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三章 冷落/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日晨起的时候,慕青冉尚且还在昏睡,却是忽然觉得脸上有些痒意,她慢慢睁开眼睛的时候,却是只见到一张放大的俊颜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他怎么还在?!

“王爷怎地没去上朝?”慕青冉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方才清醒的慵懒和软糯,仿若带着丝丝甜意,让一旁的夜倾辰不禁弯了唇角。

往日她醒来的时候,他多是已经上朝去了,不想今日倒是还在府上。

“休沐”见她已经醒来,夜倾辰便收紧手臂,将她圈进了自己怀中。

休沐?

他今日是该休沐的吗?

“你不记得?”见慕青冉的眼中似有疑惑之色,夜倾辰不觉微微皱眉说道。

她以前总是会清楚的记得他的事情,不过好像自从有了夜安陌之后,青冉的注意力便更多的放在了孩子的身上。

他是不是被她冷落了?

“隐约有些印象。”见他神色似是稍有不悦,慕青冉也“不敢”随意的开口,只模棱两可的回答道。

事实上,她的确是不记得他今日休沐了,昨晚也未曾听他提起,是以她便也一时忘记了。

闻言,夜倾辰却是忽然将头埋在她的肩窝,温热的气息洒在她的颈间,却是不再说话。

见状,慕青冉却是不觉轻笑道,“王爷这是怎么了?”

瞧着样子,竟像是生了闷气一般!

“我不是你的夫君嘛!”夜倾辰的声音闷闷的传来,隐隐带着一丝不悦。

“嗯那夫君是怎么了?”听他这样一说,慕青冉便从善如流的再次说道。

“青冉还知道我是你的夫君!”

慕青冉:“”

好像有点难哄呢!

本以为她顺着他说便是了,谁知他竟是依旧不依不饶的,这却是有些“棘手”了。

初时慕青冉还不知道夜倾辰究竟是什么意思,不过方才的一番对话,却是让她隐隐嗅到了一些苗头。想来他是因为自己这阶段都在照看着陌儿,是以有些心情不佳了吧!

可她也不是刻意忽视他的,陌儿毕竟还小,她便难免有些会花费更多的心思在他的身上。

想到这,慕青冉便不觉轻轻的笑了下,她慢慢的伸出手环在他劲瘦的腰,呼吸间吐气如兰的在他的耳边轻声说道,“我还有些困倦,夫君要起身吗?”

她的手方才搭在他的腰上,便感觉到夜倾辰的身子猛地一僵。

倒是也不知道是因为她的动作,还是因为她说的话。

“不!”闻言,夜倾辰虽是更加紧的抱住了她,语气中竟是显得有些置气的意味。

时辰尚早,他今日难得休沐,自然是不愿过早起身的。若是往常倒也罢了,只是今日尤为不想起身,怕是待到他们起来之后,奶娘便会将夜安陌送来了。

这也是他们早前自己定下的,素日除了给夜安陌喂奶的时候将他交给奶娘,其余的时候都是他和青冉亲自带着他的。

对于夜倾辰这样的反应,慕青冉倒是好像早在意料之中,并没有如何意外。反倒是他只安安稳稳的抱着她,并没有什么“羞人”的行为,却是令她大感意外。

若是换了往常的话,怕是这人早就“兽性”大发了吧!

又过了半晌,慕青冉便觉得果然不出所料的察觉到了夜倾辰的不对劲儿,可是明明已经感觉到了他身体的躁动,他却是依旧没有什么行动。

明显感觉到他的呼吸越来越粗重,却是依旧在极力忍耐着,慕青冉不觉心下奇怪,“你”

近日并不是她的小日子,那他为何要这般苦苦压抑自己?

“我没有服药!”夜倾辰的声音有些暗哑的响起,他的唇慢慢的在她的颈间摩擦着,仿似这样便可以减轻体内的燥热一般。

闻言,慕青冉却是不觉一愣,随后方才明白了他的意思。

这人是恐自己再次有孕吗?

“其实”其实她是不怕的,便是之前他不在身边,她也是安然无恙的度过了那怀胎的十个月,更何况他如今寸步不离的守在她的身边,她的心里自然会更加的觉得有依靠。

“不行!”还未等慕青冉的话说完,夜倾辰竟像是好像已经猜出了似的,脱口而出的便是一句拒绝。

尽管打断了她的话,但是夜倾辰知道她想要说的是什么,但是他不会答应的。

她生产时那种生死一线的经历,他已经体会过一次了,却是万万不想再经历第二次!

那一晚的担惊受怕已经足够了,青冉遭的罪、受的苦,他也段或是不会再舍得让她再次经历。

如今有陌儿一个便可以了,他只要好好的守着她们母子俩,至于其他的也是别无所求!

听闻夜倾辰毫不犹豫的拒绝,慕青冉的眼中却不禁满是感动之意,她自己倒是不曾觉得有孕是什么危险的事情,她反而会觉得很幸福。

因为可以孕育他们共同的孩子,她心里是很开心的,不过想来是上次有陌儿的时候,将他“吓”到了,是以他现今才会这般干脆的拒绝。

“夜倾辰,已经过去了”说着,慕青冉的手微微收紧,将脸抵在了他的肩膀上。

陌儿已经平安长大了,她也安然无恙,已经不用再为这些担心了。

闻言,夜倾辰轻轻的应了一声,呼吸间嗅着她发丝间淡淡的香气,只觉得内心无比的满足。

对于他而言,没有什么比青冉平平安安的待在他身边更重要,其余的事情他不在乎!

紫鸢看着正房紧闭的房门,不觉会心的一笑,吩咐一旁端着脸盆的小丫鬟远远的候着,自己便也走到了廊下等着。一旁的墨刈见状,也是紧随其后,只静静的跟在她身后,紫鸢走到哪他便跟到哪。

今日王爷休沐,他早前便说了,这边想来是不用她这么早来服侍的,可是她却根本不听,仍旧要坚持过来。对于墨刈这样的“妻奴”来讲,自然是紫鸢说什么便是什么,只默默的跟在她身后,无言的陪伴着。

墨音等人骑在树上,脸上均是挂着一抹痞里痞气的笑容,显得很是有些贱兮兮的样子。

他们此前还一直笑话墨刈这样的人就是个木头!

可是现在来看,他们才是一群木头!

紫鸢这样好的姑娘,当然是要尽早下手,瞧瞧墨刈,那么早就将主意打到了她的身上,反倒是他们几个人整日间说嘴比谁都厉害,偏偏到如今还只是“孤家寡人”一个。

再不济也该像墨潇这般,整日的围着流鸢团团转,也好歹是有个“奋斗”的目标。

他们几人倒是好,终日的厮混在一起,想来这辈子都难有姻缘了。墨音的目光从廊下的两人身上收回,余光只随意的往旁边一扫,却是只见到了墨嫣一人,不觉有些奇怪。

“墨晗呢?”她们两人除了出去完成任务,素日都是同进同出的,怎地今日竟是不见墨晗?

“她同那‘要饭的’决斗去了!”冷冷的扫了一眼墨音,墨晗方才神色冷然的说道。

要饭的?!

那名乞丐!

闻言,墨音却是整个人都来了精神,决斗这样的事情怎么可以不带上他呢!

不再与墨嫣多言,墨音直接运起轻功便直奔王府的后角门而去,其实看似他是有些想去看热闹,但是实际上他就是想去看热闹!

事实上,墨晗并不是有意要找那人决斗,因为心知自己打不过他,便是动手了也无济于事。更何况,那个人根本就不同自己动手,只一味的用轻功躲着她,像是故意在戏弄她一般。

前些时候,王妃第一次命人给这乞丐送饭的时候,原是那膳食里加了一些“料”,她本是奉命在暗中盯着他的情况。

却是只见他眼睛不眨的便一口一口的将所有的东西都吃了!

墨晗本以为他会毒发身亡,可是等了片刻,却是只见那人安然无恙的依靠在墙角,似是要睡去的样子。

见状,墨晗只觉得头皮都要被气炸了,而后接下来的时间,她也是一直看着他,见他每日依旧是不管不顾的吃着饭,但是却好像什么毒药都对他无所作用似的。

而当她将这人的情况禀告给王妃知道的时候,她却是只淡淡吩咐,由他们地宫的人随意去处置,只是不要真的伤及那人性命就好。

她虽然不知道王妃这样做的用意是什么,但是既然有了吩咐,他们便要遵从的。是以从那日开始,墨熙便每日都会配制一些剧毒的毒药放到他的饭食里面,想要看看这人到底是不是真的百毒不侵。

当然,他们并不会真的要谋害他的性命,倘或是那人真的不慎中毒,墨熙自然会有办法救治。

但是令他们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墨熙将他所知所学的药物都快要用尽了,可是那人依旧是毫发无伤。

越是这样的情况,墨晗心中便越气,是以便每日都找他动手,即便那人一味的用轻功躲着她,但她就是不依不饶的追着。令她感到意外的是,她倒是觉得这几日自己的轻功又精进了不少。

彼时墨晗方才想到,之前流鸢不也是这样嘛!

每日的找他们地宫的人练武,时日愈久,倒是将他们几人的武功都学了个七七八八。

是以如今她也学会了,便是打不过,她也每日都来“缠”着他,只要她的武功越来越精进,早晚有一日会能够追上他的!

这边墨晗立下的雄心壮志,众人皆是不知道,不过素日见她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意思,倒是难得见她有些生气。

只是众人觉得奇怪的是那人到底是要做什么?为何每日都要守在王府的门口?

待到慕青冉和夜倾辰最后起身的时候,已经是天色大亮了。

这边伺候梳洗的小丫鬟方才进了屋子,便见到奶娘抱着夜安陌也跟着走了进去,本来还有些“咿咿呀呀”的人,在见到慕青冉的一瞬间,便停止了哭闹。

见状,慕青冉却是不觉朝着他微微一笑,方才要上前伸手将他抱过来,却是被一旁的夜倾辰抢了先。

奶娘见了,便直接将夜安陌交给了夜倾辰,她们只道是王爷不忍心王妃受累,却是根本不知道那人有些别的心思。

今晨方才同青冉说了那些话,眼下刚刚起身,这小子便凑了上来,他自然是不能让他“如愿”的!

看着夜倾辰颇为孩子气的举动,慕青冉却是不禁淡淡微笑,只看着他们父子二人的身影,便觉得心下无比的幸福。

怀抱着夜安陌用了早膳之后,夜倾辰便直接抱着他去了书房,虽说是休沐,但到底还是有些事情要处理的。

而慕青冉则是依旧待在浮风院中,她心中还有些事情没有想明白,打算趁着这段时间仔细理一理才好。

紫鸢和流鸢静静的站在一旁,看着王妃在纸上写着各色人的名字,又开始勾勾画画,便也会心的不去打扰她。

白纸黑字,清清楚楚的写着夜倾瑄等人的名字,连带着他手下的一众党羽,慕青冉的眸光温润的看着那几个人的名字。

襄阳侯、锦乡侯、西宁侯、严家甚至——还有宋祁!

如今前面两家都已经败落,只剩下西宁侯府还在苦苦支撑,严家不过是一介商贾之家,根本不足为惧。

依照这样的情况来看,倒是只有宋祁有些不好办!

而且如今楚轩下落不明,夜倾瑄只怕是比任何人都要心急,他定然是想要在所有人之前先找到楚轩。

不管是救,还是杀,到时都有他选择的机会。可倘或是被靖安王府或是陛下的人抢了先,那他便又落了下风,届时很多事情便都不再受控制了。

更何况,还有一个六皇子在一旁虎视眈眈!

可是夜倾瑄如今被禁足在大皇子府,行动并不方便,是以要抓捕楚轩的话,只会是在暗中进行。而他眼下可用的人并不多,七皇子和八皇子素来都是他的人,夜倾昱一定会暗中派了人盯着,一旦发现有何异常,便又是会落井下石一番。

至于西宁候,慕青冉却是隐隐感觉他似乎是连楚轩的存在都是不知情的,这几日她也一直让墨锦派人在盯着夏府,倒是并未发现什么异常的情况,不管是西宁候自己还是夜倾瑄,都没有互相联系的迹象。

这样一想,慕青冉的眸光却是倏然一凝!

如此一来,能够为夜倾瑄鞍前马后,又不会找人怀疑的人,便只剩下宋祁一个人了!

宋祁

想到这个人,慕青冉便不禁想起之前楚鸾发现的情况,她倒是从来没有想到,宋祁原也是这般心机深沉的人。

如果外祖父知道这样的情况,不晓得他会是怎样的反应!

玲珑坊

自从前一日娟娘同她说起了柳远的事情之后,芸娘整个人便有些郁郁寡欢,是以当这一日再一次见到柳远一身华服艳丽的出现在她的面前的时候,她便只觉得很是刺眼。

“芸娘”看着芸娘神色有些恍惚的样子,柳远不觉奇怪的唤道。

“嗯?”回神间见到柳远奇怪的望着她,芸娘愣愣的回望着他,却是不知该开口说些什么。

“你今日是怎么了?”怎么觉得她今日心不在焉的样子。

“柳郎”唤了一声之后,芸娘却是忽然不直达接下来的话该如何讲,想起之前娟娘同她说的事情,她的手不觉紧紧的交握在一起,随后方才接着说道,“你你的银子是从哪来的?”

“我为人写斗方赚得!”虽是有些惊讶芸娘会忽然这样问他,但是柳远像是一早便想好了答案一般,直接脱口而出的应道。

“那你可曾将坊中江山万年图的事情说与别人知道?”似乎是已经开了口,接下来的话问起来便很是自然。

话落,却是见柳远的脸色大变!

而芸娘在见到他神色的时候,也是瞬间身子一晃。

原来娟娘说的是真的吗?!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