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四章 皇嗣/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忽然听闻夜倾辰的声音传来,不止是夜倾羽心下惊讶,便是连楚鸾和宋祁也是不禁一愣。

王爷怎么也会在这?!

原是夜倾辰将慕青冉送到凤藻宫后,便直接准备去陛下的御书房的,不过是碰巧路过了这里,看到楚鸾与夜倾羽正说着什么,他方才听了一耳朵。

可是这不听还好,一听倒是生出了些事端!

夜倾辰的这一句话,却是险些让夜倾羽遍体汗毛都炸了起来!

她自然是高贵为公主,也是骄纵任性少有人惹,可是这些唯独在夜倾辰的眼里,根本就什么都不是。

他从来不将后宫的女子放在眼中,不管是父皇的宠妃还是她们这群公主,他向来都是不屑一顾的。不仅如此,夜倾羽甚至有一种,自己一旦惹到他,便是连父皇也保不住她的错觉。

是以这么多年,不管是昭仁贵妃还是夜倾昱,都时时叮嘱她,不管是对着何人发脾气或者是胡闹,唯独远远躲着些靖安王府的人!

她虽是心下不服气,但是到底没有真的做出什么事情来,便是之前那般不喜欢慕青冉,可是她也没有真的对她怎么样!

倒不是她担心慕青冉会将自己如何,而是害怕夜倾辰发起疯来会真的杀了自己!

而此刻,自己不过方才提到靖安王府,夜倾辰便如同鬼魅一般的出现,却是让她如何不恐惧!

“参见王爷!”眼见夜倾辰神色清冷的看着这一边,几步之间便走到了几人的跟前,宋祁收敛心思之后,便恭恭敬敬的朝着他问安。

“起!”只简简单单的一个单音,说完之后,他却是忽然转头看向楚鸾皱眉说道,“你怎地还在这?”

方才明明就已经命人送她去华清宫了,可这么半天,她竟是还未到!

“碰见了九公主便同她聊几句,嗯叙叙姐妹之情!”见夜倾辰问起,楚鸾便直接嬉皮笑脸的说道。

可是她这话却是令在场的几人均是一愣!

姐妹之情?!

“谁和你是姐妹!”闻言,夜倾羽的眼睛顿时便瞪了起来,可是碍着宋祁和夜倾辰在场,她也不敢再多说什么。

谁和她有姐妹之情!这人真是会异想天开!

先不要说楚鸾说的这句话夜倾辰信不信,便是连宋祁在一旁听着也是心下失笑。

叙叙姐妹之情真是有够她编的!

不过陛下与老王爷既是亲兄弟,那楚鸾说她和夜倾羽是姐妹倒也没错,可就是不知为何,总觉得她的语气中透着一丝调笑之意。

“诶!怎么不是呢!”好像明知道这样说九公主会生气,可楚鸾偏就是故意这般气她,“你父皇同我爹是亲兄弟,咱俩怎么不是姐妹!”

“你”被楚鸾简简单单的两句话气的脸色通红,夜倾羽想要说什么却是又不得说出口。

一来,她不像楚鸾这般说话毫无顾忌,想什么便说什么,二来,有宋祁在一旁听着,她也拉不下脸面去叱骂楚鸾什么,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便还是她不敢!

有夜倾辰在一旁虎视眈眈的看着,她哪里还敢口无遮拦的说什么!

“禁足令被解了?”夜倾羽的话还未说完,便听到夜倾辰略显清冷的声音响起,让她整个人都是一惊!

他这话是在威胁她吗?!

原本因着上次出宫去找宋祁的事情,夜倾羽再次被庆丰帝禁了足,这事当时闹得宫中人人皆知,便是连上一次庆贺娴妃有孕的宫宴都未曾见到她出席。

只不过这一次是陛下的寿宴,九公主身为他的女儿,自然是要出席以尽孝心。是以夜倾昱进宫特意求准了陛下,暂且于这一日先解了夜倾羽的禁足,毕竟她也要表一番孝心的!

是听了夜倾昱的话,陛下方才想起她尚且在禁足中,这才命人将她放出了月华宫,此刻夜倾辰旧事重提,专捡她的伤疤揭,却是让她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

夜倾辰的眸光微凉的望着她,似乎是在说,夜倾昱有办法将你放出来,我就有办法将你再送进去!

不过这些都是夜倾羽自己脑补出来的,夜倾辰根本没有说!

楚鸾看着前一刻还嚣张跋扈、趾高气昂的某人忽然之间便变得这般“温顺”,下意识的便看向夜倾辰,只觉得这人的威严不是一般的高啊!

懒得再去离去夜倾羽,夜倾辰直接朝着楚鸾冷冷的说道,“走吧!”

说完,便也不再去管周围的人是何反应,只自顾自的走在前面,任凭楚鸾在后面连跑带颠儿的追着。

这般由靖安王亲自护送的待遇,想来除了慕青冉,也就只有楚鸾一个人了!

倒也不是夜倾辰闲的没事干,只不过看在慕青冉的面子上,不好见着不管而已。而且他们靖安王府的人,何时被人这般欺负到眼前都不敢接招的了!

虽说夜倾辰素日性子冷了一些,但是对于身边之人护短这件事情,他倒是难得与老王爷如出一辙。

便是没有慕青冉这层关系,今日见到有人欺负他府上的人,他也不会坐视不理,只不过不会像如今这般“送佛送到西”了而已。

楚鸾一直东张西望的四处看着,心下不禁微叹,这丰延皇室的皇宫倒是瞧着也未曾与临水有何不同。

不过就是地界更大了一点,看着更大气一点,瞧着更雅致一点而已!

“你便只有这点本事!”两人原本一直沉默的走着,谁知夜倾辰竟是忽然来了这么一句。

闻言,楚鸾下意识的转头看着身边之人,见他眸光清冷的望着前方,便知道他果真是在同自己说话。

“不然呢?人家可是公主呢!”楚鸾的声音依旧是含着丝丝笑意,似乎并未将方才的事情放在心上,语气中满是不在意。

可是夜倾辰听闻的话,却是不禁深深的皱眉。

公主?!

公主又如何!

“靖安王府的人素来只有欺负人的份儿,没有被欺负的份儿,即便是一时落了下风,将来也定然是要千百倍的讨回来的!”似是极看不惯楚鸾这般任人揉搓捏圆的样子,在说这话的时候,夜倾辰的眸光渐渐变得有些森冷。

听闻夜倾辰这般一说,楚鸾竟是难得的有些正经的看着他,却是最终什么都没有说。

她自小便是如此,看起来嘻嘻哈哈对事均不在意,可是事实上,她不过就是习惯了隐忍而已。

更何况如今,她身份本就特殊,若因为这等小事招惹是非,岂非是为青冉带了麻烦,这丰鄰城中要害她的人已是够多了!

见楚鸾一时没了声音,夜倾辰瞟了她一眼,像是猜出了她心中的顾虑一般,只俊眉微皱的说道,“青冉不用你操心,你且顾好你自己就是了!”

只要她素日少缠着青冉一些,那便算是她行善积德了。

“诶”

“既是有老头子为你撑腰,有什么人敢和你对着干,直接出手料理了便是,你怕什么!”

话落,楚鸾却是不禁神色诧异的望着夜倾辰,话已至此她方才明白,这人是在教唆自己“狐假虎威”嘛?

不过听起来好爽的样子!

夜倾辰已经将话说到了这个份儿上,楚鸾若是还不明白,那就当真是个傻的了。

他素日唯有对着青冉的时候才会话多一些,今日既是难得的开了金口,同她讲了这么多,不过就是因着方才见到九公主的时候,自己的态度略和软了一些而已。

这位王爷其实是在帮她打气,为她撑场子吧!

说话间,两人已是走到了华清宫的门前,将人送到了地方,夜倾辰返身欲走到的时候,却是忽然听到身后一道笑音传来,“多谢兄长!”

闻言,夜倾辰的眸光不觉一闪,却依旧是脚步未停的离开了。

楚鸾站在原地看着那人身姿笔挺的离开,竟是难得笑的情真意切。

她此前一直是拿这人当成“妹夫”看待,尽管自己的年岁比不上他!

可是因着有青冉的这一层关系在,自己便是唤他一声妹夫也是使得的,但是事到如今她方才觉得,便是让她认下夜倾辰兄长的这个身份,她心里也是愿意的。

她虽自幼生长在宫中,临水皇室的子弟也并不算太少,但是她与他们素来都是无甚往来的。是以何谓姐妹,何谓兄妹,这些她从来都没有感受到过,可是夜倾辰方才的那一段话,不管他是看在青冉的面子上也好,还是看在父王的面子上,抑或他只是单纯的看不过眼,但却是实实在在的让她感受到了为人兄长的纵容和担当。

就好像不管是何人欺负了她,她只需要负责欺负回去便是,其余的自然有他担着!

嗯姑且看在他勉强有些为人兄长的做派,近日便不总去缠着青冉好了!

凤藻宫

慕青冉方才抱着夜安陌进了凤藻宫,便见到娴妃正站在门边望着她来的方向,倒像是正在等着她一般。

“王妃来啦!”见慕青冉抱着夜安陌进了殿中,娴妃便语气热络的同她说道。

“娘娘怎地站在风口里!”既是有了身孕,合该多加保养才是,若是皇后因此受了风寒,岂非是出了大事。

闻言,娴妃却是好像并不如何在意一般,只目光一直盯着夜安陌看,眼神之间的喜爱之意不言自明。

“小世子如今长得愈发的漂亮了,可否给本宫抱抱?”说着,娴妃便上前走了几步,似是要抱一下夜安陌。

她一身嫩粉色的桃红宫装,衣裙飘动间,似是带着若有似无的香气,娴妃的脸上满是温柔的笑意,显得落落大方,倒是不见入宫初时的拘谨和自卑。

“陌儿如今正是活泼乱动的年纪,恐会不小心伤及到娘娘!”慕青冉倒不是担心她会对夜安陌不利,而是她如今正是双身子,万一陌儿一个不小心一只小脚踢了上去,难保不会发生什么意外!

虽说他年纪尚小,但是那股力气旁人受的住,娴妃一个孕中之人却是唯恐她有个闪失的。

闻言,娴妃的眼中似是隐隐带着一丝失望之色,但却是不再强求,只引着慕青冉进了殿内落座。

“原是之前陛下赏赐了一盆花卉,我瞧着甚为稀奇,便想请王妃过来一同赏评一番。”说着,娴妃便转头示意夏兰,不多时便见到有人手捧着一盆蓝紫交错的花卉进到殿中。

可是听闻娴妃的话,慕青冉却是不禁一愣,请人赏评,却是只请了她一人吗?!

直到夏兰捧着那盆花放到了二人的眼前,慕青冉方才淡笑着说道,“却是从未见过这般并蒂的鸢尾,倒是实在难得”

闻言,娴妃倒是颇为惊讶的望着慕青冉,语气满是惊诧的说道,“王妃知道这花?”

她却是从未见过,只之前陛下赏赐下来的时候,还是蔡公公同她讲的呢!

“不过是在一本游记中见到过,之前偶然间也有幸见过一次,但却是比不得娘娘宫中的这一盆这般珍奇难得!”一般的鸢尾花,多是单色,不比眼前的这一株绚烂。

再则素来鸢尾多是单枝,可是这一株却是并头开花,倒是极为少见。

而且一箭一花为兰,一箭数花为蕙.凡蕙有两枝,上下结花者为兄弟蕙,有并头结花者为夫妻蕙。

陛下送这株鸢尾花,是巧合吗?

还是说眼前的这位娴妃娘娘也领会了其中的意思,方才故意请自己前来“赏评”!

“王妃果然是见多识广,本宫原却是不知道这些的。”

二人正在说话间,却是只见夏兰端着一碗黑乎乎的药汁进来,直接呈给了娴妃。

见状,慕青冉却是不禁淡笑着看着那碗药,心中隐隐想起自己当初怀陌儿的时候也是这般,整日的喝着安胎药,紫鸢她们唯恐出了一丝一毫的差错。

“等凉些再喝吧!”娴妃的目光扫了一眼那碗安胎药,却是不禁有些推脱的说道。

“良药苦口,娘娘还是趁热吧!”说完,夏兰便又将那药碗递进了一些。

见此,慕青冉的目光却是不禁淡淡的扫了一眼夏兰,目光温软的不会让人有一丝的防备。

回神间见到娴妃一脸的平静神色,端起药碗便直接喝了,慕青冉却是不禁替她叫苦。

安胎药哪里有那般好咽呢!

一切都不过是为了她腹中的孩子罢了!

在慕青冉来看,一颗再好用的棋子,一旦涉及到了自己的利益,也恐会生出异心。娴妃如今怀有身孕,她不相信她心里一点自己的打算都没有,任何一个女子身为娘亲,都是要为自己的孩子打算的。

特别是娴妃如今处境尴尬,她若是一直形单影只的作着陛下的宠妃,那即便是宠冠后官,想来旁人也不会贸然对她怎样。

可是如今她忽然一朝有孕,那事情便另当别论了。

眼下瞧着夜倾瑄和夜倾昱都按兵不动,她似是在宫中生活的极为舒适,可是一旦等到这个孩子足月,他们又岂有“坐视不理”的道理!

即便这个孩子非是娴妃所愿,这一切不过是幕后之人的计划,可是时日一久,她的心思也必然生变!

想到这,慕青冉便觉得,还是莫要小看一个女子对于孩子的保护欲,因为那结果可能是难以想象的。

约莫着宫宴的时辰将近,娴妃便回到内间去更衣,慕青冉依旧抱着夜安陌坐在殿中,看着殿内的小宫女被夏兰指使的团团转,她的唇边却是不觉泛起一抹笑意。

看来这凤藻宫当真是“人才辈出”呢!

娴妃初入宫闱,身边有这样得力的女官在,自然是一件好事!

只不过到底这人是为何人所用,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题外话------

凤临天下之魔妃倾城

浮梦公子

人人皆道将军府嫡女苏溶玥是京都第一贵女,天生好命。

苏溶玥:这是好命?

难道不是在玩命嘛!

她帮他扰乱后宫局势,打贵妃,斗太后,除奸佞,搅得风起云涌。

本以为终于可以过上没羞没臊的后宫生活,谁知风云突变。

乾景尧:看来为了尽快造人,我们只能先一统天下了

苏溶玥:

片段

苏溶玥:乾景尧,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你!

乾景尧:恩,你说吧!

苏溶玥:你是不是真如传言一般不行?

乾景尧:苏溶玥,你若是再说,我就感受一下我到底行不行!

苏溶玥想了想:乾景尧,你是不是不行?

乾景尧怒道:你听不懂我说的话吗?

苏溶玥小声说道:就是听懂了,我才又问的啊!

于是,某殿的床开始了剧烈的长时间晃动

某床:呜呜,我招谁惹谁了啊。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