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八章 神秘乞丐/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知是不是因为身上不大舒爽,慕青冉这一觉睡得并不安稳,朦胧间醒来的时候,便看到夜倾辰眸光精亮的望着自己。

“王爷怎地还不安歇?”睡至夜间醒来,忽然见到有人这么盯着自己看,即便他长得再是丰神俊貌,可到底也是令人有些惊惧了不是!

何况眼下已经是二更天了,他竟是还这般精神,难不成是一直未曾休息吗?

“原是想着你快醒了,便不曾安睡。”似乎是之前的一场**之事,此刻的夜倾辰好似收敛了往日的清冷气息,整个人都显得温柔了许多。

闻言,慕青冉却是不禁一愣,美眸中不觉闪过一抹诧异。

他怎么自己快要醒了?!

像是猜到了慕青冉心中的疑惑一般,夜倾辰的手动作轻柔的抚着她耳边的青丝,声音愈见低迷的说道,“你尚且未曾净身,自然是睡得有些不舒服的。”

她的这点小习惯,他早已掌握的一清二楚,若是换了往常,他定然是与她欢好之后便会帮她沐浴的。只是今日瞧着她有些累了,便不忍再扰她清梦,是以方才由得她睡去,等她睡过醒来的时候,再命人准备沐浴。

听他这样一说,慕青冉倒是想起自己方才睡去的事情,想到她昏睡的原因,便脸上隐隐有一丝羞怯之意。

见状,夜倾辰却是不禁在她的脸上又亲了一口,方才在她诧异的目光中披起衣物下了榻,吩咐外面上夜的丫鬟们准备汤浴。

待到浴宫的温泉被人一桶桶的运到浴桶之后,夜倾辰方才挥退了下人,直接抱起了慕青冉走到了屏风之后。

事到如今,慕青冉已经连看向这架屏风的勇气都没有了,明日就让墨锦带着人来将它丢掉!

可是万一被人瞧出了这其中的端倪了怎么办?!

见慕青冉一直目不转睛的盯着水面发呆,夜倾辰却是不禁薄唇微扬,只当不知她在想什么的坐在桶边,动作愈发的轻柔的帮她沐浴

待到两人再回到榻上的时候,慕青冉的睡意倒是淡了不少,看着夜倾辰依旧是目光明亮的望着自己,慕青冉便不觉有些奇怪的问道,“王爷在想什么?”

“在想今宵同会翠屏风,何时重解香罗带?”夜倾辰的声音听起来,满是调笑之意。

闻言,慕青冉却是不觉伸手捶了他一下,美目也是不禁紧紧的闭上,似是不愿再同他多言。

见此,夜倾辰却是就势握住她的手,慢慢的放在掌中摩擦,轻轻的在她的脸颊上落下一吻后,便也就不再刻意的去逗她了。

“同我说说今日的事情,为何会忽然写那么伤感的句子?”所有有关慕青冉的一切,事无大小,夜倾辰均是会留心留神,这一点他原是没有说错的。

即便是与她一番**,可是心中到底还是记挂着之前的事情,眼下见她无甚睡意,倒是刚好问一问。

起之前他问起自己的话,她慢慢转过身与他相对而卧,方才声音轻柔的开口说道,“此前听鸾儿说起了一些事情,我觉得宋祁好像有些古怪!”

宋祁

听慕青冉开口提到了这个人,夜倾辰却是未见丝毫的惊讶之色,其实方才见到她写那几句诗,他心中便隐隐有了些猜想。

青冉素日便极少会因为什么事情忧心犯难,她所在意的人也不过就是这几个,如今能够让她有些犯难的,仔细想想便也只有沈太傅了!

老人家思念孙子,巴不得眼下与其相认,只是碍于时机不对,恐也是不想让青冉忧心,也唯有装作无知的默不作声。

可是到底这把年纪的人了,心中有个盼望也是正常,或许正是因为如此,所以青冉在面对宋祁的事情上,才会多有急切。

“他的确是不如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简单!”夜倾辰的声音清冷的响起,于此静谧的夜中,显得格外的令人心惊。

听他这般一说,慕青冉的眸光也是不觉一闪,看来要让外祖父同他相认,还是要过些时日!

毕竟眼下这人的身份,实在是太不明朗了,他若然只是一个普通的书生,那么即便是时机不对,她也可以有理由去安抚外祖父,但是眼下

“不过你倒是也不必太过担忧,待到时机成熟,自然会水到渠成的。”他已经命墨昀他们去查了,想来过不了多久就会有结果。

眼下还是先不要同她说起这件事情,免得她一直为此担忧。

闻言,慕青冉淡淡的点了点头,轻轻的枕在夜倾辰的臂弯中,慢慢的酝酿睡意。

她的唇边淡淡的泛着一丝笑意,双眸微微闭起,显得整个人如同画中仙一般,美得不近真实。

见她似有睡意,夜倾辰便也只将她搂紧了一点,嗅着她发间的馨香,同她一起入眠。

大皇子府中

因为大皇子妃去世的缘故,皇子府上下均是一片素白之色,但是因着她是以罪身赴死,是以依照规矩,是不允许为她大肆操办丧事的。

是以府中未见任何鼓乐吹打,只全府上下身着素白,便是连夜倾瑄也是一身素服,满目哀戚。

他这般举措倒是为自己赢回了一些好名声,免得落了一个薄情负心的骂名!

此刻本已是夜深人静,得入梦中之时,可是大皇子府上的某一处房间之中,却是依旧隐隐有烛光闪动。

“本殿近来行动多有不便,朝中之事,恐还需要子策多费心思了。”夜倾瑄的目光微沉的看着眼前之人,话中的意思不言自明。

闻言,宋祁神色恭敬的点头应声。

“殿下说的话,微臣晓得了。”话虽是这般说,但是他究竟会做到哪一步,想来大殿下心中也是有数的。

性情使然,他也学不来人家的那般心机诡谲,若然是他有何要求,那直接吩咐便是了!

“嗯近来听说,子策与靖安王府的那位郡主,倒是极为有缘,竟是几次偶遇”说着话,夜倾瑄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宋祁,似是想要看看他如何回答一般。

听夜倾瑄说起楚鸾,宋祁的神色未变,只目光平静的直视他回道,“非是偶遇!是微臣刻意为之!”

“刻意为之?”听宋祁这般一说,夜倾瑄倒像是来了兴致一般,不禁挑眉问道。

他倒是没有想到,宋祁竟然还有这份心思!

“此女心思简单,不比靖安王妃心机深沉,若是与她相识,将来想要探听什么,也会方便一些。”想到那个嘻嘻哈哈的女子,宋祁不禁慢慢的低下头,漆黑的眼眸间愈见深邃,却是不知心中在想些什么。

“哈哈倒是难得子策有这般心思!”夜倾瑄的声音难得听起来极为轻快,好像宋祁的话说进了他的心中一般。

“殿下对微臣素来多有扶持,子策自然不敢忘却。”

“诶你我之间,却是不必说这些。”说着话,夜倾瑄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一般,转头冲着宋祁接着说道,“这段时间想来老六也会一直盯着这里,未免被人发现,待会儿本殿命人送你回去。”

“是!”夜倾瑄既是已经这般说了,为了大局着想,他自然是不好再推脱!

不过想到方才来时被人接来的经历,宋祁却是不禁微微闭眼,这般被人“运来运去”,感觉着实是不好。

直到宋祁从大皇子府上离开之后,楚轩方才从门外进来,方才夜倾瑄与宋祁只言,却是一字不落的听进了他的耳中。

对于宋祁这个人楚轩没有什么好感,若是论真才实学,那他自然是自叹不如。

可若是说起官场之道,他不得不说这人心思过于简单!

但是于官场之中心思简单,和他为人心思简单这是两回事!

楚轩现在心中的怀疑的便是,宋祁这个人到底是为人未有心机,还是他的心机,不屑放在官场之中?

今日殿下与他的一番对话,可以说是他有意让殿下故意试探他的,为的就是看看他心中真实的目的。

这样一来,倒是足可见这人的聪明!

他那位皇妹,素来便是个头脑简单的,心中想什么,嘴上说什么,均是很容易让人一眼就看透。宋祁选择从她身上开始下手,倒是一个较为好的突破口,只不过楚鸾简单,她身后之人却是实在不简单!

想起慕青冉,楚轩的目光便隐隐划过一抹幽光,想当年在临水的时候,他还真的未曾注意到她。便是听说过她的美名,可是想来那般人物也是与自己这个“名不见经传”的皇子没有什么交集的。

反倒是楚沛和楚凌两人,似是当年对她颇有爱慕,只是恐怕这二人谁也没有想到,人家如今会成了这般风云人物吧!

他如今藏身在这大皇子府中,此前有诸多事情都是他在暗中谋划,每每与慕青冉交锋,他心中担忧的同时,却又被这女子的机智和聪敏所折服。

如果不是临水气数将尽,或许他们会有不一样的交集!

可是如今算了,都是命罢了!

微微收敛心神之后,楚轩便抬脚朝着房中之人走去,夜倾瑄见到来人,却是神色不变的朝着他说道,“如何?”

他特意让自己试探宋祁一番,想来也必然是有他的理由,不过就算是他不说,他也是要问问的。

毕竟将来想要对他委以重任,如今便是要早作打算才是。

“眼下这般来看,倒是可见其忠心!”可是世上之事皆是难以预料,谁也不知道以后的事情究竟会如何,是以才要在眼下便多做打算。

听出楚轩的话外之音,夜倾瑄却是不禁微微皱眉。

难不成还要再试探宋祁一番不成?

说实在话,他心里不想要再这么做,宋祁的才学是他心中钦佩的,他如今这般想要拉拢他,也不过就是看出父皇将来会对他委以重任。

而他此前一直对自己的示好视若不见,他表面上看起来是有些焦急,但是实际上,心中却是极为喜悦。

因为宋祁只有保持这份心态,父皇才会觉得他不会轻易被人拉拢,才会放心的对他委以重任,那样将来自己才会得到他的助益。

眼下众人皆是知道自己与他关系走的有些近,这原是他没有刻意的隐瞒,在外人看来,一直都是他主动在“拉拢”着宋祁,而他是无奈方才与自己走的较为亲近一些。

可是事实上他早前便已经暗中在话里话外透露了他的“感激”之意。

他好不容易才将他拉拢到手上,若是几次三番的试探他,恐他知晓后会寒心!

“你已有打算?”既是楚轩这般说了,想来他心中是已有计划了。

“听闻严家家主有一幼女,一直未曾婚配”说话的时候,楚轩面具下的眼睛一直隐隐闪动着幽暗的光芒,只让人见之生寒。

话落,却是只见夜倾瑄整个人都是一愣,随后目光微思。

这倒是一个难得的一举两得的法子!

严权的小女儿之前便与宋祁有婚约在身,只是后来因为严家先行违背了婚约,这才将宋家惹怒了,这婚约便也就当真不作数了。

可是严倩雪至今未曾议亲,听人说是还在等着宋祁“回心转意”,若然自己能凑成这段姻缘,倒是可以将这两家都牢牢的掌控在手中。

如今锦乡候府已经败落在此,已经是不能够成为自己的助力为他抓弄银子了,反倒是严家,近来生意大好,于他有诸多的便宜。

而且他向宋祁提起这件事情,还可以将看看他的态度。

据他所知,宋祁之前可谓是“恨极”了严家人,若是他能答应自己的提议,倒是可见他心中真实的想法。

靖安王府

一大早的,天色还未大亮,墨音便见到墨琀直挺挺的坐在树上,目光一眨不眨望着下面,不知道在看什么。

今日她不是不用当职的吗?

“墨琀,你干嘛呢?”怎么眼睛都直了?

“在等墨刈!”墨琀的声音听起来很冷清,如她的面色一般,生生让墨音不觉打了一个激灵。

听这声音是谁又不开眼的惹了这位小姑奶奶?!

“王爷今日休沐,墨刈也不当职的,这会儿”说着,墨音不知想起了什么,竟是朝着墨琀挤眉弄眼的笑了起来,“嘿嘿嘿”

直到看到墨琀射来的一记眼刀,墨音方才收起了自己颇为“淫荡”的笑意。

“不过你等墨刈是要做什么?”

“杀人!”说完,墨琀的眼中却是忽然迸发出一抹凛然的杀意,倒是令墨音也不禁严肃了起来。

看来事情有些严重啊!

“怎么回事?”不再是玩世不恭的嬉皮笑脸,墨音不觉眸光微沉的望着墨琀。

闻言,墨琀便将回来丰鄰城路上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他,还一并言明王爷让她自行处理的话,所以她才一早就候在这,准备让墨刈出手去直接杀了那人!

“你为何不自己动手?”听完墨琀所言之后,墨音不觉奇怪的问道。

按照这妮子以往的性格,定然是要手刃了这人方才能解了这口气啊!

“我若是能打的过他,还在这和你费什么话!”说完,狠狠的瞪了墨音一眼,墨琀便飞身从树上跳了下来,直接朝着王府的后角门而去。

“诶你别走啊!不用等墨刈,我帮你解决他!”都“欺负”到家门前了,是当他们王府没人嘛?!

墨音气势汹汹的随着墨琀一路到了王府的后角门,却是果然见到了墙角处歪着一人,浑身邋里邋遢的靠坐在墙边,身上也是破烂不堪。

墨音:“”

如今江湖上的隐世高手,都已经打扮的这般“随性”了吗?!

不过想到墨琀说起的情况,墨音的眼中忽然闪过了一抹凌厉之色,脸色也变得极为严肃。

片刻之后

两人再次回到了紫鸢房门外的树上蹲坐着,步调竟是难得一致的望着下面房门的方向,满眼的期盼之色。

“你说墨刈今天还会出来了吗?”

“应该会吧!”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