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五章 欺君之罪/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六皇子妃已经因为皇长孙的事情被陛下给扣押了,而现在又忽然发现皇长孙是“假的”,眼下大皇子妃竟是直接一头碰死了!

今日这一次的宫宴,可谓是一波三折,变故是一出儿接着一出儿,生生让众人看得应接不暇。

那么眼下大皇子妃已死,却又不知陛下要如何决断,还会不会追究大皇子的责任?

然而此刻的夜倾瑄,却是并没有考虑会不会因此而怪罪他,反倒是目光微凝的一直望着大皇子妃的尸身。

他从来没有想过她会以这样一种形式死去。

如果她哭着闹着的求自己救她,抑或是将自己供出来,那么想来即便她是被父皇赐死,他也不会有丝毫的心软。但是眼下她竟是只言片语不说,直接一死了事,倒是难得让他动了些恻隐之心。

原本他们之间也不是这样的,虽然从一开始娶她就是抱着自己的目的,但是已经过了这么久,他对她是有感情,只不过这感情,敌不过他对权势的向往!

所以琴儿,莫怪吾心狠意冷,一切都是命运使然!

慕青冉神色微凉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心中不免略有哀戚,“香消玉碎佳人绝,粉骨残躯血染衣”

夺嫡之路凶险万分,风刀霜剑避无可避,可是每一个身在局中的主事之人均是安然无忧的活着,或死或伤的皆是这些与此略有牵连之人。

从她说出让墨熙进宫的那一刻起,便注定了揭穿夜倾瑄蒙骗世人的把戏,而他最终会如何应对,她只略略猜到一些,但是并没有十足的把握确定。

但是大皇子妃的结局或多或少,在她的意料之中!

即便不是今日,那么日后的某一天,夜倾瑄也定然是要动手的!

她不知道他心里会不会有一丝的愧疚抑或是不忍,但可以肯定的是,即便是有,也都敌不过他对那把龙椅的向往和追求!

所以他宁肯舍弃发妻,也要保全自己,因为只有活着,才有机会继续争夺下去。

也或许在他的心中,袁玮琴从来都不是他的妻子,她身处的那个位置,是丰延皇室的大皇子妃,而非是夜倾瑄的发妻!

事已至此,芳华已逝,多言已是无益。

大皇子妃身死,这当中曲折想来不用他人言说,锦乡候心中也该是明白的,自此怕是与大皇子再难安宁。

不过想来夜倾瑄对此也是不在在乎的,毕竟锦乡候府如今,已经是家、破、人、亡!

朝华殿内的众人皆是大气不敢喘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任是他们再如何料想,也是没有猜到最后会是这样的结局。

死去的大皇子妃、再次晕倒的皇后、以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咽了气的夜琛!

可是这个时候,不管夜琛是死着还是活着,都不会有人再去理会他了,毕竟他身为皇长孙的身份是假的,那么之前享受过多少因为这个身份带来的荣宠,那么之后恐怕就要承受多少因此带来的责难。

是以慕青冉倒是觉得,夜琛像这般直接死去,或许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因为对于这个孩子而言,从他被选中作为假的皇长孙出现在世人的眼中开始,那么便已经注定了他今日的结局。夜倾瑄不会允许他活的太久,而他存在的意义,除了是巩固夜倾瑄在朝中的势力和地位之外,还有的只怕就是如今日这般,以性命来达到他们的计划,将夜倾昱拖下水!

别人的出生,是为了更好的活着,而夜琛的出生,似乎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了他会走到这一步。

越是长大,他的容貌便会变得越是清晰,一旦被人发现有什么不对,到了那个时候,即便是大皇子妃如今日这般揽下了所有的罪责,可是夜倾瑄仍然是难逃陛下的怀疑。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在夜琛这般年纪的时候,便利用他的死对夜倾昱造成最大的攻击和伤害,这才是夜倾瑄一开始宁愿冒着欺君之罪也要让世人知道“皇长孙”存在的原因!

而如今他怕是唯有对大皇子妃尚存一丝愧疚之意,对于这个孩子,却恐一丝也无!

想到这,慕青冉看向夜琛的眼中,便隐隐划过一抹悲戚之色。

碧泉草的毒她此前从未听任何人提起过,所谓的墨熙能够解毒,也不过是她信口开河而已。

从孔太医说出碧泉草开始,她心中便隐隐有一种猜想,这个必然无解!

夜倾瑄既然是已经准备利用夜琛的死来打击夜倾昱,那么他就定然不会给夜琛下一种旁人能够解开的毒药,否则的话这一切都白费了!

如果夜琛死了,那么就再也没有人会知道“假皇长孙”的这个秘密了,一切都会随着这个孩子的死亡而深埋地下。而夜倾瑄也会成功的利用他的死,对夜倾昱一党的人造成最致命的打击!

从她说出墨熙能够解毒开始,墨音便已经先陛下的人一步回了王府去先行通知墨熙,是以他进宫之后,才会“胡编乱造”一通。

取心头之血借机谋害夜倾瑄是假,想要让他因此在众人面前失了人心也是假的,唯有滴血验亲才是真的!

她并没有事先计划好就在今日戳穿夜倾瑄的谎言,一切都不过是顺着事情的发生,才有了方才的决定。

而事到如今,便端看陛下要如何决断了,是依旧命人严查此事,还是顺着大皇子妃的说辞,将这件事情含糊带过。

想到这,慕青冉看向的眼中便满是深思之色。

陛下究竟会如何决断呢?

“大皇子妃欺君罔上,罪无可恕,念其已畏罪而亡,不予家人连坐!”目光微沉的望着倒在地上的女子和一旁的锦乡候,随后方才接着说道,“大皇子娶妻不贤,皇子府波折不断,近日便好好在府中安歇吧!”

话落,夜倾瑄未曾犹豫半分,便直接接旨谢了恩。

众人见状,却是心下不禁觉得,陛下到底还是心有怀疑了,否则的话,段或是不会变相的将大皇子禁足的。

但是事实上,这对于夜倾瑄来讲,已经是最轻的责罚了,毕竟如果是欺君之罪的话,只怕日后这殿中再无他的一席之地了。

似乎所有的事情到这里都有了一个结果,偏偏对于那具幼小的尸体,并无人问津。最后还是蔡公公在慕青冉的暗示下,命小太监将其抬了出去,并未有事先请求的命令。

看着极度阴郁的脸色,慕青冉觉得,其实夜倾瑄走的这步棋是没错的,如果不是自己在中间横插了一手,那么现在被惩处的人便是夜倾昱了!

对这位皇长孙的喜爱,慕青冉不知道有几分真心,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心里定然是有他的位置的。

一个对自己的侄儿都会这般疼宠的人,即便他是身为帝王,那么也不会做到绝对的没有真心。之所以不会像对待夜倾辰这般去对待其他的皇子,是因为他不敢!

如果哪位皇子得了夜倾辰如今这般的独宠,但是对于没有自保能力的他们来讲,那无疑是灭顶之灾!

所以他如今对每一位皇子都是尽量一碗水端平,唯有如此,才能将朝中的势力达到最终的平衡。

就像是今日这般,他其实本可以直接对夜倾瑄问罪,可是一旦夜倾瑄垮了台,那么就意味着在朝中再无人可以与夜倾昱分庭抗礼。

偶然夜倾昱能够一直安稳的身居皇子之位倒还好,可是人心不足蛇吞象,没有了竞争对手,他便会想要向上爬,成为太子,之后问鼎皇位!

是以不会走到这一步,在他有心退位之前,绝不能让这样的局面发生。

“陛下累了,不如早些回去歇息吧!”忽然,一道柔柔的声音响起,让众人皆是下意识的望了过去。

娴妃娘娘!

闻言,的脸色似乎略微缓和了一些,他微微收敛了周身的怒气才转头看向了一旁的女子。

目光扫过她的小腹时,虽是未见隆起,但是那里面的的确确是有着他们的孩子!

脑中似乎想起了那女子轻快的笑声,“我们有孩子了”

华儿我们有孩子了

“陛下”见一直盯着自己的肚子,却是并没有说话,娴妃一时间有些奇怪的轻唤道。

“朕的确是有些乏了,众位卿家也散了吧!”说着,不觉伸手捏了捏自己的眉心,看着他满面愁容,倒是一时间让人觉得他当真是累极。

想想也是,不过一顿饭的功夫便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换作是何人都是不免有些心力交瘁的。

皇后因为晕倒的缘故,已经先一步被人送回了朝阳宫,而此刻众人眼见带着娴妃直接离开,他们便也准备纷纷散了。

或许是因为跪在地上的时间有些久,夜倾瑄起身的时候,身子便不禁是一晃,幸而夜倾睿站在旁边扶了他一把,他才算是站了起来。

看着殿内之人渐渐散尽,夜倾瑄方才走到慕青冉的身边,手指着一旁的那个被墨熙融化了解药的碗盏说道,“那里根本就不是解药,对吗?”

闻言,慕青冉却是忽然淡然一笑,声音轻柔的说道,“对!”

“他也根本就解不了碧泉草的毒,对吗?”说完,夜倾瑄的手换了一个方向,直接指向了夜倾辰身后站着的墨熙说道。

“对!”

“你从很早就就开始怀疑夜琛的身世了!”这句话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都对!”依旧是淡淡的浅笑,让人只看着便觉得心情舒爽,可是偏偏她每回答一个字,夜倾瑄脸上的神情便难看一分。

他千算万算都没有想到,慕青冉竟然会在这件事情上坑了他一把,因为心知这是关乎性命的大事,他做的十分的隐蔽,甚至连七弟和八弟都知道的不是十分清楚!

那她究竟是怎么猜出来的?

而他身后的夜倾睿和夜倾漓,却是不免对慕青冉的话感到震惊非常。

原来的都是她设计好的吗?!

“殿下会否觉得自己这一局败的很是奇怪?”慕青冉的声音淡淡的响起,唇边挂着的一抹淡笑明明是明媚又醉人,可偏偏看在夜倾瑄的眼中,却是无比的讽刺。

她心里该是在嘲笑自己的无能吧!

“这便是殿下识人不明了,临水之人怎么可能尽心尽力的扶持丰延的皇子夺嫡呢!”

话落,却是只见夜倾瑄双目狰狞的瞪向了她!

可是慕青冉好像是根本没有见到他忽然发怒的脸色一般,依旧是眸色淡淡的望着他说道,“寄人篱下,自然是要先确保自己的安危才行。”

狸猫换太子的事情只怕多半是楚轩为夜倾瑄出的主意!

方才夜倾瑄的一番表现,更是证明了这一点,楚轩才是真正在幕后为他出谋划策的人!

听闻慕青冉的话,夜倾瑄却是忽然上前一步,可是还未走到她的身边,便被一旁的夜倾辰给拦了下来。

见状,夜倾瑄的目光转向了面前的人,声音愈发阴沉的说道,“辰弟真是娶了一位贤内助啊!”

话虽是这般说,但是语气中的嘲讽任是何人都能听得出来。

“不劳费心!”话落,夜倾辰便直接拉着慕青冉准备离开,可是后者在经过夜倾瑄身边的时候,却是不觉声音轻柔的说了一句,“殿下若然是有空与我在此闲话,莫不如好好的将大皇子妃的尸身收殓了”

说完,便随着夜倾辰直接出了朝华殿,此时殿外已经是夜幕沉沉,天上月亮圆的刚好,洒下银色的月华,映照一地的清冷之色。

尽管已经成功设计了夜倾瑄,但是慕青冉的心中,此刻却是不免在想着另外一件事情。

既是皇长孙都是假的,那么因为谋害皇长孙而被陛下扣押的六皇子妃也应该是无罪的才是。即便是旁的人想不去这一点,可是夜倾昱身为她的夫君却是不该想不到才是,更何况若然不能将六皇子妃平安的放回来,那就意味着他们六皇子府应下了这份罪责!

但是她想不通的是夜倾昱为何要这样做?

即便心下再是不喜六皇子妃,可是为了自己的名声着想,他也合该是要救她一救的。依照当时的情况而言,若是他能开口说话,再加上其他几位大臣的帮腔,想来陛下应该是会同意的。

直到出了宫门准备坐上回王府的车驾之后,慕青冉才在那里见到了一直等候在侧的夜倾昱。

“今日多谢王妃解围,本殿不胜感激!”说着,夜倾昱竟是朝着慕青冉略微拱手,脸上满是邪魅笑意。

“举手之劳”何况,她本也是有私心的,并不完全是为了帮他!

“六殿下这是要直接回府了?”看来是真的不打算管卫菡的死活了,到底是什么样的理由,让他冒这样的风险?

听出了慕青冉的言外之意,夜倾昱却是忽然一笑,随后声音微微压低说道,“本殿说的解围,并非是大皇兄之事,而是卫菡!”

闻言,慕青冉的眸光却是倏然一凝。

他是故意的!

若然当时在殿中的那种情况,他倘或是有心帮助卫菡脱困,便不会这般袖手旁观,装作束手无策的样子。

他是想要借助夜倾瑄的手,来除掉卫菡!

似乎是看出了慕青冉心中的疑惑,不知是为了感激她的帮忙还是如何,他竟是毫不避讳的直接说道,“云飞雨散,舒心为好,王妃无需纠结过去之事。”

说完,他便含笑着直接离开了,而听闻他话中之言的慕青冉却是不免一愣。

云飞雨散,舒心为好

原来这才是他今日的目的吗?!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