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四章 狸猫换太子/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如果说大皇子的血与皇长孙不能相融,这让众人足够震惊的话,那么眼下见着大皇子妃的血竟然也是如此,这却是实在让众人摸不着头脑了。

这么一来岂非是说明,皇长孙根本就不是大皇子和皇子妃的孩子?!

任是谁也没有料到事情会峰回路转到这般地步,原本只以为是大皇子被皇子妃带了绿帽子,可是谁知后来竟是又变成了眼下的这般景象。

事情闹到了这个地步,似乎也无人再去顾及方才墨熙冒犯大皇子妃的事情,毕竟比起那些“不起眼儿”的小事,还是眼下这般关乎皇嗣的大事要紧。

也不知是被夜倾瑄这一巴掌打傻了还是如何,大皇子妃竟是连墨熙刺破她的手指取血都没有反应,只神色眐愣的望着夜倾瑄,眸中满是不敢置信。

慕青冉坐在一旁静静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眸光盈盈闪动的水光,显得愈发的明亮。

她的神色依旧是与往常无异,并未显得如何惊讶和奇怪,好像她一早便已经知道了这般情况,又或者她只是单纯的觉得眼前发生的事情,并不足以让她感到十分的震惊。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有如她这般好的定力,至少锦乡候在听闻的话后,整个人便是愣在了那里。直到夜倾瑄一巴掌将袁玮琴打倒在地,他方才神色慌张的上前扶起了她,可是心中仍然是觉得不敢置信。

皇长孙怎么可能不是他们的孩子呢?!

“这事恐有误会啊陛下!”将大皇子妃交给一旁的宫女之后,锦乡候便直接朝着跪了下去。

在他看来,这事定然是别人刻意陷害他们才是!

“眼见为实,何来误会!”好似怒极一般,连说话的声音都带着一丝颤抖。

忽然,孔太医的目光直直的转到了一旁的墨熙身上,随后朝着陛下说道,“启禀陛下,这事恐怕多半是这人捣的鬼,毕竟从始至终都是他一人接触到了殿下和皇长孙的鲜血!”

话落,众人却是不禁一愣,随后想了想,却是也觉得孔太医说的不无道理。毕竟墨熙精通医术,若然是做了什么手脚,令这至亲血液不能相融想来也不是什么难事。

这般一想,众人却是忽然觉得,怪道方才靖安王妃会好心的提出要墨熙来给皇长孙解毒,原是为了要设计陷害大皇子吗?!

像是发现了什么惊天的秘密一般,众人再次看向慕青冉的目光不禁带了一丝怀疑。

孔太医见自己说完话后,陛下的脸色缓和了一些,殿中众人也是纷纷对靖安王妃猜测纷纷,不免心下稍安。然而令他奇怪的却是,就在他近乎“邀功”似的看向大皇子时,却是只见他目光阴狠的瞪了自己一眼。

这下他却是有些不明白了,难不成他说错话了?!

“事实尽是如此,陛下若然不信,便再命旁的太医滴血验亲,自可验其真假!”听闻孔太医说完之后,墨熙方才慢悠悠的说道。

“来人!再验!”的声音沉沉的响起,似是冬月里寒钟敲响,令人只觉得心头发闷。

话音方落,大皇子妃却是不禁紧紧的闭上了双目,袖管的下的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

看着太医手持银针走了她,她只觉得似是地狱索命的厉鬼一般,令她周身都不住的瑟瑟发抖。

经历了这么多的变故,明明方才还是处在风口浪尖之上的夜倾昱,此刻却是“悠哉悠哉”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心下不觉微叹。

不管验多少次,结果都是一样的,慕青冉既是决定了于此时出手,那么便不会容许变故发生!

什么研制碧泉草的解药,什么心头之血的药引,只怕都是墨熙胡乱编造出来的。

从一开始,慕青冉真正的目的就是滴、血、验、亲!

这般来看,夜琛定然不是夜倾瑄的孩子,这件事情,他之前也是有所怀疑,但是因为一直没有证据,是以便迟迟没有出手。

那这位靖安王妃究竟是如何确定的呢?

然而事实上,慕青冉的心中也并不是十分的确定,一切都只是一些怀疑和猜测罢了!

看着太医在夜倾瑄和大皇子妃的手上再次取了血,众人仿若都屏住了呼吸一般的在盯着看,唯恐漏掉了一丝一毫的景象。

反倒是大皇子和皇子妃这两位当事人,一个面露死寂,一个脸色愤恨,却均是没有抱着希望的看着太医的动作。

直到众人眼睁睁的看着丝毫不相融的两碗血,悬着的心才算是落了地,可是想到这个结果,却是又觉得满心的讶然。

皇长孙是假的!

那就意味着大皇子和皇子妃是犯了欺君之罪!

而方才一直以为自己提了一个绝妙点子的孔太医,却是整个人都如一个木头似的定在了那里,连眼睛都不曾眨过一下。

“你们好大的胆子!”的声音缓缓的传来,像是经过了方才的一番折腾,他已经累了一般,声音未见的如何大,但里面满含的怒气,却是较之方才更加的浓郁。

闻言,夜倾瑄听着却是不觉眸光一暗,想起方才孔太医说的话,他只恨不得立刻就杀了他!

如果不是他说了那句令父皇感到充满希望的话,而现在又让他经历了失望,只怕他也不会像是现在这般风雨欲来。

“启禀父皇儿臣也是被蒙在鼓中!”忽然,众人只见大皇子一下子朝着跪了下去,眼神之中满是伤心绝望之色。

一旁的大皇子妃闻言,却是好像忽然回神了一般,满目震惊的望着夜倾瑄,竟是好像比方才得知皇长孙不是他们亲生的时候,要更加的难以置信。

“殿下说什么?”她的眼泪一滴一滴的掉了下来,却是执著的望着夜倾瑄,像是根本没有听清他说的是什么。

明明泪水盈满眼眶,她看到的人已经是面目全非,但却是仍然不敢相信,他就这样将自己放弃了!

“此事儿臣确然是毫不知情,还望父皇明鉴!”尽管听到了袁玮琴的问话,但是夜倾瑄却根本没有理会她,只一味的朝着解释道。

慕青冉在一旁静静的听着,看着袁玮琴哭的满脸泪水,倒是觉得这眼泪比方才为夜琛而哭时要真实的多。

事情走到这一步,袁玮琴会被夜倾瑄放弃,这是她早便料到的事情!

欺君之罪他怎么可能会应下!

对于夜倾瑄这个人,慕青冉说不上有多了解,但是他一些最基本的性格,她如今也算是有所掌握。

从最初怀疑皇长孙的身世开始,她便没有费力的命人去调查这件事,因为心知即便是查了也一定是一无所获。

依照夜倾瑄素日谨慎小心的性格,他既是选择做出了这般欺上瞒下的事情,便必然是早已有了完全的准备,如果那么容易的便让人逮住了把柄,那夜倾昱也不会与他久斗无果了。

一开始对于这件事情的疑心,还是在夜琛满月宴的时候,那个时候慕青冉瞧着大皇子妃的精神状态便不是很好,整个人显得郁郁寡欢,并不像是生下了皇长孙之后该有的反应。

即便是因着身子不好,可总也该是心情不错的!

但是那时候也只是心中粗略一想,之后她倒是并未放在心上,直到后来她有了陌儿,方才愈发觉得大皇子妃当时的表现很不正常!

再后来,便是夜倾辰班师回朝的庆功宴,夜倾瑄故意设计,让鸾儿去刺杀夜琛,当时听闻夜琛被人刺杀的消息时,大皇子妃的反应便均是落到了她的眼中。

相比于之后锦乡候夫人去世的时候,那完全是两种状态!

既是自己的娘亲出了事她便是那般绝望无助的哭泣,可是为何自己的亲生孩儿有了事,反倒是显得过于理智了。

之后她刻意在宫宴散尽的时候同大皇子妃说了那些话,可是那些都不过是为了试探她罢了!

她根本就不需要借助大皇子妃的力量来设计夜倾瑄,因为一旦袁玮琴动了背叛夜倾瑄的心思,那也就意味着她的生命终将走到了尽头!

挑拨她和夜倾瑄之间的夫妻之情是假的,离间她和锦乡候之间的父女之情也是假的,唯有试探她对夜琛的态度方才是真的!

如果她不是因为有了陌儿,想来也是不会知道为人娘亲的感受,那是一种豁出己身也要护他周全的本能。

便是柳姨娘一生隐忍,可是最后为了珩儿他们,她也是宁愿豁出一死来求自己保全他们。但是偏偏大皇子妃不是这样的!

她答应与自己结盟,但条件是要事后保她性命无虞,这会是一个身为娘亲的人说出的话吗?!

难道她的第一反应,不该是让自己护住夜琛吗?

虽说人性本就自私,面对生死攸关的事情,似乎也总是下意识的想到自己。但是依照大皇子妃对锦乡候夫人的态度,她本不是无情之人,那么面对自己的至亲骨肉,便段或是做不到这般的!

所以那便只剩下一个可能了,夜琛根本就不是她的孩子!

这样的事情,单凭一个皇子妃,想要在夜倾瑄的手底下翻出什么风浪来根本就是不可能,所以这件事情,最终一定是夜倾瑄在幕后主使!

想到这,慕青冉的眸光中便不觉闪过了一抹同情之色,想来当时是因为失去了自己的孩子,大皇子妃方才会整日的忧心忡忡,不见笑脸。

而后又要抱着不是自己的孩子装的满心欢喜,可只怕是见一次夜琛,袁玮琴便会想起一次自己的伤心事,想来对这个无辜的孩子,她心里也是记恨的。

再次看向殿中央跪着的两人时,慕青冉的脑中不禁想起了一句话,“凡为夫妇之因,前世三生结缘,始配今生之夫妇。若结缘不合,比是冤家,故来相对”

明明夜倾瑄和袁玮琴素日的关系,并不是冤家,也从未彼此怨怼,但是如今大难临头,却仍是劳燕分飞!

“殿下”听闻夜倾瑄的话之后,锦乡候像是根本无法置信一般,声音中满是颤抖之意。

“这便是侯爷教导出的好女儿嘛!”夜倾瑄的声音中显得有一丝的愤恨之意,好像他才是被欺骗的那个人一般。

闻言,大皇子妃却是猛地一僵,听着“侯爷”两个字从夜倾瑄的口中说出来,不知为何,她会觉得背后有一股寒意。

看着他满眼的冰寒之色,袁玮琴忽然觉得,自己好像从来没有真正认识过自己的夫君。

他是在警告威胁她吗?

如果她敢将事情的真相说出来的话,那么是不是她唯一好存活于世的亲人也要因此而丧命?!

夜倾瑄你当真是好狠的心啊!

“欺君之罪,罪当处死!”的声音幽幽的传来,却是令满殿皆惊!

“陛下!”一旁早已惊骇的不能自已的皇后听闻的话,却是身子摇摇坠下了凤座,方才得知琛儿不是她的亲孙儿时,她便已经是有些承受不住。

眼下竟是听闻陛下有些处死自己的儿子,这让她如何受的了!

“父皇三思啊!此事此事皇兄定然是不知情的!”夜倾睿和夜倾漓两人见状,也是纷纷跪了下去,唯恐会真的下了旨意,直接处死了夜倾瑄。

倒是慕青冉和夜倾辰神色未见丝毫变化的坐在那里,好像不管发生了什么,都是与他们二人不相关的样子。

有锦乡候在手上作为把柄,夜倾瑄根本就不怕袁玮琴会出卖他,他怕的是陛下因此会对他生了嫌隙。

“此事乃是臣妾一人所为,实与殿下无干!”忽然,就在夜倾瑄一党的大臣纷纷为他解释求情的时候,却是不料大皇子妃的声音轻轻的响起。

“琴儿!”闻言,锦乡候像是无论如何都难以置信一般,眸光惊诧的看着眼前的女儿。

不明白她怎么会说出这么糊涂的话!

锦乡候到底也是官场中混迹了这么多年的人,又岂会轻易的相信大皇子妃的话,大皇子有什么手段他再是清楚不过了,琴儿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大的胆子和能力,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父皇!这事儿臣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可是琴儿她定然是一时糊涂,还望父皇开恩!”大皇子妃的话音方才落下,夜倾瑄的话便几乎是与锦乡候同时出口。

但是令人感到意外的是,他竟是将事情揽到了自己的身上一些,还反帮着大皇子妃求情。

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百日夫妻情分深,看来大皇子对皇子妃还是心有不忍的。

众人心中的心思,慕青冉却是不信的,对于夜倾瑄来讲,根本不会有这样的想法存在他的脑中,他之所以会选择为大皇子妃求情,不过是以退为进罢了!

可是想来他心里也是清楚的,即便是将事情都推给了大皇子妃,可是今日之事,陛下已经是记在了心里。

欺君之罪又岂是一个皇子妃一人能够瞒天过海的!

就在众人都等着的旨意时,却是只见大皇子妃忽然起身,眼神坚定决绝的直接撞向了殿内的柱子,顿时头破血流!

太医赶忙上前去查看情况的时候,却是已然没了气息,竟是当场毙命!

“琴儿!”看着上一秒还静静跪在那的大活人,竟是忽然之前便躺在地上没了气息,锦乡候整个人连滚带爬的到了大皇子妃的身边,却是禁不住的老泪纵横。

如今是天要亡他啊!

而一旁的夜倾瑄眸色深深的看着大皇子妃的尸体,眼中却是隐隐闪动着水光!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