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三章 娴妃召见/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路往宫中而去,楚鸾偶尔撩起小窗的帘子向外看时,便可以见到夜倾辰骑在马上笔挺的背影。想到那人此刻摆出的“臭脸”,她便只觉得满心舒畅,唇边是如何也掩饰不住的笑意。

慕青冉见她是这般一副“幸灾乐祸”的嘴脸,不禁也是摇头轻笑,这两人怎地都像是小孩子一般!

回首间看到慕青冉失笑的望着她,她怀中的夜安陌也是睁着同他母妃一样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她,楚鸾顿时便心头一动,“来!陌儿给姨母抱抱!”

闻言,慕青冉将夜安陌递给她的动作便是一顿,随后眸光微亮的望着楚鸾说道,“姨母?”

楚鸾听慕青冉的语气中满是疑惑之意,却是不禁有些奇怪的回望着她。

她说“姨母”可是有哪里不对吗?

“你既是身为靖安王府的郡主,难道不应该是姑母吗?”说着话,慕青冉的眸光一直温然的望着楚鸾,却是让后者不禁一愣。

姑母!

话已至此,楚鸾方才恍然大悟!

可不是嘛!她如今于外的身份是靖安王府的郡主,夜倾辰的义妹,这可不就是陌儿的姑母!

“鸾儿,你既是认下了父王女儿的这个身份,那连带的,你也要一并认下王府郡主的这个身份!”说话间,慕青冉的目光一直略显郑重的望着楚鸾,倒是让她也不禁有些严肃起来。

其实从一开始慕青冉便知道,楚鸾素来不是那般看重权势的人,所以不管父王是不是王爷,只要他真心疼爱她,她都会认下这个父亲。

但是对于“郡主”的这个身份,她却还是一直没有放在心上。

这事若是换了旁人,被老王爷认为了义女,只怕是顶着郡主的这个名头,偷笑都要笑死了。偏只有她,整日的没有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中,不过或许正是因为这样,父王才更加的喜爱她。

若是换了往常,慕青冉也是不会纠正她这些的,可是待会儿既是要进宫,那里人多眼杂、隔墙有耳,凡事都要仔细小心些。

听闻慕青冉的话,楚鸾方才知道自己的问题出在哪里,她的确是未曾将郡主的这个身份放在心上。

因为在她的心中,她有青冉,还有紫鸢她们,这便够了!

如今既是又多了兄长,又多了父王,她已经很满足了,至于其他的她倒真的不是很在乎!

“青冉”

“即便是义女,可你心中要有一个想法,如今你名唤‘夜倾鸾’!”随着慕青冉的声音一字一句的响起,楚鸾的眼中从最初的迷茫渐渐变成了坚定,最后恢复如初。

见此,慕青冉却是心下明白,楚鸾是懂了她的意思,但是这人话锋一转,竟是忽然说了这样一句话。

“知道了,小嫂子!”楚鸾的声音听起来格外的贱兮兮,眼眉也是一挑一挑的逗着慕青冉,显得有些流里流气。

不过她说的倒是也没错,她既是身为夜倾辰的义妹,那合该是唤慕青冉一声“嫂子”的。

可是偏偏从她的口中说出来,就是带着那么的一丝“不正经”!

闻言,慕青冉轻笑着睨了她一眼,便也就不再同她胡闹,只动作轻柔的拉着夜安陌的小手,眸光温软的望着他。

若然今日不是陛下的生辰,她和夜倾辰是不会决定带陌儿进宫的!

但是难得恰逢陛下的寿宴,想来他也是想要见一见陌儿的,便是连父王都进宫了,带着他也无妨。

这般一想,慕青冉看着夜安陌的目光却是不禁变得更加的温柔。

这是一个从小就万众瞩目的孩子,不管是外祖父、父王、还是宫中的陛下,都对他诸多疼宠。甚至是连夜倾辰在他面前都会变得异常的温柔,想要将全天下最好的东西都摆在他的面前让他挑选。

于这样的万般宠爱之下,她有些时候心里会有所怀疑,不知这孩子将来可会变得“无法无天”抑或是骄纵任性可是有时看着夜倾辰怀抱着他,父子俩安静的坐在书案之后,她却又觉得不过是自己多想罢了。

然而多年之后,事实证明,慕青冉的确是多想了,至少夜安陌在她的面前,未有任何的劣迹和不堪,却而代之的都是乖巧听话。

但是到底他于外究竟是如何,这却是后话了

马车一路直奔皇宫而去,夜倾辰和老王爷双双骑在马上,走过的一路引来了许多百姓的跪拜。

老王爷虽是比不得夜倾辰年轻俊朗,但是到底年轻时也是样貌出众,这般上了些年纪之后,却又有不一样的味道在其中,倒是也不会在夜倾辰的面前落了下风。

只不过咱们这位王爷的长相,想来是将老王爷和已故的老王妃所有的优点都集齐了,端的是妖孽无边,倾城绝色。

车驾抵达宫门口的时候,守门的侍卫见是小王爷和老王爷一起进了宫,赶忙问安施礼。

一旁的小太监见了,也是连跑带颠儿的赶了过来。

将夜安陌先递给夜倾辰抱着之后,慕青冉方才缓步从马车上下来,一步一行,均是倩然身影,自成一画。

相较于慕青冉这般恬静典雅的行为,楚鸾便显得有些太过“活泼”了!

也不在意旁边是否有人在看,只直接从车上跳了下来,随后还伸手掸了掸自己身上若有似无的灰尘,接着便跟在老王爷的身后向宫中走去。

身边有旁的人见到了这般情况,却是不禁满心震撼!

这郡主怎地是这般行径?!

明明是一个姑娘家,何以行为举止这般不在意?

特别是站在靖安王妃的身边,想来便是刻意注意着这些细节,行为皆是有礼有矩,怕是也被其掩盖了风华。可是偏偏这位郡主好像根本不在意一般,只依旧是一副随性作态,还当真是有些老王爷当年的影子。

更令人觉得诧异的是,明明这位靖敏君主的行为有些不合女儿家的行为,可是莫要说是小王爷和王妃,便是连老王爷也只是笑眯眯的看着她,言语之中未有丝毫的责怪和训斥之意,着实是令人感到惊讶不已。

按照惯例,夜倾辰自然是要先和老王爷去面见圣上,而慕青冉和楚鸾直接去后宫,可是几人方才走了没几步,便见到迎面走来一位小太监,直朝着他们的方向而来。

“奴才参见各位主子!”方是行至近前,那人便直接跪倒在地,连声问安道。

“起!”夜倾辰微微低首瞟了他一眼,觉得有些面生,却是没有多言,只声音清冷的吩咐道。

“奴才奉娴妃娘娘之命,特来请王妃前去赏花!”

娴妃?!

闻言,慕青冉下意识的便转头看向夜倾辰,眸中隐隐带着一丝诧异。

她与娴妃素来没有什么接触,何以会在此时请她去赏花?!

左右一想,既是亲自派了人来,倒是不好直接推脱,而且她也正好想要找个机会“试探”这位娴妃娘娘一番。

毕竟事到如今她也是没有猜出她的幕后之人到底是谁!

主要是因为这位娴妃娘娘一直安分守己,却是不曾在宫中招惹是非,便是有人看她不过,可是有陛下护着,外人想要伤她分毫也是不易。

是以她一直将自己保护的极好,眼下恰好有这样的一个机会,便是去凤藻宫坐坐也是无妨。

只不过娴妃只说是请了自己前去,那鸾儿

见慕青冉忽然转头看着自己,楚鸾先是一愣,随后方才明白她在想什么,便赶忙摆手说道,“我没事,只在这随处转转等你回来便好了!”

“你不若直接去华清宫,找惠妃娘娘和宁儿吧!”早前宁儿时常来王府闲坐,一来二去倒是与鸾儿相熟,此刻她前去凤藻宫,将她自己独自留在这处也不放心,还是让她去找宁儿比较好。

闻言,楚鸾便连连点头,示意她放心。

“本王派人送她过去!”说完,夜倾辰便吩咐方才为他们带路的人将楚鸾送到华清宫,随后才又拉着慕青冉直奔凤藻宫而去。

慕青冉心中有她自己的打算,这一点夜倾辰向来都知道,如今既是娴妃自己找上门来了,那自然没有躲过去的道理。

想来青冉也是打算探探她的虚实,便趁着这个机会也好!

看着那两人越走越远,楚鸾却是不禁和老王爷相视一笑,只觉得夜倾辰对于慕青冉身边之人的爱屋及乌,已经是越来越明显了。

老王爷毕竟是个男子,倒是没有慕青冉那般心思细腻,既是他的女儿,还能让何人欺负去了不成!她便是想要在宫中横着走也是使得的!

若然不是他不方便进到后宫去,就直接送鸾丫头去华清宫了!

和老王爷分开之后,楚鸾一路随着那名小太监奔着华清宫而去,却是在方才行至御花园的时候,便见到了迎面走来的那人。

宋祁见到楚鸾的时候,也是明显一愣,好像根本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见到她。

“微臣参见郡主!”目光瞥到一旁的小太监在,宋祁便神色恭谨的朝着楚鸾略一拱手。

“宋大人有礼!”闻言,楚鸾也是顺着他的话,“规规矩矩”的同他回道。

“不知郡主这是”

“我本郡主要去华清宫!”一个“我”字方才要出口,楚鸾却是忽然想起进宫前慕青冉同她说的话,便硬是生生改了口。

话落,她方才准备抬脚离开,却是忽然听到一旁响起一道“甜腻”的声音。

“好巧!未想会在这里见到宋大人!”夜倾羽的声音轻轻柔柔的响起,倒是与往日给人的嚣张之气略有不同。

“参见九公主!”见是眼前之人,宋祁微低下头,不让人瞧见他紧皱的眉头。

“平身吧!”夜倾羽的眼神近乎是专注的望着眼前之人,眸光中星光闪闪,爱慕之意溢于言表。

九公主?!

楚鸾在一旁听着宋祁的话,却是恍然大悟,原来眼前之人便是“传说”中的九公主!

关于她的传闻,楚鸾可谓是听了个遍儿,难得有些好奇这是个怎样的女子,不想今日有幸见到。

当初她与父王因为青冉入狱的事情赶回丰鄰城,却是未想到事情早已经解决,不过她仍旧是仔细的了解一下当时的情况。

不仅如此,便是连之前这位九公主爱慕水墨公子的事情也被人一并“翻”了出来。

她可是了解个仔仔细细,对这位行事不拘小节的公主殿下也是难得有些“欣赏”!

敢于这般大胆的追求自己想要的,要么就是庆丰帝太过宠爱她,以至于将她宠的无法无天了些。要么就是这公主殿下自己不醒事,根本意识不到自己的做法会带来怎样的影响!

依照楚鸾而言,她自己便已经够算是皇室的一朵奇葩了,未曾想到眼前的这位公主殿下,竟是比她还厉害!

“你是何人?”想是忽然才注意到一旁的楚鸾似的,夜倾羽的声音满是不屑的说道。

方才在远处的时候她便注意到了,这人与宋祁“说说笑笑”,看起来竟像是旧相识一般。如果不是她忽然出现,还不知道这二人要聊到何时呢!

明显听出了九公主语气中的不善,楚鸾不禁一愣,心道这公主是会变脸不成,怎地与宋祁说话便是那般娇娇柔柔的样子,偏对着自己就是这般针锋相对!

想到青冉之前同自己说的话,楚鸾却是忽然一笑,在夜倾羽满是不屑的目光中朗声说道,“本郡主名唤——夜倾鸾!”

闻言,在场的几人皆是不免有几分震惊!

旁人倒也罢了,偏是宋祁,听闻楚鸾的话之后,整个人都是不禁一愣。

他似乎是第一次听她这般正大光明的承认自己的身份,以一种绝对“飞扬跋扈”的姿态,宣布着她贵为郡主的事实。

直到很多年以后,宋祁想起那一幕,仍然觉得那一刻的楚鸾,当真是极为耀目。

而尚在此刻的夜倾羽听到她的话,却是感觉极为的不屑。

郡主?!

哼!还不是王叔随口认下的一个野丫头罢了!

“你是郡主可本宫是公主!”她不过一个王府的义女,就该在自己眼前这般放肆,是真的不将她放在眼里嘛!

“哦?那又如何?!”闻言,楚鸾却好像根本没觉得自己的身份比夜倾羽低了一等一般,竟是还直接出口闻道。

“哼!你是在装糊涂吗?你不过区区一个王府的义女,何以见到本宫不曾问安!”这人既是与宋祁相熟,她便偏偏要让宋祁看看,自己这个公主较之常人要高贵多少!

“这话却是如何说我原是打算要去华清宫的,公主知道我为何不去给皇后娘娘请安吗?”

令夜倾羽感到奇怪的是,楚鸾虽是接了她的话,但却是反问了她一句毫不相干的问题,倒是令她一懵!

“原是父王同我讲,大家同时一家人不必弄那些虚礼,未免显得太过生疏了,让我随意些就好”说着,楚鸾的神情就像是有些为难一般,看了夜倾羽一眼便接着说道,“可如今这般看,公主倒是并未将王府当成一家人啊!”

这话,便是连宋祁在一旁听着也是觉得有些心惊!

倘或是九公主应下了这句话,难保楚鸾不会转头就去向陛下和老王爷告状。毕竟当今陛下重视靖安王府,与老王爷关系更是非一般皇室兄弟可比,九公主这话岂不就是有离间之嫌!

他倒是没有想到,楚鸾素日瞧着大大咧咧的,未想到说起话来竟是这般机智。

而事实上宋祁哪里知道,楚鸾惯会是耍嘴皮子的人了,若说是比之慕青冉那样心思深沉的人比不过,但是比起夜倾羽这般“有勇无谋”的人来讲,却是绰绰有余的。

“何人瞧不上靖安王府,说来本王听听!”忽然,旁边一道略显清冷的声音传了来,却是令夜倾羽生生打了一个寒颤。

这个声音是——夜倾辰!

------题外话------

凤临天下之魔妃倾城

浮梦公子

人人皆道将军府嫡女苏溶玥是京都第一贵女,天生好命。

苏溶玥:这是好命?

难道不是在玩命嘛!

她帮他扰乱后宫局势,打贵妃,斗太后,除奸佞,搅得风起云涌。

本以为终于可以过上没羞没臊的后宫生活,谁知风云突变。

乾景尧:看来为了尽快造人,我们只能先一统天下了

苏溶玥:

片段

苏溶玥:乾景尧,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你!

乾景尧:恩,你说吧!

苏溶玥:你是不是真如传言一般不行?

乾景尧:苏溶玥,你若是再说,我就感受一下我到底行不行!

苏溶玥想了想:乾景尧,你是不是不行?

乾景尧怒道:你听不懂我说的话吗?

苏溶玥小声说道:就是听懂了,我才又问的啊!

于是,某殿的床开始了剧烈的长时间晃动

某床:呜呜,我招谁惹谁了啊。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