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五章 高超画技/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方才出了凤藻宫,慕青冉便一直怀抱着夜安陌慢慢向前走,一旁的娴妃见状,却是不禁有些奇怪。

照理说,这小世子即便是万分金贵,可是也不该任由王妃这般抱着,既是有奶母和宫女,便由她们抱着便是了。

毕竟,慕青冉本身便是贵为王妃,这样的活自然可以吩咐下人去做,可是偏她这般亲力亲为,倒是让别人觉得也不好说什么。

而事实上,娴妃却是哪里知道,夜安陌虽是极少哭闹,但那是因为他极少离开慕青冉和夜倾辰的身边,从出生开始到现在,几乎都是他们两人自己在抱着他,时间长了,竟是养成了他的习惯。

这在王府当中本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至少在他们的眼中这是极为稀疏平常的事情,但是放在被人的眼中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还未走到朝华殿,娴妃便见到迎面走来一人,一身墨色锦袍,面若冠玉,神色冷然,他眸中专注无一,只独独看着身边的女子,眼中似有柔光闪过。

夜倾辰从慕青冉的怀中接过夜安陌之后,未曾理会一旁的娴妃,直接拉起她的手便转身离开。

两人之间未曾多言,但是只眼波流转间,便好似已经明白了对方未曾言说的千言万语。

娴妃本以为靖安王特意来到此处,是有何事要找王妃,却没有想到他不过就是来此接她去朝华殿。

虽然早前便知道他们夫妻二人感情深厚,王爷也是对王妃宠爱有加,但是她从来没有这般深切的体悟到过。

原是世间有这般深情,若心中有所念之人,纵是万叶丛中过,却仍是片叶不沾身。

更何况,那男子分明就是连让人近他身的机会都不给,又遑论什么“沾身”之叶呢!

看着他们两人相携而去的背影,娴妃的目光颇有深意的一直望着,直到身边的夏兰轻轻的轻咳了一声,她方才恍然回神。随后脸色不禁微红的偏过头去,眸光略闪了闪,方才继续抬脚向朝华殿走去。

一旁的夏兰见此,却是不禁神色微凝的看了一眼娴妃,随后慢慢低下头去,不知心中是何想法。

慕青冉和夜倾辰去到朝华殿的时候,恰逢惠妃娘娘带着楚鸾和夜倾宁也过来了。

几人在门口的地方相遇,一番寒暄之后方才一起进了殿中,倒是随后就到了的皇后见到这般情况,不禁狠狠的瞪了她们这边一眼。

她以前倒是并未觉得惠妃如何,也不过就是个锯了嘴儿的葫芦,凡百事都不过问的。

可是也不知从何时开始,她竟是独揽了后宫的大权,如今便是连陛下也时常去她的宫中小坐,阖宫上下现在除了娴妃,就要属她风头正盛了。

眼下,她们母女俩竟是连靖安王府都巴结上了,可竟是捡高枝儿飞去了!

不知是皇后的目光太过怨毒,还是夜倾宁的直觉太过敏锐,她下意识的便要转头看过去,不想忽然感觉有人拉住了她的手。

夜倾宁顺势看过去,却是只见慕青冉笑意盈盈的望着她,面色自若,并无异样,可却未言一语。

见状,夜倾宁虽然心下奇怪,但是低头沉思了片刻,便也就隐隐猜到了慕青冉的意思。

她方才若是真的看了过去,只怕与皇后视线相对,那么怕是日后再难维持这般相安无事的假象。

可是偏偏现在还不是撕破脸的时候!

看着夜倾宁似是明白了自己的意图,慕青冉便也就淡笑着松开了她的手,只和夜倾辰一起走到案几之后落了座。

既是陛下的寿宴,这朝中的大臣自是少不了的都来了,甚至连许久不曾露面的夜倾桓和夜倾君也安安稳稳的坐在那里。见是慕青冉朝他们看了过去,夜倾君还放下手中拿着的水果,只朝着她扬唇微笑。

见此,慕青冉只回以淡淡的微笑之后便移开了目光。

“臣等参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忽然,殿内传来的跪拜之声唤回了慕青冉的思绪。

看着被庆丰帝赐座身边的娴妃,她的唇边不觉泛起弯弯笑意。

这般“打脸”皇后的情况,在宫中想必是多见,是以如今在陛下身边伺候的这群宫人才会这般不以为意。

慕青冉的目光慢慢扫过满脸愤慨的皇后一时间只觉得心下更加的好笑,这样不懂得收敛自己的脾气和心思,又怎么能坐的稳中宫之位呢!

在她看来,这也就是惠妃娘娘性子良善,做不来那般刻意针对的事情,否则的话,皇后在宫中的处境哪里还有如今这般好过!

便是换了昭仁贵妃执掌后宫,想来皇后早就被陛下禁足了,哪里还会由得她活的这般惬意舒适。

但是好像当局之人并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

看着皇后,慕青冉便忽然想起了夜倾瑄,随后将目光转向他时,却是正好见到他也在看着她的方向!

两人之间隔着一些距离,慕青冉看不清他眼中的神情,但却是清清楚楚的看到了他唇边的笑意。那是一种近乎挑衅的笑容,她此前从未在夜倾瑄的脸上见到过,今日竟是难得一见。

只是她心下不解,他在笑什么?

想到这,慕青冉的心里忽然有一丝不好的感觉!

“父皇今日千秋,儿臣备下了一份贺礼,唯愿父皇如日之恒,如月之升;如南山之寿,不骞不崩;如松柏之茂,无不尔或承!”夜倾瑄几步走到了殿中央,双手合拱,朝着庆丰帝拜道。

“哈哈哦?不知是何奇珍异宝啊?”庆丰帝含笑的望着夜倾瑄,似乎连声音中都带上了丝丝笑意,想来今日的生辰是极为开心的。

“回父皇的话,非是什么奇珍异宝,不过是儿臣近日在府中闲暇之时所作。”话落,便有宫人抬了一块蒙着红绸的物件进到殿中,众人见此却是不禁纷纷猜测,不知这红绸之下到底是何物。

见状,慕青冉的目光却是一直望着那块红绸,心中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她心中有一种感觉,这红绸之下的东西,绝不仅仅是夜倾瑄为陛下准备的贺礼那么简单!

似乎是见众人都被吊足了胃口,夜倾瑄方才一步一步的走到那贺礼之前,“唰”地一声便掀开了那艳艳红绸。

顿时,殿内便响起了一阵惊叹声,众人只见到一幅大气磅礴的山水之图呈现在眼前,却是不禁满眼赞叹之色。

那画中远近之景相互辉映,朦胧的远山,笼罩着一层轻纱,影影绰绰,在飘渺的云烟中若隐若现。近处浩渺的江面,烟波荡漾着山形塔影,水穿山破壁,气势汹汹奔腾而下,奔腾叫嚣的江水,如瀑悬空,砰然万里。

便只是单看着画面,却也只觉得有一种“动静相宜”之感。峰峦叠嶂,碧水如镜,青山浮水,倒影翩翩,两岸景色犹如百里画廊,绵延不绝。

众人看到这幅画作,均是交口称赞,便是连庆丰帝也是被震惊到了,甚至直接走到近前去观看。

夜倾瑄素日极为爱画,府中也常请一些当世闻名的画师,便如之前的顾长安一流。是以他会画出这样的一幅画作,众人倒是也不觉得奇怪,何况这画的亮点不仅是画技如何高超,难得的是这其中的意境,非是心中有大丘壑之人不得描绘!

皇后看着众人都在满口称赞夜倾瑄的画作,不觉神色傲然的睨了昭仁贵妃一眼,心道看你的儿子待会要如何盖过瑄儿的风华!

然而此刻的夜倾昱,心中却是并没有想着自己与夜倾瑄的较量,他见到这幅画的第一眼,便是忽然想起了此前城中纷纷传言慕青冉所绘的那幅“江山万年图”。

想到这,夜倾昱眸光微疑的望向慕青冉的方向,却是只见她失神的看着夜倾瑄带来的那副画!

事情恐是有些蹊跷啊!

事实上,不仅仅是慕青冉在见到那副画的瞬间有些怔愣,便是连老王爷和楚鸾也是有些惊讶!

这画怎地瞧着与青冉交给玲珑坊的那幅那般相似?!

说是相似,却是不过因为这两幅画的意境和构图大多相同,只处理细节的一些手法上有些区别。

是以觉得相似,而非相同!

“素日听闻王妃颇擅山水之画,不知可有高论?”忽然,夜倾瑄的声音兴致勃勃的响起,倒是一时将众人的目光都吸引到了慕青冉的身上。

听他这般一说,众人却是不禁心下暗叹,这王妃真不愧是才女啊!莫说琴技无双,竟是连丹青也是如此了得嘛!

不过之前丰鄰城中不是一直在传言,说是王妃画了一幅“江山万年图”,今日他们倒是有幸大开眼界,好好瞧瞧这二人究竟是谁的画技更加高超。

慕青冉听闻夜倾瑄的话,却是不禁微微蹙眉看向他,心中不住的在思考着整件事情。

那副画根本就是与她所绘的那幅江山万年图极为相似!

自己一直在想着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

她不知道夜倾瑄是用了什么样的办法得知了她的画,但是眼下更要紧的是已有他此幅在前,她的“江山万年图”便段或是不能拿出来了!

一则众人已经看过了夜倾瑄的,再见她的时,难免会失了新意;二则那本是为了恭贺陛下生辰之喜,如今两份这般相似,偏王府的在夜倾瑄之后呈上来,倒是显得是他们失了敬意。

慕青冉原本还不是那么确定夜倾瑄是“冲着”自己来的,可此刻他既是直接点名要自己开口,倒是反而一清二楚了。

见众人均是纷纷望着自己,似是在等着她的回答,慕青冉不觉微微收敛心神,随后朝着众人淡然一笑。

“沱水流中座,岷山到此堂。白波吹粉壁,青嶂插雕梁殿下的这幅画,意境悠远,大气磅礴之态已现,让人只觉得仿若身临其境一般。”

慕青冉的声音淡淡的响起,她的目光专注的望着夜倾瑄所绘之画,眸中满是温润的水光。

一时间众人却是不禁有些惊叹,只道这画中美景美不胜收,可眼前的佳人却也是这般风采依旧。

感受到众人投注到慕青冉身上的视线,夜倾辰的目光渐渐转冷,随后眼锋一扫,便顿时有人瞬间低下了头不敢再看。

而夜倾昱听闻慕青冉的话,却是不禁眸光一闪,他心知此人惯会“装模作样”的,便是此刻心急如焚,面上也定然是不露分毫的。

“王妃的这一番赞叹,倒是令本殿有些愧色,还不足以如此登峰造极。”说到这,夜倾瑄却是不禁想起自己见到那幅“江山万年图”,初见之时,便是满心震撼!

倘或那副画不是出自慕青冉之手,那么他即便是花重金,也定然是要将那画师请了来的。

可是没有想到的是那幅画,竟然是慕青冉亲手所绘!

这个女子到底还藏着怎样不为人知的才华,方能一次次的让他“憎恨”的同时,却又不免被惊艳!

“冗繁削尽留清廋,画到生时是熟时殿下何必这般自谦,无论是运笔、着色,均是恰到好处,倒是尽显画技精湛。”慕青冉这般一说,众人也是不住的点头称是。

闻言,夜倾瑄却是不禁微微眯眼看着坐在一边的女子,心下却是不觉微思,她将自己捧的这般高,那待会儿她自己的画拿了出来又待如何呢?

虽然他一开始的打算,便不会让她拿的出手!

按照礼数,为陛下祝寿的时候,先是各位皇子纷纷呈上贺礼,然后是公主,再来方才是各府的皇亲贵族。

这大皇子已经展示完了,接下来便该是三皇子夜倾桓了!

不过也没什么新鲜的!

因着腿脚不便,是以夜倾桓便没有起身,依旧是端坐在那,声音清润的说道,“儿臣恭贺父皇生辰大喜,惟愿丰延江山永固,盛世安好。”

“嗯好,好!”庆丰帝的态度显得有些不冷不热,但到底没有对着夜倾桓摆脸子看,已经算是实属不易了。

至于这贺礼依旧是与往年无异的一份手抄佛经,唯一有一点不同的是,他另外赋了一首诗在上面。

丰鄰日丽月轮高,

千古圣雄凌紫霄。

国泰民安功盖世,

九州春色竟折腰。

碧云含笑歌一统,

铁树生花赞舜尧。

度量文同存大道,

丰延伟业存今朝。

所说三皇子手抄的佛经不算什么,那么这首诗倒是难得的合了庆丰帝的意思!

毕竟这世上没有一个帝王是不在意自己的功绩的,而夜倾桓所作的这首诗,却又是恰好将他歌功颂德了一番,此举便自然是“哄”的陛下龙颜大悦。

是以待到轮到夜倾昱的时候,众人已经是好奇不已,不知这六殿下又会兴出什么样的花样来!

毕竟前两位殿下的贺礼虽非是十分名贵,但胜在一份心意,倘或六殿下不能够让人眼前一亮,怕是要落了下风。

“父皇今日寿辰,儿臣不才,恰做了一副对联,恭贺父皇千秋!”夜倾昱的神色很是坦然,似乎也并未有与大皇子争一争的打算。

“哦?是何对联啊?”闻言,庆丰帝竟是难得的被勾起了兴趣。

“龙飞四十有五年,庆一时,五数合天,五数合地,五事修,五福备,五世同堂,五色斑斓辉彩服;鹤算四月逢初八,祝万寿,八千为春,八千为秋,八元进,八恺登,八音从律,八方缥缈奏丹墀。”

随着夜倾昱话落,便见到有人抬着一架翡翠屏风而来,四扇屏风,上面恰好映着这副对联!

“好!妙!妙极!”夜倾昱的话音方才落下,庆丰帝却是满口不觉的赞叹。

不仅是陛下,便是连众人也是纷纷称赞六皇子的文采。

所说这对联只是说了一些吉利话倒不值什么,偏妙就妙在陛下如今正是四十有五,这便合上了上联;而他的生辰,便正好是四月初八,也就是今日,是以才说六皇子的这一幅对联出的当真是极妙!

------题外话------

凤临天下之魔妃倾城

浮梦公子

人人皆道将军府嫡女苏溶玥是京都第一贵女,天生好命。

苏溶玥:这是好命?

难道不是在玩命嘛!

她帮他扰乱后宫局势,打贵妃,斗太后,除奸佞,搅得风起云涌。

本以为终于可以过上没羞没臊的后宫生活,谁知风云突变。

乾景尧:看来为了尽快造人,我们只能先一统天下了

苏溶玥:

片段

苏溶玥:乾景尧,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你!

乾景尧:恩,你说吧!

苏溶玥:你是不是真如传言一般不行?

乾景尧:苏溶玥,你若是再说,我就感受一下我到底行不行!

苏溶玥想了想:乾景尧,你是不是不行?

乾景尧怒道:你听不懂我说的话吗?

苏溶玥小声说道:就是听懂了,我才又问的啊!

于是,某殿的床开始了剧烈的长时间晃动

某床:呜呜,我招谁惹谁了啊。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