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九章 桃花庵歌/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于靖安王府后角门外守了一个乞丐这件事,除了墨音他们这几个在王府内的暗卫知晓外,旁人倒是一概不知。

说来也奇怪,这一处的后门是为了王府的下人出入采买而设,虽是未有人整日的从这里进进出出,但是偶尔也有人迹出没,可是偏偏,无一人见到这名乞丐!

墨琀暗中在王府各处守了一整天,为的就是听听府中的下人议论这件事,可是众人却好像是根本没有见到这乞丐一般,竟是无人言说!

这般情况,倒是令她有些心下奇怪,略一斟酌,她便亲自去了后角门那里守着,眼看着那人依旧是歪歪的倚靠在墙角,甚至连姿势都没有变过。

就在这时,只见王府中有一小丫鬟,拿着出入王府的对牌,交给了门口的侍卫,被放行的瞬间,墨琀眼睁睁的看着方才还在墙角的大活人,却是瞬间便消失不见了!

见状,墨琀整个人便是一惊!

这人好快的轻功!只怕是与王爷不相上下!

最诡异的是,墨琀自认也是地宫暗卫中的佼佼者,可是她现在却是连一丝一毫的气息都感觉不到那人,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踪影无寻。

可是就在墨琀满心疑惑的时候,再次将视线转向那个墙角,却是又瞧见他出现在那里!

如果墨琀不是亲眼见到方才发生了什么,那她是绝对不会相信,这人的轻功竟然这般出神入化,简直堪比“鬼魅”!

怪不得自己一路上不管用了多少办法都无法甩掉他,依照他这身功夫,怕是自己再练十年也不是他的对手。

可是拥有这么高强的武艺怎么可能在江湖上一点名气都没有?

按照地宫在江湖中撒下的眼线,不该是查不到这人的背景

她原本以为有墨刈出手,便一定能够将他直接灭了!

可是方才她和墨音两人联手也没能伤到他分毫,那时她方才知道,这人只怕是深藏不漏,她们根本奈何不了他!

这一边因为这个神秘乞丐的时候,将地宫的这几个人弄得焦灼非常,王爷已经下了命令让墨琀自行解决,那就是意味着要将这个灭了口回去与他复命。

但问题是连墨音出手都没能打的过他,现在就只能是看墨刈的了,再不然,就只能他们“群殴”了!

这一日慕青冉晨起的时候见到紫鸢神色略有忧心的样子,不禁心下奇怪,近来似是未发生什么大事,怎地瞧着她好像不大开心的样子?

一番询问之下,慕青冉方才听说了墨琀的事情。

原是要墨刈帮她去杀人,可是听起来那人倒是有些难对付,是以紫鸢才会有所担心。

闻言,慕青冉方才觉得恍然大悟,怪不得一大早的便没有见到流鸢,想来是与墨潇一起看“热闹”去了。

“墨刈已经随墨琀去了?”

“嗯,方才便被他们叫走了。”说到这,紫鸢的眼中不禁略有忧色。

听闻那人武艺奇高,连墨琀和墨音联手压制都不能将他如何,那墨刈

“走吧,随我去看看!”话落,慕青冉便直接起身向外走去,紫鸢在后面见了,倒是颇为感到诧异。

王妃是要看那名乞丐去?!

一路随着慕青冉直奔后角门而去,远远地紫鸢便瞧见了门两边把守的侍卫,却是不曾见到墨刈他们。

“卑职参见王妃!”那在门口守着的两名护卫见是王妃亲自来了这里,一时间心下有些奇怪。

这好端端的,王妃怎么会忽然来了这一处?

“起身吧!”慕青冉眸光温软的四下看了看,只觉得这一处清静无比,除了这两名护卫之外,倒是并未见到其他的人。

“将门打开。”

闻言,那两人赶忙将方才上锁的后门再次打开,却是不明白王妃这是何意。

院门被打开的瞬间,慕青冉的目光转到了门外的小巷中,却是只见略显狭窄的巷子中空无一人,莫要说是一个乞丐,便是小狗小狗也未曾见到。

见状,紫鸢的眉头却是不禁深深的皱起,心中无论如何也是想不明白这般情况。

不是说后角门外有个乞丐的嘛怎地会不见了?

不仅如此,就是连墨刈他们都不见了踪影,该不会是换了一处地方“对决”了吧!

越是这样想,紫鸢便越是觉得有这个可能!

慕青冉的心中此刻倒是没有想那么多,她的目光慢慢环视过小巷之中,四处皆是被打扫的很干净,唯有墙角的那一处,隐隐散落了一些灰白色粉末状的东西。

左右看了看,并没有什么异常的发现,紫鸢本以为慕青冉就要回去的时候,却是忽然听到她的声音淡淡的响起。

“吩咐下去,以后每日命后厨房的人送些吃食放在这。”说话的时候,慕青冉的唇边一直带着温婉的笑意,让门口站着的那两名侍卫赶紧低下了头。

“卑职遵命!”虽是不知道王妃这么做的意图是什么,但是即是有此吩咐,他们自然要照办。

紫鸢听闻慕青冉这般一说,看向她的目光中隐隐带着一丝疑惑,王妃打算做什么呢?

直到再次回到浮风院的时候,紫鸢却是只见到墨刈已经守在门口了,不禁更是觉得惊讶!

不仅是墨刈,便是连墨琀等人也是都回来了,竟是难得这般齐全。

方是回到屋中的时候,便见到墨琀也是面若冰霜的跟了进来,王妃既然是知道了这件事情,定然是要问话的,她便也就一道进来将前因后果说明。

可是令墨琀没有想到的是,王妃竟然还命人给那人送饭,但是王爷不是命她解决了那人嘛!

“墨刈可曾与他交手?”既是方才几人均是不在,那想来定然是与那乞丐去“讨教”一番了。

“嗯”见慕青冉问起,墨琀的回答却是不如往日那般干脆利落,反倒是有些斟酌着该如何说起一般。

“但他直一味的逃窜,并不曾与墨刈过招!”这才是令他们最为头痛的事情,即便是地宫的几人合力围攻,也还是难以压制他的轻功,偏偏那人只一味的躲着墨刈的进攻,并不与他正面交手。

只要是想到这,墨琀的心里便下意识的觉得窝火,虽然一早便直到人外有人,山外有山,可是这般近乎是被人“戏弄”的感觉,着实是不好受!

更何况有这样的一个敌友不明的高手整日的守在暗处,谁也不敢保证他将来会做出什么来。

“不必再理会他,王爷那边我会同他说的。”听闻墨琀的话后,慕青冉的眸光忽然一闪,不知道心中想到了什么,却是只吩咐墨琀无需再去理会那名乞丐。

闻言,墨琀却是不禁一愣,随后便应声退了下去。

既是王妃的吩咐,那便等同于王爷的命令一般,他们没有不听从的道理。

反倒是一旁刚刚进来的流鸢,神色有些懵懵,令人觉得有些奇怪。

“王妃奴婢好像在哪见过那人?”流鸢歪着头,不觉仔细的想着那名乞丐,却是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

但是那种熟悉感是不会错的!

只不过那人全身上下都脏兮兮的,披头散发的让人看不清他的长相,是以她一时间也是想不起来究竟在哪里见过了。

“嗯?”听流鸢这般一说,慕青冉倒是觉得有些惊讶。

怎地竟是连流鸢都觉得这人有些眼熟吗?!

“只觉得很熟悉,但是眼下一时记不起了!”越是想要将那人想起,流鸢便觉得记忆中的事情变得越模糊。

只是方才随墨潇同去,看着他们与那名乞丐过招的时候,她的心中便忽然升起了一种熟悉的感觉。

“无妨,何时想起了再说!”她倒是并不觉得眼下这人有何要紧,王府中有几名暗卫这本也不是秘密,便是被人知道也无妨。

只不过地宫的人向来对夜倾辰的话视如“圣旨”,既是他吩咐了要解决,墨琀自然不敢含糊。

而她之所以会让他们暂且不要去与他为难,倒不是她心底如何良善,只是因为那人身份不明,倘或是故意引得地宫的人出手,从而有什么阴谋就不好了。

还是先试探一番再说!

这边慕青冉心中打定了主意,觉得即便是要与那人刀剑相向,却是也不急在这一时,左右他眼下并没有做出什么有损王府的事情,既是愿意赖在门口那里,那便由得他赖着好了。

晚些时候,慕青冉去到书房时,夜倾辰尚且还在忙碌。

他今日虽是休沐,可是不知为何还是有诸多事情要处理,倒是不比父王那般悠闲自在。

听到门口响起的动静时,夜倾辰下意识的抬头看过去,便见到慕青冉神色温婉的朝着他盈盈浅笑,顿时便觉得有些微微失神。

“有件事要同王爷讲。”看着他怀中抱着夜安陌,静静的坐在书案之后看着往来的书信,慕青冉唇边的笑意却是愈发的灿烂。

陌儿如今倒是极喜爱与他一起,两人一大一小,模样实在是愈发的相像。

“何事?”见是慕青冉过来找他,夜倾辰本是有心伸手将她抱进怀里,可是忽然感受到自己怀中的这个小人,便顿时觉得没有方才瞧着那般可爱了。

比起他的儿子,他更喜欢抱着他的青冉!

“后角门的那个乞丐,不如先不要理会了”或许他是疯疯傻傻的一个人也说不定,即便他是真的背后有人指使,可也总要是先看看他有何行动才是。

更重要的是,她听墨琀的意思是,地宫之人眼下不全,否则的话,合力倒是可以确保能取他性命!

既是如此,何苦现在让他们几人去冒险,那人也是无甚举动,倒不如再等一等。

而且流鸢的话,她也仔细想了想,恐这人是大有来历,还是要再观望一番!

“地宫之人降他不住?”听慕青冉提起那名乞丐,夜倾辰的眸中忽然划过一抹冷意。

“听墨琀说,他轻功极好,不与人交手,只一味的逃窜!”待到他们放弃追捕他,他便又自己默默回了王府的后角门继续蹲守,竟像是刻意戏弄人一般。

“青冉如何看?”

“王爷可曾听过‘桃花庵歌’?”见夜倾辰问她的想法,慕青冉却是不答反问道。

闻言,夜倾辰却是缓缓的摇了摇头。

即便他自认是杂学旁记,但是青冉口中之言,他却是未曾听闻。

慕青冉见此,却是声音愈加轻柔的同他说道,“这是临水的一位老先人所作,我初时听闻,便觉得很有妙趣。”

话落,书房之中,便听到慕青冉温柔沉静的声音缓缓响起。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里桃花仙;

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

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

半醒半醉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

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

车尘马足贵者趣,酒盏花枝贫者缘。

若将富贵比贫贱,一在平地一在天;

若将贫**车马,他得驱驰我得闲。

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世人看不穿;

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

听完慕青冉所言之后,夜倾辰会心有所想便也罢了,偏偏连夜安陌也是眸光不眨的望着慕青冉,专注的眼神,竟像是他也听懂了一般。

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世人看不穿

夜倾辰仔细的品味着这一局诗,却是只觉得意境悠远,想到如今的情况,心下便也明了了慕青冉的打算。

“这是何人所创?”怪不得他此前一直未曾听闻,原是临水民间流传的“歌谣”!

“老先人名唤陈正之!”他曾与沈太傅是旧相识,二人脾气秉性极为相投,是以慕青冉对他的一些创作和思想,也自小便是多有体悟。

陈正之!

“便是将青冉比作‘文曲仙子’的那一位吗?”若说是“桃花庵歌”他未必知道,但是当年遍传临水的那首有关青冉的诗,他倒是闻之未忘。

“正是!”听他说起那首诗,慕青冉却是不禁有些羞涩的一笑。

那原是老先生一时兴起写下的,只是后来不知是被何人传了出去,这才闹得人尽皆知。

外祖父还因为这件事情,气的好几天不曾搭理过他,只道是因着他的几句话,便将小小年纪的自己推到了风口浪尖之上!

不过现在想想,却是觉得恍若昨日,幡然梦醒,才忽然发现原来一切都已经是那么久远的事情了。

二人正在说着话,不想紫鸢的声音轻轻的在外面响起,只道是玲珑坊的娟娘来了!

闻言,慕青冉便也不再打扰夜倾辰,左右她过来就是为了同他说那名乞丐的事情,既是该说的都已经说完,便也没什么要紧的了。

她对此事的看法,便是如同那首诗歌一般,想来他会明白的!

眼下还是先考虑过几日陛下的生辰,靖安王府要送什么样的贺礼要紧!

她特意命墨锦请了玲珑坊的管事来,便是心中有个打算,准备别出心裁的送份不一样的贺礼进宫。

倒并非是想要刻意讨陛下的欢心,毕竟夜倾辰的身份摆在那,即便什么都不做,陛下心中也是明白的。

但是架不住还有旁的人要应付!

陛下已经是身居高位的人,便是送座金山,只怕他也是不在意的。而且比起谁送的贺礼更为贵重,倒是不如看看谁拿的出手的东西更加的珍奇!

几位皇子想来也定是要搜肠刮肚的想主意,特别是夜倾瑄!

既要不能太扎眼,又要让陛下感念他的一片孝心,真倒是难为他了!

而且,想来夜倾睿也定是要为他奔波忙碌的,打算趁着陛下生辰的这一日,这般大好的日子,让陛下解了他的禁足。

可是哪里会有那么便宜的事情呢!

------题外话------

最近发现互动区不是很热闹

所谓介个人在江湖,义字当头!

大家来看文,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

比如来点打赏,来几颗钻石,还有花花也是可以的!

要是都没有的话,那来个评价票月票偶也满足了!

再或者要是真的什么都没有的话,您来都来了,留个话儿再走啊~大官人~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