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七章 难得有情郎/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或许是因为之前楚鸾说起宋祁的缘故,慕青冉最近几日心中都在合计着这件事情,沈太傅即便什么都不说,但是慕青冉心里是明白的,他很想尽快与宋祁相认!

之前她觉得那不是一个好时机,原本想着要再等上一等,可是眼下一看,似乎只要他与夜倾瑄之间的关系不断,那么就永远没有好时机!

击败夜倾瑄的方法很难一击即中!

而他一旦反应过来察觉到自己的意图,宋祁便定然会有危险,这般投鼠忌器,却是实在有些不好办。

更何况,她现在只觉得宋祁的身上似乎也并不如表面上看起来的这么简单,若是她贸然出手,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翻了出来,那就不好了!

夜倾辰回来的时候,便见到慕青冉正坐在书案之后神色淡淡的写着什么,挥手止住了紫鸢她们欲提醒慕青冉的动作,他步伐沉稳却又无声的走到了她的身边。

见状,紫鸢便招呼了一旁的婢女都退了出去,如今她们已经都是习惯了,只要是有王爷回了府上,那基本都是不需要她们伺候的,只本本分分的退到外面候着,不去打扰他和王妃便行了。

而此刻的房中,夜倾辰方才走到慕青冉的身边,却是脚步忽然一顿。

暮云收尽溢清寒,银汉无声转玉盘。此生此夜不长好,明月明年何处看

娟秀飘逸的字迹印在纸上,笔墨横走之间满是浓浓悲愁,见此,夜倾辰的眉头不禁微微皱起。

“怎么了?”他从未见她写过这么伤感的诗词,便是往日要选一些来练字,也大多是些宁静淡泊,与世无争的田园之诗。

可是今日怎么拣这首诗来写?

也许是神思太过专注,是以身边忽然响起的声音令慕青冉猛然回神,转头看到夜倾辰的时候,她方才朝着她淡然的一笑。

“只是见到这首诗,心中偶有所想罢了。”她的声音听起来很淡,似是与往日无异,但是夜倾辰知她甚深,便隐约感觉到,她今日心绪似有不佳。

他走至她的身后,低低的俯下身子将她圈在自己的双臂之间,下巴抵在她的头顶上,目光幽暗的望着纸上的字迹。

忽然被他这般抱在怀中,慕青冉仿若是得到了依靠一般,整个人都不觉放松了下来。

“不想说?”他能明显感觉到她有心事,也或多或少能猜到一点,只不过还是想要听她亲口说出来。

“不是只是不愿让这些小事惹你烦忧”话未说完,慕青冉却是忽然感觉到颈间一片温热,随后便有一丝痛意传了来。

“诶”微微偏头躲过他的“撕咬”,慕青冉奇怪的看着他,不明白这人为何又突然咬她。

“我何曾将青冉的事情当成是小事?!”似乎是还在因为慕青冉刚刚的话感到不悦,他的声音听起来极为清冷,倒是眼神显得极为炙热。

“嗯我晓得的。”方才要伸手抚过被他咬过的脖颈,不想她的手却是被夜倾辰一把拉住,取而代之的是他略显灼热的亲吻。

他一下一下的轻轻啄吻着方才被他咬过的那一处肌肤,原本是白皙光滑如同美玉一般的肌肤,此刻却是隐隐泛红。湿热的舌尖偶尔轻轻的舔舐而过,引得唇下之人隐隐有着瑟缩之意。

夜倾辰的手越来越用力的环紧了她,不让她轻易的挣脱躲避,薄唇慢慢从她的颈间滑至后颈的时候,却是不觉将脸深深的迈进她的发丝间磨蹭,动作之间满是眷恋深情。

明明前一刻还是在说着话,偏偏下一瞬气氛就变得这般旖旎惑人。

她原本刚刚准备将今日发现宋祁的事情说与他听,可是看着眼下这般情况,段或是没有机会说的了。

也不知是为了印证她心中的猜想还是如何,夜倾辰竟是忽然抱起了她,直接大步走向了里间。

就在她以为他要抱着自己回榻上的时候,却是明显感觉到他脚步一转,竟是直接走到了屏风之后。

见状,慕青冉却是不禁心下一跳,他抱着她来这做什么?!

“怎么到这来?”依照他现在的状态,难道他不想要回榻上?

明显听出了她话中的疑问和不解,夜倾辰的唇边却是忽然绽放了一抹笑意,只让人觉得魅惑无边,华光四射。

但是这景象在慕青冉看来,却是只觉得没有什么比这更糟糕的了!

根据以往的经验,夜倾辰会露出这样的笑容,要么,是他准备杀了!要么就是准备“吃人”了!

他杀的人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区分,只见不惯,心下不喜便直接杀了,可是他吃的人却是只有慕青冉一个!

“看!”伸手轻轻的转过慕青冉的脸颊,让她刚好能看到摆在面前的屏风,却是见上面的绘制的也不过就是一幅兰花图,只不过这屏风好像是换了!

“你换的?”慕青冉的语气中隐隐带着一丝的疑惑,她记得从前的屏风上面,绘制是潇湘青竹,极为素雅清淡的画面。

“嗯,喜欢吗?”不知道是不是慕青冉的错觉,她总觉得夜倾辰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眸光中似乎带着一丝精亮,而且光芒越来越盛。

“喜欢”不过是一架屏风而已,他为何要这般兴致勃勃的问她?

越是这般想,慕青冉的心中便越是觉得奇怪,直到她被人突然从后面抱进怀中,那一瞬间的动作让她的目光倏然一凝,随后任凭夜倾辰抱着她亲吻,她的目光却是隐隐闪动的望着那架屏风,脸色不可抑制的有些泛红。

她方才应当是没有眼花才是!

那就是说明,那屏风上面的画面当真是变了!

这哪里是一幅兰花图,分明分明就是那些荒淫之物!

伸手推拒开夜倾辰,慕青冉抬脚便准备离开,可是她身后兀自吻的沉醉的人哪里允许,只双手一捞便将她牢牢的控制在了怀中。

“青冉想去哪?”到嘴的“肉”了,她居然还想跑!

“你从哪里弄来的这些东西?!”一边挣扎着不愿让他得逞,一边还要忙着同他理论,慕青冉只觉得自己每每于床笫之间的事情,都过得无比的艰难。

她并非是有意骄矜羞涩,倘或是他真的想要同她亲近,她不会不依的!

偏偏这人关了房门便好似变了一个人,他一直没个正经,便让她隐隐觉得有些招架不住。

如今这般又是,若然他只是抱着她回了榻上,那他便是有些求换,她也不会拒绝的,可是现在他偏偏将自己困在这方寸之地,眼前看着这么香艳旖旎的画面,根本就是存心逗弄她!

“我道你喜爱兰花,才特意命人准备的”听着慕青冉的话中隐隐带着一丝的质问,夜倾辰却好像有些奇怪的应道。

闻言,慕青冉却是猛然一愣,该不会他不知道这屏风别有玄机吧!

“青冉不是说喜欢吗?”说着话,夜倾辰却是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只静静的抱着她对视,眸光中竟是隐隐有些疑惑。

明明方才才说了喜欢,怎地一眨眼间便有些不高兴的样子了?

慕青冉方才想要将实情告知,但是却又觉得有些难以启齿,最终无奈之下,她只得拉着夜倾辰向前走了几步,换了一个角度之后,便只见那原本屏风之上的兰花又变成了另外一幅画面。

那是不同于气质幽若的兰花之景,取而代之的是一朵朵艳红无比的牡丹花!

花团锦簇间,隐隐可见两个身影依偎在一起,虽是未见什么香艳景象,但是这般画面也足够让人浮想联翩的了。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更要紧的是,慕青冉发现眼前的画面却是又与自己方才见到的略有不同!

难道这观赏的角度不一样,画面上显现的“景致”也是不同吗?!

看着慕青冉忽然之间转过了头不再看过去,夜倾辰却是抿住薄唇尽量没有笑出来。

“不想看?”语气之中的调笑之意任是如何也藏不住,却是倒让慕青冉的脸色变得愈加的泛红。

慕青冉:“”

她会想看才奇怪吧!

见此,夜倾辰却是含笑着取出她的绣帕,眨眼之间便覆在了她的眼帘之上,还顺手打了一个结。

“做什么?”为什么要忽然蒙住她的眼睛?

“这样便见不到了!”话音方落,慕青冉便感觉到有轻柔的吻落在了她的脸颊上。

可是真的不愿她见到的话,便直接离开这里不好吗?

为何要这般麻烦的蒙住她的眼睛!

而就在慕青冉的双眸被蒙住的瞬间,夜倾辰眼中的幽暗之色却是忽然变的精亮无比,仿似突破乌云的艳阳一般,显得耀目光辉。

不过这二者之间略有不同的便是,艳阳普照为了世间生灵,而夜倾辰只为了慕青冉!

天水碧莲青丝绣的披帛缓缓飘落在地,屏风之后隐隐闪动着人影,显得朦朦胧胧不甚清晰。映着房中的莹莹烛火,屏风之上的百花好似鲜活了一般,红红绿绿,煞为好看。

慕青冉被人从后面紧紧的搂在怀中,背后的胸膛传来炙热的温度,她的脚尖近乎是已经离地,被夜倾辰牢牢的抱在怀中。

月白色的丝帕掩盖住了那一双华光璀璨的双眸,可是即便不用看,夜倾辰也知道那眼帘之下是怎样一双含水明眸,仿若星光,熠熠生辉。

被吻的有些充血的薄唇不似往日的粉嫩,反倒是显得有些娇艳欲滴,透着十足的魅惑之意。

不知是不是因为双眼被蒙住的原因,慕青冉只觉得心跳都较之往日快了许多,她知道夜倾辰最终的目的,可是却偏偏不知道他在这过程中究竟又要生出多少折磨人的法子!

桃红杏腮,娇喘微微,鬓角有细密的汗水流下,晕湿了她的发丝,偶有调皮的青丝散乱在唇边,却是只觉得活色生香,魅力无边。

白皙的脸颊透着淡淡的红晕,似是天边的晚霞般颜色醉人。

原本绑缚在慕青冉眼前的绣帕缓缓滑落,入目的便是那绘满兰花的屏风!

静之远观,便只道是兰花“婀娜花姿碧叶长”

可若是这般近距离的换了角度,却是只见“绿艳闲且静,红衣浅复深”的牡丹艳丽之色。

这般放在房中增添夫妻闺房之乐的东西,慕青冉虽是未曾见过,但是之前也曾听宫中的嬷嬷说起过。但是到底这是极为私密的事情,任是何人也不会说的太过明白,只略略带过,确保理解其中的意思便可。

是以大婚之前慕青冉听嬷嬷提起的时候,也不过就是淡然一笑,并未曾想到过,将来会有一日,自己竟是也见到这般“景象”!

想来这即便不是夜倾辰的主意,可是眼下也定然是遂了他的心意!

依照慕青冉对他的了解,若然他心中当中是“不喜”,早就是一掌将其震碎了,哪里还会这般抱着她在此温存!

但是这些都不过是后话了,眼下的慕青冉根本就没有思绪去想这些。

飘渺之间见梨花淡状,依稀闻兰麝余香,这一场无边春色方才渐渐停歇。

夜倾辰的唇印在她的发间,紧紧的抱着她好一会儿,方才抬脚走向床榻。

怀中之人既是有些乏累,隐隐有昏昏欲睡的迹象,见状,夜倾辰只简单的帮她清理了一下身子,便扯过一旁的被子帮她盖好,驻足在床前看了她片刻,方才整理好衣物之后步出了房间。

一直候在外面的小丫鬟见了,便赶忙上前要去关门,却是被夜倾辰挥手制止了,只自己回身轻手轻脚的掩上了房门,随后方才走到了廊下,目光清冷的望着某一处。

“属下参见王爷!”忽然,空气中微风拂过,便见墨琀面若冰霜的出现在了夜倾辰的面前。

“讲!”

“事情已经办妥,属下前来复命!”

“嗯。”

“还有一事”说着,墨琀的脸上竟是难得的出现了其他的表情,“属下被人发现了!”

“何人?”闻言,夜倾辰却是依旧没有太大的反应,如之前一样,声音清清冷冷,但是墨琀却知道,主子这定然是不高兴了的,只怕这一顿责罚是免不了的。

“一个乞丐,属下并不清楚他的底细!”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墨琀自己都觉得有些羞愧。

她行事向来隐蔽,可是也不想这次阴沟里翻船,居然会被一个乞丐给盯上!

不过想到那人,墨琀的眼中却是忽然闪过一抹冷厉之色,说是乞丐,可是既然连她都甩不掉,定然是位高人!

就是不知道是哪一方派来的人了!

“你自行解决!”说完,夜倾辰便转身回了房中,没有再继续多言。

而被留下的墨琀却是不禁奇怪,怎地这次不见主子责罚她呢?

明明她都犯错了呀!

随即想到自己方才回来的时候赶上的时机,这位素来以冷傲著称的地宫“俏”暗卫,竟是难得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笑意。

原来是王妃无意间救了她!

想来是主子方才顺了心意,眼下心情这大好着,是以才不同她一般计较,这倒是极好

只是想到一路跟着自己回来的那人,墨琀的脸色却又是不禁一变!

因是怕泄露了自己的踪迹被更多的人知晓,是以回来的路上墨琀并未曾直接与他动手,而令人感到奇怪的是,那人好像也并不是要跟踪她,只一味大大方方的跟在她后面,好像根本不怕被她发现一样。

不管她运起多快的速度赶路,却还是甩不掉那人,直到后来进了树林之后,她方才准备同他动手,可是回身之间却见那人已是没了踪迹。

偏偏到了城中的时候,他又忽然出现,几次皆是如此。

他不愿同她动手,但却是一直跟着她!

看来要找墨刈出马,直接杀了他了事了!

------题外话------

推文,《摄政王的庶女狂妃》夏雪莲

摄政王逼婚有手段:

上官璟睿淡淡问道:“看得出你很喜欢杀人?”

锦玉冷冷道:“怎么,你有意见?”

上官璟睿优雅笑问道:“本王准备得聘礼,你也接了,你何时才过门?”

锦玉眼眸一眯问道:“聘礼在哪?”

上官璟睿扬手一指后方一片死尸道:“已被你杀了!”

锦玉咬牙道:“莫非摄政王没听过镇国公府五小姐只经商斗嫡母嫡庶姐,从不杀人!”

上官璟睿抛个媚眼道:“居然不杀人,商也经了,宅也斗了,权谋也反了,接下来是不是该陪本王谈谈爱,说说情,造造小人,暖暖床?”

锦玉抓狂道:“说好的高冷了?说好的陌生人呢?咋都成骚包呢?”

狂傲杀手与腹黑骚包的摄政王,你们确定不看看?走过路过别错过噢~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