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一章 狼狈境地/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丰鄰城外的一间破庙里,雨水“滴答滴答”的从房檐上落下,纸糊的窗子已经坏的四处漏风,夜雨将本来有些闷热的天气带的有一丝清凉。

可是当时当景,却是难免让人觉得心中有一丝悲凉之感。

楚轩脸色暗沉的坐在火堆旁边,他的脸色很苍白,唇上也毫无一丝的血色,火光将他的脸映照的忽明忽暗,微微透着一丝诡异。

他的眼睛直直的望着眼前的燃烧热烈的那团火焰,却是好像在火光之中见到了各色各样的人脸,有宣德帝、楚凌、楚沛还有楚鸾!

那些人好像都在朝着他笑,不是微笑,而是面露轻蔑的嘲笑。

他们都在嘲笑他,笑他落到了如今这般地步,笑他落到的这步田地,竟是连楚鸾的境地都不如!

想到这些,楚轩的脸色大变,他目光阴鸷的瞪着盯着眼前的火堆,忽然猛地起身一脚踢翻了架起的柴火!

没有人有资格嘲笑他,更不可能有人能够轻易的打败他!

忽然间的动作令他方才自己勉强包扎上的伤口裂开,身上传来的痛意顿时便让他眉头紧紧的皱起。他低头数了数自己身上的剑伤,一时间眸中的恨意却是更加的强烈。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又是什么人要来取他的性命?

今日他本是在大皇子府上待的好好的,可是谁知忽然有禁军到了府上,他得到消息之后恐无意间自己会暴露,便赶忙准备去避一避。

可是谁知这不避还好,一避反倒是出了大事!

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了两个黑衣人,二话不说便直接动手欲取他性命,便是之前大皇子派在他身边负责保护他的人也均是被那两人直接杀了。

他身中数间,勉强拼着一死方才逃了他们,却是在不知不觉间撞到了禁军的那伙人。

好在禁军的那伙人比不得那两名此刻武功高强,否则的话,他今日段或是逃不出来的!

眼下一想,却是不禁觉得奇怪,这世上哪里有这样凑巧的事情,方才有禁军的人来了府上,紧接着他就被刺杀,摆明就是有人设计好的。

刻意将他“逼”到了禁军所在的那一处,可不就是为了让他在众人面前现身嘛!

匆忙之间,他也不知为何禁军会来了府上,只一味顾着逃命了!

想来现在整个丰鄰城的人都在搜捕他,可是他至今也没有想到,到底是何人要害他?

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大皇子的人,在不在其中?

如果他的身份暴露了,那么夜倾瑄一定是第一个选择放弃他的人,可是依照自己现在的境地,倘或是不联系他的话,又能如何呢!

靖安王府

好不容易将夜安陌哄睡,让奶娘将他抱走之后,夜倾辰回身间,便见到了慕青冉手拄着额头,眉眼微合。

见此,夜倾辰脚步放轻的走到她的身边,伸手将她揽进怀中之后,方才抱起她向床榻走去。

身体忽然腾空的感觉令慕青冉忽然醒了过来,她迷蒙着睡眼望着夜倾辰,眼中泛着一层湿意,沁着淡淡的水光。

“陌儿”

“嘘睡吧!”夜倾辰的声音很轻,像是要接着哄她入睡一般,连将她放在床榻上的动作都很是轻柔。

闻言,慕青冉心知他定然是将陌儿哄睡了的,便也就静静地窝在他的怀中,再次闭上了眼睛。

将被子仔细的为她盖好之后,夜倾辰慢慢倾身凑在她的身边在她的脸上落了一吻,方才准备起身的时候,却是又觉得有些不够,便又低下了头,将吻印在了她的唇上。

似乎是感觉到唇边有一丝痒意,慕青冉微微嘤咛着偏过了头去,她素日浅眠,夜倾辰恐会惊扰她的睡梦,便只得意犹未尽的退开了。

出了卧房之后,原本眸中的温柔宠溺之色,瞬间便被清冷所取代。

他负手走进书房的时候,却是只见到墨音等人已经候在了房中。

“属下参见王爷!”

“人在哪?”夜倾辰的目光微凉的望着窗外的夜色,银白的光辉下,显得格外的冷清。

“城外的一间破庙中!”

“派人暗中盯着,莫要露出马脚!”

“是!”

夜倾辰负手站在窗边,想着今日青冉同他讲的话,眼中不觉划过一抹暗光。

将楚轩放走这是第一步!

因为即便是当时将他抓了回来,也不会是比现在更好的情况!

一旦楚轩在那种情况下被抓,那么夜倾瑄就成了他唯一的救命稻草,不管陛下的人用尽什么样的手段,他都不会轻易供出夜倾瑄的。

已经死过一次,从鬼门关里爬回来的人,又岂会将刑部那些折磨活人的法子放在眼中!

是以,青冉做的是对的,索性便将他直接放走,若然夜倾瑄“不放心”他的安危,自然会想尽办法找到他。

由他们二人自己针锋相对,要比他们出手料理方便的多。

而且倘或不是为了要证明自己心中的猜想,好让青冉心安的话,他才懒得做这样的事情。

不过是一个楚轩而已,碍着了他的眼,直接杀了便是!

这边夜倾辰暗中不知在计划着什么事情,而大皇子府上,夜倾瑄也同样是焦灼烦躁的思索着这件事情。

他今日回府之后,便听府中的人说起了白日的事情,原是楚轩自己跑了出来,被禁军的人给看见了。可是他不明白,好端端的,楚轩干嘛要自己往“刀尖儿”上撞!

想来必然是慕青冉暗中派人做了什么,硬生生将楚轩逼到了禁军的面前,这才让他露了馅。

那眼下想来不仅是父皇的人,或许靖安王府的人,也在抓捕他!

可是忽然想到什么,夜倾瑄的神色却是猛然一僵,随后他的眸光定定的望着某一处,眼神惊疑不定。

不对!

他派去保护楚轩的暗卫都被杀了,那就证明来的人武功绝对不低,既是连暗卫都敌不过,何以会让楚轩从他们手中逃走?!

除非他们是故意的!

这样一想,夜倾瑄的心中隐隐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他总觉得这件事情即便是到了如今,也是远远没有完。

只要楚轩一日不死,或是他一日不被父皇的找到,查清事实真相,那么大皇子府就一直会被世人将其绑在一起,永远都洗脱不开的关系。

原来慕青冉是打的这个主意!

越是想下去,夜倾瑄越是觉得这情况很是严重,如果不能今早解决的话,靖安王府的人一定会继续揪住这件事情不放的。

可是眼下他正被父皇禁足,行动根本由不得自己,府外只怕到处都是眼线。

这事不可能轻易交给不值得信任的人去做,但是现如今他的手中可用的人不多,老七和老八想来如今情况也不乐观,夜倾昱的人想来一早便盯上了他们。

这个时候若是将事情交给他们去办的话,那就等于是将把柄送到了夜倾昱的手上。

至于西宁侯这个老狐狸,不到万不得已的话,他并不想将自己过多的底牌透露给他知道。

这样一看,如今他能用的人,着实是不多

忽然!

夜倾瑄的脑中猛然闪现了一人,让他的眸光倏然一亮。

宋祁!

他的身份较为简单,旁人轻易不会过多的去关注他的动向,由他代劳的话,比较容易掩人耳目。

再一则,此前听闻楚轩的意思,便是有意让他再去试探宋祁一番,如今倒是刚好可以借此机会。

既能看看他是否忠心,又能瞧瞧他的智谋和手段,倒是难得这样的好机会。

靖安王府

陛下寿宴已过,宫中发生的事情并没有完全传到百姓的耳中,毕竟事关北朐的余孽,未免闹得人心惶惶,朝臣们也是难得保持一致的对此事保持沉默。

但是仍有一些眼尖的人发现,大皇子似乎仍旧在被陛下禁足,即便是参加了宫宴,也丝毫没有被放出来的迹象。

而这群所谓“眼尖”的人中,便包括了严家的家主——严权!

他从搬进丰鄰城开始,便靠上了大皇子这棵大树,虽然之前因为严世聪的事情与锦乡候闹得不是很愉快,但是如今锦乡候府败落,连大皇子妃也殁了,一时间只剩下锦乡候一人守着一座空荡荡的侯府,已是名存实亡了。

相比之下,倒是严家的生意做得更加的风生水起,因为夜倾瑄的缘故,严权在这圈里也算是吃的开。

对于朝廷中的一些事情,或许别的商家不知道,但是他倒是会先洞悉一些消息。比如这一次宫宴的事情,大皇子进献陛下的那幅画,据闻与靖安王妃放在玲珑坊的那幅江山万年图极为相似,倒也不知是真是假。

毕竟靖安王妃的那幅画,世人也只是听说,但却是未曾见过,是以众人也不敢轻易断言。

这一日的商会之后,娟娘不经意间听到旁人说起了之前的事情,却是不禁有些奇怪。

王妃的江山万年图与大皇子的画有些相似?!

听闻这句话的时候,娟娘的第一反应便是玲珑坊中的那幅画出了什么问题!

可是她每日都会去查看,那幅画一直完完好好的挂在她的绣房中,旁人并不能轻易的瞧见。

除非

想到什么,娟娘不再过多停留,只匆忙赶回了玲珑坊。

慧娘看到神色匆匆的娟娘急急忙忙赶回来的时候,却是不禁有些奇怪,难道是发生了什么大事不成?

想到什么,她便也转身跟着娟娘而去,却是并没有同她一起进到绣房之中,而是远远的在门外等候。

直到看到娟娘脸色稍安的从里面出来,慧娘方才迎了上去,“可是发生了何事?”

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娟娘这般神色匆匆的样子,让她也不免跟着有些担忧。

“无碍,想来是我多想了”说着,娟娘安抚似的朝着慧娘笑了笑。

这幅画可是还要送还靖安王府的!

说起来,娟娘心中也是不懂,王妃为何要让她大张旗鼓的绣这样一幅巨作,明明不可能在规定的期限内完工。

谁知后来王妃身边的紫鸢姑娘便私下里带着另外一幅画来了玲珑坊,只叮嘱她务必要保证绝无一人知晓此事,而且必须是她亲手掌绣!

现在想来这整件事情都透露着古怪!

“娟娘娟娘!”看着她的眼睛微微有些出神的样子,慧娘不觉伸手推了推她。

“嗯?何事?”

“我觉得芸娘最近有些不对劲儿!”想了半晌,慧娘方才斟酌着开口说道。

闻言,娟娘却是整个人都不禁一愣,随后神色有些震惊的望着慧娘。

“她怎么了?”芸娘是她们这群女子中年纪最小的一个,素日便是不谙世事的样子,很是天真烂漫。

是以她们坊中的女子大多极为照顾她,都将她当成是亲妹妹一般,眼下一听慧娘说起有关她的事情,娟娘的眼中便不免有些担忧。

“我前几日,见到她同柳公子走的极为亲近”话已至此,慧娘便没有再继续多说什么,她们都是过来人,这样的事情不需要说的太明白,何况娟娘素来都是聪明的,定然能领会她的言外之意。

柳公子!

听慧娘说起这人,娟娘便整个人都是一惊!

她是已经成过婚的女子,如何不明白慧娘的弦外之音,说的好听些,是两人走到有些亲近,说的不好的,只怕芸娘都已经做出什么失了名节的事情了!

这话倘或是换成了别人同她讲,娟娘或许还会认为是她们在背后乱嚼舌根,可是慧娘她却是相信她不会的。

她素来便是个老成持重的人,在玲珑坊中与她相伴多年,从来都是默默的做着自己的事情,极少去关注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这一次想来也是她无意间知道的。

“我知道了,找到机会我会叮嘱一下芸娘!”

是她有些疏忽了,芸娘如今也大了,也是到了要议亲的年纪,是她给疏忽了。

倘或是她和柳公子真的两情相悦,那不如就此结了亲,也免得将来被人发现了什么,传出不好的名声。

可是还未等到娟娘去找芸娘,便被靖安王府的人直接请走了。

再次见到慕青冉的时候,娟娘觉得自己的心里对这个身份高贵的女子,莫名多了一丝亲近之意。

或许是因为她温婉恬静的气质,或许是因为她温软淡然的眸光,也或许是因为她那日娟秀飘逸的一首诗。

绫罗锦缎裁几寸,借问韶华缘几分。锦书绣刻刀千刃。情针意线泣墨痕

她没有想到这样一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女子,竟然会懂她苦,明白她的恨!

仿若她只淡淡的一眼望来,便可见娟娘心底最为真实的情绪。

“民妇参见王妃!”

“起身”慕青冉的眸光淡淡的打量了一眼娟娘,见她神色如常,想来是还没有发现玲珑坊中的事情。

“这是王妃此前交于民妇的画作,现下完璧归赵,只是不知那绣画”既是当初说要进献陛下,可是眼下陛下的寿宴已经过了,不知可还要继续绣下去?

“将它绣完吧”这一幅大好的锦绣河山,怎么可以半途而废呢!

“是!”

“本宫素来听闻娟娘手腕过人,玲珑坊中绣娘无数,想来要约束管教,也是极为不易。”慕青冉的声音淡淡的响起,像是谈完了正经的事情,便与娟娘随意的闲话家常一般。

“王妃过誉了,大家情同姐妹,却是没有管教一说的。”闻言,娟娘虽是心下有些惊讶,但仍是神色恭谨的应着。

“虽是姐妹情深,但也要避免因此被牵绊才好”说完,慕青冉便动作优雅的喝着茶,并不再多言。

娟娘听闻她的话后,却是不禁微微皱眉,心下不觉微思。

王妃是在提点她什么吗?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