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 真实目的/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北朐皇室的暗语

夜倾辰这话一出,满殿的人都是掩饰不住的震惊之色!

那可是已亡之国!

“辰弟说话可要仔细些!”夜倾瑄的声音低沉的响起,眸中看向夜倾辰的时候虽然在极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但是隐隐透露着凶光。

他千算万算都没有想到,他们竟然会将自己同北朐牵扯到一起!

是夜倾辰还是慕青冉?或者是他们夫妻二人联手?!

想到这,夜倾瑄忽然转头看向庆丰帝,却是果然见到他的脸色很是难看。见此,他的心中却是迅速的思索着整件事情,意图理出一个头绪来。

他就知道,慕青冉绝对不会仅仅只是耍他那么简单,她果然是留了后手。

现在是准备将自己与北朐的一些亡命之徒绑在一起吗?

难怪方才夜倾辰会问他这幅画是不是他一人所绘,竟是在说话间便设好了陷阱,倘或他说是自己独自完成,岂非是跳进清江也洗不清!

方才既是已经言明了有画师在其中参与,不若便直接将这事情推到他们的身上!

“本王曾经得到过北朐隐匿在临水的细作名册,那上面的字迹与此无异!”夜倾辰的声音愈见冰寒的响起,却是让众人都想起了之前的事情。

听夜倾辰这般一说,众人倒是都想起来,之前的确是有这么一回事!

王爷还直接将那名册公布给了临水的陛下知道,从而一举将临水与北朐原本的结盟计划打破,这件事情当时传回丰延的时候,他们大部分人都是知晓的。

“辰儿,你说来听听!”庆丰帝也是想起了之前的那件事,他还记得辰儿当时还将那份名单抄录了一份回来给他!

“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夜倾辰的目光望着眼前的画作,一字一句的念出了上面的话。

众人一时间听闻,却是不禁一愣,这也不过就是一首诗词而已,未见有何蹊跷啊!

闻言,慕青冉却是不禁朝着夜倾瑄的方向淡淡微笑,大皇子的画中,居然会暗藏北朐皇室的暗语,这本身就事有蹊跷!

更何况若是说些无关紧要的便也罢了,偏偏这首诗,乃是亡国之诗,如今出现在陛下寿宴之上,还不足以显示这写诗之人的大不敬嘛!

一句“故国”便足以说明一切了。

这般公然表现对北朐的亡国之恨,甚至是直接面呈了陛下,倘或不是夜倾辰当众揭穿,怕是众人还在交头接耳的称赞,想来陛下也是会满心欢喜的装裱起来。

到了那个时候,只怕整个丰延皇室都会沦为笑柄!

而这一切便都是眼前的这位大皇子殿下带来的!

这件事情,从一开始她就在盘算了,夜倾瑄的禁足令迟早都要被解,这不过是时间的问题。而对于眼下的他来讲,最缺的便是时间,他不在朝中一日,对很多事情的洞悉便没有那么及时,单靠着一个西宁侯,如今已然是不能成事了。

所以,他只有自救!

正是因为猜出了夜倾瑄心中的这个想法,慕青冉方才故意画了一幅江山万年图,还特意大张旗鼓的去请了玲珑坊的娟娘前来。

为的便是要闹得沸沸扬扬,人尽皆知!

而丰鄰城中对于她那幅画的传言,也是她刻意命墨锦找人放出去的,唯有这般大的响动,才能吸引夜倾瑄的注意力。

对于他而言,若是能在达成他自身目的的前提下,还能“害”到她一把的话,慕青冉觉得夜倾瑄想来是很愿意这么做的。

她表面上是万分郑重的将江山万年图交到了娟娘的手上,也吩咐了她要尽快绣织,权作陛下的生辰贺礼。可是实际上,她却是早已命紫鸢将后来的这幅桃花图暗中交到了娟娘的手中,而且是特意嘱咐,必须要她亲手绣织!

所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玲珑坊能将生意做得这般大,靠的便是一个信用。慕青冉相信娟娘的手段和为人,但是她要防着的人,是夜倾瑄!

曾经在临水的时候,她与夜倾辰初次相识,便是他要寻北朐的细作名册,之后两人一起发现了北朐皇室的暗语!

是以她便在准备这个计划的时候,便特意去向夜倾辰讨教了一番,方才在落笔的时候,将字字句句都隐藏在了画中。她相信只要夜倾瑄没有真的与北朐有过往来的话,他定然是不会知道这其中的古怪的。

至于他到底是会直接盗用自己的那幅画,还是他再重新临摹,她却是丝毫都不担心。

因为素来懂画的人都明白,若然非是自己所创,刻意临摹未显不自然,定然会严加注意分毫不差,倒不是指画中景物如何,而是运笔和着色。

为了引他上钩,慕青冉在作这幅画的时候,刻意没有收敛自己的画工,全然是倾尽全力,以求尽善尽美。唯有这般,夜倾瑄才会觉得她是真的准备将这样的一幅画作呈到陛下的面前,他才会在被震撼到的同时,为求不破坏画中的意境和构图,她猜他一定会竭尽全力的临摹!

而一旦如此,便会形成眼下这样的局面他会将她藏在画中的“暗语”一直不漏的画进去!

众目睽睽之下,却是百口莫辩!

如果是殿内有人没有想到这一首看似普通的诗会带来的后果的话,倒是也不足为奇,但是像是陛下与几位皇子这般的头脑,却是早在夜倾辰开口的时候,便脸色随之大变。

“父皇”夜倾瑄赶忙起身拜倒,方才喊了一句,却又住了口,像是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要说什么一般。

“你有何话说?”庆丰帝的声音已经隐隐低沉了下来,似是带着压抑的怒气,让众人都不禁低下了头。

帝王的威压,可不是闹着玩的!

“儿臣实在是不知这般情况!”一边说着,夜倾瑄却是恨的连一口牙都要咬碎,这样的情况,便是他解释了父皇只怕也未必肯信。

何况画是他亲手参与画的,便是他不知者无罪,可是被人这般蒙骗,也是失了他身为皇子的尊严。

而即为君臣、也为父子之间的对话,却是令坐在一旁凤座上的皇后眼睛不住的在跳。

如果说初时听到夜倾辰那句话时,皇后的心中还抱有幻想觉得不可能的话,那么庆丰帝对于夜倾瑄的质问却是生生将她带回了现实。

她不知道瑄儿好端端的怎么会同北朐皇室的人有了牵扯,但是她可以确定的是,这一定是夜倾辰夫妇俩搞得鬼!

说不定还有夜倾昱也掺和在其中!

这般一想,皇后的目光却是忽然瞪向了下首的昭仁贵妃,只觉得这母子俩当真是阴魂不散,事事都要与瑄儿为难。

眼见自己准备的贺礼比不上别人的,便用这样的阴险的法子陷害别人!

而此刻的皇后却是不知,她满心满眼憎恨的,也不过就是六皇子一党的人,反倒是事情最初,勾起大家注意的人,她并没有放在心中。

明明是夜倾宁状若无心的一句话,一个动作,才会让夜倾辰找到机会开了口。

可是这世上哪里会有那么凑巧的事情呢!

慕青冉眸光温软的望着静静坐在惠妃身边的小姑娘,眸中不免闪现了思思笑意。

她倒是有眼色,趁着王爷在前面“冲锋陷阵”,自己便先功成身退了。

不过这样也好,她本就不是很想让夜倾宁来开这个口,毕竟她年纪还小,纵然有些小聪明,可到底还是个孩子,她不想将她卷进来。

虽然这件事情没有人比她更合适!

但是即便是慕青冉自己也没有料到的是,不知这丫头同夜倾辰“鬼鬼祟祟”的讲了些什么,他们兄弟两人便一拍即合,是以便出现了眼下这一幕。

只怕就连夜倾瑄也不会想到,这是夜倾宁同夜倾辰联手布下的局吧!

毕竟,极少有人会去怀疑这样一个天真烂漫的小姑娘,一来是想不到她有这样的心机,二来便是觉得她没有这样的胆色!

但是事情往往总是不会按照人们设想的那般发生。

夜倾漓看着跪在殿中央的夜倾瑄,目光中不禁满是愧疚之色。

都是他没用!

以为收买了柳远,得到了这幅画便算是完成了他们的任务,可是万万没有想到,这是因为如此,方才中了慕青冉的“奸计”!

否则的话,此刻大皇兄也不会这般被父皇怪罪了。

他方才要起身为夜倾瑄求情,却是被一旁的夜倾睿死死的按住了手,见状,他不觉奇怪转头看向他。

见状,夜倾睿却是目露深思的朝着他摇了摇头,随后眸光转向了另外一边。

夜倾漓顺着夜倾睿的视线看过去,却是只见到慕青冉眸光含笑的望着他们,甚至在见到他们看过去时,还微微点头示意了一下。

被她这般一激,夜倾漓的眼中已经迸发出了无限的怒火,可是偏偏又无处发泄。

而夜倾睿之所以会拦着他,不仅仅是因为慕青冉在一边盯着他们,便是夜倾昱也是虎视眈眈!

更何况眼下的情况,他们根本不适合开口,否则的话,只会将事情变得更糟!

父皇素日便知道他们兄弟三人时常一起,眼下发生这样的事情,没有将他们二人卷进去,那么倘或大皇兄有何事,尚且有他们在外周旋。

可万一连他们都被牵连,到了那个时候岂非是正中慕青冉的下怀!

“你亲手所绘的画作,这其中到底画了什么,你岂会不知!”虽然北朐之前已经举国归降,但是这不过是北帝一人的旨意而已。

仍然有一些满腔热血的武将之辈,誓死要与丰延血战到底!

之后他们便四下逃窜,到处宣扬要起兵谋反,夺回北朐国土。此前北境一带就被闹得人心惶惶,百姓均是不得安宁,这些人若是不死,实为心头大患。

如今竟是连皇子为他准备的贺礼中都有北朐之人的公然挑衅,这口气若是不出,如何扬他丰延的国威!

“启禀父皇,这画的确是儿臣所绘,但是其中也有府上画师的参与”说话的时候,夜倾瑄微低着头,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事到如今,也是管不了那么多了,只要将所有的事情都推到画师的身上,便是父皇要怪罪,想来也不会太苛责。

想到自己如今走到的这步境地,夜倾瑄便下意识的偏头看了慕青冉一眼。却是只见那女子纤纤玉手,动作斯文的端着一杯茶,方才送至唇边,却是好像忽然感觉到了一道灼热的视线,便微微抬头朝他看了过来。

眉目嫣然,秋波流转

只一眼,夜倾瑄只觉得心下一震,随后便愈加愤恨的攥紧了拳头。

他以为慕青冉一定会将所有的注意力放在玲珑坊,是以他未曾直接派人去强要!

玲珑坊的那名娟娘也是有些手段,为了不打草惊蛇,他还特意派八弟去迂回的收买坊中的人。

但是他素日也听闻,那群女子感情极好,而且依照着娟娘的手段和眼力,怕是她身边之人有个什么风吹草动的话,一定还是一早便发现了。

是以他们还刻意的舍近求远,找上了柳远这个穷书生,本以为这样便会神不知鬼不觉的遮掩过去。谁知从一开始慕青冉的目的就不是要防备他偷画!

“这么说是你府上的画师暗中动的手脚?”

“这儿臣却是不知!”他不能直接确定的应下这个问题,否则的话,只会让人觉得他是在找替罪羔羊!

但是就算夜倾瑄如这般迂回的暗示,便是众人看不透他真实的打算,可作为同他明争暗斗了这么久的夜倾昱,却是一眼就看明白了他的意图。

想要将事情都推到画师的身上,然后便可以将自己洗白,夜倾瑄这算盘打得可真是响啊!

“既是画师的问题,那想来倒是与殿下无干”忽然,慕青冉的声音淡淡的响起,却是令在场所有的人都是一愣。

这靖安王妃怎地为大皇子求上了情?!

他们二人的局势,不该是对立的吗?

听她这话一说,夜倾瑄也是下意识的转头望向她,看着她脸上恬静的微笑,他只觉得心下隐隐有不好的预感,而且越来越强烈。

可是事情已经到了这般地步,她也算是成功将自己拉下水了,还会有什么更加不好的事情?!

这边夜倾瑄百思不得其解,众人也是一头雾水,根本不知道慕青冉在想些什么。

而庆丰帝听闻慕青冉的话之后,却是不觉微微眯眼看着跪在大殿中央的夜倾瑄,随后沉声说道,“来人!将大皇子府上所有的画师都抓了来!”

话落,殿外的御林军便纷纷出动,浩浩荡荡的直奔大皇子府而去。

见状,慕青冉朝着夜倾瑄忽然扬唇一笑,却是顿时让他的心中“咯噔”一下。

不好!

楚轩!

想到这,夜倾瑄看向慕青冉的目光只恨不得直接将她撕了,原来这才是她真正后招,假借抓捕府上画师之名,实则却是要拿下楚轩!

慕青冉这一招声东击西,玩的实在是漂亮。

如果他猜的没有错,待会儿一旦楚轩被人抓上殿,那么就会紧跟着牵扯出他还有北朐身份这层事情!

到了那个时候,他就不是一时疏忽的罪了,那可是窝藏敌国逃犯的罪名!

原来她竟是设好了这么一出连环计在等着他

眼看着夜倾瑄恨的牙痒痒的瞪着她,慕青冉脸上的笑容,却是愈加的恬淡温然,对付夜倾瑄还是其次,她从一开始的目标——就是楚轩!

怎么说也要帮鸾儿将上次被他设计的事情讨个公道才是!

------题外话------

大悦悦:阿奇阿奇!你在推荐!(给我发来了一个截图)

大奇:哈哈

大奇:有木有觉得与荣有焉?

大悦悦:有!

飘飘然中

大悦悦:跟自己家孩子上光荣榜一样!

大奇:

飘飘然不过几秒钟而已

那种和作者大大相亲相爱的读者呀,果然都只是别人家的读者!

我家的这款,属性都很奇特嗯!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