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九章 黑袍现世/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禁军的人已经离开,便是夜倾瑄再多言什么也是无益,这事在众人的眼中,均是觉得没什么大不了。既然画是画师画的,那这责任自然便在他们身上,左右大殿下是皇子,陛下想来是不会真的将他如何的。

可是出了这样的事情,到底是要有人承担后果的,那倒霉的人自然便就成了那些人!

但是他们不知道的是,若然只是抓捕画师,夜倾瑄根本不在乎,他心下担忧的是,慕青冉的目的根本就是要将楚轩带到明面上来,从而让所有人都知道他府上藏着这样的人。

且不论楚轩会不会说什么,但是那一身打扮,便是会让人察觉到他的怪异!

忽然想到什么,夜倾瑄的目光倏然一凝!

此前有人前来皇子府刺杀他,还顺带的留下了一封信,心中虽然只有一首藏头诗,但却是字字言明了楚轩的身份。而且,当时他看到那封信的时候,便一眼认出了那是夜倾辰的字迹!

可是他总觉得事情没有那般简单,夜倾辰既是前来刺杀他,何苦又要留下这样的把柄给他!是以他当时心中只是稍有怀疑,更多的却觉得是夜倾昱派人做了这样的事情。

但如今想来,自己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了!

上一次宫宴他刻意试探夜倾辰,一来是为了支走慕青冉,二来便是也有心探探他的虚实。

可当时被他“胡搅蛮缠”的搪塞了过去,事到如今再次想来,那一次的刺杀,根本就是夜倾辰亲自带着人去的!

想来自己身中的那一剑,也是他亲手刺下去的!

只是这样想着,夜倾瑄的眼睛便好像是愤恨的要瞪出来一般,他怎么会想不到,依照夜倾辰的性子,他想要做什么便会去做了,又岂会诸多顾忌。

夜倾辰直接用了自己的笔迹写了那封信,想来不是为了要故布迷障,而是他根本不屑弄那些“瞒神弄鬼”的事情。从一开始,就是自己想的太多,思虑的太深,方才会造成当时的误解。

如今虽然明白却已经是为时已晚!

皇后看着眼下的情况,原本有些惊惧慌张的心却是慢慢沉静了下来。陛下既是已经派人去抓了那群画师回来,那想必只要他们当中有人认下了这个罪,瑄儿便会没事了。

这样一想,皇后心上悬着的一块大石头方才最终落下。

可是她哪里知道,若然御林军的人只是在他府上抓捕画师的话,那就没有眼下这么多的问题了。怕只怕慕青冉一早便设计好了这一环,想来禁军中也藏了她的人,到时候假借抓捕之名,实则扣押楚轩!

看着夜倾瑄神色黯然的跪在大殿中央,慕青冉却是全然事不关己的悠闲自在的品着香茶,她的目光透过袅袅的热气,似是氤氲了眼眶,泛着盈盈的水光。

其实至今为止,慕青冉尚且没有见到过楚轩本人,一切都不过是她的推测,然后渐渐证明了自己心中的想法。她不知道楚轩是利用了什么样的办法金蝉推敲,又是为何要寄身大皇子府上,成为了他的谋士。

原本临水最是碌碌无为的一个皇子,却是未成想最终成为了最会搅弄风云的那一个!

他此前既是已经诈死得了自由,却是自己将自己重新置身在这“牢笼”之中,想来不过就是为名为利罢了。倘或是他只一心成为夜倾瑄的谋士,即便是陷害与她,她只要扳倒了夜倾瑄,那么楚轩便自然也成了覆巢之卵。

可是他千不该万不该,便是不该将鸾儿也牵扯进来,这才是慕青冉想要单独针对他的理由!

先是重伤鸾儿在前,又是给她下毒在后,这笔账,不论如何都是要找楚轩算的。

还有更重要的一点便是,楚轩他明明是鸾儿的兄长,可是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便枉顾她的性命,这样的事情倘或是让鸾儿知晓了,不知心中是何感受。

放弃的她的亲人已经够多了,明明临水已经败落,她也算是走出了泥沼,可是为何还要杀出一个楚轩来再伤害她一次!

慕青冉此前未免楚鸾为此神伤,便并没有直接告知她当时掳走她的人是谁,眼下,只单等着料理完楚轩的事情,便算是有个结果了。

而此刻作为被慕青冉保护的对象,楚鸾却是还沉浸在方才夜倾辰质问夜倾瑄的事情当中不可自拔。

她就知道!

凭着青冉的聪明才智怎么会亲轻易的被人算计了去呢!

原是一开始,便是一出局,这样才好呢!她早前便看这位大皇子不顺眼了,几次三番的同青冉找麻烦,最好是待会儿从他府上发现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借着陛下的手好好处置他!

对于楚鸾这种纯粹的报复心理,慕青冉是不知道的,不过想来即便是知道了,她也不过就是温然一笑,并不会解释太多。

众人此刻在殿中枯坐等候,半晌之后,方才见到禁军的副统领带了四五名画师进了殿中。

从他们进殿的瞬间,夜倾瑄便微微转头向后面看了过去,没有人知道他心里那一刻的惶恐和不安。可是当他只看到府中的那几名画师时,却是连他自己都不禁有些眐愣,想到什么之后,却是赶忙低下了头,掩饰住自己的情绪。

既是楚轩没有被禁军的人抓到,那是不是代表着,慕青冉的这一步计划并没有成功!

“启禀陛下,卑职前来复命!”

话落,便见到那几名画师被禁军的侍卫押着,纷纷跪倒在地,每个人的脸上都是一片惶恐之色,眼中的惊惧均是如出一辙。

他们几位不过都是一群画画的而已,又不曾惹到天家威严,何以将他们都扣押了起来!

起初他们还以为是发生了什么误会搞错了,但是此刻见到连大皇子都跪在了地上,一副等候陛下宣判的样子,他们的心中也是没了底。

“这是大皇子府上的全部画师?”庆丰帝的眼眉微微挑起,目光暗沉沉的扫了一眼下面跪着的几人,却是顿时吓得他们深深的拜了下去。

“回陛下的话,卑职带人去扣押这几名画师的时候,在大殿下的府中发现了一名黑衣人!”

这话一出,夜倾瑄抵在地上的双手却是忽然紧紧的握在了一起,眉头也不禁皱起,只觉得事情果然照着他想的一般发生了。

不过令他感到有些奇怪的是,禁军的人既是已经发现了楚轩,为何没有直接将他带回来?!

“人呢?”夜倾瑄此刻心中的疑问,也恰恰正是庆丰帝要问的事情。

既是发现了黑衣人,何以不将其带过来!

闻言,那名副统领的脸上却是忽然闪现了一抹愧色,“跑了!”

“跑了?!”庆丰帝的语气中隐隐带着一丝不悦,似是发怒前的征兆。

竟是让一个大活人,眼睁睁的从禁军的眼皮子底下跑了,这传了出去岂非是让人笑话!

“是卑职一时失察,还望陛下恕罪!”

说起来,倒是也不能全怪这人,他本是奉命扣押那些画师,可是谁知竟会是忽然见到窜出了一名一身黑袍的人。不知他是在被人追杀还是如何,竟是满身血迹,方才撞到他们禁军的手中,却仍是被他逃走了。

不过这样的情况,他却是不会再说的,人都已经受了伤,他竟是还没抓到,这若是让陛下知道,岂非是更加要降罪于他!

“你暂且退下!”说着,庆丰帝将目光慢慢落到了夜倾瑄的身上,他现在也没有功夫去计较他的失职,眼下要先解决的,是北朐皇室暗语这件事。

“你府上可是藏着什么人?”总不会是一名刺客青天白日的潜入皇子府意图行刺,更何况,即便当真是行刺,那府上的侍卫又是何在!

“回父皇的话,不曾!”楚轩既然是没被人抓到,那么打死他都不会承认有这个人在的。

“朕再问你,你府上可是只有现下的这几名画师?”

听庆丰帝这样一说,夜倾瑄的心中便是一紧!

父皇这话的意思是打算追究到底,还是要放他一马?

如果他说“是”,那么就证明懂的北朐皇室暗语的画师便在这几人当中!若然到时候父皇执意追查到底,这当中或有人口风不严,一时将自己临摹慕青冉画作的事情说了出去,岂非是自打嘴巴!

可若说“不是”,那逃走的黑衣人岂非就会被人认为是作乱之人!

殿内一时静寂无话,庆丰帝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夜倾瑄,似是想要看看他到底要会如何回答。而慕青冉静静的坐在下首的位置,目光温润的望着夜倾瑄的侧脸,唇边的笑意愈加的明显。

一招不慎,便是满盘皆输!

如今陛下的这句话,看似随意,却是实则暗藏玄机,一个回答不慎,便是会被牵扯出更多的事情,所以眼下夜倾瑄不管要说什么,都是仔细斟酌再斟酌,唯恐出现一丝一毫的漏洞。

“启禀父皇儿臣府上,还有一名画师!”左思右想,夜倾瑄最终却是握紧了拳头,声音沉沉的说出了这句话。

闻言,慕青冉温柔的一笑,方才继续喝着香茶。

他果然选择舍弃了楚轩!

“为何没有一起抓来?”既是已经言明了要抓大皇子府上的画师回来,为何偏偏还时漏掉了一人?

“回陛下的话,卑职已经将府上先有的所有画师缉拿,除了”说到这,那名副统领却是慢慢停住了话,没有再接续说下去。

不过听他这样一讲,众人也算是明白了他的意思,除了开始逃走的那名黑衣人!

这般说来,倒是果真有北朐的余党藏在大皇子府中,刻意伪装成画师的身份,骗取大皇子的信任,进而在今日这般重要的场合戏弄皇室中人。

真若是将他抓了来倒还好说,如今竟还是好巧不巧的被人给跑了,这还真是活打了嘴巴!

“禁军如今便是这样当差的吗?”庆丰帝的声音暗沉沉的响起,虽未如何大声,却是已让众人感觉到了威压。

一旁的段御风闻言,便赶忙跪倒在地,自请抓捕那名逃走的黑衣人。

禁军失职,他身为禁军统领,自然是难辞其咎!

见段御风这般作态,庆丰帝的脸色方才稍有缓和,不过依旧是稍显怒容。他的目光幽暗的看着夜倾瑄,眉头不觉皱在了一起,像是在考虑到底该如何处置他一样。

若是换了往常,夜倾睿他们早就坐不住的出来为夜倾瑄求情了,可是今日他们却是纷纷安静的坐在那里,只眸光担忧焦急的望着殿中跪着的人,却是半点也插不上手。

今日的情况比不得其他,事关北朐的余孽,父皇已经开始怀疑皇兄,而一旦他们开口求情,势必牵连的人会更多。并非是他们贪生怕死,而是依照眼下的情况而言,自保才是上策!

“将这几人带下气,严加审问!”话落,那几名画师便直接被人拖了下去,还未等求饶的话说出口,便已经被带出了殿外。

这几个不相干的人倒是好处置,难得是身为皇子的夜倾瑄!

众人本以为这一次庆丰帝不过仍旧是将他禁足罢了,可是任是何人都没有想到,他接下来的话,令众人皆是一惊!

“暂停大皇子手上的所有职务,全部移交于六皇子处理!”庆丰帝的话没有一丝犹豫的说出来,却是令夜倾瑄在内的所有人,都是满心惊骇!

暂停大皇子手上的职务陛下这是打算架空他的权力吗?

这还不算,甚至将他手中的事务都交由六皇子打理,这是要准备立储了吗?!

以往不管他们二人再是如何争斗,陛下如何处罚,却是从不曾真的偏帮某一方,为的也不过就是平衡两方的势力。

可是今日的这般举措,明显就是要断了大皇子的后路,这却是如何使得!

昭仁贵妃听闻陛下的旨意之后,却是一双略显死寂的眼睛瞬间便亮了起来。陛下的这个旨意或许在别人是惊!但是对她而言,那便满是喜!

昱儿同大皇子斗得时间也是够久了,可不知是不是陛下有意造就这样的局面,竟是迟迟不能被其中一方打破。事到如今,终于轮到昱儿上位,这下她即便是失去了陛下的宠爱,也依旧可以踩在皇后的头上作威作福。

想到这,昭仁贵妃便眼中满是挑衅的望向了皇后,却是果然见到她满眼不敢置信的看着陛下的侧脸,随后又茫然无助的看着夜倾瑄。

可是不管她如今看着谁,都是改变不了如今的结局。

陛下金口玉言,既是说出了旨意,那旁人即便是再不愿接受,也只有认命的份儿!

庆丰帝看似随意的一道旨意,却是在朝中掀起了轩然大波,且不论众位朝臣会如何想,但是夜倾瑄自己,想来便要花费很久的时间,才能消化掉这个消息。

而相较于异常兴奋的昭仁贵妃,夜倾昱在听闻这个消息的时候,却是不禁一愣。

随后意识到自己即将面对的是什么,他的唇边方才慢慢扬起了一抹邪魅的笑容,将他整个人显得更加的俊美和神秘。

他一下一下的转动着自己手上的白玉扳指,看着夜倾瑄跪在地上的背影,渐渐陷入了深思。

不远处,慕青冉的视线不着痕迹的在这两人之间徘徊,她大概想到了陛下这一次不会轻易的放过夜倾瑄,但是却没有猜到最后捡了这么大便宜的人,竟然会是夜倾昱!

看来有些事情,并不像自己想到的那么简单呢!

------题外话------

乃们最近是都在养文吗?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