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二章 穷酸书生/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靖安王府出来之后,娟娘显得有些忧心忡忡,她的脑海中一直在想着靖安王妃的话,思索着她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往日便曾听闻,这位王妃玲珑心思,很多事情都看的通透,难道她是在提醒她玲珑坊中的事情吗?

而且方才紫鸢姑娘在送她出府的时候,将昨日宫中的情形大概同她说了下,却是不禁吓得她出了一身的冷汗!

原来今日在商会中听到的消息是真的,大皇子进献给陛下的画作,竟是当真与王妃所绘的江山万年图极为相似。

这事若是被人听说了,或许会有所疑惑,有些理不清这其中的真真假假。但是娟娘是亲眼见过靖安王妃的那幅画的,若然是说二人所绘之作极为相似,那她第一反应便是大皇子盗取了王妃的画!

可是这样想的话,却又有些说不通。

那幅画从一开始就在被她锁在绣房之中,除了掌绣的几个绣娘之外,旁人莫要说见到,便是在哪一处他们都是不知的。

想到这,娟娘的眼中不觉满是疑惑,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直到她回了玲珑坊之后,也还是没有理清这其中的关键所在,方才要进到大门中,便远远的见到柳远一身华服,手中提着一个小篮子之类的东西进了玲珑坊。

见状,娟娘却是忽然想起慧娘同她说的话,心中也是不免有些诧异。

这位柳公子几时变得这般富庶了?!

眼见他轻车熟路的进了玲珑坊,娟娘神色一凛,便也抬脚走了进去。

方才进到院中,便听到绣楼那边传来了一阵欢声笑语,好不热闹的样子。娟娘闻声进去的时候,却是只见满屋子的人都围坐在桌前,每个人手中都拿着各色的糕点在品尝,全然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

众人见到娟娘回来了,便赶忙招呼她过去一起吃。

“娟娘回来了!”

“娟娘!快过来,柳公子给咱们送了些糕点来,很好吃呢你尝尝!”说着,芸娘便走过来拉起她的手,将一块桃花酥放在了她的手中。

看着芸娘红扑扑的脸蛋上洋溢的笑意,娟娘到嘴边的拒绝的话却是无论如何也没有说出口,只得朝着她笑了笑,轻轻的咬了一口。

“这好像是天香楼的手艺吧!”目光慢慢的扫过桌上放着的食盒,娟娘状似不经意的说道。

“是嘛?不知道,不过很好吃呢!”

“对呀对呀!我还从未吃过这么好吃的点心呢!”

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评价着,可是这些娟娘却是都没有心思理会,她的目光不着痕迹的扫过柳远,却是见他在自己提起“天香楼”的时候,整个人便是一愣。

虽是后来极快的便被他掩饰掉,但是娟娘素来便是察言观色的好手,凭着柳远还是骗不过她去。

天香楼是什么地方,柳远一个穷书生,怎么可能有银子去那里买什么糕点!

“柳公子近来,倒是瞧着气质不同以往!”喝了一杯茶之后,娟娘方才朝着柳远说道。

瞧着他如今的这一身打扮,也不似往日那般寒酸,倒是有些世家公子的作态,但问题是他哪来的银子买这些东西?

“娟娘说笑了!”如果说柳远在芸娘的面前说话会随意一些的话,那么在娟娘的面前,他却是分毫都不敢差的。

这女子看似平凡普通,却是实则颇有手腕,难免三言两语自己露出什么破绽,是以在听到娟娘说了这样的话后,柳远便隐隐萌生了退意。

可是众人一听娟娘的话,不觉都朝着柳远望过去,却是果然见他玉貌华服,不似以往那般清简的打扮。

难怪这几日瞧着他便觉得与往日有些不同,可是一时间却又说不出到底哪里不一样。

见其他人也是因为她的一句话有些犯疑,娟娘心知点到即止,眼下不便多言,而且想到慧娘同自己说的话,她觉得还是要先看看芸娘的态度才好。

趁着众人都没有注意,柳远在离开玲珑坊的时候,却是悄悄的将一早买好的一对玉镯塞给了芸娘,然而这一切都被站在楼上绣房中的娟娘瞧得一清二楚。

待到芸娘满面春风回来的时候,却是只见方才还说说笑笑的娟娘,此刻竟是脸色不虞的望着她,倒是一时令她有些惊慌。

或许是因为“做贼心虚”,明明娟娘什么都没有说,可芸娘却是有些不敢直视她的眼睛。

“你有没有什么事情要同我讲?”娟娘的语气听起来极为郑重严肃,倒是不似往常一般与她们说说笑笑的样子。

芸娘见状,不禁心下仿若在打鼓一般,“突突”地跳个不停。

“我我”支吾了半天,芸娘也没有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倒是眼睁睁的看着娟娘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不是她有意要瞒着娟娘什么,而是她早前便与柳郎有言在先,他们二人之间的事情,绝不可以透露给第三个人知道!

她已经答应了柳郎,现下若是告诉娟娘,岂非是违背了誓约!

“你与柳远之间可曾有肌肤之亲?”见她半天都不说出什么事情来,娟娘不觉沉声问道。

话落,却是只见芸娘脸色顿时一白,眸光满是震惊的望着她。

见状,娟娘不觉深深的皱眉,口中不禁叹了一口气。她就知道,既是慧娘已经发现了蛛丝马迹,那这事情便**不离十,段或是不可能有假了。

眼下瞧着芸娘的这个反应,便更加是证明了娟娘的猜想,她与柳远之间怕是早已暗通款曲!

“芸娘!你糊涂了呀!”娟娘的语气中,满是心疼和失望之意。

她倒不是在怪芸娘有事不告诉她,而是她清清白白的一个姑娘家,何以要做出这样不顾名节的事情!

这倘或若是被人知道,进而传了出去,那她要怎么活下去呢!

“娟娘”听着娟娘说出的话,芸娘却是忍不住哭了出来,她没有想过那么严重的后果,只是当时觉得心下欢喜,才一时糊涂的。

之后便有些顺水推舟之意了。

“他可曾许诺几时娶你过门?”见芸娘哭的那样可怜,娟娘也有些心下不忍,伸手扶起她之后,轻轻的帮她将眼泪擦干,方才皱眉问道。

若是两人尽快将婚事敲定,这事情倒是也不算难办,左右眼下他们的事情自己也瞒的极好,想来若不是慧娘无意中发现,便是连她现在也蒙在鼓里呢!

“柳郎说待他考取了功名,便娶我过门!”似乎是因为听到娟娘提起了柳远,芸娘虽是仍然担忧她会生气,但是脸色依旧不可抑制的渐渐泛红。

见状,娟娘哪里还有不明白的,她自己也是从这个年纪过来的,也曾经与夫君举案齐眉,也以为自己遇到了良人。可是当最终梦醒的时候,她却是最终醒悟,一切都不过是镜花水月罢了。

芸娘如今的情形与她何其相似,好像不管柳远说了什么,她都会全然的相信,不会有一丝一毫的怀疑。

她虽然与柳远有过一些接触,但是对于他这个人,却是谈不上太多的了解。便是说她先入为主也好,像他这般不顾芸娘的名声,只图自己开心的举措,实在是让她兴不起好感。

考取功名

那又是多远以后的事情呢!若是他依旧落榜呢难道要芸娘一直等着他不成!

“他这么说,你便相信?”娟娘没办法眼睁睁的看着芸娘这样“傻傻”的付出,倘或柳远是个念情的倒还好说,若然是个薄情

薄义之人,那到时候只怕芸娘连哭都找不到调!

而那时候,她已经是青春不再,又有多少的大好时光同他耗下去呢!

“嗯!”她信!只要是柳郎说的,她便相信。

看着芸娘眸光坚定的朝着她点头说道,娟娘只觉得她只怕是已经泥足深陷,不管外人再是说什么,想来她也是听不进去的。

而且眼下,她还有另外一件事情要同她求证。

“罢了先不说此事,我且问你,你可曾将玲珑坊中的事情说与柳远知道?”感情之事,也非是旁人三言两语她便能明白的,娟娘觉得还是日后看看情况再说。眼下更重要的,是要弄清楚靖安王妃同她说的话,到底是不是坊中出现了什么事。

闻言,芸娘却是忽然一愣,随后神色茫然的望着娟娘,不明白她怎么忽然问起了此事。

仔细的想了想,芸娘却是最终摇了摇头。

她与柳郎在一起的时候,大多时候都是两人腻在一块互诉衷情,倒是鲜少谈论起玲珑坊的事情。

见她神色不似作伪,娟娘微微皱眉想了想,却是不禁觉得有些奇怪。

之前在王府的时候,她并没有想明白靖安王妃的话是什么意思,可是方才在回玲珑坊见到柳远的时候,她却是脑中忽然闪过了一个念头。

靖安王妃之前将那幅“江山万年图”放在她们玲珑坊中,特意千叮咛万嘱咐,绝对不可以让旁人知晓。可即便再是信得过她的为人,想来王妃也会派人在暗中看守的,这样一来,便等于是玲珑坊中的一举一动都在她的掌控之中。

若然是因此而无意间发现了什么倒是说的过去,但倘或若只是撞见了芸娘同柳远的事情,想来根本不会惊动到王妃。

但是王妃今日的一番话,明显就是发现了什么,如果不是芸娘的事情和那幅画有关的话,想来王妃不会刻意那般说。

这样一想,娟娘却是斟酌着,再次开口同芸娘说道,“你再仔细想想,可曾无意间同他说起有关江山万年图的事情?”

既是已经将话说到了这个份儿上,娟娘便也就不再拐弯抹角,而是直接问起芸娘。

忽然听娟娘说起那幅画,芸娘却是猛然间想起自己之前同柳远说起过靖安王妃的画技,她好像随口说了一句,那幅画在娟娘的绣房中,外人不得一见。

“怎么?”看着芸娘的脸色忽然一变,娟娘便不觉追问道。

“之前我的确是无意间同柳郎说起,那幅画被你锁在了绣房之中”虽然不知道娟娘为何忽然问起这件事情,但是看着她脸上郑重的神色,芸娘便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儿。

不过,她也就只说了这么一句,再多的她便没有提起了!

“可是发生了什么事?”不会是柳郎有什么事情吧?

见芸娘问起,娟娘本是不打算同她说起的,可是想到柳远这个人,娟娘却是将在静安王府的事情仔仔细细的同她说了一遍。

其实,娟娘本来是打算将事情都调查的清清楚楚,再将真相摆在她的面前。但是却又担心恐芸娘接受不了那样的结果,是以还是觉得应该事先向她透露一些,以免将来发现的时候,一时的打击太大。

“什么?!”直到娟娘将所有的事情说完,芸娘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

柳郎居然骗了她!

“不!我不信!”她不相信柳郎会这样对她的,他不是那样的人,而且他怎么可能会不顾她的性命,将玲珑坊中的事情透露给别人知道!

一旦靖安王府的人要是真的追究起来,玲珑坊上下只怕都要跟着赔命!

所以她不相信!柳郎绝对不会这么做的!

“他买得起天香楼的糕点,还送了你一对儿玉镯,那他的银子是哪来的?”见芸娘依旧是不肯面对现实,娟娘不觉声音沉沉的质问道。

柳远素日都不过就是帮人写写斗方赚银子而已,这么多的银子,他要写多少方才赚得出来!

“他”芸娘有心为柳远辩驳,可是她却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见她仍是面有不甘,娟娘微微叹了一口气,方才接着说道,“你若实在不信,便自可去问他!”

说完,娟娘轻轻的拍了拍芸娘的手,便直接起身离开了。

有些事情非是自己亲身经历不能明白,她不想待到芸娘嫁给柳远之后方才发现他的真面目,既是早已经知道了他人品有问题,便该一早就提醒她,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往火坑里跳!

对于芸娘她心疼,也怜惜。但是该说的话,该做的事,她都已经尽力而为,若然是她还不肯接受现实的话,那便只能让她眼见为实了!

靖安王府

“启禀王妃,八皇子的人最近几日一直在跟着柳远!”墨锦神色恭敬的站在外间,朝着坐在贵妃榻上的女子说道。

“嗯将人撤回来吧!”陛下的寿宴已经过了,玲珑坊的事情也基本算是已经完成了,没必要再派人看着柳远了。

“是!”

墨锦走后,紫鸢不觉有些心下奇怪的看着慕青冉说道,“王妃,八皇子的人是打算杀了柳远吗?”

“自然是要杀人灭口的。”连楚轩都因此受到了牵连,更遑论是一个柳远!

不过只怕倒是苦了玲珑坊中的那位姑娘!

“那那位芸娘姑娘”得到慕青冉肯定的回答,紫鸢却是同她一样,第一时间便想到了玲珑坊的芸娘。

她也是听墨锦说起方才得知,原是柳远从那女子的口中才得知了江山万年图的消息,既是骗了她的情,又险些害了她的命!

倘或这事不是王妃事先早有准备的话,那么陛下寿宴的那一日,便会因为柳远的行为而在众人面前失了颜面。这是她家王妃性子好,必然不会因为这样的事情牵连无辜,若是换了旁的人,只怕整个玲珑坊都难道一死!

“娟娘想会处理好的!”她今日已经将事情同她透露了一些,想来她应当是能想明白的。

如果那位芸娘也是个明事理的,或许事情会很容易解决,但若是个痴情的这事怕就是难说了!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