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六章 试探/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原本娴妃有孕的这件事情算是一件喜事,可是偏偏宫宴这一日发生的事情却是闹得人心惶惶,愣是让众人险些忘了原本这场宴会的意义。

这般来看,似乎不管是大皇子还是六皇子,都没有在这件事情上讨到半分的好处!

大皇子妃身死,六皇子妃被扣押想到这,不免有人觉得心下奇怪,既然这皇长孙都是假的,那想来六皇子妃谋害的事情便也是不成立的。

但是却有旁的人觉得,这事也不过就是歪打正着,倘或这皇长孙若不是假的,那六皇子妃的计谋便也就是真的得逞了!

是以宫宴过后的朝中,便出现了这样的局势,一方觉得六皇子妃罪不至死,不应该再多加计较,而另一方便却是认为她就是有害人之意,其心昭昭,应该直接问罪。

而这当中,夜倾昱却是只言片语未曾帮着六皇子妃求情,只是却整日的告假在家,已是有多日未曾上朝了。

他的这般举动,反倒是在朝中勾起了一片赞叹之声,只道这六皇子是个守法识礼的,并不曾仗着自己皇子的身份便为所欲为。但是想来六皇子妃毕竟是他的发妻,说到底这般“铁面无私”原该还是有些心下不忍的吧!

听闻夜倾昱的这般举措之后,慕青冉却是不禁轻笑,若论心机沉稳,丰延皇室夜倾昱称第二,却是无人敢称第一!

夜倾瑄已经被陛下禁足在了大皇子府,朝中一应相关事务也均是被停了职,便是这般大好的时机下,夜倾昱竟然还能急流勇退,不知他是看清了如今的局势,还是本身性格使然。

楚鸾看着笑得温软恬静的慕青冉,却是不禁心下一跳,青冉如今真是越来越沉静了。

若然不是她自己说出口,只怕是谁也猜不到她心中所想,哎她要是也有这般聪明的头脑和不动声色的性格便好了。

忽然想起了什么,楚鸾的神色一变,便赶忙朝着慕青冉说道,“青冉、青冉,我有件事情忘了同你说了!”

“嗯?何事?”闻言,慕青冉转头看向楚鸾,心下倒是有些奇怪,难得瞧见她这般正经的样子,难道还真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不成!

“我之前见到过宋祁,我觉得他身边有高手在!”想到那日她跟踪宋祁被他发现的事情,楚鸾便觉得有些不对劲儿!

可是慕青冉听完楚鸾的话之后,却是不禁一愣。

宋祁!

鸾儿怎么会认识宋祁?!

见慕青冉神色略有些惊诧的望着自己,楚鸾却是也不明其意。

“你几时认识了宋祁?”他们两人根本不像是有交集的样子啊!

即便是宫宴之上会有露面,可是父王为了避免鸾儿的身份尴尬,几乎从不带着她进宫,每次都是她与夜倾辰进宫之后,他们父女俩便到处去闲逛,这么来看,他们二人根本就没有相识的机会啊!

“嗯”没料到慕青冉会忽然问她这个问题,楚鸾偏头想了想方才答道,“好像是刚到丰鄰城的那一天”

她来王府之前,前在街上逛了逛,然后就在天香居偷了宋祁的银子,那次是初见!

“那么早?!”闻言,便是连慕青冉素日这般淡定的人也是不免有些惊讶,“你为何没有与我说起呢?”

“诶你也没有问过我呀!”楚鸾的语气听起来极为无辜,不过慕青冉也心知她素日便是这个德行,素来极少有事情让她特别上心。

只除了吃喝玩乐之事!

“那之后呢?”听她话中的语气,总觉得不像是只与宋祁有过一面之缘而已,这当中原是该还有故事。

听她问起,楚鸾便将她几次见到宋祁,与他之间的“恩恩怨怨”仔仔细细的讲了一遍,可是慕青冉越听下去,却是越觉得有些感到惊讶。

他们二人竟是早已相熟!

鸾儿素日性子便有些大大咧咧,与宋祁即便是多有来往这也没什么,可她觉得奇怪的是宋祁!

他既是如今身在大皇子的身边,那想来行事当差皆是万分注意的,怎地会与鸾儿多有往来,他难道不怕招来夜倾瑄的怀疑吗?

“你方才说觉得他身边有高手在?”慕青冉的眉头微微蹙起,不知心中在想着什么,却是眼眸之中华光一闪。

“嗯,虽不十分确定,但是我心下有些怀疑。”她虽说武功未有如何登峰造极,但是对付宋祁这样的“文弱书生”,合该是绰绰有余,怎么说都不该被他发现才是!

“既是如此,那你下次再见到他的时候”慕青冉的声音淡淡的响起,她一字一句的将心中的谋算说与楚鸾,却是见到对面之人连眼神都亮了起来。

“哈哈青冉,你好聪明啊!”一把搂住慕青冉的脖子使劲蹭了蹭,楚鸾方才大笑着跑开了。

要快些跑,否则被某个不通人情的王爷见到了,只怕又是一顿闹!

而楚鸾离开之后,慕青冉唇边的笑意却是渐渐的落了下来。

宋祁究竟是打算做什么呢?

另外一边,楚鸾在将所有的事情都说与慕青冉之后,她的心中也好像是有了主心骨一般,只觉得任何想不通的事情,好像只要说与青冉知道,那就一切都迎刃而解了。

是以时隔几日,当她再次去到那个偏僻的小院时,果然又在那里见到了宋祁!

他依旧是在那里教一些小孩子读书习字,他们都围前围后的唤他夫子,好像他真的不过就是一个私塾的教书先生一般。

其实上次之后,宋祁曾经和楚鸾说起过,让她不要再到这里来,可是虽然话是说了,但是到底听不听那就不是他能够决定的了。

看着楚鸾岔开双腿,毫无形象可言的骑坐在墙头上,宋祁的嘴角不禁微微抽搐。

她哪里有一点姑娘家该有的自觉,竟是就这般大喇喇的跨坐在墙头上,她是不知道这有多不雅观是嘛!

“郡主还是下来吧!”他不过就是方才没有给她开门罢了,至于就这般骑坐在墙头上不下来吗?

待会儿若是引得周边的人都过来围观,那便实在是有些不好看了!

“诶我骑我的‘土龙’,与你何干!”说着,楚鸾还不禁拿眼瞪了他一下,眼神之中满是得意之色。

方才不给她开门,现下知道求她了!

“方才是在下的不是,还望郡主大人有大量”宋祁的话虽是说的极为客气,但是语气之中的别扭之意,楚鸾却是听得一清二楚!

见是已经将他为难的这般,楚鸾便也就不再贪玩,只侧过一条腿后,便直接从高高的墙头上蹦了下来。

虽说是高,但是到底她身负武艺,这点高度在她眼里还不算什么,可是巧就巧在墙根下面刚好有一个盘根错节的枯树根,地面并不是十分的平整,是以楚鸾着地的时候,竟是一时没有站稳脚跟,直接“扑到”了宋祁的身上。

而一直在旁边站着的宋祁也是见到了这般危急情况,下意识的便伸手去拉她,却没有想到没有拉住楚鸾不说,竟是还被她也牵累的摔倒在了地上。

明明已经做好了摔得淤青的准备,但是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传来,反倒是身下的感觉有些软软的,还有就是

楚鸾的目光慢慢下移,看着环在自己的腰间的手掌时,却是整个人都愣了一下,随后脸色便微微有些泛红。

她虽然是素日性子不拘小节了一些,但是到底还是个未出闺阁的姑娘家,活春宫倒是看了不少,但是真的自己上阵,倒也从来也没有过。

其实这般近距离的与男子有些接触,楚鸾也不是第一次了,之前在军营的时候,她也是时常与他们勾肩搭背,却是从来没有像今日这样,心跳的有些过快了!

感觉到压在自己身上的人一直没有动作,宋祁不禁奇怪的朝她看了过去,却是只见到素日嬉皮笑脸没个正形的女子,此刻面色绯红,双唇欲滴,便是连往日张扬的眼眉都尽显妩媚之色。

直到一旁传来孩子低低的窃笑声,他方才猛然回神,匆忙扶起楚鸾之后,便脸色泛红的回了房中。

楚鸾原本还有些心下羞涩,但是忽然见到宋祁变得这般模样,却是站在院中愣了片刻,随后便是止不住的哈哈大笑。

她一个姑娘家还未曾说什么,怎地倒是他先“害羞”起来了!

不过方才她怎么觉得他抱着自己的时候,越来越用力呢?

而一边回了房中的宋祁却是止不住的有些“脸红心跳”,要说这靖敏君主也不是什么天香国色,他怎地竟是会觉得方才有些不能自持呢!

想到这,宋祁便不觉伸手按了一下自己的心口,只觉得眼下那颗心也还依旧是在跳个不停。

此前大皇子甚至还曾暗示他,要赏赐他一些美貌姬妾,却是被他不动声色的回绝了。照他来看,若然男子不可忠于自己的发妻,那么于夫妻姻缘之上,怕是难得周全。

他希望自己也能像父亲或是靖安王一般,一生只得这一个女子,旁人再是难得一见也均是难入其眼。

可是如今他竟是因为不小心抱着了郡主便心下略有遐思,这

难道他是心中对她动了情?!

这个想法一出来,宋祁的脸色便顿时便是一白!

虽说自古皆言成家立业,便是成家方可立业,可是在他看来,却是觉得男儿顶天立地,若未立业,既是成家怕是也难得立事!

是以他心中一直想着,若是将来大业得成,他方可成家,眼下却是实在不是最佳的时机!

“夫子郡主走了!”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衣袖被人拉住,宋祁回神间,便见到原本在院中嬉闹的小孩子围在了自己的身边。

“嗯,继续看书去吧!”听闻楚鸾走了,不知为何,宋祁竟是好像轻松了一些似的。

将这群孩子带到一旁的学堂之后,他方才继续心无旁骛的教他们学习。

直至晚膳时分,所有的孩子都去用膳,宋祁方才再次回了房中,打开地道之后,慢慢走了进去。

方是进到暗室之中,他便见到了等候在那里的人,还未开口说话,却是见到他忽然起身走到了他的身边。

“公子!”宋祁的声音中隐隐带着一丝疑惑,不知眼前之人是要做什么。

“不想子策也是难过美人关”对面之人一身黑袍语气之中满是打趣之意。

闻言,宋祁却是不禁一愣,随后看到他从自己的腰间取下一物,却是顿时脸色一变。

这是?!

那人从他的腰间取下之后,目光朝着宋祁身后的方向望了望,却是果然见到有淡淡的一路“光彩”。

宋祁顺着他的目光回望过去,却是不禁心下一跳。

这香袋里装的竟然是磷粉!

怪不得会在地上留下一路淡淡的痕迹,若然不是他得了公子的提点仔细看去,只怕还是不能够发现的。

可是这东西怎地会在他的身上?!

这个疑问放在出现在宋祁的脑中,他却是忽然想起方才公子说的话,整个人便是一惊!

郡主!

竟然是她!

“看来靖安王妃是开始怀疑你了?”将那包磷粉在手上掂了掂,随后便直接丢到了墙角处。

“是我大意了!”说话的时候,宋祁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因为他并没有想到楚鸾会有这般心机。

或者说,他有防备着楚鸾,但是并没有考虑到她身后的慕青冉!

若然是依照着防备楚鸾的心思去防备慕青冉,那只怕宋祁的算盘就有些打错了!

“怨不得你,是那女子心思太狡黠了,非是一般人可比”

“那如今?”他们可是要采取什么行动吗?

万一真的因此而被人发现了什么,岂非功亏一篑!

“静观其变吧!”

闻言,宋祁缓缓地点了点头,目光慢慢看向一旁角落里的一包磷粉,眸色渐渐暗了下来。

当他再次出现在小院中的时候,月亮已经渐渐升了起来,皎洁的月光之下,从院中至屋内,均是蜿蜒曲折的泛着淡淡光芒,这般月华之下,倒并不是十分的明显,但若是心有准备的特意去寻,却是可以看到一些痕迹的。

见状,他却是不禁扯出一抹苦笑,未想到自己竟是被她算计了一把!

等到他从这里离开的时候,那小院之中已经恢复如常,未见丝毫异样。

方才走到主街之上,宋祁不想却是忽然见到楚鸾蹦蹦跳跳的从天香居中出来,一路奔着靖安王府的方向而回。

他驻足看了一会儿,直到瞧不见她的影子,方才转身回了宋府。

靖安王府

“青冉,我看了,我放在他身上的磷粉不见了!”楚鸾纠结着一张脸蛋,表情很是不甘心。

她费了那么大的力气才神不知鬼不觉的将那东西放到他的身上,可是怎么就不见了呢?!

她本以为就此机会就能发现宋祁的秘密了呢!

难得她故意显得笨手笨脚的跌倒,借机将那包磷粉放到他的身上,可到头来还是功亏一篑!

可是谁知慕青冉闻言,却是淡淡的笑了起来,“这不是刚好嘛”

“嗯?”听慕青冉这般回答,楚鸾却是不禁心下奇怪。

她们的计划都失败了,青冉怎地还在笑?

“磷粉不见了,才能证明他背后果真有人!”

宋祁不过是一介书生,怎么会熟知江湖上惯用的伎俩!

更何况她让鸾儿带着的,本就不是效果异常明显的磷粉,倘或只是寻常之人,定然不会轻易发现的。

即便是发现身上多了一包“东西”,可是那小院中被清理的干干净净,毫无一丝的痕迹便有些说不过去了。

她让鸾儿将磷粉放到他的身上,一开始的目的就不是为了要弄清他的去向!

慕青冉想要知道的,也不过就是他背后到底有无高人而已,至于这人是谁她大可以自己慢慢猜测!

------题外话------

诺诺:奇奇,码字吗?

大奇:码字!

诺诺:咱俩得存稿了!

大奇:嗯哪!

诺诺:不能再玩了!

大奇:不扯咸淡了,谁再唠闲嗑,谁就是小狗!

后来

大奇:汪!

诺诺:汪!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