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二章 药引/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本来殿内的众人的注意力均是在皇长孙的身上,可是此刻六皇子妃的这般行为,倒是生生引得大家都向她那里看去。

夜倾昱看着身边之人愈见惊慌的神色,不觉微微眯眼,还真是不予余力的给他找麻烦!

庆丰帝见此,虽是心下略有奇怪,但是眼下也顾不上六皇子妃的异常是缘何,只赶忙吩咐了人去查验朝阳宫中的膳食。

可是令人失望是,尽管蔡公公已经亲自带着人前去搜查,却是仍然没有发现什么有用的线索,便是连那原本呈给皇长孙的汤碗也是不翼而飞。

这般情况,倒是更加招的众人怀疑,如果不是有心谋害皇长孙,何故会计划的这般周全。

而且照着目前的情况来看,这幕后之人只怕是在宫中耳目众多,否则的话,怎么会做到这般天衣无缝!

左右查了一番也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庆丰帝心下一怒,便命人将当时出现在朝阳宫的人都仔细搜查一遍,看是何人有此嫌疑。

闻言,慕青冉慢慢抬头看了夜倾瑄一眼,却是只见他神色愤怒的看着众人,想是恨不得直接将暗害皇长孙的人抓出来一剑杀了!

见此,她的唇边却是慢慢扬起了一抹微笑,在这般人心惶惶的时候,显得格外的突兀。

陛下既是下了旨意要彻查,那自然是无人敢反对的,只见之前出现在朝阳宫的人,上至公主嫔妃,下到宫娥太监,均是纷纷随着蔡公公的人去了偏殿。

伸手按了按夜倾辰的手掌之后,慕青冉便也微移莲步,与夜倾城她们一起去了偏殿接受搜查。

蔡青为人向来便不是那般逢高踩低的作派,是以此刻尽管众人皆是接受搜查,他手下之人也是极为客气。

那嬷嬷走到慕青冉身边的时候,先是俯身施了一礼,随后方才神色谨慎的看了看她随身带着的绣帕、荷包之类的。见是一切均无异样,那人便好似松了一口气一般,又是朝着慕青冉一俯身,方才奔着六皇子妃而去。

均是已经确定没有什么异常,众人便也准备回去朝华殿,却是不想正在这时,身后忽然传来的声音,令所有人的脚步都是不禁一顿。

“这不是本宫东西!”不知是以为如今外面的气氛显得有些诡异还是如何,卫菡的声音中充满了惊慌和不敢置信。

慕青冉闻声望去,却是只见那嬷嬷的手中拿着一个荷包,而卫菡却是满脸茫然的望着那个东西。

如果不是知道绝无可能,慕青冉会觉得卫菡是夜倾瑄安插在夜倾昱身边的一个“细作”!

也不知她是真的毫无心机,还是心思没在这上面,眼下这样的情况,岂是能够随便乱说话的时候!

即便她是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也应该事先知会夜倾昱才是!

她不知道卫菡的那个荷包有什么异常,但是既然被那嬷嬷发现了奇怪,她自己又是这般反应,那想来即便是无事,此刻也变成有事了。

待到众人再次回到正殿的时候,却是只见太医院中的太医都已经到了,此刻正纷纷围着皇长孙在研究他的脉象。

蔡公公手中捧着托盘,上面放着众位嬷嬷们从众位女眷身上搜出的可疑之物。孔太医接受到陛下的眼神示意之后,便赶忙走到蔡公公的身边去逐一检查。

看着卫菡略有些丧魂落魄的回了座位上,夜倾昱的眸光倏然一凝,随后他不着痕迹的看向慕青冉的方向,却是只见她果然一直在看着自己,微微的朝着他点了点头。

见状,夜倾昱的心下却是忽然“咯噔”一下,只道卫菡定然又是坏事了!

“殿下!”忽然,卫菡好像是猛然醒悟了一般,双手紧紧的拽住夜倾昱的胳膊,眸中满是惊慌之色。

她不知道那个荷包为什么会在她身上,但是眼下这般风声鹤唳的时候,实在不能怪她草木皆兵。

“你做了什么?”见状,夜倾昱慢慢转头看向她,嘴边依旧是挂着往日邪魅的笑容,但是压低的声音只让卫菡觉得遍体汗毛都炸了起来。

好可怕

“臣妾臣妾什么都没有做!”她真的什么都没有做!

可是不知为何,那个荷包会跑到自己的身上!

闻言,夜倾昱也心知她是说不出什么的,便也不再理会她,只兀自抽出了被她拉住的胳膊,眸中不觉闪过了一抹厌恶。

慕青冉远远的看着这一幕,却是不禁微微蹙眉,照着眼前的情况看,只怕是有些不太妙啊!

而孔太医查了一圈,最终将视线慢慢的定在了一个藕粉色的荷包之上。

他拿起之后不禁放在鼻下闻了闻,却是忽然之间脸色大变!

与此同时,一直在紧紧盯着他的卫菡见状,却是握紧的手掌,连指甲都好像要掰断了一般。

果然!

“这荷包可是有何蹊跷?”众人皆是瞧见了孔太医忽然大变的脸色,是以庆丰帝便神色焦急的问道。

“启禀陛下,微臣觉得这荷包中的香气,像是碧泉草的气味!”说完,还好似不确定一般的交给了旁边的太医,让他们一同帮着验看。

“像是?!”闻言,庆丰帝的眼睛却是微微眯了一下,好像极为不满意这个回答。

“回陛下的话,只因碧泉草乃是剧毒之物,微臣并未得见,只是曾经在医书中见过记载,方才不敢确定。”孔太医的话音落下之后,其他的几名太医也是纷纷附和。

“剧毒”庆丰帝慢慢咀嚼着这两个字,却是忽然眸色一暗,随后厉声问道,“这是何人之物?”

话落,却是所有人都闭口不言,根本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蔡公公见状,不觉低声应了一句,“回陛下的话,这是六皇子妃的随身之物!”

随着“六皇子妃”四个字一出,卫菡顿时便觉得自己好像被人吊在了悬崖边上一般,所有人都用惊疑或是了然的目光看着她,好像已经判定了是她谋害了皇长孙一般。

“不是!不是我!”一时情急,卫菡竟是连称呼都不顾了,只眸光满是惊慌的望着庆丰帝,不停的摇着头。

见她这般沉不住气,夜倾昱狠狠的在案几之下踢了她一脚,方才让她住了口,但是脸上的神色任是何人都能瞧得出不对劲儿。

“诶”忽然,开始的时候与夜倾瑄回话的那名宫女语气略显惊讶的开口,看着卫菡的目光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

“你知道什么?快说!”见此,夜倾瑄却是立刻追问道。

“回回殿下的话,当时在朝阳宫的时候,六皇子妃给皇长孙喂过膳食”

话落,却是只见众人皆是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再次看向卫菡的眼神,也显得更加的确定。

难道便是当时的情况下,六皇子妃给皇长孙下的毒?!

而就在此时,为皇长孙问诊的几位太医却是纷纷表示束手无策,毕竟只知道中了毒,但是连是何毒药都不确定的话,那等于是对病情一无所知!

既是医治不好皇长孙,那么想来陛下发起怒气来,他们也是没有活路,均是纷纷跪在了地上。

“众位太医可是心下皇长孙中的是碧泉草的毒?”忽然,一道温柔的声音插了进来,让众人不觉向说话之人看去。

却是只见到慕青冉神色温婉的端坐在那,眸光略带忧色的望着皇长孙的方向。

“这**不离十!”见靖安王妃问起,可是殿内一时无人应话,孔太医只得硬着头皮答道。

忽然听到慕青冉说的话,卫菡只以为她是要帮自己解围,虽是不相信她有那么好心,但是想来看在殿下的面子上,说不定她就是会帮自己呢!

可是谁知令卫菡没有想到的是,慕青冉的下一句话,就打破了她所有的幻想!

“之前倒是听府上的墨熙无意间说起过这草药,不知他会否能解”慕青冉的声音很温淡,说出的话也并没有如何的斩钉截铁,但是莫名的就给人带来了一种希望的感觉。

夜倾瑄闻言,却是不觉眸光一闪,随后心下略有疑惑的看着她,好像不明白她怎么会这般好心!

其实莫要说是夜倾瑄,便是殿内的其他人也是心下有些奇怪。

照理说,这靖安王妃原是与大皇子针尖对麦芒,那么皇长孙有了何事,合该她不拍手称快便是了,怎地反倒是帮着他们想办法呢?!

而卫菡也是同样想到了这一点,所以才会更加的怨恨慕青冉,只觉得这人当真是没脑子,明明她和殿下才是一伙儿的,不帮着她洗脱嫌疑就罢了,怎么还要帮着医治夜琛呢!

然而不管众人心中怎么想,眼下既是御医们都束手无策,偏靖安王妃有说墨熙接触过这碧泉草,那庆丰帝自然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左右眼下也是无人能够说出什么四五大六来,还不如让墨熙进宫来瞧瞧,万一他当真有办法呢!

毕竟夜倾辰素来外出征战皆是将他带在身边,即便旁的人不知,但是军中对于他妙手神医的美名还是颇多传颂的。

“来人!去传墨熙!”庆丰帝的声音沉沉的响起,随后便有人快马加鞭的出了皇宫,直奔靖安王府。

慕青冉心下又何尝不知自己的行为会招来众人的怀疑,但是那又怎么样呢!

即便是夜倾瑄的心中,想来也是疑惑重重,可是陛下开了口,这便是何人都拦不住的。更何况,她也不会大胆到在陛下的眼皮子底下谋害他的“皇孙儿”,自然是没什么好怕的。

趁着墨熙还没到的时候,庆丰帝的心思重新转到了方才未完的事情上,他声音沉沉的开口说道,“六皇子妃,这可是你的荷包?”

闻言,卫菡却是整个人都是一惊!

“这不是不是我的!”她根本见都没有见过这个劳什子荷包,又怎么会是她的呢!

“但这却是从你的身上搜出来的!”即便她是这般说,可是庆丰帝却是好像根本不相信一般。

这东西既是从她的身上搜了出来,说不是她的,总也要拿出证据才行,否则的话,岂非是空口无凭!

忽然,庆丰帝的话好像是令卫菡猛然间想到了什么一般,她的目光凝在了一处,仔细的回忆着进宫之后发生的事情。

见状,慕青冉坐在一边事不关己的看着,却是心下微叹,已经是这般时候,才算是想起来之前的事情!

想来她身上的那个荷包,多半是御花园中的那个小宫女放在她身上的!

假借冲撞她之命,实际上却是暗中将这个装满了毒药的荷包塞到了她的身上,事已至此,慕青冉方才算是明白那名宫女的笑容究竟是何意。

原来从那么早开始,便已经是一出儿局了!

“真的不是我!殿下你帮我和父皇说,真的不是我!”似乎是被眼前的气氛给吓到了,卫菡的声音中满是颤抖之意,她紧紧的拉着夜倾昱的胳膊不停地摇晃。

“若然当真不是你,父皇会还你清白的!”夜倾昱的声音幽幽的响起,却是满脸的郁结之色,难得不见往日的邪魅笑容。

可是即便夜倾昱这般说,卫菡心里却是不信的。

满殿的人都没有什么异常,唯独她的身上搜出了这个装着毒药的荷包,如果她拿不出证据证明自己的无辜,那只怕今日的罪名就会给她定下了。

“是有人陷害我!在御花园!有一名宫女撞了我一下,一定是她将这荷包放在我的身上的!”想起在御花园中发生的变故,卫菡赶忙出言向庆丰帝回明。

“谁能证明?”

听庆丰帝这般疑问,卫菡顿时心下大喜,赶忙指着开始为自己引路的那名小太监说道,“是他!他当时为我引路,还斥责了那名宫女!”

只要有人能够证明自己所言非虚,那么就可以证明这荷包是别人塞给她的,她根本就是被人陷害的。

“六皇子妃说的可属实?”庆丰帝的声音满是阴沉的不悦之意,直接将那名小太监吓得跪在地上瑟瑟发抖,连头都不敢抬。

“这这”

“你说话啊!”见他吞吞吐吐的并不将话说完整,卫菡只心急的不行,恨不能冲到他的身边给他一耳光。

“这奴才的确是给皇子妃引路,但是,当真不曾见过什么冲撞的宫女!”像是终于豁出去了一般,他紧紧的闭上了眼睛,将自己心中的话一股脑的说了出来。

话落,殿内一时安静的近乎诡异。

“你说谎!”听闻他的话后,卫菡却是整个人都好像疯了一般,目光狰狞的便要冲到他的面前,幸好夜倾昱眼疾手快的拉住了她。

“来人!将六皇子妃先行看管起来!”见她这般张牙舞爪的态势,庆丰帝便直接命人将她扣押了下去。

慕青冉看着夜倾瑄隐隐满露期待的看着卫菡被侍卫带下去,却是不禁轻笑,只怕是要夜倾瑄失望了!

他想来是希望卫菡因为无助,进而“攀咬”出夜倾昱吧!

可是现如今夜倾昱便是卫菡唯一的救命稻草,她根本不会将事情扯到夜倾昱的身上,因为她还指望着他去救她呢!

而就在卫菡被人强行带下去的同时,墨熙也是快马加鞭的赶至了皇宫,方是进了朝华殿,他便一眼见到了夜倾辰和慕青冉。

只朝庆丰帝问了安之后,墨熙也不过多的废话,只直接上前去为皇长孙诊脉,不消片刻,便神色如常的同庆丰帝回道,“启禀陛下,皇长孙身中之毒确为碧泉草!”

“你可能解?”听闻墨熙这般肯定的声音,庆丰帝的眼神便是一亮。

“回陛下,可解!”说完,还未等庆丰帝再吩咐,却又听到墨熙的声音响起,“只不过需要药引!”

“什么药引?”

“至亲之人的心头之血!”

------题外话------

大奇好基友文文pk啦,希望大家多多收藏支持,帮助诺诺过pk,大奇给么么哒呦(づ ̄3 ̄)づ

重生之贵女毒妃/程诺一

成婚五年夫妻恩爱,外界赞三皇妃贤良大度,抬了一个又一个美貌小妾,背地里却嘲笑她是只不下蛋的母鸡。

重回闺阁,萧妧决定狠狠虐渣,绝不手软,再擦亮眼睛,重新换个相公,

谁能告诉她,这个没皮没脸的男人是谁,他本是东鸣最尊贵的异姓王,摈弃王位一度从商,一跃成为东鸣最有钱的人。

打人篇

“爷,夫人把世子妃打成重伤。”

“世子妃说什么了?”

侍卫狂汗,“爷,世子妃说夫人满身铜臭,是贱民。”

“记得给夫人配一副金护具,手打坏了爷心疼。”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