面,好像彼此之间也根本不记得有过那次对话一样。

现如今大皇子妃见到慕青冉的时候,依旧是如从前一般,神色淡淡,不见热络,但是也没有剑拔弩张。且不论是她的心胸气度如何宽广,单是这份定力便已非常人可比,想来夜倾瑄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所以才会对她颇多尊重吧!

眼见外面天色渐晚,皇后便也带着众人前去朝华殿,娴妃因着如今育有身孕,便坐着轿辇先行一步。见状,慕青冉在一旁眸色淡淡的望着,却是不禁将视线转到了皇后和昭仁贵妃的脸色,却是果然见到两人如出一辙的脸色,不觉心下好笑。

这般荣宠也难怪会令人觉得眼红!

方才出了朝阳宫,忽然听到了旁边有妃嫔的抽气声,慕青冉顺着她们惊艳的目光看过去,却是只见到夜倾辰神色清冷的向她走来。

一旁有之前新入宫品阶不高的妃嫔见状,均是不禁纷纷红了脸,只赶忙将目光移到了别处,不敢再看向那人。

而夜倾辰则是心无旁骛的直接走到了慕青冉身边,朝着皇后和昭仁贵妃等人略一施礼后,便握住她的手先离开了。

众人眼见如此,却是只觉得心下艳羡不已,似乎只有在王妃的面前,王爷才会露出那般柔情似水的神色。

她们进宫时间不长,但是对于二人的传言也是听了不少,都说王爷是被王妃的美貌给迷住了,她们原本是不相信的,不知道到底是何种样的天姿绝色才能将王爷迷得这般。

可是自从在宫宴上见到了靖安王妃几次,她们心中便对这个传言深信不疑,那样倾国倾城的女子,想来当是足以迷惑世人的。

皇后的目光慢慢追随着相携而去的两人,唇角牵起了一抹冷笑之后,她便也不再理会他们,只依旧带着人奔着朝华殿而去。

另外一边,慕青冉将方才在朝阳宫发生的事情说与夜倾辰听,特别是六皇子妃的事情,他闻言之后便不禁皱了一下眉头。

“王爷也觉得事有蹊跷?”两人只漫步走着,身边并没有宫人随行,是以慕青冉说起话来也并没有刻意的遮掩什么。

“嗯,方才便是去查这件事”说着,夜倾辰握住慕青冉的手下意识收紧。

今日的事情,还不知道到底是冲着谁去的,只怕是宫宴之上少不了的风波,还是要将青冉寸步不离的带在身边才行。

“怎么了?”忽然感觉到自己的手被他握紧,慕青冉下意识的望着夜倾辰说道。

“眼下情况不明朗,待会儿不要离开我身边。”总要将她好好的护在身边,他心里方才能放心。

闻言,慕青冉却是不禁愣了一下,随后方才淡笑着点了点头。

她心知夜倾辰是担忧她的安危,毕竟这般针对卫菡而去的计划,也难保不会在最后将“剑锋”指向他们!

不过想到方才在朝阳宫大皇子妃的行为,慕青冉的眼中却是不免闪过了一抹幽光,今日究竟是何结果,只怕谁也无法轻易断言。

更何况不到最后关头,却是谁也难保不会峰回路转!

这边慕青冉和夜倾辰一路悠悠闲闲的“逛”到了朝华殿,皇后等人已经先一步到了那里。

落座之后,慕青冉的目光方才慢慢扫视过殿中的众人,旁的人她倒是不甚在意,唯独坐在对面的西宁侯,让她不禁仔细瞧了瞧。

不知道是不是慕青冉的错觉,总觉得西宁侯的精神状态好像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依旧是与往日无异,与众人谈笑风生。

死了两个儿子和一个长孙,他竟是还能表现的这般无动于衷,真不知道是真的毫不在意还是掩饰的太过完美。甚至在感受到慕青冉看向他的目光时,西宁侯竟是全然不在意的朝着她举起酒盏示意了一下。

见状,慕青冉也是淡笑着点头示意,虽不是一笑泯恩仇,但是想来对于西宁侯这样的人来讲,即便是你当着他的面杀了他的家人,过了这一日他依旧可以同你含笑而语,不过在你放松警惕的时候,才会如暗中蛰伏的毒蛇一般,猛地出现咬你一口,却是致命伤害。

这般为人,通常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忍得可怕,狠得可怕!

依照目前的情况来看,西宁侯毫无疑问便是个中翘楚,甚至还有更多于外人所不轻易得知的。

“臣等恭贺陛下,娴妃娘娘!”殿内大臣的声音传了来,将慕青冉的思绪拉了回来。

看着众人满脸堆笑的朝着上首尊贵的人道贺,慕青冉只觉得无比讽刺,她的目光清淡的好似泉水一般,那么清晰的折射了每一个人内心丑陋的嘴脸。

不过皆是一群口蜜腹剑的人罢了,即便嘴上说的再是如何好听,可是心里还不是巴不得娴妃的这一胎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

“哈哈平身吧!”庆丰帝的声音显得极为开心,好像如今这般年纪又添了一个孩子,让他的心情也觉得很是喜悦。

事实上依照如今宫中几位皇子、公主的情况而言,庆丰帝已经算是儿女环膝了,只不过想来是年纪愈长的缘故,于皇嗣的问题上,也好像更加的在乎。

既是宫宴,自然少不了歌舞助兴,不过大多只是简单的萧管合奏,既显得清新雅致,也不过让人觉得太过热闹冒犯了仙逝的太后。

慕青冉的目光慢慢穿过殿中央的舞姬,看着一直在细心的为夜倾城布菜的温逸然,她的唇边不觉慢慢绽放出一抹笑意。

就像现在这般,将夜倾城蒙在鼓中,似乎也没什么不好!

至少在她的心中,她的夫君温柔又良善,好像他与一切的阴暗和不堪都毫无关联,既然如此,旁人却是实在没必要去揭露以前的事情。

而且即便要给她一个真相,那也要是温逸然自己来讲才行,别人——却是实在不宜插手!

“如果是青冉会想要知道事情的真相?”顺着慕青冉的视线望过去,夜倾辰自然也看到了温逸然夫妻俩,却是忽然问了她这么一句。

闻言,慕青冉先是一愣,却是半晌都没有回答。

若然换作是她,她会想要知道真相嘛尽管真相,鲜血淋漓!

“想!”淡淡的一个音节响了起来,随后便是慕青冉眸色温软的望向了眼前之人。

她素来都不是喜欢自欺欺人的人,但是同样的,她也不喜欢庸人自扰,既然是与她有关的事情,那合该便让她有所了解,至于以后的情况她想她不会将自己困陷在其中。

“不过不会自己和自己过不去的。”说完,便将一旁的白玉酒壶执起,动作轻柔的为夜倾辰斟了一杯酒,呈到了他的面前。

这是她和夜倾城最大的不同!

夜倾城的心思太简单,她想象不到在她所不熟知的世界里有多少复杂阴暗的事情发生,所以一旦被她得知这般情况,想来温逸然会很是头痛。

如果不是殿中还有旁的人在,夜倾辰绝对就会直接就着慕青冉的手喝下了这杯酒,可是唯恐她事后会怨怪自己胡闹,他便只好忍下了这股冲动,自己“乖乖”的伸手接过。

但目光却是一眨不眨的望着她,好像他口中品尝的,根本不是香醇美酒,而是她!

眼见夜倾辰原本漆黑清冷的神色渐渐变得有些暖融,慕青冉不禁暗暗伸手捏了他的手臂一下,示意他收敛一些。

两人之间正是气氛轻松,情意绵绵的时候,却是不料殿中忽然发生了变故!

“琛儿怎么了?!”皇后的声音忽然响起,顿时引得原本还在欣赏歌舞的众人皆是向那边望去。

原是皇后心下喜爱皇长孙,便抱着他坐在自己的身边,可是方才不知是怎么回事,这孩子却是猛地一口鲜血吐了出来,随后便昏迷不醒了!

“怎么回事?”庆丰帝闻声望去也是眉头深锁,不明白好好的这孩子是怎么了?

“传太医!”夜倾瑄和袁玮琴快步走上前抱起夜琛,看着他脸色渐露青色,不觉心下一惊,赶忙吩咐人去传太医。

众人眼看着发生这般变故,也是不免心下惶惶难安,这可是皇长孙!

万一他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话,那只怕大皇子的反应倒还是次要,只怕是陛下的雷霆之怒先是让人承受不住。

慕青冉眸光清润的望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切,却是心下暗道,来了!

她便知道今日的这一场宫宴不会太平,没想到时辰尚未过半,便是已经好戏开场了!

“微臣参见陛下”

“免礼了!赶快过来瞧瞧琛儿的情况!”一见有太医进来,庆丰帝竟是连问安都免了,直接命人赶快去给皇长孙看看情况

来的这位太医,并不是以往常在宫中问诊的孙太医,而是慕青冉并未怎么见过的一位太医。

他快步走到夜倾瑄的面前,让他将夜琛安放在一旁,他方才仔细的开始诊脉,可却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位孔太医脸上的神情越是严肃。

众人只见他神色惊慌的起身,随后噗通一声,直接朝着庆丰帝便跪了下去。

“启禀陛下,皇长孙这是这是中毒之症啊!”话落,却是满殿皆惊!

虽然之前见到皇长孙吐血的景象,众人心下便隐隐有些猜测,可是到底现在听太医之言确定了下来,便只觉得震惊不已!

竟然有人胆敢对皇长孙下毒!

“那你还不快解毒!”庆丰帝闻言,却是脸色顿时沉了下来,他“腾”地一下站起了身,直冲着孔太医喝道。

“这这,这毒微臣见所未见,根本不知从何解起!”孔太医好像已经可以预见自己的死亡了一般,直接整个人伏在地面上,身子不住的瑟瑟发抖。

“废物!”听他这般一说,庆丰帝却是顿时气的更加的怒不可遏,额头的青筋仿似都爆了起来。

慕青冉在一旁看着,却是不觉眸光一闪,随后目光便一直凝在陛下的身上,不知她在想些什么。

连庆丰帝都是这般暴怒的反应,更遑论夜倾瑄和大皇子妃均是为人父母,亲生孩子面临生死之境,他们如何不焦心!

至于一直将夜琛当做是眼珠子一般疼爱的皇后,早在见到夜琛吐血昏迷之后便整个人都呆愣在了那里,此刻听闻太医之言,只道皇长孙是中毒无解,竟是一股急火直接晕了过去。

这边皇长孙的情况还未解决,皇后竟是也出状况跟着添乱,夜倾瑄的脸色一时间不免变得愈加的难看。

皇子妃半跪在夜琛的面前,拉着他的小手不住的啜泣,倒是弄得众人心下也跟着心酸。

卫菡在一旁看到这般景象,脸上虽是有些悲戚之色,但是心中早已乐开了花。她的手藏在桌案之下,紧紧的握住了自己的衣裙,否则的话,她竟是怕自己会忍不住笑出来!

哼!皇长孙又怎么样!也要有命活着才是!

比起卫菡这般妇人之见,夜倾昱的目光却是紧紧的看着殿中发生的这一幕,唯恐落下任何的蛛丝马迹。

“去!将太医院中的太医都给朕宣来!”庆丰帝的旨意一下,顿时便有小太监领命下去。

殿中一时静寂下来,孔太医既是说连这毒认都不认识,那只怕其他的太医来了也是希望不大,但是这句话,此刻却是无人敢当着庆丰帝的面说出来的。

在此间隙中,孔太医只能以银针封住了皇长孙周身重要的血脉,防止毒素攻心,届时只怕就算是其他的太医有办法,而是无力回天了。

“究竟是何人要害皇长孙?!”忽然,就在众人全都聚精会神的看着孔太医的时候,夜倾漓的声音满是疑惑和气愤的响起,倒是让众人也是想到了这个问题。

是谁给皇长孙下了毒?!

“给朕查!”说着,庆丰帝的目光慢慢扫视在场的众人,眸光中的锐利让人不敢直视。

“启禀陛下,微臣观皇长孙脉象,毒气似是循走脾胃入腹,想来应该是食用了什么!”听闻庆丰帝的话,孔太医却是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赶忙俯身答道。

这话一出,众人便觉得范围小了许多,如此一来,只需要查一查皇长孙出事之前都服用过什么膳食便是了。

“琛儿可吃过什么?”闻言,夜倾瑄赶忙拉过袁玮琴问道,后者神色略有迷茫的想了半天也没有回话,看样子是真的被夜琛中毒的事情吓到了。

倒是她身边一名朝阳宫的宫女,听闻夜倾瑄有此一问,便开口答道,“回殿下的话,皇长孙从进宫开始,便只在朝阳宫用了一碗细粥”

话音方落,众人却是忽然听闻旁边“哐啷”一声,却是只见卫菡原本拿在手中的酒盏直接掉到了地上。

慕青冉看着她满脸的惊恐之色,却是不禁微微摇头叹气,真是不打自招!

------题外话------

大奇好基友文文pk啦,希望大家多多收藏支持,帮助诺诺过pk,大奇给么么哒呦(づ ̄3 ̄)づ

重生之贵女毒妃/程诺一

成婚五年夫妻恩爱,外界赞三皇妃贤良大度,抬了一个又一个美貌小妾,背地里却嘲笑她是只不下蛋的母鸡。

重回闺阁,萧妧决定狠狠虐渣,绝不手软,再擦亮眼睛,重新换个相公,

谁能告诉她,这个没皮没脸的男人是谁,他本是东鸣最尊贵的异姓王,摈弃王位一度从商,一跃成为东鸣最有钱的人。

打人篇

“爷,夫人把世子妃打成重伤。”

“世子妃说什么了?”

侍卫狂汗,“爷,世子妃说夫人满身铜臭,是贱民。”

“记得给夫人配一副金护具,手打坏了爷心疼。”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