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一章 俏芸娘/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于慕青冉找了玲珑坊的娟娘来准备庆丰帝生辰贺礼这件事,夜倾辰是未曾发表什么看法的,陛下看的不过是个心意,倒不是指望着众人的那点东西。

她既是有她的主意,他也不会横加干涉!

而与此同时,丰鄰城中之人也是对此事十分好奇,不知道靖安王妃这般大张旗鼓的命玲珑坊的人赶制的究竟是怎样一幅盛世图画。

但是素来玲珑坊中的人都被娟娘教管的极为懂规矩,根本不是旁人三言两语便会道出其中秘闻的人,虽是一群女子,但是行事作风却均是有礼有矩,不会落人话柄。

如今这既是事关靖安王府,坊中之人自然是更加不敢随意说三道四,只管一味埋头做好自己的事情便是了。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情况,夜倾瑄派出去的人几次都没有打听到有用的情报!

倘或他是直接打着大皇子府的名义,玲珑坊的人倒是不敢有所隐瞒,可是偏偏他恐打草惊蛇,让慕青冉有了防备,是以才会不敢放开手脚去查。

可是依照眼下的情况来看,怕是很难令玲珑坊的人松口,想必也是得了靖安王府中人的吩咐!

事实上,夜倾瑄也的确是所料不差,不禁是慕青冉亲自嘱咐过娟娘,便是墨锦在将人送出王府的时候,话里话外也满是对此事的看重,叮嘱了娟娘几遍,不可出一丁点的差错!

娟娘虽是一名女子,可是这么多年在外经商,对于人心之间的算计也是多有了解,凡事和皇家牵扯上关系,那自然是没有那般简单,王府中人会这般在意也是正常。

是以她回到玲珑坊之后,特意将慕青冉交于她的画作单独放在了自己独立的绣房,只每日吩咐负责绣织的绣娘们独自进到这一处,不可带进贴身的婢女,完工之后便速速离开。

她还特地派了两名亲信在门外把守,没有她的命令,寻常人等不得随意入内。

便是在这样的小心翼翼之下,玲珑坊中的人便有些被闹得人心惶惶,总觉得完不成这江山万年图,好似自己的身家性命也要不保一般。

而事实上,慕青冉已经同娟娘说过了,即便是完不成这画作,她也不会怪罪的。但是这话娟娘却是并没有告知其他人的,她心中也是有自己的考量,若是万一有人因此生出什么旁的心思来,岂非是坏了事!

因此她只是偶尔出言安抚,只道是好生忙着自己手里的活,按照王妃的要求完成了绣作,自然是可以得了赏赐,保住性命的。

这一日,娟娘方才是出了绣房,便见到掌绣的芸娘笑意盈盈的站在门外,满眼的春风笑意,不知是遇到了什么喜事。

“可是碰上了什么喜事?”否则的话,怎么会自己一个人这般开心的样子。

“啊娟娘!”似乎是没有想到会有人忽然出现,芸娘伸手轻拍着心口叹道。

吓了她一跳,娟娘怎么会神出鬼没的!

“你这是做贼去了不成!”见她被吓得那般样子,娟娘却是不禁伸手轻轻地点了一下她的额头,语气之中满是调笑之意。

这青天白日的,自己不过是说了一句话,便将她吓得这般了,可不是“做贼心虚”!

闻言,芸娘却是神色微嗔的瞪了娟娘一眼,随后方才答道,“哼才不告诉你呢!”

说完,芸娘便依旧是笑吟吟的离开了。

娟娘看着她袅娜的身姿渐渐远去,却是不禁摇头失笑,不管多大的年龄,这人竟还是这般如同小孩子一样。

不过这样也好!

芸娘不比她们这些人,都是一些经历了一些风雨飘摇的苦命女子,或多或少对这世间的人情冷暖和炎凉世态渐渐看透。但是她不一样,即便是家道中落因此流落街头,但是她始终未曾失去本心。

加之她又是坊中的这群姐妹中年纪最小的,她们都也都是对她颇多照拂,事事都以她为先,尽量将她保护的很好,不曾受到一丝的伤害。

因为她与她们每一个人都不一样,她是清清白白的身子,将来若是能遇到一个良人,便也算是她的造化。

这般一想,娟娘竟是难得的觉得心下有些感伤,这世间对女子何其不公!

不过好在她们如今依然可以靠自己活的坦坦荡荡,不偷不抢,不用出卖色相,只靠着自己的手艺赚钱,不过这一切都还要感谢那个人!

“娟娘,有一处需要借线之法,还是要你亲自来。”忽然,身旁响起的一道声音唤回了娟娘渐渐飘远的思绪。

闻言,她赶忙转身回了绣房之中,也将芸娘的事情忘在了脑后。

而与此同时,出了绣楼的芸娘一路直奔自己的卧房的而去,却是在行至园中的时候,忽然被旁边伸出的一只手给直接扯到了树后。

“诶”忽然被人扯拽住,芸娘的一张小脸顿时吓得惨白,还未等她喊出声音,便被那人一下子捂住了嘴巴。

“是我!别叫!”只见方才拽住芸娘的人是一个书生打扮的男子,白白净净的模样,看起来极为斯文,倒是这般举动未免有些不避嫌了!

可是令人意外的是,芸娘在听到这个声音之后,却是根本没有一丝的慌张,反倒是脸颊迅速的闪现一抹红晕。

随后忽然想到什么,方才神色略有些慌张的四下看了看,作势要将手从那男子的手中抽出,却是不想一时被他握的更紧。

“会被人看到的!”芸娘的力气不比身后之人那般大,几次挣脱未果之后,她也就不再欲拒还迎。

“不会的!”

这话,倒不是那男子在随口诓骗她,他们二人“藏身”之处,乃是一棵几人合抱的大柳树,只要不是有人刻意绕到树后面来,是不会有人瞧见他们的!

他也是看好了这一点,方才会在此等着她,只待她路过,便可将其拦下。

“那去你房中”听闻芸娘的话之后,那男子却是忽然这般说道。

闻言,芸娘脸上的绯红却是愈加的明显,不过但是并没有拒绝那人的提议。只微微整理衣裙,确保自己不会被人看出异状之后,方才面色坦然的从树后走了出来,只是脚步略微快了些。

不消片刻,便见到方才那名男子也从树后走了出来,脚步微抬,便只朝着芸娘离开的方向而去。

而远处,素日跟在娟娘身边的一个小丫鬟却是目光疑惑的望着这一处,心下不禁微疑。

方才那人是柳公子吗?!

可是随即想想,云珠又觉得不太可能,柳公子是男子,怎么可能会朝着姑娘们的卧房那边去呢!

定然是自己看错了!

这般一想,云珠便也就不再耽误,直接拿着方才从库中取得金丝线直奔前面的绣楼而去。

但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此刻芸娘的卧房当中,却是当真上演着令人“血脉喷张”的一幕!

芸娘的口中咬着一方绣帕,小嘴偶尔露出的呻吟之声却是令柳远愈发的神色激动。

二人的身子紧紧的贴靠在一起,似是连体一般,一丝缝隙也无!

明明这般青天白日的行此淫糜之事,两人心中都是唯恐会被人发现,可偏偏是这般矛盾的心理作祟,越是心下担忧,身体对情事的欲念狂潮便越是大盛!

两人不是第一次这般背着众人“暗合苟且”了,似乎也不知是从何时开始,他们便变成了眼下这样的关系。

柳远原本是这丰鄰城中的一名秀才,因着家境艰难是以他科举落榜之后,便靠卖些字画,帮一些商户人家写写斗方之类的赚些银钱。

后来还是一次无意间,娟娘烦劳他画过一幅嫦娥奔月图,之后见他画艺颇为精湛,此后玲珑坊中若然再有自出绣作之时,便会依旧请他来绘制。

这一来二去,玲珑坊中的女子倒是大多与其相熟,芸娘自然也是不例外。

后来,随着他越来越时常来绣楼,芸娘便注意到他总是偷偷的瞧着自己,原本她是有些害羞的。可是渐渐地,便也就习惯了被他暗中看着,倒是也未曾觉得有什么。

她长这么大,还从未接触过一名男子,之前是因为身在深宅大院,她平日并没有机会见到别人。之后来了玲珑坊后,坊中姐妹都是拿她当成亲妹妹一般,一直将她保护的极好。

是以柳远是她接触到的第一个男子,后来一切都顺水推舟的发生了。

他答应了她,等他考取了功名,便会来娶她,所以未免如今他的家境,娟娘不会放心将自己交给他,他们二人便有言在先,不会告诉别人他们之间的事情!

更何况,他们本就是行违礼之事,自然是更加不敢随意让人知道。

此刻二人这般偷背着众人在卧房中颠鸾倒凤也是第一次了,柳远来此处也是轻车熟路的很,至今倒是无一人发现他们的事!

直到羞云怯雨一番之后,柳远才抱着芸娘倒向了床榻,呼吸渐渐变得平稳以后,芸娘方才轻声说道,“你该走了”

若是一会儿被人撞见了就不好了!

闻言,柳远的手指却是依旧一圈一圈的缠绕着她的发气,语气之中满是餍足之意,“让我再待一会儿吧!”

说着,他忽然凑近芸娘的耳边轻轻喘息着,声音压的极低的说道,“我舍不得你”

听他一说这话,芸娘顿时含羞带骚的不敢看他,只一味低着头看着身上的鸳鸯戏水的锦被。

虽然坊中经常有姐妹会告诉她,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可是芸娘总觉得,那是因为她们没有遇到好的人,这般一棒子打死一船人,未免有些一概而论了。

照她来看,靖安王不就是很好的一个例子嘛!

明明是那么高高在上的一个人,可是却独独宠爱王妃一人,即便是因为那女子容姿绝色,但王爷眼中容不下他人这也是事实!

她不求柳远如何大富大贵,只要他将来能如现在这般对自己好,不做那喜新厌旧、见异思迁的负心之人便好。

两人正窝在一处满心温存,却是不想忽然听到外面有女子的谈笑声传来,二人便均是一惊!

赶忙匆匆起身穿戴好衣物,柳远被芸娘藏在了屏风之后,随后她方才又仔细弄了弄头饰,确定没什么异样以后,她才赶忙出了卧房。

才出了门口,便见到坊中的几个女子正朝着这边而来,她们看到芸娘站在门口,便说笑间朝着她走了过来。

“你这丫头愈发会偷懒了!”说话之人看着芸娘方才从卧房中出来,只当她是在此歇息来了,不禁语带含笑的说道。

“呦瞧咱芸娘这小脸儿,这么红润有光泽,到底是年轻呢!”

她们当中大多都是成了婚的妇人家,是以背着人说起话来,倒是并没有那么多的顾忌。

旁边的几名女子闻言,却是不禁都“哈哈”大笑起来。可想来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那女子这话一出,却是让芸娘整个人脸色都是一变!

那群女子之中,唯有一人未同她们一般轻笑,她名唤慧娘,年纪稍长她们一些,似是经历的也多些。双眼之中透着岁月的沧桑和剥蚀,听闻方才的话,她的目光不禁转向了芸娘的脸上,心下不禁一紧!

她是过来人,这女子的神色面貌若是有何变化,若然仔细看,多是会被人察觉到一些的。

芸娘此刻粉面含羞,双唇艳红欲滴,眸中仿若浸润丝丝雨露,似泣非泣,明显就是被人“疼爱”的样子!

见此,慧娘却是未置一词,只神色微思的暗暗瞧着这般情况,不多时便与众人一道离开了。

看她们都是已经离开,芸娘方才站在门口敲了几下,接着自己便匆匆而去,随后便见到柳远神色警惕的将房门开了一个小缝儿,四下看了看,见是周围均没有一个人,方才赶忙出了芸娘的卧房。

而这一切却是均落入了一双死寂沧桑的眼眸之中。

靖安王府

紫鸢看着慕青冉嘴角含笑的同小世子说着话,也是不禁轻轻微笑。

不管外面闹出什么样的事情来,总之在这王府之中,小姐都是不会受到一丝一毫的烦忧。不仅是王爷不会允许,便是地宫的这群人,如今也是对她百般维护,唯恐她被人欺负一般!

这是属于小姐最独特的魅力!

一旦与她相识,便会不自觉的喜欢上她,想要好好的保护她,所以,即便七皇子与她阵营相对,可还是不自觉的“爱”上了她。

这件事情,紫鸢还是无意间听墨音说起方才知道,却是当时心下震惊非常,可是随后一想,却又觉得理所应当。

“玲珑坊的人如何?”忽然,慕青冉的声音淡淡的响起,唤回了紫鸢尚且在游离的神思。

“回王妃的话,都在尽力的绣制江山万年图,未见有何异常。”从那日将画交给娟娘开始,丰鄰城中便有诸多传言,此前王妃便让墨锦多多留意城中的动向,特别是玲珑坊的情况。

“娟娘是个聪明人,想来不会出什么差错。”慕青冉伸手轻轻地拍着夜安陌,眸光亮亮的望着怀中的人儿。

“嗯只不过,近来城中对此传言比较多”说着,紫鸢便不觉微微皱眉,不知是不是她想的有些多的缘故,总觉得这般情况会对王妃的打算有些影响。

“无需理会。”闻言,慕青冉却好似并不在意一般,只淡笑着轻声说道。

不管外面的流言如何喧嚣尘上,只要娟娘能够受得住玲珑坊“这一关”,那么所有的问题都不会成为问题。

她只要她们安心的绣好江山万年图,旁的事情却是不与她相干!

而且,陛下的寿辰也就在近日了,只要在那之前不出任何的差错,顺顺利利的过了这个寿宴便好。

这般一想,慕青冉的唇边却是不禁绽放了一抹嫣然笑意,眸中流光溢彩,美不胜收。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