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章 纵虎归山/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直到出了皇宫,慕青冉坐上马车之后,却是见到楚鸾笑嘻嘻的站在车下面并没有上来,反倒是朝着已经上了马的夜倾辰走去。

一人骑在马上,一人站在马下,就这样互相“瞪”着,似乎谁先开口说话,谁就是输了。

老王爷看着这“幼稚”的兄妹俩,一时间却是不禁摇头失笑,不过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好像辰儿的性子比之前好了许多,不会再动不动就杀人了。

想来也是因为青冉那丫头吧!

而这边楚鸾毫不顾忌的抬头望着夜倾辰,接着又扫了扫他身下的这匹马,眼中的光芒越来越盛。

早前便听墨音提起,夜倾辰有一匹良驹,名唤绝影,乃是素来同他出生入死的战马。她之前虽是见过,但却是没有骑过,今日刚巧他不愿她与青冉一同乘车,那便将他的“绝影”借她试试呗!

墨音说他从不许别人骑他的马,也只有此前皇家围猎的时候,他带着青冉共骑过一次,此后再无旁人。

若说是此前楚鸾听说了这话,那她即便是想的心痒难耐,她也不会去同夜倾辰提这个要求。

但是今日进宫之前慕青冉同她说的那一番话,以及之后夜倾辰状若是为她“撑腰”的话,让楚鸾彻彻底底的有了一个觉悟,那就是她这个娘家人和婆家人都当定了!

既是父王亲自帮她求得的郡主之名,那她自然要好生珍惜着,与夜倾辰嘛自然也从之前的妹夫变成了兄长,那她说起话做起事来就可以肆无忌惮了啊!

“兄长大人小妹可是在成人之美呢!”他来时不是眼巴眼望的想要同青冉一起乘车的吗?

楚鸾的声音听起来贱兮兮的,再配上她脸上满是算计的笑容,只让夜倾辰不禁眉头一皱。

如果不是因为青冉的关系,真的想将这人丢出王府,让她自生自灭算了!

见夜倾辰只神色冷然的望着她,却是并不说话,楚鸾一时间只得又试探着说道,“青冉可是还在车上等着呢!”

将青冉都搬出来了,她就不信他不动心!

“想骑马?”忽然,夜倾辰的声音清冷的响起,可是话中的内容却是让楚鸾只觉得无比的动听。

这就是有同意的迹象啊!

“嗯!”闻言,楚鸾却是双手合十抵在自己的下颚处,眸中满是祈求的望着夜倾辰,不住的点着头。

“看中了本王的绝影?”

“就素想要骑一下!”她又不是打算密下,不过骑一下而已嘛!

听着这兄妹二人的对话,老王爷甚至都要忍不住插嘴,让夜倾辰让着楚鸾一些,不过是一匹马而已,再是宝贝,给她骑一下也无妨。

可是想到自己在这个儿子心中的分量,到嘴儿边的话,却是又咽了回去。

估计青冉那丫头开口的话,他还会听一些,自己若是说想来是会自讨没趣!

“就骑一下?”夜倾辰的声音透着淡淡的疑惑,像是在怀疑楚鸾话中的真实性。

“就一下!我保证!”像是很怕夜倾辰反悔一般,楚鸾赶忙连声保证。

“呵呵”谁料楚鸾没有等来夜倾辰的答应,竟是忽然见他轻笑了一下,其实那本是一个艳光四射的笑容,令周围方才准备离开的众人都不禁看呆了神色。

可是楚鸾看在眼中,却只觉得心下“咯噔”一下,后背好像有一阵“阴风”吹过

“做梦!”干脆利落的丢下这两个字之后,夜倾辰便身手敏捷的翻身下马,“墨刈,将你的马给她!”

说完,便不再理会他们,直接钻进了马车中。

留下楚鸾一个人“傻愣愣”的站在那,耳边一直回荡着那两个字,“做梦”

果然那所谓的兄长光环就是那天边的浮云!

那王爷看着被夜倾辰气的鼓鼓的楚鸾,虽是心下觉得好笑,但是到底不会眼看着,便又亲口许诺了楚鸾好些好东西,这父女俩才算是欢欢喜喜的驾马前行。

而夜倾辰回到马车中之后,看到慕青冉颇为无奈的望着他,却是丝毫不知道羞的任她仔细瞧着。

就是不给她骑!看她能怎样样!

平日便总是喜欢黏着青冉,如今竟是连他的马都打上了主意,再过几日是不是王府都要被她鸠占鹊巢了!

“原来你不同流鸢置气,是因为如今有了鸾儿吗?”慕青冉的声音中隐隐带着一丝疑惑,她就说他现在怎地极少与流鸢冲突,看来是因为出现了一个更让他“看不上”的。

“明明是她和我过不去!”听慕青冉这般一说,夜倾辰竟好像是极为委屈一般的开口说道。

从出了王府的时候开始,她就在向他挑衅,方才要回去的时候也是这般,偏青冉只说他一人的不是!

“那便是你们兄妹之间的事情了”说着,慕青冉的唇边便忍不住的微笑,言下之意便是,却不与我相干了。

闻言,夜倾辰先是一愣,随后方才若无其事的伸手,将夜安陌从慕青冉的怀中接过之后,他方才忽然倾身向前,目标明确的朝着她的脸颊上便亲了一口。

而慕青冉这边方才反应过来,还未等她说什么,却是只见夜倾辰整个人都僵在了那里,目光微凝的望着自己怀中的小人。

看着夜安陌的小嘴紧紧的贴在了夜倾辰的脸上,慕青冉忍了一下,却最终还是掩唇轻笑了起来。

嗯有其父便有其子,这该叫做一物降一物呢,还是叫做一报还一报呢!

眼见慕青冉笑的愈加开心,夜倾辰的眸光却是渐渐微冷,他微微将夜安陌抱离了自己一些,方才准备用眼神好生同他交流一番,便见到这孩子忽然朝着他扬起了一抹大大的微笑。

见状,只一瞬间,夜倾辰便觉得,心里的某一处好像忽然就柔软了。

“陌儿将来长大,必然会十分崇拜王爷!”动作轻柔的拿着绣帕,将夜倾辰脸上沾染到的夜安陌的口水擦去,慕青冉的声音淡淡的响起。

“为何?”依照他看,这孩子却是会更加亲近青冉才是,不过也不止是他!

似乎所有与她有过多一些接触的人,都会不自觉地被她吸引,不管是朋友,抑或是敌人。

比如他,比如楚鸾,比如夜倾睿!

“因为你是我们的英雄啊!”说这话的时候,慕青冉的眼睛一直神色温软的望着夜倾辰,眸光中的专注令他有一种地老天荒的错觉。

这话倒不是她在刻意说出来哄骗他,而是她心中本就是这般想的。

对于她而言,夜倾辰这三个字,代表了太多的意义,是知己,是夫君,是挚爱,更是她独一无二的英雄!

尽管是慕青冉无意说出的话,可是听在夜倾辰的耳中,却是只觉得无比的顺耳,心情也是较之方才好了不止一星半点。

一时间,只因为慕青冉短短的一句话,马车中的气氛便变得异常的和谐。

“你是故意放走楚轩的?”忽然想起了方才在殿中发生的事情,夜倾辰便略有疑惑的问道。

青冉既是已经设计好了这一切,没道理会在最后棋局收关的时候留下这样大的漏洞,唯一的解释便是她是故意这样做的!

闻言,慕青冉淡笑着点了点头。

她的确是故意这样做的,楚轩虽是会些武艺,但不过是一些防身之术,比起寻常之人或许尚且能够应付的来,但若是较之暗卫,却是小巫见大巫。

“可是有何打算?”如果不是有了进一步的计划,她应当不会冒这么大的风险,将一个刀锋之下的祸害又纵虎归山。

“王爷觉得楚轩所求为何?”提起那个人的名字时,慕青冉并没有如何的神色激动,但是她眸光隐隐的厌恶之意,却是不禁令夜倾辰有些惊讶。

他极少见青冉这般明显的去讨厌一个人,楚轩想来是第一个吧!

“名利!”除了这两个字,夜倾辰想不出其他的。

之前在临水的时候,楚轩便是在其他几位皇子纷纷退缩的时候,他毅然决然的站了出来,成为了整个临水百姓心中的大人物。

尽管最后仍旧是战败,可是自此,“楚轩”这两个字却是从一位籍籍无名的皇子殿下,变成了百姓口耳相传的大英雄!

这样来看,不管是身前还是死后,他都极注意自己的名声,这样的人诈死以后如果不是为了重获新生得到自由,那便是想要改头换面,再立一番事业。

很明显,楚轩是后面的那种情况!

“可是他现在所拥有的,非但不是名利,而是多方人马的追杀!”宫中的人自是不必说了,陛下定然是会派人严加搜查他的下落。

而在楚轩的心中,想来要防备的,还不仅仅是陛下的人!

他可能也是在担忧靖安王府的人会对他不利,甚至是——大皇子府的人!

这对于一向对自己谋略颇有信心的楚轩而言,想来是一个非常大的打击。

他或许原本打算的是,将夜倾瑄送上皇位,那样他便也成了肱骨之臣,到时候封官加爵自然是少不了他的。

可是如今莫要说是帮助夜倾瑄,他便是不牵连到他,便已经算是幸事了。

而她选择不直接将楚轩赶尽杀绝,则是因为她要利用他的不仅仅是眼下的这一点!

只要他一日不死,陛下的人就会日复一日的搜捕他归案,而夜倾瑄今日犯下的过错便也会同样的被人一次次的提起。这样来看,似乎是他不死带来的效果,要比他死了好的多。

更何况,还有一个原因便是,如果他不死,说不定他会主动去联系夜倾瑄,那么也许

不知想到了什么,慕青冉的眸光忽然暗了下来,让一旁的夜倾辰不觉跟着微微皱眉。

见状,她却是只朝着他淡淡笑了笑,并没有再去过多的想这件事情。

宫中

宫宴散场之后,蔡青手捧着靖安王妃呈上来的画作,慢慢的跟在庆丰帝的身后走着。

若是往日这般情形,陛下都是直接去了娴妃娘娘处的,可是今日,他却是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便径直起身离开了。

只是这样一个不经意的举动,想来眼下宫中私下里都会在传言,娴妃娘娘要失宠了吧!

蔡青也不清楚陛下的意图到底是什么,不过他心中唯一清楚的事情便是,后宫女子从来就没有能够一直尊享独宠之人!

因为唯一有这样资格的女子,已于多年之前便芳花凋零了。

此后不管再是有何人如何得宠,不过都是沾着她的光而已。

这宫中之人全都当容嘉贵妃是一个禁忌,所有人都不敢在陛下的面前轻易的提起她。好像只要事关那女子的事情,便会引起陛下的勃然大怒一般。

然而事实上,却并非如此!

他本身也极少在陛下的面前提起那段陈年往事,但是他不提,不是因为他害怕,而是因为心疼陛下!

这位受万人敬仰,众生爱戴的贤王,究竟夜深人静之时有多自苦,想来也只有他略知一二。

庆丰帝好似漫无目的向前走着,那是一条很长的深宫之路,宫墙上挂着的灯笼照着地面,泛着微弱的光芒,只让人觉得心下无比的凄凉。

他记得从前通往云华宫的路不是这般的!

那女子会手持一盏宫灯,静静的站在宫门前,一眼便好似望进了他的眼中。

虽是未言一语,可是她一个眼神,他便会觉得满心雀跃,通往这条宫门的路,都让人觉得景致美了几分。

他此前总将她比作桃花,只道是“花开不张口,含羞又低头。拟似玉人笑,深情暗自流”

可是后来桃花依旧,佳人却已芳影无寻!

推开那扇老旧的宫门,不顾一旁蔡青的欲言又止,庆丰帝直接抬脚便走了进去。

他自从华儿离世之后,他便极少来这里了,一来是为了掩人耳目,二来是他恐自己会睹物思人。

院中虽是杂草丛生,但是推开殿门的时候,里面却是陈设依旧,虽是有着很厚的灰尘,但是较之外面的破败,已经算是好了很多。

庆丰帝的手随意的抚过一旁的桌椅,好像都见到了那女子活化在自己眼前一般。

绕指柔情顿,刹那芳华瞬,徒留一曲相思恨,孤身无凭任

将蔡青止步在外面之后,庆丰帝方才独自一人进到了内间。

放下的帘子的那一瞬,庆丰帝便好似一个孩子一般忽然啜泣起来。

他一步一步慢慢的走向布满灰尘的床榻,明明泪水将视线都变得模糊,可他却仍是执意要看清这屋中的景象。

眼泪却是愈发的受不住。

他想个孩子一般哭的无措,压抑的抽泣声低低的回荡在空旷的房间,却是泪落无人拭。

华儿为何我这么听你的话,可是你却一直都不肯来见我!

庆丰帝慢慢的躺在床榻上,不顾那上面满是灰尘,他像是感觉到她还在自己身边一样。

想起他们的诀别,她面带微笑的倚在床榻上,他神色冷然的站在门口,周围是一群面目可憎的恶人。

他一字一句的对她说着恶毒斥责的话,心里却仿若插着无数把尖刀一般,痛的钻心刺骨。

明明从最初的最初,他是想要将好好守护在身边疼爱才对,可是最后竟然是他的宠爱,成为了伤害她的利刃!

华儿很快!再给我一些时间,我就可以把我们的孩子扶上皇位。

我会交给他一个盛世江山,让他不会为了那些勾心斗角的事情烦忧,只要好好守住这江山就可以了。

他可以爱他想爱的女子,不会再受到任何的阻碍和制止。

不会像他们一样,若非生离,便是死别!

------题外话------

拆了一天的快递,好嗨森o(nn)o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