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章 玲珑坊/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玲珑环佩拥霓裳,绣扇锦屏玉琳琅。

据闻这是玲珑坊当年名扬天下的时候,世人皆是会传颂的一句诗。

不过说是当年,其实也未有多远的事情,大抵也不过就是慕青冉在嫁来丰延之前。那个时候玲珑坊方才在丰鄰城中扎根,但是已经是名动天下,便是她身在临水,也是对此多有耳闻。

何况她初嫁来王府的时候,那一身艳华嫁衣,便是出自玲珑坊的手艺。

一路走着,慕青冉的脑中一直在想着有关玲珑坊的事情,墨锦将娟娘带去了花厅,是以不曾回到浮风院,她便直接带着紫鸢过去了。

方才迈进门口,慕青冉便见到了在房中央静静站着的女子。

墨锦应当是不会让她这般拘束才是,那一直在此站立静候,便是她自己的主意了!

怪不得能够玲珑坊的管事之人,倒是难得十分有眼色!

“民妇参见王妃!”忽然听闻门外有小丫鬟的问安声音,娟娘回身间,便见到一名女子身著湖蓝色掐金色锦绫凤仙裙款款而来。

只回身间粗粗瞟了一眼,娟娘却是赶忙低下了头,声音满是恭敬的说道。

闻言,慕青冉的眸光不觉一闪,可是向屋中走着的脚步却是微停。

民妇?!

这女子竟是已经嫁了人了!

在上首落座之后,慕青冉的目光方才转到了娟娘的身上,眸光温润的细细打量着她。

“起身吧!”直到听见有一道温柔清润的声音响起,娟娘方才起身站直,双手规规矩矩的交叠在身前,一言一行,皆是十分的有礼。

依照慕青冉的眼光而言,娟娘的相貌,并不如何出众,这是中等姿色,倒是她的年龄令她有些惊讶!

她本以为她会是一个三四十岁的妇人,雷霆手段,方才将偌大的玲珑坊打理的井井有条。可是今日一见,竟是发现这女子也不过就是刚过双十年华,却是不想这般有手腕!

虽是之前便与玲珑坊之中的绣娘有些接触,但都是墨锦在与她们接洽,似是如今日这般慕青冉亲自出面倒是头一遭。

“赐座,上茶!”话落,便有小丫鬟进来恭恭敬敬的奉上香茶,未因娟娘只是普通百姓便有所怠慢。

听闻慕青冉说“赐座”,娟娘也不敢贸然拒绝,只神色愈发恭谨的等着她的后话。

“玲珑坊的绣艺天下闻名,本宫早有耳闻,是以如今便有事相托。”慕青冉这话,却是实在说的很客气了!

她是王妃,自然是她吩咐什么,旁人便要去做什么,却又哪里有“托付”这么一说呢!

“王妃折煞民妇了。”闻言,娟娘的脸上却是不禁闪现了一抹愧色,似是觉得当不起慕青冉的这句话。

“近日恰逢陛下生辰,本宫想在玲珑坊定制一幅刺绣,以为几日后陛下的生辰贺礼。”若是普通的刺绣,想来也没什么稀奇的,只是玲珑坊的绣艺,再加上她此前备下的图案,想来会让陛下喜欢的。

几日后?!

娟娘脸上的神色因为慕青冉说起的这个期限,而稍显凝滞,但却依旧是声音平淡的应道,“不知王妃要绣一幅什么图?”

总还是要看看这画作到底要多大,方才能有结论。

毕竟这刺绣的工艺,素来都是慢工出细活,这么几天的时间,若然是一幅过大的画作,那只怕就算是将整个玲珑坊的绣娘都叫了来,恐也是完不成的!

“紫鸢,去将我前几日绘好的‘江山万年图’拿来!”

一听闻这个名字,娟娘只觉得脑袋都“嗡”地一下!

江山万年图

单是听这名字便可见其大气磅礴,更遑论是亲眼见到那幅画作!

素日都听闻这靖安王妃是个极为和善的人,可是何以这般为难于她们?

直到见到紫鸢手捧着那幅再次回到了房中,娟娘脸上的表情便是一变,心道果然同她想的一样!

那幅画竟是凭紫鸢一人根本无法展开,还是一旁过来了两名小丫鬟,三人一同方才将其展现在了娟娘的面前。

随着画轴的展开,画面之上的景象浮现在娟娘的眼前,却是瞬间将她震惊在了原地。

那是一幅意境高于技艺的画作,峰回路转之间,传出了丰延江山的气势恢弘,江海无际,道出了山河的广袤无垠!

其中飞瀑鸣泉、长松修竹皆是悠然恬淡之景,可是目光微移便可见亭台楼阁、舞榭歌台的辉煌壮阔。

雄伟壮观的山脉与江淮一带苍茫的水势和曲折的湾流融合为一体,群山涌动,恰似苍龙滚地;江河流淌,如同平镜映天。

长桥卧波、松涛藏扉、柳浪渔家,高台望月、平沙泊舟等,皆以留白点缀,颇为鲜明,如平江待渡、亭桥观流、轻舟荡漾、江上渔隐等,却又皆是可行、可望、可游、可居的之境!

画卷的最左侧书写着两行大气磅礴的字体,与整个画卷都交相辉映。

挥毫泼墨,江山万年永安图

执笔抒情,乾坤共享盛世歌

看完了这整幅画的时候,娟娘只觉得自己内心好像都有着无尽的澎湃激情,却又一时惊叹这样的巨作是何人所绘?

眼见娟娘的神色之间皆是赞叹之意,慕青冉唇边的笑意,却是不禁变得更加的醉人。

“娟娘觉得如何?”

“回王妃的话,这画当真是举世无双,就是不知,是何人所绘?”方才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娟娘便有些后悔了,她原是不该这般多话才是!

可是慕青冉闻言,却是并未怪罪于她,只是微微淡笑着没有回答。

倒是一旁的紫鸢见了,方才对着娟娘轻笑道,“既是为陛下准备的贺礼,自然是王妃亲手所绘!”

闻言,娟娘却是整个人都不禁一愣。

王妃!

这画竟然是她亲手所绘?!

如果说在来王府之前,娟娘便对眼前的这位女子多有耳闻的话,那她现在只能说,百闻不如一见!

纵是她再时常听人提起这女子的种种“传奇”,可是未得见其真容,到底是难有想象。

但是令她感到意外的是,这样大气磅礴的画作,竟然会是出自这样一个绝色女子之手,可见其心中大有丘壑!

“启禀王妃,恕民妇直言,这画作虽好,可是要在几日之内便完工,却实乃天方夜谭!”即便是集坊中绣娘全力,怕是也绝难完成这这般大作的!

不过令娟娘也感到有些奇怪的是,既是早已知晓陛下的生辰,为何王妃现如今才开始着手准备?

“无妨,你只管带了去,能绣完多少便是多少,本宫不会怪罪于你便是。”听闻娟娘的话,慕青冉好似也并未如何在意,只依旧淡笑着同她说道。

闻言,娟娘只得点头应是,不敢再多说什么。

要说是娟娘方才说的那句话,可谓是当真冒着一死说出来的!

毕竟人家贵为王妃,已经下了吩咐命她她们几日之后完工,但是她心下却是十分的清楚,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倘或是她现在不言明情况,万一将来到了期限她交不出这绣活,岂非是为坊中的姐妹们带来灾祸!

是以她方才宁愿拼着一死也要将事情说明,何况她瞧着靖安王妃温温柔柔,也不像是不通情理的样子,所以才会由此一言。

眼下竟是听她这般一说,娟娘也不好再拒绝,就是无关乎身家性命,那她自然便敢接下这桩事,一切权且从心,尽力而为罢了。

命人将那幅画作仔细的收好之后,紫鸢方才交到了娟娘的手上,叮嘱她务必要好生保管,待到刺绣完成后,这画作是要收回的。

即便紫鸢不说这话,娟娘心中也是有此打算,这样精贵的物件,她哪里敢随意轻视!

命人将其送走之后,紫鸢却是见到慕青冉依旧是眸色淡淡的望着门口的方向,不知心里在想着些什么。

玲珑坊之中的事情,慕青冉并不是十分的了解,不过只偶尔听到墨锦说上一两句而已。

是以她并不知道众人口中纷纷赞叹的“铁娘子”,竟然是这般年轻的小妇人!

铁娘子呢

看来于这商门之上沉浮,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这般一个无助女子能走到今天的地位,不知背后又付出了多少辛酸。

对于丰延之地而言,倒是不曾有禁止女子经商的事情,只是这般在外抛头露面,也不是每个男子都能容忍的。

“娟娘的夫家是何人?”忽然,不知想到了什么,慕青冉略微疑惑的朝着紫鸢问道。

“奴婢曾听人偶然说起,似是原在北境之地的一处商户,后来因着娟娘一直无所出,便被休离家了”这些事情,也不过是紫鸢听王府中的人偶有传言,却是未曾仔细打听过,是以也并不知道是真是假。

可今日一见,她倒是觉得这传言未必尽是虚的,毕竟瞧着那女子一身的沉稳气质,倒是像见过些风浪的。

闻言,慕青冉却是不禁有些错愕,她没有想到这女子竟会是这般命运!

她一直以为素以江南之地多出绣娘,未想到北境之地的绣艺竟会是这般精湛!

不过想来也是,方才从见到她的时候开始,慕青冉便是觉得那女子是个懂礼守矩的,一言一行皆是有些官家小姐出身的态势,想来也是曾经生活在大户人家。

而且她方才瞧见那幅“江山万年图”的时候,整个人的眼神便是一亮!这自然是她看出了其中的精髓,方才会有此神色,再听她之言,也是对此多有了解,不似寻常的商贾之家。

“奴婢还听说,玲珑坊的许多绣娘,大多是孤苦无依之人,娟娘收留了她们,教给她们刺绣的手艺,让她们以谋求生路。”这样的传闻在丰鄰城中随处打听便可知晓,好像那玲珑坊中还有几名女子之前曾经是风尘出身,为自己赎了身之后,方才得到了娟娘的收留和庇护。

越是听紫鸢说下去,慕青冉便越是觉得那女子很是不简单!

在丰鄰城经营这样大的一桩生意,莫要说是一名年轻女子,便是如锦乡候这样的老狐狸,也还不是一夜之间便栽了跟头!

倒是可以想见这其中的艰难与苦难!

听说她当时成亲之日所穿的喜服,便是娟娘一人绣织的,倒是可见其绣艺的精湛和功底深厚。

怪道此前丰鄰城中有人传颂娟娘的绣艺,“绣成安向春园里,引得黄莺下柳条”

如今想来,倒是真的很是贴切呢!

想到紫鸢方才说起她如今孤身一人的原因,慕青冉的眼眸之中不禁隐隐带了一丝的凉意。

因为无所出而被休离家,这是世间最残酷的事情!

明明无子已经是女子一生无法言说的痛,偏还没有得到夫君的呵护,竟是被无情的抛弃!

好在娟娘被休之后,并没有自甘堕落,反倒是重梳蝉鬓,美扫蛾眉,巧逞窈窕之姿,这般状态倒是极好。

既是与她夫君一别两宽,那从今往后便各自欢喜罢了!

紫鸢看着慕青冉的神色渐渐的发生着变化,心知她定然是想着娟娘的事情,便也不再打扰她,只静默候在一边。

待到两人再次回到浮风院的时候,慕青冉便径直走回了书案之后,执笔便洋洋洒洒的写了一篇的字。

芙蓉城中雨纷纷,

漫看手捻绣花针。

绫罗锦缎裁几寸,

借问韶华缘几分。

枫叶花深稻香村,

青丝缠绕千万根。

孤影形单闻回声,

佳人倚栏盼归程。

明月照尽边关外,

残阳映血伊人来。

蜀绣千丝牡丹开,

夏雨秋风春不再。

锦书绣刻刀千刃,

情针意线泣墨痕。

缤纷已尽化为尘,

莫道人间枉断魂。直到慕青冉停下笔之后,紫鸢方才走到近前去看了看,可是方才扫了一眼,便只觉得满心震撼!

小姐这是

“待到娟娘将事情办妥之后,你便将此交于她”说完,慕青冉便将方才写完的这首诗仔细折好之后交给了紫鸢。

“是!”听闻慕青冉这般吩咐,紫鸢只心下微微猜想,不知小姐这是何意?

慕青冉将娟娘召进靖安王府的事情,很快便在丰鄰城中传了出来。

不过众人倒是也未曾觉得有何奇怪,毕竟这玲珑坊的绣艺可是举世无双的,靖安王妃便是召她们绣织一些衣物也是正常。

可是有的人却是不这般想,消息通过宋祁传到大皇子耳中的时候,夜倾瑄的第一反应便是慕青冉有计划!

倒也不是他太过草木皆兵,实在是这女子心机太过深沉,倘或是不对她的一言一行皆是万分留心的话,只怕是自己早就死在她的手上了!

若然只是要绣织一些衣物,大有王府的管家在,何须亲自将一个绣娘召进王府这般慎重!

而且他听闻,娟娘离开的时候,王府的侍卫还亲自抬了什么与她一道回了玲珑坊,这一点倒是也让他略微有些疑心。

怪只怪他如今行动并不方便,很多事情得知的很慢,唯恐他要有动作的时候,对方都已经挖好了陷阱!

不过好在也不是没有好消息传回来的!

听闻这几日朝中有大臣联名上书保住了卫菡的性命,还是父皇派了人,亲自将其送回了六皇子府上。

他也是这几日被禁足的时候方才想明白这件事情,老六既是这般不待见这个妻子,他就偏要将她送回去“碍”他的眼!

怪不得之前在宫宴上面,他宁可被父皇认为谋害“皇长孙”也不愿替卫菡求情,原是一开始就打算趁机丢弃这个人!

可是他怎么能让他如愿呢!

如今,卫菡被重新送回了六皇子府,想来老六又要头痛了。而且,依照他对卫菡的了解,她既是在深陷困境的时候未曾得到夜倾昱的帮助,那么眼下自然不会善罢甘休,怕是有的闹呢!

------题外话------

爱乃们么么哒!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