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三章 心头之血/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墨熙的话音方落,众人心中却是都不禁一惊!

心头血?!

这可如何使得呢既是心头之血,却又如何取得?

更何况,依照墨熙所言,是要至亲之人的心头之血方才使得,那岂不就是大皇子或是皇子妃才行!

“心头血?如何能取?”也不知是墨熙的话将众人都吓到了还是如何,竟是未见大皇子和皇子妃接话,反倒是一旁的庆丰帝语气略带焦急的问道。

“属下会以银针刺穴,取几滴方可!”谁知墨熙的话音方落,却是一旁的孔太医忽然不赞同的看向了他。

“心见铁即死,这如何使得!”孔太医的语气中充满了对墨熙的不赞同,其他的御医闻言也是纷纷附和。

听他们均是满口的反对之语,墨熙神色未变,也不觉得有什么。他们这群自命不凡的太医,自然是看不惯像他这种毫无建树的“江湖郎中”的!

“那不知这位大人可有医治皇长孙的办法?”听他们都已经说完了“风凉话”,墨熙方才神色略有挑衅的说道。

孔太医被他这般一问,却是脸色顿时一僵,见状,墨熙却是好像没有看出来一般,转头看向其他的太医接着问道,“这几位大人可有良策?”

明明听出了墨熙话中的嘲讽之意,让这些素日都眼高于项的太医均是有些面色挂不住。

“既是均无良方,何以对在下指指点点!在下所言方法虽险,但尚可保住皇长孙的性命,众位太医这般横加阻扰,却是不知安的什么心!”墨熙的话,句句如同针尖一般的刺进了那些太医的心中,眼见陛下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他们心知是墨熙的话让他心下不悦了,便也就纷纷噤了声。

夜倾瑄见此,却是不觉将目光移向了慕青冉,可也只是见她明眸含水的望着自己,不知心中在筹算什么。

她该不会是想要利用这次机会,直接将自己杀了吧!

如果是慕青冉单独来策划这件事情,夜倾瑄倒是觉得她不会这般用这般直接的方法,可是既然命墨熙前来,那便是受到了夜倾辰的吩咐,这事情既是与那“疯子”有了牵扯,他便不能不仔细应对了!

可是若不依照墨熙所言行事,怕是会惹父皇怀疑!

“这法子属下曾经用过,并未有诸位太医想的那般严重,可若是殿下和皇子妃心下担忧的话,那便算了,只不过”话未说尽,但是旁人已经是明白了墨熙的话外之音。

为救皇长孙,只能是大皇子或大皇子妃以心头之血作为药引才行,否则的话,那便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皇长孙丧命!

这样的情况下,换作任何人为人父母,只怕都是要以命相舍的,但是身在皇家似乎有些事情,便并不是那么遵循常理。

至少从墨熙说完这个方法之后,大皇子和大皇子妃两人均是缄默无语,反倒是一旁刚刚醒来的皇后听到这般说辞,吵着嚷着的要人取她的血。

这样一对比,倒是显得大皇子和大皇子妃这般为人父母有些不称职了,不过众人倒是也能够理解,一旦这取血的过程中发生什么意外,那大皇子多年的筹算便算是完了!

虽说子女之于父母胜似己身生命,但是对于皇家来讲,有几人能做到这一点呢!

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般地步,慕青冉的目光慢慢扫过大皇子妃嘤嘤哭泣的脸颊,最终落在了夜倾瑄的身上。

大殿下你该怎么选择呢?

从当时在御花园中见到六皇子妃开始,慕青冉便多有猜想,总觉得今日的宫宴怕是不会安宁。

再加上夜倾辰去查到的事情,她便更加确定了内心的猜想。

因为直接设计夜倾昱的话,难度会很大,中间的变故也会很多,对于夜倾瑄来讲,这样的一个对手他原是比任何人都要了解的。

但是将目标换成卫菡就不一样了,她没有太多的心机,为人更好拿捏和猜测,更重要的是,她身为六皇子妃,不管她出了何事,夜倾昱都是有着推脱不掉的责任。

就像方才的情景,所有人都认为是卫菡谋害了皇长孙,可是她一个妇道人家,平白的去害皇长孙做什么,再加上事后将事情处理的那么无迹可寻,若说是背后没人,只怕段或是没有人肯相信的。

殿内之人又不是傻子,只略想想便可猜到究竟是何人在背后操控这件事,毕竟害死了皇长孙,受益最大的人便是六皇子了!

更何况六皇子一直无所出,便是就这一点而言,他的确是较之大皇子身处劣势,是以像是如今这般对皇长孙出手,似乎也是情理之中。

想到这,慕青冉看向夜倾瑄的目光便充满了审视,想将事情通过六皇子妃进而都推到夜倾昱的身上,他打的是这个主意吧!

倘或方才自己没有提起墨熙的话,那么接下来陛下要处置的,只怕就是夜倾昱了!

“殿下乃是万金之躯,如何能够冒这般风险!”殿内一时无人说话,见状,孔太医便又颤颤巍巍的站出来说道。

这话虽是在理,可是也没有见过眼睁睁看着自己孩子死在自己面前的道理。

若然夜倾瑄当真是不管不顾的置之不理,那么不仅是庆丰帝会对他寒了心,只怕是将来朝臣和百姓也会觉得他为人心冷意冷,毫无骨肉亲情。

若是依照往常来讲,这个时候大皇子妃一定会站出来要求直接取她的血的,可是自从上一次和慕青冉有过那一番对话之后,她的心里却是有了别的算计。

是以此刻也只是拉着夜琛的小手不住的哭泣,但对于药引之事,却是只言片语未曾提起。

“照大人这般说,皇长孙的性命便不值钱了吗?”见是大皇子和大皇子妃都不曾表态,墨熙只当他们是不准备救人了,便直接退回到了夜倾辰的身边站着,一脸的鄙夷之色。

孔太医被墨熙这一顿抢白,脸色也是有些不好看,自己毕竟是一名御医,被一个下人这般顶撞,实在是面子有些挂不住。方才想要再回呛两句,却是见到靖安王清冷的眸光一直在盯着他,顿时便吓得低下头不敢再言语。

“便取本殿的血吧!”感受到庆丰帝一直望着自己的目光,夜倾瑄心知再是不开口,只怕就要叫众人怀疑了,也只得这般说道。

不答应,便失了人心,答应便恐会失了性命!

慕青冉你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

“皇兄!”闻言,夜倾睿和夜倾漓却是不免有些担忧,这万一要是有个什么好歹,岂非是中了慕青冉的圈套!

“不必多言!”微微扬手制止了他们要劝阻的话,夜倾瑄直接朝着墨熙说道,“施针吧!”

若然是到了之际为难的时候,他便也只能以下策对之了。

似乎是见夜倾瑄终于松了口,慕青冉明显感觉到在他同意的那一瞬间,大皇子妃整个人都好像放松了一般。

到底心头之血这一说,听起来便是十分骇人的!

夜倾瑄随着墨熙去了偏殿之后,这期间皇长孙的态势也是越来越不好,几次险些直接闭了气,还是几位太医联手施针,方才勉强吊着一口气,等着墨熙所谓的解毒之药。

倒是原本最先来的孔太医,只束手在一旁干看着,似乎是极为焦急的样子。

见状,慕青冉的眸光却是划过了一丝凉意,到底在急什么呢?

是急着救活皇长孙,还是急着不要救活他!

而另外一边,夜倾瑄解开身上的衣物之后,便见到墨熙手中拿着一根细如牛毛,泛着寒光的银针向他走来。

夜倾瑄的身边跟了两名护卫,似是准备着一旦有何不妥,便直接命人杀了他!

“陛下放心不下殿下,吩咐老奴过来瞧瞧!”说话间,便看到蔡公公神色恭敬的走了进来。

闻言,夜倾瑄只神色不虞的点了点头,却是并没有说什么别的。

父皇这是故意的吗?

而他身边的两名护卫见状,也是不禁相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见到了“不妙”两个字!

有个外人在场,很多事情便不方便了,若是别的人倒也罢了,偏偏是蔡青

墨熙见此,心下却是不禁觉得好笑,方才便察觉到空气中似有异动,想来也是王妃的主意吧!

收敛心神之后,墨熙看准了穴位,手腕翻转间,便见到夜倾瑄的心口处涌出了一个殷红的血滴,他取过一旁的小瓷瓶收好之后,便告诉夜倾瑄可以了。

见状,莫要说是夜倾瑄自己,便是蔡公公在一旁看着也是心下忍不住的惊奇,这便算是取了心头血?!

这哪里有那群太医说的那般严重,还道什么“心见铁即死”,他瞧着墨熙也不过就是在大皇子的身上轻轻扎了一下而已。

直到墨熙先行出了偏殿,夜倾瑄慢慢的穿戴整齐,脑中却是不停的在回想这方才的事情,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儿!

可是到底是哪里不对呢?

众人一见到墨熙这么快就回来了,只以为是发生了什么意外,倒是慕青冉并没有如何担心,左右蔡公公也是身在那一处,更何况墨音他们方才也是过去了的,她倒是不担心夜倾瑄会对墨熙不利,尽管他有那个心思!

慕青冉的目光慢慢的扫过墨熙手中的小瓷瓶,唇边不觉泛起了一抹淡淡的微笑。

接下来的才是重头戏!

既说是药引,那总也得有解药才行,方才是这般想,众人便见到墨熙从颈间带着的又一个小瓶子中倒出了一颗珍珠大小的药丸。

他先是命人取了一碗清水,将那药丸直接丢了进去,待到渐渐化开之后,他又将方才取得的大皇子的“心头血”倒在了另一个碗中,随后便又拿出银针出手迅速的在皇长孙的身上扎了一下,也是如同之前那般取了几滴血。

可是方才回到正殿的夜倾瑄见状,却是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脸上的血色顿时退的干干净净!

而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墨熙将那两份“心头血”都倒入了一个碗盏中,变故也是在此时发生!

“这这是怎么回事?!”最先发现不对劲儿的人,便是一直跟在墨熙旁边的孙太医。

他素来痴迷医术,见到一些稀奇古怪、鲜为人知的医术他便求知若渴,是以知道墨熙能够解了这碧泉草的毒的时候,他虽是觉得法子有些冒险,但是毕竟从来没有听说过,是以也想要看看究竟是怎么个解毒法。

但是谁想到就在他看的目不转睛的时候,却是见大皇子的鲜血和皇长孙的鲜血并不相融!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众人一听闻孙太医的惊呼,顿时都有些奇怪,不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何事。而距离墨熙比较近的几位太医见了,也均是惊讶的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心中想到了什么,却是眸色惊恐的纷纷转开了目光。

庆丰帝见状,便赶忙吩咐蔡青去瞧瞧情况,直到蔡公公手捧着那碗并不相融的血水时,庆丰帝却是猛地一下站起了身。

不相融!

这是说,皇长孙根本不是大皇子的孩子!

而原本一直守在皇长孙身边的大皇子妃见此,却仍是有些状况之外的不明所以。

“你作何解释!”一把掀翻了眼前的桌案,上面的佳肴珍馐均是散落一地,但是此时也是无人再有闲心去顾及。

众人见到陛下这般动怒,均是纷纷跪在了地上,连大气也不敢喘一下,生怕下一刻便将祸事波及到自己的身上。

眼见庆丰帝忽然朝着大皇子妃发起了怒气,夜倾瑄赶忙勉强收敛住心神,一步一步的走进了殿中。

“臣妾不知父皇这是何意?”见着庆丰帝忽然对自己发起了火,大皇子妃却是不禁一头雾水。

“好!好!事到如今你竟是还在隐瞒!”说完,庆丰帝的手猛地指向了一旁蔡公公手中端着的碗盏说道,“瑄儿与夜琛既是身为父子,何以心头之血不能相融!”

庆丰帝的质问之声,像是一个晴天霹雳一般,将整个朝华殿中的人都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隔了好半晌,众人好像是方才想明白了庆丰帝的话是何意。

大皇子与皇长孙的血不能相融?!

闻言,夜倾瑄交握的双手却是紧紧的捏在了一起,他猛地抬头看向了庆丰帝,眼眸之中满是震惊!

“父皇说什么?!”说完,他的目光好似看到了蔡公公手中的碗盏,便几步冲到了他的身边一把夺了过来。

“这不可能!”夜倾瑄的神色好像是安全接受不了这般情况一样,整个人都不受控制的向后踉跄了一步。

幸而夜倾睿一直在他的身后跟着,此时伸手扶住了他,倒是免得他太过震惊而摔倒。

而此刻的大皇子妃却是目光呆滞的望着自己拉着夜琛的手,整张脸都白的吓人,像是一尊雕像一般的僵在那里,竟像是连呼吸都停止了一般。

忽然,众人只听闻“啪”地一声,便眼看着大皇子妃被大皇子一巴掌打倒在了地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夜倾瑄的声音中充满了愤恨和不敢置信,毕竟被人大众揭穿这样的事情,任是换了谁都接受不了的。

这孩子既然不是大皇子的,那会是何人的?

“得罪了!”见状,墨熙却是飞快的上前,拉起大皇子妃的手便一针刺了下去!

鲜血滴入清水的时候,众人皆是瞪大了双眼去看着,却是只见到与之前皇长孙的鲜血竟也是不能相融!

事已至此,众人已经是不能用惊讶来形容了。

却原来这所谓的皇长孙,不过是个假的吗?!

------题外话------

大奇好基友文文pk啦,希望大家多多收藏支持,帮助诺诺过pk,大奇给么么哒呦(づ ̄3 ̄)づ

重生之贵女毒妃/程诺一

成婚五年夫妻恩爱,外界赞三皇妃贤良大度,抬了一个又一个美貌小妾,背地里却嘲笑她是只不下蛋的母鸡。

重回闺阁,萧妧决定狠狠虐渣,绝不手软,再擦亮眼睛,重新换个相公,

谁能告诉她,这个没皮没脸的男人是谁,他本是东鸣最尊贵的异姓王,摈弃王位一度从商,一跃成为东鸣最有钱的人。

打人篇

“爷,夫人把世子妃打成重伤。”

“世子妃说什么了?”

侍卫狂汗,“爷,世子妃说夫人满身铜臭,是贱民。”

“记得给夫人配一副金护具,手打坏了爷心疼。”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