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六章 桃之夭夭/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便是这般一人接着一人的进献贺礼,但是越是到后面,其他几位皇子奉上的也不过就是些珊瑚、玛瑙之类的。

虽然珍贵,但也并非是什么举世无双的物件,送的也不过是个心意,也不就是真的缺这点儿东西,就是感受一下儿女的孝心而已。

但是比起夜倾瑄和夜倾昱所送的那般雅致新意,倒是差了一层。

而这期间,夜倾瑄一直在注意着慕青冉的情况,他看着她依旧坐在那神色恬静,只偶尔眸光微露忧思。

见此,他却是心下轻叹,待会儿如果慕青冉依旧拿出那幅江山万年图,只怕会引得众人议论纷纷。

之前城中对她的那幅画议论纷纷,吹嘘的了不得,引得所有人都万分好奇,想要一睹风采。现如今已有自己的画在前,便是她的再如何惊艳,也是失了些意趣。

更何况,父皇难得一年一次的寿宴,所有人均是想着要在这一日博取父皇的笑颜,为此也是多有准备。

至于慕青冉她此前便一直诸多准备,眼下竟是被自己抢了先机,想来她也是足够头痛的吧!

眼看着几位公主的贺礼都已经拿了出来,很快便要到靖安王府了,楚鸾便不禁有些心下微急。可反倒别的人均是面色如常,未见丝毫的异常。

夜倾辰也就罢了,他素日都是这般冷冰冰的样子,便是有些别的什么情绪也均是被他自己掩饰的好好的。

除了在青冉面前,她还从未见过这人何时轻易泄露自己的情绪呢!

或许倒也并非是他如何掖着藏着,反倒像是别的人都激不起他的情绪,因为没有人能得他另眼看待了!

想到这,楚鸾不禁微微摇头,这人深不可测根本看不出什么,转头望向慕青冉的时候,却是无奈的苦笑,这夫妻俩都是一路“货色”!

只不过夜倾辰神色清冷的满不在乎,慕青冉是神色淡然的云淡风轻,却是同样的好像都对此事并不上心。

这样一想,楚鸾却是将提着的心落下,青冉那么厉害,有什么危局是她解不开的!

可就在楚鸾准备转开目光的时候,却是忽然见到慕青冉的眉头渐渐蹙起

见此,楚鸾不禁心下一紧!

青冉她果然是在掩饰吗?

难道,夜倾瑄如今的这般行径,竟是真的“害”她为难了?!

思及此,楚鸾的眉头便不禁紧紧的皱了起来,她的脑中在快速的想着这件事情,盘算着有没有什么最好的解决办法。但是既然连青冉都觉得犯了难,凭着她的脑子又能想出什么力挽狂澜的办法呢!

看着一旁优哉游哉的老王爷,楚鸾却是不禁微微叹气,看来父王并没有将这事情放在心上啊!

而事实上,老王爷也的确是不在意的。

虽然见到夜倾瑄和青冉的画有些相似,他也有些感觉是这小子耍了什么阴招,不过只要皇兄不介意,那一切都是无妨的。

其实所谓贺礼,也不过就是众人聊表心意罢了,便是辰儿和青冉什么都不准备,皇兄也定然不会怪罪的。

老王爷心中的想法,其实慕青冉多少能猜到一些。

若是从前别人同她讲,帝王之家也有这般纯粹的血脉亲情,她想来不会如如今这般确信。

但是自从看到父皇同陛下之间相处的种种,她便知道,这兄弟二人之间的羁绊和亲情,不是一般人能够理解。所以父王会对陛下无条件的服从和忠心,而陛下会对父王全然的信任和任用。

是以眼下这样的情况,父王根本不会放在心中,不会如她这般思绪万千!

直到陛下看完夜倾宁奉给他亲手编织的一条扇坠,才终是轮到了靖安王府的贺礼。

慕青冉淡淡的看着的笑颜,心下不禁微思,其实陛下的寿宴相对而言要简单很多。一来是因为之前太后的丧事,二来也是因为他的性子本就如此,陛下是一位难得的明君!

之前临水宣德帝的寿宴,慕青冉虽是从未参加过,但是只听外祖父说起,也可知那奢侈之势,简直就是银子上千,钱上万!

这般为了彰显身为帝王的威严和排场,慕青冉无法断言对或不对,但是相较他那般,她倒是更欣赏如今这般简单温馨的。

抛却几位皇子间私下的风起云涌,陛下今日的寿宴,就好像是一场家宴一般,子女们承欢膝下,纷纷拿出自己的心意献给父亲,而非君王!

这当中必然有讨好的因素在,但是不可否认的,既然都是自己亲手准备之物,这当中的心意便自然不同。

“本殿此前便听闻,王妃命玲珑坊的人赶绣了一幅画作,城中一直对此流言纷纷,本殿也是十分的好奇,今日借着父皇的光,倒是可以得见王妃的丹青!”人群之中,夜倾睿手持一把折扇轻轻扇动,端的风流倜傥,一双桃花眼似笑非笑,满是风流无边。

闻言,慕青冉的目光淡淡扫了他一眼,随后方才转向了夜倾瑄,她到现在为止,也还是没有猜到他究竟是用了什么样的办法见到了自己画的那幅画。

或许是可以利用暗卫暗中潜入到玲珑坊中去窥探,但是娟娘手段和为人,她是特意了解过之后方才将这事交给她的。

莫要说她不会被夜倾瑄轻易的收买,便是这般将她“重视”的画泄露给旁人知道也是不可能的,那么究竟是哪里出现了问题呢?

来不及再去考虑这些问题,慕青冉眼波微转间,便声音轻柔的说道,“七殿下谬赞了”

说完,她微微转头示意一旁的小太监将一早准备好的绣作拿出来,可是方才被人呈上来的时候,众人便不禁一愣。

这“江山万年图”怎地会这般小?!

看这尺寸,仿若是连大皇子那幅画的一半都不到,这哪里还有传言中的大气磅礴之感!

虽然一幅画的价值和意境不是根据尺寸来断定,但是已经有大皇子的巨作在前,眼下王妃的这个这般“小巧玲珑”,却是不免让众人有些失望。

原本还想着不知这二人的丹青何人更胜一筹,虽则王妃的是一幅绣作,但是毕竟原图是她亲手所绘,是以也可见其中的意境。

慕青冉起身跟着夜倾辰走至殿中央,不觉眸光温软的望着他的背影,眼中仿似有着千言万语,但是最终却也只是化为一抹柔光,最终荡漾开在她如水的明眸中。

“臣恭贺陛下寿辰,惟愿陛下称彼兕觥,万寿无疆!”

“青冉恭贺陛下寿辰,惟愿陛下松柏长青,日月长明!”

从夜倾辰带着慕青冉走到殿中开始,的眉眼便满是笑意,让一旁的夜倾瑄等人却是不禁看的愈加的心下不顺。

不仅如此,便是被老王爷抱在怀中的夜安陌,陛下也是几次将目光看过去,倘或不是如今场合不对,想来他都要亲自去抱着了。

“哈哈好!”一边笑着,一边不住的点着头,满眼皆是笑意。

目光扫到慕青冉身后之物,不禁眸中有些兴味,这丫头素日便是个聪慧的,不知这贺礼又是会有什么新鲜的花样。

眼见的目光露出兴致,夜倾瑄的眼中却是浮现了一丝诡异的笑意。

父皇此刻越是好奇,待会儿见到的时候,就越是会失望!

如今,慕青冉你待如何呢?

看到露出一脸兴致盎然的神色,慕青冉却是不觉淡淡微笑,她微微向后退了两步,纤细的玉手微微抬起,在空中划出一抹优美的弧度。

随着红绸缓缓落下,众人原本期待的一幅大气磅礴的山水之图却是不翼而飞!

取而代之的,是一幅秀美绝艳的花草之图!

说是花草,其实也不尽然,那当中也有人物。

整幅画面,是一片烂若云霞的桃林,似有微风拂过,片片花瓣随风而飘,桃树下的女子一身白衣,微微侧首倚在树旁,她的五官并没有被描绘的如何清晰,只隐隐一个轮廓,恰有花瓣飘落,遮挡住了她的容颜。

唯独那一双眼睛,仿若当中开满了倾世桃花,却又不知为何,幻化成了桃花雨下。

那像是一个飞花漫天的季节,明明是一身素白纱裙,却偏偏上面满是粉红色的桃花花瓣,竟好像是变成了一身粉嫩的桃红罗裙,俏丽可爱,美不胜收。

众人眼见这幅绣作,却是只觉得眼前活化出一句诗来,“醉眼芳树下,半被落花埋”

虽然不是他们想象中的那般大气震撼,但却是只觉得别有一番滋味,初时看过去只觉得美不胜收,但是再仔细看的时候,却是不免觉得自己仿若被勾去了魂魄一般,想要拂去那片片落花,好好瞧一瞧这女子到底是何种样的倾世美颜!

然而这样想的人当中,却唯独不包括一人夜倾桓!

从慕青冉慢慢扯落那红绸之后,他便整个人都愣在那里,或者说是僵在了那里!

那女子纵是他从未见过眼前的这般景象,可是他心中也是知道这是何人。

尽管慕青冉没有清晰的画出她的长相,但是夜倾桓只觉得,她与记忆中的那个样子是一模一样的。

一身粉色的桃红宫装,眼波流转间仿若有桃花绽放一般,让人不禁沉迷。

那是他的母妃朝云华!

如果说夜倾桓看到眼前景象的感受是怀念的话,那么皇后和昭仁贵妃见到的时候,却是只觉得满心惊惧!

这个女子是当年后宫所有女人的眼中钉!

陛下从来没有那般宠爱过一个人,或者说,从来没有那般将后宫中的女子,那般珍之重之。即便皇后素来有些不醒事,但是女人之于感情一事,总是会异常敏锐的,她一直觉得,陛下对于朝云华的感觉,不仅仅是宠爱一个妃嫔那么简单。

如果不是因为当时西宁侯府和襄阳侯府的联手压制,怕是她的后位早就被废了!

陛下想要给那女子的,已经不仅仅是一个帝王对宠妃的疼爱和呵护,他想要给她的是一个家!

一个只属于他们和他们孩子的一个家,这是令所有人都觉得恐惧和忌惮的事情。

而后来发生的那些事情,也不过就是大势所趋,若然她们不先下手为强,只怕现在死的就是她们了。

但是即便是心中想的坦然,可是真的再次面对眼前这个女子的时候,不管是皇后还是昭仁贵妃,心中都不免有一丝惊惧。如果可以,只怕是她们都不想想起有关她的任何回忆!

看着眼前的这幅绣作,朝中一些老臣,自然是第一反应便想到了容嘉贵妃,那个像是“谜”一样的女子。但是对于像是宋祁这般并不了解那段往事的人来讲,这绣作中的人却是娴妃娘娘!

因着绣画中的女子面容只是一个轮廓,并不十分清晰,是以并没有人能够断言这画中之人到底是谁。

偏偏靖安王妃只是将它呈现在了众人的眼前,却是从始至终未发一言,旁人也是不好推测她画这幅画的意义。

而夜倾瑄早在看到这绣画一角的时候,他的眸光便是一凝!

不是江山万年图!

怎么会这样?!

想到这,夜倾瑄先是猛地转头看了夜倾漓一眼,却是只见对方也是一脸的茫然之色。见此,他方才是恍然大悟,知晓自己却然是又被慕青冉“耍”了一通!

她竟是早有防备!

想来城中的流言是她故意放出去的,若是引得自己上钩,她便可拿出这一幅,也不会与他雷同。若是自己没有上钩,那她不管是用哪一幅绣画,却都是无碍的。

可是这便完了吗?

她刻意设局引自己上钩,却是没有后招,这话说出来夜倾瑄是断然不信的,那么,她究竟是打算做什么呢?

似乎是注意到了夜倾瑄一直在注视自己的视线,慕青冉慢慢的转头对上他的目光,却是忽然朝着他灿然的一笑,随后便收回了视线。

骗过夜倾瑄并不是她最终的打算,她现在想要知道的,是陛下的反应!

不知这幅画在陛下的眼中,他初见之时,心中想起的到底是何人?

绰约娇波二八春,几时飘谪下红尘。

桃源寂寂啼春鸟,蓬岛沈沈锁暮云。

丹脸嫩、黛眉新,肯将朱粉污天真。

杨妃不似才卿貌,也得君王宠爱勤。

她很好奇这个问题,不是到底是曾经宠极一时的昭仁贵妃,还是眼下风头正盛的娴妃娘娘,抑或是早已仙逝的容嘉贵妃?

而此刻的目光却是直直的望着殿中央的那幅绣画,手中的酒盏早已从手中滑落,酒水润湿了身上明黄的龙袍,可是他却浑然未觉。

华儿

即便是眼前的绣画并没有将她的轮廓清晰的描绘出来,可是他就是一眼就能看出,那就是他的华儿!

没有比他更清楚她的音容笑貌,从第一眼见到她的时候,他便再也不曾忘却过她。

那一年的栖凤坡,正是画中这般时节,他匆忙赶路而过,却是见到那女子从桃花树下翩然而落,美得像是桃花仙子一般,从绵延十里的桃林而出,慢慢向他走来。

可是当时的他们都是不知,这一走便是一生!

似乎从一开始,江山就为他们说定了永别,即便他们之间的感情敌的过如花美眷和似水流年,可却是最终没能敌得过这威威皇权!

他甚至连将她的名字写入史笺也是不能!

思及此,的眼中竟是隐隐蓄满了泪水,可他却仍是目光直直的望着眼前的方向,连眼睛都不肯眨一下。

原是姹紫嫣红开遍,岁月这般流转,他却是连下去见她的勇气都没有。

这么多年,栖凤坡的桃花开了又落,他每每想到都好像又见到了华儿一身桃红纱裙站在他的面前,可从前二人吟咏的上邪,却是便成了“我愿与君绝”!()《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仅代表作者公子无奇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作删除处理,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

【】,谢谢大家!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